華藏上師演講稿集要


  序
  蓮華金剛藏班智達吳公潤江上師,乃圓覺宗第六代祖師。清光緒三十二年夏曆七月初十誕生于廣州,與第三祖  蓮華生大士寶誕同日。一九三一年,皈依  諾那祖師後,精進修行,以夙根故,未幾即得  諾祖授金剛阿闍黎位。
  一九三七年抗戰軍興,  上師偕妻回轉廣東,旋定居澳門。嘗發願修大超度法千壇,拯救兵燹死難含靈;并往來于廣、澳、香江各地,弘傳無上密法。一九五三年,香港九龍諾那精舍成立,度衆更勤。一九六O年底,應美國善信之請,赴美、加弘法十月,釋迦牟尼佛無上心法始得流布美洲。晚年辛勤奔波于台、馬、星、菲等地,将其一生修行精髓傳予善根佛子,爲法門栽培傳燈人才。然因長年修大超度普救衆生(已滿萬壇),負荷過重,終不及恢複,而于一九七九四月十日回歸法界,享年七十四,留予弟子與世人無限之啓示與哀思。
  上師一生辛勤緻力于佛法之修習與弘揚,道行精純嚴湛,至晚年已達爐火純青之境。其心之慈,猶似觀音;其願之深,直追地藏。智慧通達,有若釋迦;行止精嚴,仿如勢至──真乃博通五藏之班智達、中國千年來一偉大之聖者也!
  自  上師圓寂,迄今已近十九年矣。衆弟子皆星散于海外,或發心弘法,或閉門自修。編者則感于  師尊一生弘化多方,開示之法語皆極珍貴。後學者雖無緣親聆教誨,然若展讀其書,依之精勤修行,仍能即身成就。惜曆年所刊行者今已絕版,故多年前發願編纂《華藏上師全集》,以紀念  師尊偉大之一生。《華藏上師演講稿集要》即爲此全集中第二輯之一部份。現爲方便流通故,特将其獨立成篇,以飨大衆。
  編者左慧玲謹識
  佛曆三O二五年西元一九九八年一月八日
  目   次
  序
  華藏上師演講稿集要
  一、九龍諾那精舍落成演講稿                                  
  二、就任大慈佛社顯密導師升座演講稿               
  三、世界新專佛學社恭請演講稿──佛學淺說                  
  四、台中諾那精舍落成典禮演講稿                            
  五、清華大學恭請演講稿──世界佛教沿革略說                
  一、九龍諾那精舍落成演講稿
  時  間:西元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初八
  地  點:香港九龍諾那精舍
  講述者:蓮華金剛藏聖者吳潤江上師
  今天諾那精舍落成,承諸大德各位莅臨,至爲感謝,敬将本源爲諸位告之。
  蓋本精舍實爲密乘集合道場,亦即弘揚上師諾那法乘之所也。西藏佛教,在唐代時,由太宗之妹文成公主下嫁藏王,生子赤松德珍。及長繼藏王位,納二妃,一則藏女,一爲中土金城公主。公主奉觀音佛像,及各經典入藏,西藏自此始知崇奉佛法。赤松德珍由是派人赴印度迎請諸大德菩提薩埵,入藏宏法。其時藏土邪魔外道,爲祟甚厲,德珍屢欲建立道場弘法,均爲魔障所阻。菩提薩埵乃提議欲将魔道鎮壓,須延請印方密宗大德,來藏傳法,始易懾伏;當時印土大德甚衆,但以北印度蓮花生大士,最爲殊勝。王納其議,乃派使者赴印,迎請蓮花生大士,由印首途來藏。沿途所經,群魔極盡破壞之能事,諸般騷擾,均爲所降伏。抵藏後,德珍極禮重之,建立大曼陀羅,傳七百二十尊大法,皈依而受灌頂者衆。其中有大弟子者二十五人,均得即身成就,現不可思議神通變化,其中分爲王、臣、伴三法脈。由是曆世相傳,至持明無轉金剛,又将三法脈合而爲一;至諾那上師,爲蓮師第二十五傳法嗣,是爲西藏舊派紅教。
  紅教本爲印土最古密教,自本師釋迦牟尼佛說教,先後有八大持明出世,龍樹菩薩爲八大持明之一人,蓮花生大士同時與八大持明互爲師弟。蓮師總攝八師法要,爲印度第九尊即身成就者,是爲紅教初祖。其所傳者均屬印土最古密教,以傳心要爲主,如達摩祖師所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法門亦其一也。諾那上師之本師,爲貝也打啰上師,乃大勢至菩薩轉身,亦即達摩祖師之後身,所傳者均屬教外别傳、各種不共心要。故諾那上師所注重者,均以貝師不共心要爲主,亦即貝師之二祖也。
  一九二四年諾師由西康經印度、香港而至北平,弘揚大法,是爲紅教傳入中土之西來初祖。考西藏密教,自蓮花生大士後,又有自印度傳入者,連蓮師所傳者,同時共五派,茲并舉之:一、尼馬派(甯瑪巴派),即舊派紅教,蓮師至諾師,共二十五傳。二、沙竹巴派,即花派,以護法菩薩爲初祖,即唯識宗之第四祖也。三、加竹花派,即白派,以谛諾巴爲初祖。四、基路巴派,即黃教,以宗卡巴爲初祖。五、賓波派,即黑教,乃西藏本土之外道。現在精舍所弘揚者,屬尼馬派,即紅教之壇城,爲南中國之唯一紅教道場也。上列五派之中,以尼馬派爲全頓教,最圓最頓;花、白二教爲半漸半頓教;黃教爲全漸教;賓波屬外道。各派相傳,至元代白派國師嘉麻巴司,将紅、白、花三派,合而爲一。現在西康貢噶上師,乃白教之嫡傳,亦即紅、白、花三教之法嗣也。
  諾那上師自一九三四年應吾粵佛侶息災利民法會之請,來粵弘法,在香港修法,其靈感征應,爲向所未有;在省、港兩地先後設壇灌頂,凡數十次,皈依弟子數萬人。諾師離港後,香港佛侶在堅道設香港佛教密藏院,以爲紀念道場;至一九四一年,港地淪陷,此道場遂告中辍。潤江自一九二六年,服務中央;一九三一年,在南京歸依諾那上師,承受紅、白二教之心傳,及各種不共心要法門。屢發願重建紅教道場,經過多次障礙,以迄于今,始得許氏捐出地址,各弟子努力籌建,現已完成。此後得有弘法之所,各佛侶亦得互相研究修持;将來如有機緣,延請諸大德共同光大,使各有成就,法輪常轉,佛日增輝,固所願也。
  二、就任大慈佛社顯密導師升座演講稿
  時  間:西元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地  點:台灣台北大慈佛社
  講述者:蓮華金剛藏聖者吳潤江上師
  諸山長老、各位大德、各位善知識、各位同學:
  不慧于兩月前接到大慈佛社鄧代社長暨各社員共發之聘書,聘請不慧來此作顯密導師,不勝榮幸之至;然以不慧佛學谫陋,擅任此職,則又甚爲慚愧。但金剛本師諾那呼圖克圖爲即身成佛之大成就者,在此末法時期,乃屬稀有。不慧承傳諸佛心印與衣法,忝爲一代祖師,對顯密大小十三宗堪可傳授,尤其禅宗、密宗、淨土宗、法華宗最爲專長。本道場爲前社長馬公紹謙所創辦,主壇爲華嚴三聖,一般以爲是釋迦牟尼佛與文殊、普賢,然中座實爲法身毗盧遮那佛,而非化身釋迦佛,故屬一乘教法。右壇西方三聖,屬普度門,乃三乘法;左壇藥師三聖,屬普濟門,亦三乘法;因毗盧遮那佛之化身釋迦佛屬普覺門,同爲三乘法。故顯示本道場乃以最上乘爲教化宗旨,并同開三乘法門,可謂世出世間已一切圓滿。金剛本師諾那上師首重一乘法門,亦即以一乘爲主,三乘爲輔,而對機說法;不慧繼承師教,亦是以一乘爲主,三乘爲輔,而随機緣教化衆生,是爲本宗之旨。本道場爲一乘道場複配合一乘法師,可謂天時、地利、人和之因緣和合。
  佛法分正法、像法、末法三個時期,前兩期每期爲時各五百年,末法爲期一萬年。佛滅度後之第一期五百年,聲聞果成就甚多,是爲“佛果堅固”;第二期五百年爲“禅定堅固”;第三期五百年爲“多聞堅固”;第四期五百年爲“塔寺堅固”;現在之第五期五百年屬“鬥争堅固”,是爲末法時期,吾輩學佛者不可不知也。在此末法時期唯有西康一隅尚有心法傳承,大衆不應失此良機,如蓮師懸記偈雲:
  蓮師懸記早經載典章  魔強苦深鐵鳥遍飛揚
  此正是時正法可熾昌  如彼油燈将幹忽閃光
  衆生得救任重而道遠  當前成熟無礙光明中
  唯求上師慈悲垂加護
  正法──一乘心法,過去無量劫前現生上王佛曾演說一次;現賢劫期中,僅釋迦牟尼佛演說一次;未來經百千萬億劫,尚有文殊生王佛最後一次宣說,即成絕響。我輩人身難得,正法難聞,明師難遇,幸勿錯過此萬載一時的機會,如偈雲: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本道場爲馬前社長所創辦,不慧來此爲顯密導師,深願能完成馬前社長未竟遺志;将來因緣成熟時,将此大慈佛社之建築計劃擴大,一切圓滿。
  今天到會大衆非常熱忱,唯願上師三寶垂賜加護,使各位康樂吉祥,勇猛精進,一切世出世間事業圓滿成就,不慧并此緻謝各位盛意。
  三、世界新專佛學社恭請演講稿
  佛 學 淺 說
  時  間:西元一九七五年四月
  地  點:台灣台北大慈佛社
  講述者:蓮華金剛藏聖者吳潤江上師
  各位系主任、各位教授、各位同學:
  今天不慧承貴校佛學社之恭請,宣講佛法大要,不勝榮幸。以不慧佛學谫陋,倘有不圓滿之處,尚請指正。
  不慧五十年前在廣州襄辦英文日報,及中央宣傳部英文周刊數年;半世紀之後,又得與新聞界諸子共聚一堂,研究佛學,可謂因緣巧合。
  《六祖壇經》有雲:我們學佛,一切都不妨,即無論士、農、工、商各界人士均可學佛。《壇經》又雲:“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因此佛法是不離世間覺悟的。諸君現在攻新聞學,畢業後學以緻用,即爲世間法。在佛法立場言,我們有兩種生命:一種是生命,一種是慧命。生命屬色身,慧命屬法身;色身是有漏的,法身是無漏的。我們住世學以緻用,以維持色身;更進一步,以維持法身,此爲學佛者所應知。
  吾人爲什麽要學佛呢?因爲世間有六道輪回之苦,什麽叫六道?即三善道與三惡道。三善道是天、人、阿修羅,三惡道是地獄、餓鬼、畜生。這六道均有生死輪回,長期受苦,無有了時。吾人要出離輪回痛苦,必須學佛。佛法者何?自覺、覺他,覺行圓滿者也。何謂自覺?須知我們之色身是地、水、火、風四大因緣和合而成:地大主全身皮肉、骨節。水大吾人之血液、大小便溺、津液。火大爲吾人的體溫。風大,爲吾人的呼吸;因四肢鼓動生風,也是風大。我們的色身由四大因緣和合而成,維持的時間不過一百年,因緣散盡而滅。吾人學佛,必須知道身體如旅館一樣,我們的靈魂自居此“人”的旅館中。色身是“假我”,不是“真我”,吾人必須找出“真我”來,方爲始覺,然後學佛。
  我們要知道,“真實的自己”不是我們的色身,也不是我們的肉團心,我們的靈魂是眼不能見,耳不能聞,摸也摸不到的,但是在作用上可以悟出來的,其作用爲何?在眼則能見,是爲視覺;在耳能聞,是爲聽覺;在鼻能嗅,是爲嗅覺;在舌能嘗,是爲味覺;在身能觸,是爲觸覺;在意能思,是爲知覺──此六覺爲吾靈魂之作用。吾人之靈魂,内爲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困;外爲色、聲、香、味、觸、法六塵所污染;中爲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之所纏。若能當下一念看破六根體性空,六塵塵相假,八識識用妄,此即六根與六塵絕緣,将凡夫之六和合反流爲一精明(注:凡夫眼根與色塵合,耳根與聲塵合,鼻根與香塵合,舌根與味塵合,身根與觸塵合,意根與法塵合,此是凡夫境界),此是佛菩薩境界,便可立地成佛矣,此爲最圓頓之法。
  普通中、下根者,則宜修六度萬行。何謂六度?一、布施。二、持戒。三、忍辱。四、精進。五、禅定。六、般若。
  布施度,所以治貪悭也。布施有二種:(一)财施。(二)法施。财施能度人困厄,法施能度人超出輪回,故财法兼施,方稱“布施俱足”。
  持戒者,所以對治惡法也。佛者應修五戒,即戒殺、盜、淫、妄、酒是也。人若能持此五戒,此身是佛,久後必到彼岸。
  忍辱度,所以對治嗔恚也。嗔恨爲堕落三惡道之種子,故學佛者必須切戒。對于橫逆拂心之事,皆安心忍受,并應視此等事爲消我宿業,促我成佛因緣,此方爲忍辱。
  精進度,所以對治懈怠也。凡人修行佛道,如農夫耕田,不怕勤苦,方有收獲;修行之道,亦複如是。
  禅定度,所以對治散亂也。禅定之法,當先一心一德,信仰上師三寶。常常念持觀世音菩薩聖号,妄念起時,弗壓弗随,久之便可一心不亂,貪、嗔、癡、慢、妒之念自息矣。
  般若者,出世間之智慧也。修此度者,先觀世間一切法空幻無常而不住空相,蓋佛法乃非空非有、中道不著邊際之法門。經雲:“心、佛、衆生,三無差别”,是則衆生與佛同體矣。常作如是觀,則我、人、衆生、壽者相之執,自可破除;四相除,則貪、嗔、癡、慢、妒之念不起;五毒之念不起,則一切種智成就,皈元而證佛果矣。
  最後将人命終四大分離的境界略說:吾人命終時地大先分離,然後水大分離,再次火大分離,最後風大分離。地大分離,則全身暴痛,如山崩地裂;水大分離,全身出汗;火大分離時,面紅發熱;風大分離時,則斷氣。須臾神識出竅,此爲中陰身(人有三陰:神識入母胎而未出生,此爲前陰;出生後,是爲後陰;死後,未入胎時,此爲中陰)。六道輪回有六種境界,亡者可以自知:命終時其神識環繞數次,此表來生入人道;其神識往上升,此是将入天道之境界;其神識向上升,作打架狀,此是将入修羅道之境界──以上三善道。其神識向下打跟鬥,此是地獄境界;其神識腹部漲大,向下堕,此是餓鬼境界;其神識生翅膀,向下飛,此是畜生道境界──是爲三惡道境界。亡者看見六道中任何一道境界,若一心專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号,或“南無阿彌陀佛”聖号,則可離苦得樂,超凡入聖矣。望各勉旃。
  佛曆三OO二年  歲次乙酉六月
  西元一九七五年七月                                                        
  弟子左慧玲記錄
  四、台中諾那精舍落成典禮演講稿
  時  間:西元一九七六年二月十五日
  地  點:台灣台中潭子諾那精舍
  講述者:蓮華金剛藏聖者吳潤江上師
  今天是台中諾那精舍開光典禮,各位大德、各位長老光臨,本人非常榮幸。此道場是要弘揚西藏密法,西藏密法分爲紅派、白派、花派、黃派。我們是以紅派爲中心,同時并弘揚花派、白派。
  西藏密乘本分三種:第一是密宗,第二是密行,第三是密教。密宗是密意傳承,以心印心,好像畫龍點睛,立地飛騰。第二是密行,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爲宗旨──以上兩者是純粹佛教,不設方便,是人就佛。第三種密教是佛就人。因印度婆羅門教、外道很多,佛爲投其所好,廣設方便,他好什麽就設什麽,是引他入門的意思,所以密教的方便很多;但“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好像《華嚴經》所講:“十方婆伽梵,一路涅槃門”。從法門開廣來說,有八萬四千法門,乃至無量無邊法門,這是佛來就衆生;可是歸納來說,隻有一個,成功後一亦不可得。
  本宗宗旨是以禅爲體,以密爲用,以淨土爲歸宿。但一般對上、中、下三機方便說法,都以淨土爲最重要,淨土法門分四土:第一是凡聖同居土,第二是方便有餘土,第三是實報莊嚴土,第四是常寂光土。凡聖同居土是十方佛皆沒有的,隻有法藏比丘所成的阿彌陀佛才有。十方世界有無量無邊的阿彌陀佛,就是西方極樂世界也有幾十萬億阿彌陀佛,但是隻有法藏比丘一個所成的阿彌陀佛才開了凡聖同居土,其他阿彌陀佛都沒有這個法門。凡聖同居土是爲凡夫而設的,念佛帶業往生是最初步的。第二個法門方便有餘土是十方佛都有的,是爲四果羅漢、緣覺三果(緣覺、獨覺、僻支佛),以及初地至七地菩薩所設,是要發菩提心才能達到的,不是光念口簧就能到的。第三實報莊嚴土非但要發菩提心,且要行菩薩道,要達到八地菩薩資格才能登的,不講往生,而要用禅定解脫的。第四常寂光土也不是往生的,是明心見性,究竟涅槃,彙歸毗盧性海。現在本宗對淨土法門尤其注意,無論四種淨土都一齊平等設立。
  我們佛教在佛住世時隻有小乘及禅宗兩宗,沒有其他各宗。到了唐朝分成十三宗,教門的分法華、華嚴、法相、般若宗;而禅宗、密宗、律宗、淨土宗、涅槃宗、攝論宗、地論宗皆是大乘的;此外還有小乘的俱舍宗與成實宗。俱舍宗是法有我空,成實宗是法我俱空。自從蓮華生大士在西藏開宗以來,注重圓覺宗,即是大圓勝慧,也就是大圓覺宗,将十三宗合爲一爐而冶。今天所講是圓覺宗本旨,希望大衆指導指導。
  佛曆三OO三年 歲次丙辰 元月十六日
  西元一九七六年二月十五日
  弟子古清美記錄
  五、清華大學恭請演講稿
  世界佛教沿革略說
  時  間:西元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地  點:台灣新竹市清華大學
  講述者:蓮華金剛藏聖者吳潤江上師
  校長、教務長、各研究院長、各系主任、各位教授、各位同學:
  今天承王教授守益、梁教授乃崇誠意要求,宣說佛法大要。谫陋如潤江,實不勝任。但諸位仁者隆情,盛意難卻,姑且略說大意。細觀到會大衆有對佛學研究而未實行者,有始修而未入門者,有實修已入其門者,機緣各各不同,不能一一開示。
  我們爲什麽要學佛?因世間有生老病死、六道輪回之苦,随業輪轉不能自拔,隻有學佛才可以超出輪回,所以我們要行四皈依。現将皈依真義說明清楚:
  皈者,是還皈、複顯意;依者,是依、止、住三個意思。即是依佛所教般若波羅密多之善巧方法,止息一切妄想、妄念、七情、六欲、執著、邊見,而安住禅定,最後返本還源,彙歸法界,亦即還歸佛之家庭,這才是皈依之真義。
  所謂“四皈依”是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上師,并不是皈依師父的色身,而是以上師做外緣,恢複吾人之真如本體,此即以地、水、火、風、空五大而爲依報。由始覺内發,與菩提心相應,是爲内因。内因外緣契合,方告圓滿。皈依佛,也不是皈依佛之色身,而是藉佛爲外緣,恢複吾人之真如本性,此即以六大中之識大以爲正報。皈依法,一般俗義是指皈依佛所說之五藏十二部經典,而實在是要恢複吾人之真如本智。皈依僧,也不是要皈依和尚,而是複顯菩提心本淨,就能發揮本性妙用,運用八萬四千法門度脫衆生──此方是“四皈依”之真義。
  現在說到發菩提心,有七種因緣:一是知恩。二是念恩。三是報恩。四是樂喜。五是大慈。六是相應法。七是發菩提心。菩提心有三種,即是:願菩提、行菩提、三摩地菩提。如發願朝山是願菩提;但必得去實行,方屬行菩提;最後證到正定,方是三摩地菩提。
  所謂菩提心即是不生不滅之真心。先要“前念不生”──當一切有形有相之外境,一切無形無相之内事,及一切境中有事、事中有境之法現前時,都要如如不動,即對境心不起。要知凡夫妄念如瀑流,念念相續不斷,緻煩惱無盡;但隻要對境無心,不生不滅之心自能現前,立地成佛。因一切罪業,本初不生,若對境不取不舍,即能離苦得樂,此是自度。但若不度他,即落小乘阿羅漢果,所以還須“後念不滅”,依《金剛經》所說:“所有一切衆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滅度之。”思維以一切方法去普度衆生,令其撥迷歸覺,返妄歸真,就能證到不生不滅之真心。前念不生,尚屬有餘涅槃;後念不滅,出菩提路,建立報、化二土度生,方是十三地正覺境界,是爲無餘涅槃。此菩提心複顯,需要經過四個階段──悟、修、持、證,最後即能成佛。
  下面說到佛教的宗派。在印度有六宗:小乘兩宗,一是俱舍宗,講“法有我空”;二是成實宗,講“法我皆空”。大乘有四宗:禅宗、密宗、般若宗和法相宗。佛教傳到中土,大乘又增了華嚴宗、法華宗、律宗和淨土宗,盛唐時又有地論宗、攝論宗和涅槃宗之創立。此外西藏又有圓覺宗,加起來大小共有十四宗。其中以禅宗最頓,以法華宗最圓,而至圓至頓之法門則是圓覺宗。它總攝大小十三宗,特别把禅宗、密宗、法華宗和淨土宗合于一爐而冶。是由本師釋迦牟尼佛傳給文殊菩薩,再傳至蓮花生大士,大士傳給貝雅達賴祖師,複傳至諾那上師,最後傳給鄙人,師師相承,一脈貫注,前後共有六代。
  此十四宗裏講研究之宗派是華嚴、法華、般若、法相、地論、攝論和涅槃宗,講實修之宗派是禅、密、淨土三宗,而能實修實證者則是圓覺宗。
  禅宗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法門,最初由本師釋迦牟尼佛傳給迦葉尊者,再傳至阿難,如此代代相傳,最後第二十八代傳給兩個人:達摩來到中土,是爲中國禅宗初祖;佛大先則留在印度。後三十年,佛大先的門人也來到中土,從此印度正法失傳,僅存像法。唐玄奘比六祖慧能早三十多年,是隋文帝晚年時代出世的。他經過千辛萬苦去印度取經,但隻遇到像法。反而六祖慧能未出國門而遇到正法,這點各位是應當注意的。禅宗一代傳一人,至六祖傳了四十二人,此是開花時期;再傳至馬祖,一共成就了八十四人,這是結果時期。唐朝是禅宗盛世,但到後來式微了。南宋高宗時正法失傳,元末高峰法師始創“參話頭”方法度末法衆生,但一般人并不知其真意。所謂話頭是所參,意識是能參,要參到能所一如,舍所留能,最後能所雙超,自性見前,即能成佛。可是這個境界并不容易達到。後代禅淨并修,又落了一個階段。
  淨土宗是晉代慧遠大師所創,後代行人,未明真旨,緻誤成今日之念口簧。淨土宗有四土:帶業往生隻能到凡聖同居土,此是阿彌陀佛所變化之幼稚園。到此化城,雖能永不退轉,但是進步卻很慢。若是淨業往生,則能去方便有餘土。至于實報莊嚴土是不講往生的,而是禅定安住。最後自性、法性打成一片,彙歸毗盧性海,就是常寂光土之境界。事實上,常寂光土不在别處,就在現前,隻要把末那識撇掉,就能立時顯現。極樂世界其實有無量無邊阿彌陀佛,但隻有法藏比丘發願建立之極樂世界才有凡聖同居土,其他諸佛都隻有三土。
  我們念佛若用生滅心念,至高隻能到化土,不能即生解脫,必須依《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所講之方法去修行:“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爲第一。”一定要止息妄念,堅守六根自性,以不生不滅心去念佛,如此淨念不斷,才能功德圓滿,究竟成佛。絕不可有口無心,必須口念心憶持,實修淨土心要。
  此前永明延壽禅師“四料簡”嘗雲:“有禅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在爲人師,将來做佛祖。無禅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有禅無淨土,十人九錯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随他去。無禅無淨土,鐵床與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此中道理,諸位當深思之。
  淨土宗是東晉慧遠法師閱經後所發起,并沒有印度傳承,隻要工夫較深,皈依者衆,便被推爲祖師,曆代均如是推舉。但他們隻能使衆生小有成就,不能使之究竟解脫。西藏密乘分爲密宗、密行和密教。密宗是佛與候補佛之傳承,弟子若與師父心心相印,即如畫龍點睛,立地飛騰,即時成佛。密行是由修心養性而至明心見性。密教則是初期祖師爲對治婆羅門教而設立的,注重事相、儀軌,修它不易成就。至于我們圓覺宗,是以《心經》、《金剛經》、《圓覺經》爲中心,用《心經》來自度,以《金剛經》之方法來度他,如此自覺覺他,覺行圓滿,方爲圓覺。禅宗雖然最頓,但必須上根利智方能得道。我們圓覺宗則願心廣大,三根普被。禅宗祖師度脫的人不過幾十個,我們卻能成就無量衆生,這都是發心不同之故。
  圓覺宗自印度傳至西藏後,印度就已失傳;又從西藏傳至西康,西藏也已失傳;如今再從西康傳至中土,西康也失傳了──大衆今日能遇此無上圓覺法門,實當珍視之。
  小乘南傳至中南半島後,僅錫蘭一地保持得較爲純粹,其他如泰國、緬甸、馬來西亞之佛教都雜有印度教、藏教、黑教,十分複雜。
  印度自一千多年前梁武帝時代達摩祖師來到中土,正法就失傳而僅餘像法。八百多年前回教入侵後,整個佛法都沒有了,人民皆改信印度教。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淪陷後,中土許多佛教徒去到印度,把佛教反哺回去,印度才又有佛教。
  美國本來沒有佛教,中土淪亡後,佛教才慢慢傳去。其地各種宗教并陳,中有許多邪教,情況非常複雜。衆生若無慧眼,不辨邪正,很容易走錯路。
  下面将佛法的傳承略加說明。大乘傳承分三個時期:一、正法時期千年。二、像法時期千年。三、末法時期萬年。小乘傳承亦分爲三個時期:一、正法五百年。二、像法五百年。三、末法萬年。佛滅度後第一個五百年是“佛果堅固期”。第二個五百年是“禅定堅固期”。第三個五百年是“多聞堅固期”。第四個五百年是“塔寺堅固期”。第五個五百年是“鬥争堅固期”。我們現在正處在鬥争堅固期,衆生分别、嫉妒心重,彼此鬥争,緻苦惱無邊。
  佛教僧團之生活制度,最早是“托缽制度”。現在泰國出家人還保留此種制度。後來佛法來到中土,實行“耕修制度”,一面修行,一面耕作,自食其力,不靠供養──前二者都是很好的制度。第三是“蒸嘗制度”,祖師留下蒸嘗田,後世徒弟爲争廟産及供養而喪失菩提心,實令人惋惜。
  以上有關佛法宗派的傳承與沿革已大緻說明完畢。但我們今日學佛,必須進一步體認“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明師難遇”,方能痛切發起道心,認真精進修行,而獲得究竟解脫。
  爲什麽說人身難得?因爲我們的身體是父精母血和合而成。當父母交會之時,中陰身争相入胎。争胎者三十餘億,入圍者亦有十億之數,每一精蟲上附一中陰,總在十億以上。女性輸卵管,兩個孔道,分别排卵,精蟲流不到排卵方面,永不成孕;其能得入者,在内互相殘殺啖食,結果隻得一個。孿生者甚少,不比豬胎能生十二個之多。若再以長遠眼光來看其他衆生,如每條鯉魚散卵有十億之多,比較之下可知人身得之不易。世界上許多自殺的人毀棄寶貴生命,實在可歎!
  再說六道之中,天道衆生壽命太長,貪享福報,不知回頭,容易堕落。修羅衆生好勝喜鬥,殺心極重,堕落更快。畜生道衆生弱肉強食,彼此相啖,見血而死。餓鬼長年饑渴,怖畏驚恐,十分可憐。地獄衆生痛苦難喻,受苦無邊,無有出期。唯有人道小有福報,受苦較少;又因壽命太短,無常逼人,緻易發起道心,求出苦海,所以修成佛道必在人間。我們今日得此人身,在慶幸之餘,豈能不把握光陰,精勤修道,及早超出輪回?
  至于說到佛法難聞,這是因爲當今全世界佛教僅有量而無質,衆生雖發心學佛,卻聞不到正法;畢生苦修,得不到究竟解脫。而我們無上圓覺宗乃釋迦世尊成佛經驗,至圓至頓,見性成佛,直趨性海。此法珍貴異常,在此娑婆世界,前後隻有三次說法:一系過去世無量劫前,現生上王佛曾演說一遍。現在世賢劫千佛,隻有本師釋迦牟尼佛親爲敷演,其餘九百九十九尊佛均秘而不宣。直待未來世百千萬億劫後文殊生王佛出世,始得聽聞最後一次說法,以後即永無機緣。将來彌勒佛和其他諸佛出世,都隻宣說三乘法門,成道很慢。由此可知,我們今日能遇此無上法門實在是非常殊勝之因緣,大家必須珍視,不要當面錯過。
  最後還有一點真義要向諸位宣說:其實學佛不是很困難的,不過是要找出真正的自己,做自己生命的主宰。因爲凡夫每日随著外境輪轉,背覺合塵,妄認四大聚合的臭皮囊是自己。其實身體不過是個旅館,我們的靈魂暫時寄居其中;一旦房子壞了,就得搬家:今天住在人房子裏;明天住進狗房子裏;再過些天,可能要住進豬房子了──如此輪回不息,要受無量痛苦。我們既然了解色身的虛妄,就要放下對身體的執著。這個臭皮囊既不是自己,各位可能會想,那麽心是自己了。但心也不是真實的自己,它是念念遷流,逐境生滅的。一般人又認爲靈魂是自己,其實它是個混合體,真實的自己藏在其中,被六根、六塵、八識所遮閉,不能現前。靈魂是摸不到、看不見的,但是可由其作用知道它的存在:它有六個門,眼能見色,耳能聽聲,鼻能嗅香,舌能嘗味,身有觸覺,意能思想,這都是靈魂的作用。凡夫當眼對色、耳對聲、鼻對香、舌對味、身對觸、意對法,有分别、愛惡、取舍,将一精明分爲六和合,自性在纏,故不得自在,此是凡夫境界;若六根接觸六塵不合作,沒有分别、愛惡、取舍,亦即把六塵撇掉,六根看空,八識知其虛妄,久而久之,束六和合爲一精明,攝用歸體,自性即能現前,這才是真正的自己。我們成佛之後,以自性爲主人,把八識當作仆人以爲用,就能普度衆生。凡夫喧賓奪主,以仆人做主宰,自己反而做不得主,随業輪轉,非常可憐。我們學佛好比開金礦,把沙子淘掉,金子就現前。我們的真如本性就是真金,煩惱就是沙子,金子一旦開出來,再也不會變爲礦,此中至理,各位當深思之。
  結  論
  現在正值末法,佛法真實教義已無人知,佛教根本精神亦喪失殆盡,衆生雖欲求道,亦無所歸趨。值此世界大亂将臨之際,鄙人發願将此無上大法在末法期中傳出,令正法重新住世,普度衆生。本師釋迦牟尼佛曾有偈曰:“燈将滅時必複明”,好似油燈将滅之時,必回光返照,時間非常短暫,其光之亮度要遠超過本來之光明,我們現在就正當這個時期。但正法重新住世,亦不過幾十年的時光,然後複歸于寂滅,以後衆生想要再聞正法,非常困難。諸位當此萬劫難逢的不世奇緣,應當善自把握,不可錯失成佛機緣。夕陽黃昏,珍重!珍重!努力!努力!一心淨信,精勤修持,必能頓超輪回,直證佛果,望各勉旃!
  (這裏有一事要告知各位: 上師所宣說之法要,所開示之道理全是真實的,都是祖師傳下來的。但是一般法師所講和此大不相同,各位當以智慧比較、辨别,分清邪正,自不會迷惑了。今天演講之全部内容隻宜和同修講述,不必和其他人說,蓋恐其不信而謗法也。)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佛曆三OO四年 歲次丁巳
  西元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廿八日
  弟子左慧玲記錄
About these ad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藏傳佛教.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華藏上師演講稿集要

  1. chi 說:

    流布正法
    利益有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