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哈囉!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廣告
張貼在 未分類 | 1 則迴響

《三身梵讚》《佛三身讚》《佛一百八名讚》《一百五十讚佛頌》

佛三身讚(西土賢聖撰)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試光祿卿 明教大師 法賢 譯
  法身
我今稽首法身佛 無喻難思普遍智 充滿法界無罣礙 湛然寂靜無等等
非有非無性真實 亦非多少離數量 平等無相若虛空 福利自他亦如是
  報身
我今稽首報身佛 湛然安住大牟尼 哀愍化度菩薩眾 處會如日而普照
三祇積集諸功德 始能圓滿寂靜道 以大音聲談妙法 普令獲得平等果
  化身
我今稽首化身佛 菩提樹下成正覺 或起變現或寂靜 或復往化於十方
或轉法輪於鹿苑 或現大光如火聚 三塗苦報悉能除 三界無比大牟尼
  迴向
如是佛身無漏智 我常信解淨三業 以無量慧大福行 一心垂愍諸群生
以今頌讚三身佛 所獲無漏功德種 願我速證佛菩提 盡引眾生歸正道             (吉祥圓滿)
◎◎◎◎◎◎◎◎◎◎◎◎◎◎◎◎◎◎◎◎◎◎◎◎◎◎◎◎◎◎◎◎◎◎◎◎◎◎◎◎
三身梵讚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試光祿卿 明教大師 法賢 譯
踰(引)乃酤(引)那(引)鱉泥(引)哥(1)莎波羅呬多摩賀(引)三缽那(引)陀(引)囉部(引)都(引2)
乃嚩(引)婆(引)巫(引)那婆(引)嚩(3)朅彌嚩三摩囉蘇(引)訥哩尾(二合)婆(引)嚩莎婆(引)嚩(4)
你哩梨(二合引)邦你哩尾(二合)哥(引)囕始嚩末三摩三莽(5)咩必曩[寧*吉](切身)缽囉(二合)半左(6)
滿禰(引)缽囉(二合)爹(引)咄摩(二合)味(引)捺焬(二合)怛摩喝摩耨波莽(7)
達哩摩(二合)哥(引)野[口*爾]那(引)喃(引8)路(引)哥(引)帝(引)多(引)末進爹(引9)
速訖哩(二合)多三摩發朗摩(引)咄摩(二合)努(引)踰(引)尾部(引)鼎(10)
波哩殺(二合)努末(二合)提(引)尾唧怛囕(二合引11)
薩多(二合)缽野底摩賀底提(引)末當(引)必麗(二合引)底係(引)都(引12)
沒馱(引)喃(引)薩哩嚩(二合)路(引)哥(13)
缽囉(二合)室哩(二合)多末尾囉都(引)那(引)囉薩達哩摩(二合)具(引)爽(14)
滿禰(引)三菩誐哥(引)焬(15)
怛摩喝禰喝摩賀(引)達哩摩(二合)囉(引)[口*爾]焬(二合)缽囉(二合)底瑟吒(二合16)
薩埵(引)喃(引)(引)哥係(引)都(引)聒唧那曩羅以嚩(引17)婆(引)底踰(引)禰(引)鱉摩(引)那(18)
三冒桃達哩摩(二合)作訖麗(二合)聒唧捺必左補那(19)
囉捺哩(三合)設帝(引)[扰-尢+曳]缽囉(二合)扇(引)當(20)
乃哥(引)哥(引)囉缽囉(二合)沒哩(二合)當帝哩(二合)婆嚩跋野喝囕(21)
尾說嚕閉嚕播(引)[扰-尢+曳](引22)滿禰(引)你哩嚩(二合引)拏哥(引)野(23)
捺舍禰誐耨誐當當摩賀(引)哩湯(二合)牟泥(引)那(引24)薩埵(引)哩台(二合)哥訖哩(二合)播(引)拏(25)
末波哩彌多摩賀(引)倪也(二合引)那奔女(引)捺夜(引)曩(引26)哥(引)夜(引)曩(引)蘇誐多(引)曩(引27)
缽囉(二合)底尾誐多末努嚩(引)酤缽(二合)他(引)曩(引)怛囉(二合)夜(引)赧(引28)
訖哩(二合)埵(引)薄訖爹(二合引)缽囉(二合)拏(引)莽(29)酤舍羅母波唧當[扰-尢+曳]拏摩夜(引)冒提味(引)惹(30)
帝哩(二合)哥(引)夜(引)悉帝(二合引)那臘沒陀(二合引)若誐禰那末企朗(31)
冒提摩(引)哩詣(二合)[寧*吉]喻惹(32)帝哩(二合)哥(引)野薩怛(二合)嚩三摩(引)缽多(二合33)     (吉祥圓滿)
◎◎◎◎◎◎◎◎◎◎◎◎◎◎◎◎◎◎◎◎◎◎◎◎◎◎◎◎◎◎◎◎◎◎◎◎◎◎◎◎
佛一百八名讚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試鴻臚卿 傳教大師 法天 譯
歸命一切智 一切世間師 牟尼大法王 一百八名號 無邊功德海 具足眾吉祥 能滅諸有情 罪業諸煩惱
我今歸命禮 一切大吉祥 救度諸群生 令得大安樂 我今歸命禮 悲愍二足尊 圓滿於眾生 一切吉祥事
我今歸命禮 無相無上尊 成就天中天 祕密大明義 如來正等覺 利樂於世間 最上百八名 我今集彼說
南無一切義成就   南無正等覺     南無一切智      南無大釋子      南無一切法自在無畏
南無大金僊     南無功德海     南無如來       南無應供       南無善逝
南無世尊      南無一切世間解   南無離一切垢染    南無最上法燈     南無無畏淨飯王子
南無甘蔗王種    南無瞿曇      南無日族       南無吉祥大牟尼    南無囕儗囉娑族
南無天人師     南無十力降魔軍   南無離過除毒     南無調御丈夫     南無妙解脫
南無除障暗     南無止息降諸根   南無清淨戒      南無無垢王      南無滅罪無我相
南無無驚無怖畏   南無第一法圓滿   南無無邊無可喻    南無大論師      南無希有不思議精進
南無三界親慈父   南無三明知三世   南無滅三毒      南無具足三變通    南無說三乘菩提
南無無相亦無老   南無無我無二執   南無無怨無戲論    南無無業無怖     南無施願無畏
南無法師子二足尊  南無調伏除煩惱   南無最上意清淨    南無明行足      南無自在變化王
南無調伏心清淨   南無離塵無上士   南無止息一切罪    南無得清涼      南無得寂靜
南無救度世間師   南無勇猛大清淨智  南無圓滿吉祥相    南無能除怨      南無沙門月
南無釋師子     南無作善清淨業   南無六佛法莊嚴    南無六根清淨眼    南無第一六神通
南無六趣海到彼岸  南無無師自然覺   南無善逝德成就    南無一切世間為愛樂  南無無等大智慧
南無恒入三摩地   南無一切有情利益主 南無真實降諸根    南無一切世間尊    南無普遍有情精進者
南無永過輪迴苦   南無圓滿諸所求   南無降伏得最勝說四諦 南無到彼岸度他大龍王 南無得最上涅槃
南無尊師大梵行   南無第一寂靜樂   南無祕密最勝大丈夫  南無調伏聲聞者    南無利益諸有情
南無世間供養出世智 南無聖智照世間   南無離世法利養    南無出世為如來    南無大法主
南無大法王     南無調御明     南無救度第一二足尊  南無行忍辱      南無善意端嚴相
南無善持善戒相   南無金色光善逝   南無善逾愛尊重    南無人師子吉祥雲   南無佛陀
南無無畏獨除闇   南無無邊利世間   南無無等三有師    南無能斷諸結縛    南無無我最第一
南無普照一切眼   南無證理淨慧眼   南無三慧真實眼
  如是一百八名。若復有人。於其辰朝。發志誠心。或讀誦。或禮念。或憶持。或聽聞。獲得最上吉祥福德。
所有一切煩惱及諸罪業。速得清淨不受輪迴。當得解脫乃至成佛。
此大牟尼功德名 我今讀誦及禮念 普將迴施與群生 同得證成菩提果             (吉祥圓滿)
◎◎◎◎◎◎◎◎◎◎◎◎◎◎◎◎◎◎◎◎◎◎◎◎◎◎◎◎◎◎◎◎◎◎◎◎◎◎◎◎
一百五十讚佛頌   尊者 摩咥里制吒 造   大唐沙門 義淨 於 那爛陀寺 譯
世尊最殊勝 善斷諸惑種 無量勝功德 總集如來身 唯佛可歸依 可讚可承事 如理思惟者 宜應住此教
諸惡煩惱習 護世者已除 福智二俱圓 唯尊不退沒 縱生惡見者 於尊起嫌恨 伺求身語業 無能得瑕隙
記我得人身 聞法生歡喜 譬如巨海內 盲龜遇楂穴 忘念恒隨逐 惑業墮深坑 故我以言詞 歎佛實功德
牟尼無量境 聖德無邊際 為求自利故 我今讚少分 敬禮無師智 希有眾事性 福慧及威光 誰能知數量
如來德無限 無等無能說 我今求福利 假讚以名言 我智力微淺 佛德無崖際 唯願大慈悲 拯我無歸處
怨親悉平等 無緣起大悲 普於眾生界 恒作真善友 內財尚能捨 何況於外財 尊無吝惜心 求者滿其願
以身護彼身 以命贖他命 全軀救一鴿 歡喜無慳吝 尊不畏惡道 亦不貪善趣 但為心澄潔 尸羅由此成
常離諸邪曲 恒親質直者 諸業本性空 唯居第一義 眾苦逼其身 尊能善安慮 正智斷諸惑 有過悉興悲
殉命濟他難 生無量歡喜 如死忽重蘇 此喜過於彼 怨對害其身 一切時恒惱 不觀其過惡 常起大悲心
正遍菩提種 心恒所珍玩 大雄難勝智 無有能及者 無等菩提果 苦行是其因 由此不顧身 勤修諸勝品
豪貴與貧賤 等引以大悲 於諸差別中 而無高下想 勝樂等持果 心無有貪著 普濟諸群生 大悲無間斷
尊雖遭極苦 於樂不悕求 妙智諸功德 殊勝無能共 染淨諸雜法 簡偽取其真 如清淨鵝王 飲乳棄其水
於無量億劫 勇猛趣菩提 於彼生生中 喪身求妙法 三僧祇數量 精勤無懈惓 持此為勝伴 以證妙菩提
尊無嫉姤心 於劣除輕想 平等無乖諍 勝行悉圓成 尊唯重因行 非求果位圓 遍修諸勝業 眾德自成滿
勤修出離法 超昇眾行頂 坐臥經行處 無非勝福田 拔除眾過染 增長清淨德 斯由積行成 唯尊最無上
眾福皆圓滿 諸過悉蠲除 如來淨法身 塵習皆已斷 資糧集更集 功歸調御身 欲求於譬類 無能與佛等
遍觀諸世間 災橫多障惱 縱有少分善 易得為比對 遠離諸過患 湛然安不動 最勝諸善根 無能為譬喻
如來智深遠 無底無邊際 世事喻佛身 牛跡方大海 深仁荷一切 世間無有比 大地持重擔 喻此實為輕
愚癡闇已除 牟尼光普照 世智非能譬 如螢對日光 如來三業淨 秋月皎空池 世潔喻佛身 俱成塵濁性
如上諸所引 世中殊勝事 佛法迥超過 俗事可哀愍 聖法珍寶聚 佛最居其頂 無上無比中 唯佛與佛等
如來聖智海 隨樂歎少分 鄙詞讚勝德 對此實多慚 時俗睹降魔 一切咸歸伏 觀彼同真性 我謂等輕毛
假令大戰陣 智勇能摧伏 聖德超世間 降彼非為喻 鄰次降魔後 於夜後分中 斷諸煩惱習 勝德皆圓滿
聖智除眾闇 超過千日光 摧伏諸邪宗 希有無能比 三善根圓滿 永滅貪恚癡 種習悉已除 清淨無能喻
妙法尊恒讚 不正法恒非 於斯邪正處 心無有憎愛 於聖弟子眾 及外道師徒 於彼違順中 佛心初無二
於德情無著 德者亦非貪 善哉極無垢 聖智恒圓潔 諸根常湛寂 永離迷妄心 於諸境界中 現量由親睹
念慧窮真際 非凡愚所測 善安立語言 證彼亡言處 寂靜無礙光 皎潔逾輝映 妙色世希有 熟不懷敬心
若有暫初觀 或復恒瞻睹 妙相曾無二 前後悉同歡 最勝威德身 觀者心無厭 縱經無量劫 欣仰似初觀
所依之德體 能依之德心 性相二俱融 能所初無異 如斯善逝德 總集如來躬 離佛相好身 餘非所安處
我因先世福 幸遇調御師 仰讚功德山 遠酬尊所記 一切有情類 皆因煩惱持 唯佛能善除 由悲久住世
誰當先敬禮 唯佛大悲尊 聖德超世間 悲願處生死 尊居寂靜樂 處濁為群生 永劫久精勤 慈心為一切
從真還利俗 由悲所引生 如咒出潛龍 興雲注甘雨 恒居勝定位 等觀以怨親 兇嶮倡聒人 投身歸聖德
神通師子吼 宣言三界尊 久已厭名聞 由悲自稱讚 常修利他行 曾無自利心 慈念遍眾生 於己偏無愛
悲願無邊際 逐器化群生 隨處皆饒益 猶如散祭食 深心念一切 恒不捨須臾 利彼反遭辱 由咎非佛作
慈音演妙義 誠諦非虛說 廣略任機緣 半滿隨時轉 若聞尊演說 孰不歎希奇 縱令懷惡心 有智咸歸信
義詞恒善巧 或復出麤言 利益悉不虛 故並成真妙 柔軟及麤獷 隨事化眾生 聖智無礙心 一味皆平等
勝哉無垢業 善巧喻良工 成此微妙身 演斯珍寶句 睹者皆歡喜 聞說並心開 美顏宣妙詞 如月流甘露
慈雲灑法雨 能清染欲塵 如彼金翅王 吞滅諸龍毒 能殄無明闇 喻如千日光 摧碎我慢山 譬猶天帝杵
現證非虛謬 靜慮除亂心 如實善修行 三事皆圓滿 創聞佛所說 心喜已開明 從此善思惟 消除諸垢染
遭苦能安慰 放逸令生怖 著樂勸厭心 隨事皆開誘 上智證法喜 中根勝解生 淺劣發信心 尊言遍饒益
善拔諸邪見 引之趣涅槃 罪垢能洗除 由尊降法雨 一切智無礙 恒住正念中 如來所記莂 一向非虛謬
無非處非時 亦無非器轉 尊言不虛發 聞者悉勤修 一路勝方便 無雜可修學 初中後盡善 餘教所皆無
如斯一向善 狂愚起謗心 此教若生嫌 無怨與斯等 歷劫為群迷 備經眾苦毒 此教縱非善 念佛尚應修
況能大饒益 復宣深妙義 縱使頭被焚 先應救此教 自在菩提樂 聖德恒淡然 皆由此教生 證彼亡言處
世雄真實教 邪宗聞悉驚 魔王懷惱心 人天生勝喜 大地無分別 平等普能持 聖教利群生 邪正俱蒙益
暫聞佛所說 金剛種已成 縱未出樊籠 終超死行處 聞法方思義 如實善修行 次第三慧圓 餘教皆無此
唯獨牛王仙 妙契真圓理 斯教不勤修 寧有怨過此 暫聞除渴愛 邪見信心生 聽者發喜心 依斯具淨戒
誕應時咸喜 成長世皆歡 大化利群生 示滅興悲感 讚詠除眾毒 憶念招欣慶 尋求發慧明 解悟心圓潔
遇者令尊貴 恭侍勝心生 承事感福因 親奉除憂苦 尸羅具清潔 靜慮心澄寂 般若圓智融 恒沙福所集
尊容及尊教 及尊所證法 見聞思覺中 此寶最殊勝 漂流作洲渚 害己恒為護 怖者作歸依 引之令解脫
淨戒成妙器 良田生勝果 善友能饒益 慧命由此成 行恩及和忍 見者咸欣悅 廣集仁慈心 功德無邊際
身口無過惡 愛敬由之生 吉祥眾義利 咸依善逝德 導師能善誘 墮慢使翹勤 等持調曲心 迷途歸正道
善根成熟者 駕馭以三乘 [忄*龍]悷不調人 由悲故暫捨 於遭厄能設 安樂勸善修 悲愍苦眾生 利樂諸群品
違害興慈念 失行者生憂 暴虐起悲心 聖德無能讚 恩深於罔極 舉世所咸知 於此返生怨 尊恒起慈愍
亡身救一切 自事不生憂 於諸崩墮人 親能為援護 二世行恩造 超過諸世間 於闇常照明 尊為慧燈炷
人天所受用 隨類有差殊 唯尊正法味 平等無差別 不觀於氏族 色力及年華 隨有善根人 求者皆蒙遂
廣現諸希有 無緣起大慈 聖眾及人天 合掌咸親近 嗚呼生死畏 佛出乃光暉 饒益諸眾生 皆能滿其願
惡人與共處 摧樂取憂危 謗惱害其身 猶如受勝德 為物行勤苦 曾無染著心 世尊希有德 難以名言說
尊遊嶮惡道 馬麥及牛鏘 苦行經六年 安受心無退 尊居最勝位 悲愍化群生 縱遇輕賤人 身語逾謙敬
或位尊貴主 曾無憍慢心 屈己事眾生 卑恭如僕使 機情億萬種 論難百千端 如來慈善音 一答疑皆斷
恩深過覆載 背德起深怨 尊觀怨極境 猶如極重恩 怨於尊轉害 尊於怨轉親 彼恒求佛過 佛以彼為恩
邪宗妒心請 毒飯與火坑 悲願化清池 變毒成甘露 以忍調恚怒 真言銷謗毀 慈力伏魔怨 正智降邪毒
群迷從曠劫 習惡以性成 唯尊妙行圓 一念翻令善 溫柔降暴虐 惠施破慳貪 善語伏麤言 唯尊勝方便
難提摧巨慢 鴦掘起慈心 難調能善調 誰不讚希有 唯尊聖弟子 法味自怡神 草座以為安 金床非所貴
善知根欲性 攝化任機緣 或有待其請 或無問自說 初陳施戒等 漸次淨心生 後談真實法 究竟令圓證
怖畏漂流處 唯佛可歸依 勇猛大悲尊 拯濟諸群品 身雲遍法界 法雨灑塵方 應現各不同 隨機故有異
善淨無違諍 唯尊可承奉 廣利諸人天 咸應興供養 身口無起作 善化遍群方 所說妙相應 此德唯尊有
久修三業淨 妙瑞現無邊 普觀諸世間 曾無此勝德 況於極惡者 純行最上悲 廣利諸眾生 勇猛勤精進
聲聞知法者 於尊恒奉事 設使證涅槃 終名為負債 彼等諸聖眾 為己而修學 由捨利生心 不名還債者
無明睡已覺 悲觀遍群方 荷負起翹勤 聖善宜親近 魔怨興惱害 佛力已能除 無畏功德中 斯但顯少分
悲心化一切 聖意絕希求 利樂無不施 能事斯皆畢 如來勝妙法 若或可遷移 調達與善星 不應投此教
無始流轉中 互為不饒益 由斯佛出世 開示化眾生 鹿苑度俱鄰 堅林化須跋 此土根緣盡 更無餘債牽
法輪久已轉 覺悟諸群迷 恒沙受學人 皆能利三有 以勝金剛定 自碎堅牢身 不捨於大悲 自化猶分布
二利行已滿 色法兩身圓 救攝一闡提 雙林顯佛性 悲心貫三有 色像應群方 粟粒以分身 爾乃居圓寂
善哉奇特行 希有功德身 大覺諸法門 世所未曾有 流恩遍含識 身語恒寂然 凡愚背聖恩 於尊興謗怒
法聚寶藏真無際 德源福海實難量 若有眾生曾禮尊 禮彼亦名為善禮 聖德神功無有盡
我今智劣喻微塵 欲讚如來功德山 望崖怯退由斯止 無量無數無邊境 難思難見難證理
唯佛聖智獨了知 豈是凡愚所能讚 一毫一相充法界 一行一德遍心源 清淨廣大喻芳池
能療眾生煩惱渴 我讚牟尼功德海 憑斯善業趣菩提 普願含生發勝心 永離凡愚虛妄識     (吉祥圓滿)
◎◎◎◎◎◎◎◎◎◎◎◎◎◎◎◎◎◎◎◎◎◎◎◎◎◎◎◎◎◎◎◎◎◎◎◎◎◎◎◎
一百五十讚佛頌
張貼在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 | 發表留言

添品妙法蓮華經  (下)  隋 天竺三藏 闍那崛多 共 笈多 譯

        安樂行品  第十三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是諸菩薩,甚為難有,敬順佛故,發大誓願,
於後惡世護持、讀誦、說是法華經。世尊!菩薩摩訶薩,於後惡世云何能說是經?」
  佛告文殊師利:「若菩薩摩訶薩,於後惡世欲說是經,當安住四法:
一者、安住菩薩行處、親近處,能為眾生演說是經。
文殊師利!云何名菩薩摩訶薩行處?若菩薩摩訶薩,住忍辱地,柔和善順,而不卒暴,心亦不驚;
又復於法無所行,而觀諸法如實相,亦不行不分別,是名菩薩摩訶薩行處。
云何名菩薩摩訶薩親近處?菩薩摩訶薩,不親近國王、王子、大臣、官長;
不親近諸外道、梵志、尼乾子等,及造世俗文筆、讚詠、外書,及路伽耶陀、逆路伽耶陀者;
亦不親近諸有兇戲、相扠、相撲,及那羅等種種變現之戲;
又不親近旃陀羅及畜豬、羊、雞、狗、畋獵、漁捕諸惡律儀,如是人等或時來者,則為說法無所悕望;
又不親近求聲聞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亦不問訊;
若於房中,若經行處,若在講堂中,不共住止,或時來者隨宜說法,無所悕求。
文殊師利!又菩薩摩訶薩,不應於女人身取能生欲想相而為說法,亦不樂見;
若入他家,不與小女、處女、寡女等共語;
亦復不近五種不男之人以為親厚,不獨入他家,若有因緣須獨入時,但一心念佛;
若為女人說法,不露齒笑,不現胸臆,乃至為法,猶不親厚,況復餘事。
不樂畜年少弟子、沙彌、小兒,亦不樂與同師,常好坐禪,在於閑處,修攝其心。
文殊師利!是名初親近處。
復次,菩薩摩訶薩觀一切法空如實相,不顛倒、不動、不退、不轉,如虛空,無所有性,一切語言道斷;
不生、不出、不起,無名、無相實、無所有,無量、無邊、無礙、無障,但以因緣有,從顛倒生,故說常樂,
觀如是法相,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二親近處。」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有菩薩,於後惡世,無怖畏心,欲說是經;應入行處,及親近處。
常離國王,及國王子,大臣官長,兇險戲者;及旃陀羅,外道梵志;
亦不親近,增上慢人,貪著小乘,三藏學者,破戒比丘,名字羅漢,及比丘尼,好戲笑者;
深著五欲,求現滅度,諸優婆夷,皆勿親近。
若是人等,以好心來,到菩薩所,為聞佛道;菩薩則以,無所畏心,不懷悕望,而為說法。
寡女處女,及諸不男,皆勿親近,以為親厚;
亦莫親近,屠兒魁膾,田獵漁捕,為利殺害,販肉自活,衒賣女色,如是之人,皆勿親近。
兇險相撲,種種嬉戲;諸婬女等,盡勿親近。莫獨屏處,為女說法,若說法時,無得戲笑。
入里乞食,將一比丘,若無比丘,一心念佛,是則名為,行處近處。以此二處,能安樂說。
又復不行,上中下法,有為無為,實不實法,亦不分別,是男是女;不得諸法,不知不見,是則名為,菩薩行處。
一切諸法,空無所有,無有常住,亦無起滅,是名智者,所親近處。
顛倒分別,諸法有無,是實非實,是生非生,在於閑處,修攝其心,安住不動,如須彌山,觀一切法,皆無所有;
猶如虛空,無有堅固。不生不出,不動不退,常住一相,是名近處。
若有比丘,於我滅後,入是行處,及親近處,說斯經時,無有怯弱。
菩薩有時,入於靜室,以正憶念,隨義觀法;
從禪定起,為諸國王,王子臣民,婆羅門等,開化演暢,說斯經典,其心安隱,無有怯弱。
文殊師利!是名菩薩,安住初法,能於後世,說法華經。」
  「又文殊師利!如來滅後於末法中,欲說是經,應住安樂行,若口宣說,若讀經時,不樂說人及經典過,
亦不輕慢諸餘法師,不說他人好惡、長短;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
又亦不生怨嫌之心,善修如是安樂心故。
諸有聽者不逆其意,有所難問,不以小乘法答,但以大乘而為解說,令得一切種智。」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菩薩常樂,安隱說法;於清淨地,而施床座,以油塗身,澡浴塵穢;著新淨衣,內外俱淨;安處法座,隨問為說。
若有比丘,及比丘尼,諸優婆塞,及優婆夷,國王王子,群臣士民,以微妙義,和顏為說;
若有難問,隨義而答,因緣譬喻,敷演分別;以是方便,皆使發心,漸漸增益,入於佛道。
除嬾惰意,及懈怠想,離諸憂惱,慈心說法;晝夜常說,無上道教。
以諸因緣,無量譬喻,開示眾生,咸令歡喜。衣服臥具,飲食醫藥,而於其中,無所希望。
但一心念,說法因緣,願成佛道,令眾亦爾,是則大利,安樂供養。
我滅度後,若有比丘,能演說斯,妙法華經,心無嫉恚,諸惱障礙,亦無憂愁,及罵詈者;
又無怖畏,加刀杖等,亦無擯出,安住忍故。
智者如是,善修其心,能住安樂,如我上說;其人功德,千億萬劫。算數譬喻,說不能盡。」
  「又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於後末世法欲滅時,受持、讀誦斯經典者,無懷嫉妒、諂誑之心,
亦勿輕罵學佛道者,求其長短。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聲聞者,求辟支佛者,求菩薩道者,
無得惱之,令其疑悔,語其人言:『汝等去道甚遠,終不能得一切種智。所以者何?汝是放逸之人,於道懈怠故。』
又亦不應戲論諸法有所諍競,當於一切眾生起大悲想,於諸如來起慈父想。於諸菩薩起大師想,
於十方諸大菩薩常應深心恭敬、禮拜,於一切眾生平等說法,以順法故,不多、不少,乃至深愛法者,亦不為多說。
  「文殊師利!是菩薩摩訶薩,於後末世法欲滅時,有成就是第三安樂行者,說是法時,無能惱亂得好同學,共讀
誦是經,亦得大眾而來聽受,聽已能持,持已能誦,誦已能說,說已能書;若使人書,供養經卷,恭敬尊重讚歎。」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欲說是經,當捨嫉恚慢,諂誑邪偽心,常修質直行。不輕蔑於人,亦不戲論法,不令他疑悔,云汝不得佛。
是佛子說法,常柔和能忍;慈悲於一切,不生懈怠心。十方大菩薩,愍眾故行道,應生恭敬心,是則我大師。
於諸佛世尊,生無上父想,破於憍慢心,說法無障礙。第三法如是,智者應守護;一心安樂行,無量眾所敬。」
  「又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於後末世法欲滅時,有持是法華經者,於在家、出家人中生大慈心,
於非菩薩人中生大悲心,應作是念:『如是之人則為大失,如來方便隨宜說法,不聞不知、不覺不問、不信不解,
其人雖不問、不信、不解是經,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隨在何地,以神通力、智慧力,引之令得住是法中。』
  「文殊師利!是菩薩摩訶薩,於如來滅後有成就此第四法者,說是法時無有過失,常為比丘比丘尼、
優婆塞優婆夷,國王王子、大臣、人民、婆羅門、居士等,供養恭敬、尊重讚歎;虛空諸天為聽法故,亦常隨侍,
若在聚落、城邑、空閑、林中,有人來欲難問者,諸天晝、夜常為法故,而衛護之;能令聽者皆得歡喜。所以者何?
此經是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神力所護故。
文殊師利!是法華經,於無量國中,乃至名字不可得聞,何況得見受持、讀誦。
文殊師利!譬如強力轉輪聖王,欲以威勢降伏諸國,而諸小王不順其命,時轉輪王,起種種兵而往討伐。
王見兵眾戰有功者,即大歡喜,隨功賞賜,或與田宅、聚落、城邑,或與衣服、嚴身之具,或與種種珍寶,
金、銀、琉璃、車璩、馬瑙、珊瑚、琥珀,象、馬、車乘、奴婢、人民;唯髻中明珠,不以與之。所以者何?
獨王頂上有此一珠,若以與之,王諸眷屬必大驚怪。
文殊師利!如來亦復如是,以禪定、智慧力得法國土,王於三界,而諸魔王不肯順伏,如來賢聖諸將與之共戰,
其有功者,心亦歡喜,於四眾中為說諸經,令其心悅,賜以禪定、解脫、無漏、根、力諸法之財,
又復賜與涅槃之城,言得滅度,引導其心令皆歡喜,而不為說是法華經。
文殊師利!如轉輪王見諸兵眾有大功者,心甚歡喜,以此難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與人,而今與之;
如來亦復如是,於三界中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眾生,見賢聖軍與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
有大功勳,滅三毒、出三界、破魔網,爾時如來亦大歡喜;
此法華經,能令眾生至一切智,一切世間多怨難信,先所未說而今說之。
文殊師利!此法華經,是諸如來第一之說,於諸說中最為甚深,末後賜與,如彼強力之王,久護明珠,今乃與之。
文殊師利!此法華經,諸佛如來祕密之藏,於諸經中最在其上,長夜守護不妄宣說,始於今日乃與汝等而敷演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常行忍辱,哀愍一切;乃能演說,佛所讚經。
後末世時,持此經者,於家出家,及非菩薩,應生慈悲,斯等不聞,不信是經,則為大失。
我得佛道,以諸方便,為說此法,令住其中。
譬如強力,轉輪之王,兵戰有功,賞賜諸物,象馬車乘,嚴身之具;
及諸田宅,聚落城邑,或與衣服,種種珍寶,奴婢財物,歡喜賜與。
如有勇健,能為難事,王解髻中,明珠與之。
如來亦爾,為諸法王,忍辱大力,智慧寶藏,以大慈悲,如法化世,
見一切人,受諸苦惱,欲求解脫,與諸魔戰,為是眾生,說種種法;
以大方便,說此諸經;既知眾生,得其力已,末後乃為,說是法華;如王解髻,明珠與之。
此經為尊,眾經中上,我常守護,不妄開示,今正是時,為汝等說。
我滅度後,求佛道者,欲得安隱,演說斯經,應當親近,如是四法,讀是經者,常無憂惱,又無病痛,顏色鮮白;
不生貧窮,卑賤醜陋,眾生樂見,如慕賢聖;天諸童子,以為給使;
刀杖不加,毒不能害;若人惡罵,口則閉塞,遊行無畏,如師子王。
智慧光明,如日之照;若於夢中,但見妙事,見諸如來,坐師子座;諸比丘眾,圍遶說法;又見龍神,阿脩羅等,
數如恒沙,恭敬合掌,自見其身,而為說法;又見諸佛,身相金色,放無量光,照於一切;以梵音聲,演說諸法。
佛為四眾,說無上法,見身處中,合掌讚佛,聞法歡喜,而為供養;得陀羅尼,證不退智。
佛知其心,深入佛道,即為授記,成最正覺。
汝善男子!當於來世,得無量智,佛之大道,國土嚴淨,廣大無比;亦有四眾,合掌聽法。
又見自身,在山林中,修習善法,證諸實相,深入禪定,見十方佛。
諸佛身金色,百福相莊嚴,聞法為人說,常有是好夢。
又夢作國王,捨宮殿眷屬,及上妙五欲,行詣於道場;在菩提樹下,而處師子座,求道過七日,得諸佛之智。
成無上道已,起而轉法輪,為四眾說法,經千萬億劫,說無漏妙法,度無量眾生;
後當入涅槃,如煙盡燈滅,若後惡世中,說是第一法,是人得大利,如上諸功德。」
        從地踊出品  第十四
  爾時他方國土諸來菩薩摩訶薩,過八恒河沙數,於大眾中起合掌作禮,而白佛言:
「世尊!若聽我等,於佛滅後,在此娑婆世界,勤加精進,護持讀誦、書寫供養是經典者,當於此土而廣說之。」
  爾時佛告諸菩薩摩訶薩眾:「止!善男子!不須汝等護持此經。所以者何?我娑婆世界,
自有六萬恒河沙等菩薩摩訶薩,一一菩薩,各有六萬恒河沙眷屬,是諸人等,能於我滅後護持、讀誦、廣說此經。」
  佛說是時,娑婆世界三千大千國土,地皆震裂,而於其中,有無量千萬億菩薩摩訶薩同時踊出,
是諸菩薩身皆金色,三十二相,無量光明,先盡在此娑婆世界之下此界虛空中住。
是諸菩薩聞釋迦牟尼佛所說音聲,從下發來,一一菩薩,皆是大眾唱導之首,各將六萬恒河沙眷屬,
況將五萬四萬三萬二萬一萬恒河沙等眷屬者,況復乃至一恒河沙,半恒河沙,四分之一,乃至千萬億那由他分之一;
況復千萬億那由他眷屬,況復億萬眷屬,況復千萬、百萬乃至一萬,況復一千一百乃至一十,
況復將五、四、三、二、一弟子者,況復單己,樂遠離行,如是等比,無量無邊,算數譬喻所不能知。
  是諸菩薩從地出已,各詣虛空七寶妙塔,多寶如來、釋迦牟尼佛所,到已向二世尊,頭面禮足,及至諸寶樹下
師子座上佛所,亦皆作禮右遶三匝,合掌恭敬,以諸菩薩種種讚法而以讚歎,住在一面,欣樂瞻仰於二世尊。
是諸菩薩摩訶薩,從初踊出,以諸菩薩種種讚法,而讚於佛,如是時間,經五十小劫;
是時釋迦牟尼佛默然而坐,及諸四眾亦皆默然,五十小劫,佛神力故,令諸大眾謂如半日。
  爾時四眾,亦以佛神力故,見諸菩薩遍滿無量百千萬億國土虛空,是菩薩眾中,有四導師:
一名上行,二名無邊行,三名淨行,四名安立行,是四菩薩,於其眾中,最為上首唱導之師,在大眾前各共合掌,
觀釋迦牟尼佛,而問訊言:「世尊!少病、少惱、安樂行不?所應度者受教易不?不令世尊生疲勞耶?」
  爾時四大菩薩而說偈言:
「世尊安樂,少病少惱,教化眾生,得無疲倦。又諸眾生,受化易不?不令世尊,生疲勞耶?」
  爾時世尊,於菩薩大眾中,而作是言:
「如是,如是!諸善男子!如來安樂,少病、少惱,諸眾生等易可化度,無有疲勞。所以者何?
是諸眾生,世世已來常受我化,亦於過去諸佛,供養、尊重、種諸善根,此諸眾生,始見我身,聞我所說,
即皆信受,入如來慧,除先修習,學小乘者,如是之人,我今亦令得聞是經,入於佛慧。」
  爾時諸大菩薩,而說偈言:
「善哉善哉!大雄世尊!諸眾生等,易可化度。能問諸佛,甚深智慧,聞已信行,我等隨喜。」
  於時世尊讚歎上首諸大菩薩:「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能於如來發隨喜心。」
  爾時彌勒菩薩,及八千恒河沙諸菩薩眾,皆作是念:
「我等從昔已來,不見、不聞如是大菩薩摩訶薩眾,從地踊出住世尊前,合掌、供養、問訊如來。」
  時彌勒菩薩摩訶薩,知八千恒河沙諸菩薩等心之所念,并欲自決所疑,合掌向佛,以偈問言:「
無量千萬億,大眾諸菩薩,昔所未曾見;願兩足尊說,是從何所來?以何因緣集?
巨身大神通,智慧叵思議,其志甚堅固,有大忍辱力,眾生所樂見,為從何所來?
一一諸菩薩,所將諸眷屬,其數無有量,如恒河沙等;
或有大菩薩,將六萬恒沙,如是諸大眾,一心求佛道,是諸大師等,六萬恒河沙,俱來供養佛,及護持是經。
將五萬恒沙,其數過於是,四萬及三萬,二萬至一萬,一千一百等,乃至一恒沙,半及三四分,億萬分之一;
千萬那由他,萬億諸弟子,乃至於半億,其數復過上,百萬至一萬,一千及一百,五十與一十,乃至三二一,
單己無眷屬,樂於獨處者,俱來至佛所,其數轉過上,如是諸大眾,若人行籌數,過於恒沙劫,猶不能盡知。
是諸大威德,精進菩薩眾,誰為其說法,教化而成就?從誰初發心?稱揚何佛法?
受持行誰經?修習何佛道?如是諸菩薩,神通大智力,四方地震裂,皆從中踊出。
世尊我昔來,未曾見是事,願說其所從,國土之名號?
我常遊諸國,未曾見是眾,我於此眾中,乃不識一人,忽然從地出,願說其因緣?
今此之大會,無量百千億,是諸菩薩等,皆欲知此事;是諸菩薩眾,本末之因緣,無量德世尊,唯願決眾疑。」
  爾時釋迦牟尼佛分身諸佛,從無量千萬億他方國土來者,在於八方諸寶樹下師子座上結加趺坐;
其佛侍者,各各見是菩薩大眾於三千大千世界四方從地踊出住於虛空,各白其佛言:
「世尊!此諸無量無邊阿僧祇菩薩大眾,從何所來?」
  爾時諸佛各告侍者:「諸善男子!且待須臾,有菩薩摩訶薩名曰彌勒,釋迦牟尼佛之所授記次後作佛,
已問斯事,佛今答之,汝等自當因是得聞。」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彌勒菩薩:「善哉,善哉!阿逸多!乃能問佛如是大事,汝等當共一心,被精進鎧,
發堅固意,如來今欲顯發宣示諸佛智慧,諸佛自在神通之力,諸佛師子奮迅之力,諸佛威猛大勢之力。」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當精進一心,我欲說此事,勿得有疑悔,佛智叵思議。汝今出信力,住於忍善中,昔所未聞法,今皆當得聞。
我今安慰汝,勿得懷疑懼,佛無不實語,智慧不可量,所得第一法,甚深叵分別;如是今當說,汝等一心聽。」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彌勒菩薩:「我今於此大眾,宣告汝等。
阿逸多!是諸大菩薩摩訶薩,無量無數阿僧祇,從地踊出汝等昔所未見者,
我於是娑婆世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教化示導是諸菩薩,調伏其心令發道意。
此諸菩薩皆於是娑婆世界之下此界虛空中住,於諸經典讀誦、通利、思惟、分別、正憶念。
阿逸多!是諸善男子等,不樂在眾多有所說,常樂靜處,勤行精進,未曾休息,亦不依止人、天而住,常樂深智,
無有障礙,亦常樂於諸佛之法,一心精進求無上慧。」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阿逸汝當知!是諸大菩薩,從無數劫來,修習佛智慧,悉是我所化,令發大道心。
此等是我子,依止是世界,常行頭陀事,志樂於靜處,捨大眾憒鬧,不樂多所說。
如是諸子等,學習我道法,晝夜常精進,為求佛道故,
在娑婆世界,下方空中住,志念力堅固,常勤求智慧,說種種妙法,其心無所畏。
我於伽耶城,菩提樹下坐,得成最正覺,轉無上法輪,爾乃教化之,令初發道心,今皆住不退,悉當得成佛。
我今說實語,汝等一心信,我從久遠來,教化是等眾。」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及無數諸菩薩等,心生疑惑怪未曾有,而作是念:
「云何世尊,於少時間,教化如是無量無邊阿僧祇諸大菩薩,令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白佛言:「
世尊!如來為太子時,出於釋宮,去伽耶城不遠,坐於道場,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是已來,始過四十餘年。
世尊!云何於此少時,大作佛事,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此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斯等久遠已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殖諸善根,
成就菩薩道,常修梵行。
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
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是事難信。
佛亦如是,得道已來其實未久,如此大眾諸菩薩等,已於無量千萬億劫,為佛道故,勤行精進,
善入出住無量百千萬億三昧,得大神通,久修梵行,善能次第集諸善法,巧於問答,人中之寶,一切世間甚為希有。
今日世尊,方云得佛道時初令發心,教化示導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得佛未久,乃能作此大功德事,我等雖復信佛隨宜所說,佛所出言,未曾虛妄,佛所知者,皆悉通達;
然諸新發意菩薩,於佛滅後,若聞是語,或不信受,而起破法罪業因緣。
唯然世尊,願為解說除我等疑,及未來世諸善男子,聞此事已亦不生疑。」
  爾時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佛昔從釋種,出家近伽耶,坐於菩提樹,爾來尚未久;
此諸佛子等,其數不可量,久已行佛道,住神通智力,善學菩薩道,不染世間法;
如蓮華在水,從地而踊出,皆起恭敬心,住於世尊前;是事難思議,云何而可信?
佛得道甚近,所成就甚多,願為除眾疑,如實分別說。
譬如少壯人,年始二十五,示人百歲子,髮白而面皺,是等我所生,子亦說是父,父少而子老,舉世所不信。
世尊亦如是,得道來甚近,是諸菩薩等,志固無怯弱,從無量劫來,而行菩薩道,巧於難問答,其心無所畏,
忍辱心決定,端正有威德,十方佛所讚,善能分別說,不樂在人眾,常好在禪定,為求佛道故,於下空中住。
我等從佛聞,於此事無疑,願佛為未來,演說令開解。
若有於此經,生疑不信者,即當墮惡道,願今為解說,是無量菩薩,云何於少時,教化令發心,而住不退地?」
        如來壽量品  第十五
  爾時佛告諸菩薩及一切大眾:「諸善男子!汝等當信解如來誠諦之語。」
 復告 大眾:「汝等當信解如來誠諦之語。」
又復告諸大眾:「汝等當信解如來誠諦之語。」
  是時菩薩大眾,彌勒為首,合掌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我等當信受佛語。」
如是三白已,復言:「惟願說之,我等當信受佛語。」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三請不止,而告之言:「汝等諦聽!如來祕密神通之力,一切世間天、人及阿修羅,
皆謂今釋迦牟尼佛,出釋氏宮,去伽耶城不遠,坐於道場,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然,善男子!我實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劫,譬如五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
假使有人末為微塵,過於東方五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國,乃下一塵,如從東行盡是微塵。
諸善男子!於汝意云何?是諸世界,可得思惟校計知其數不?」
  彌勒菩薩等俱白佛言:「世尊!是諸世界無量無邊,非算數所知,亦非心力所及,一切聲聞、辟支佛,
以無漏智,不能思惟知其限數。我等住阿惟越致地,於是事中亦所不達。世尊!如是諸世界無量無邊。」
  爾時佛告大菩薩眾:「諸善男子!今當分明宣語汝等,是諸世界,若著微塵及不著者,盡以為塵,一塵一劫,
我成佛已來復過於此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
自從是來,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說法教化,亦於餘處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國,導利眾生。
諸善男子!於是中間,我說然燈佛等,又復言其入於涅槃,如是皆以方便分別。
諸善男子!若有眾生來至我所,我以佛眼觀其信等諸根利、鈍,隨所應度,處處自說名字不同年紀大小,
亦復現言當入涅槃;又以種種方便說微妙法,能令眾生發歡喜心。
諸善男子!如來見諸眾生樂於小法,德薄垢重者,為是人說,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然我實成佛已來久遠若斯,但以方便,教化眾生令入佛道,作如是說。
  「諸善男子!如來所演經典,皆為度脫眾生,或說己身,或說他身,或示己身,或示他身,或示己事,
或示他事,諸所言說皆實不虛。所以者何?如來如實知見三界之相,無有生死、若退、若出,亦無在世及滅度者,
非實、非虛、非如、非異,不如三界,見於三界,如斯之事,如來明見無有錯謬,以諸眾生有種種性、種種欲、
種種行、種種憶想分別故,欲令生諸善根,以若干因緣,譬喻言辭,種種說法,所作佛事未曾暫廢。
如是我成佛已來甚大久遠,壽命無量阿僧祇劫,常住不滅。
  「諸善男子!我本行菩薩道所成壽命,今猶未盡,復倍上數,然今非實滅度,而便唱言,當取滅度。
如來以是方便教化眾生。所以者何?若佛久住於世,薄德之人不種善根,貧窮下賤,貪著五欲,入於憶想妄見網中,
若見如來常在不滅,便起憍恣而懷厭怠,不能生難遭之想,恭敬之心,是故如來以方便說。
比丘當知!諸佛出世難可值遇。所以者何?諸薄德人,過無量百千萬億劫,或有見佛,或不見者,以此事故,
我作是言:『諸比丘!如來難可得見。』
斯眾生等聞如是語,必當生於難遭之想,心懷戀慕渴仰於佛,便種善根。是故如來,雖不實滅而言滅度。
  「又善男子!諸佛如來法皆如是,為度眾生皆實不虛。
譬如良醫智慧聰達,明練方藥,善治眾病,其人多諸子息,若十、二十乃至百數,以有事緣遠至餘國,
諸子於後飲他毒藥,藥發悶亂,宛轉于地。
是時其父還來歸家,諸子飲毒,或失本心,或不失者,遙見其父皆大歡喜,拜跪問訊:
『善安隱歸,我等愚癡,誤服毒藥,願見救療,更賜壽命。』
父見子等苦惱如是,依諸經方,求好藥草,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擣簁和合與子令服,而作是言:
『此大良藥,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汝等可服,速除苦惱無復眾患。』
其諸子中不失心者,見此良藥色、香俱好,即便服之,病盡除愈;
餘失心者,見其父來,雖亦歡喜、問訊,求索治病,然與其藥而不肯服。
所以者何?毒氣深入失本心故,於此好色、香藥而謂不美。父作是念:
『此子可愍,為毒所中心皆顛倒,雖見我喜求索救療,如是好藥而不肯服,我今當設方便令服此藥。』
即作是言:『汝等當知!我今衰老死時已至,是好良藥今留在此,汝可取服勿憂不差。』
作是教已,復至他國,遣使還告,汝父已死。
是時諸子聞父背喪,心大憂惱而作是念:『若父在者,慈愍我等能見救護,今者捨我遠喪他國。』
自惟孤露無復恃怙,常懷悲感心遂醒悟,乃知此藥色、味香美,即取服之毒病皆愈;
其父聞子悉已得差,尋便來歸咸使見之。
諸善男子!於意云何?頗有人能說此良醫虛妄罪不?」
  「不也,世尊!」
  佛言:「我亦如是,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為眾生故,以方便力言當滅度,
亦無有能如法說我虛妄過者。」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自我得佛來,所經諸劫數,無量百千萬,億載阿僧祇,常說法教化,無數億眾生,
令入於佛道,爾來無量劫,為度眾生故,方便現涅槃,而實不滅度,常住此說法。
我常住於此,以諸神通力,令顛倒眾生,雖近而不見。眾見我滅度,廣供養舍利,咸皆懷戀慕,而生渴仰心。
眾生既信伏,質直意柔軟,一心欲見佛,不自惜身命。
時我及眾僧,俱出靈鷲山,我時語眾生,常在此不滅,以方便力故,現有滅不滅;
餘國有眾生,恭敬信樂者,我復於彼中,為說無上法,汝等不聞此,但謂我滅度。
我見諸眾生,沒在於苦惱,故不為現身,令其生渴仰;
因其心戀慕,乃出為說法,神通力如是,於阿僧祇劫,常在靈鷲山,及餘諸住處。
眾生見劫盡,大火所燒時,我此土安隱,天人常充滿,園林諸堂閣,種種寶莊嚴,寶樹多花果,眾生所遊樂;
諸天擊天鼓,常作眾伎樂,雨曼陀羅華,散佛及大眾。我淨土不毀,而眾見燒盡,憂怖諸苦惱,如是悉充滿。
是諸罪眾生,以惡業因緣,過阿僧祇劫,不聞三寶名;
諸有修功德,柔和質直者,則皆見我身,在此而說法;或時為此眾,說佛壽無量;
久乃見佛者,為說佛難值;我智力如是,慧光照無量,壽命無數劫,久修業所得。
汝等有智者,勿於此生疑,當斷令永盡,佛語實不虛。
如醫善方便,為治狂子故,實在而言死,無能說虛妄;我亦為世父,救諸苦患者,為凡夫顛倒,實在而言滅。
以常見我故,而生憍恣心,放逸著五欲,墮於惡道中;我常知眾生,行道不行道,隨應所可度,為說種種法。
每自作是意,以何令眾生,得入無上道,速成就佛身?」
        分別功德品  第十六
  爾時大會,聞佛說壽命劫數長遠如是,無量無邊阿僧祇眾生得大饒益。於時世尊,告彌勒菩薩摩訶薩:
「阿逸多!我說是如來壽命長遠時,六百八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眾生得無生法忍;
復有       千倍菩薩摩訶薩,得聞持陀羅尼門;
復有   一世界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得樂說無礙辯才;
復有   一世界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得百千萬億無量旋陀羅尼;
復有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菩薩摩訶薩,能轉不退法輪;
復有 二千中國土微塵數菩薩摩訶薩,能轉清淨法輪;
復有  小千國土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八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有  四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四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有  三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三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有  二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二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有  一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一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有八世界微塵數眾生,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佛說是諸菩薩摩訶薩得大法利時,於虛空中,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以散無量百千萬億眾寶樹下
師子座上諸佛,并散七寶塔中師子座上釋迦牟尼佛,及久滅度多寶如來,亦散一切諸大菩薩及四部眾;
又雨細末栴檀、沈水香等;於虛空中,天鼓自鳴,妙聲深遠;又雨千種天衣,垂諸瓔珞、真珠瓔珞、摩尼珠瓔珞、
如意珠瓔珞,遍於九方,眾寶香爐燒無價香,自然周至供養大會一一佛上;
有諸菩薩執持幡蓋,次第而上至于梵天,是諸菩薩,以妙音聲歌無量頌,讚歎諸佛。
  爾時彌勒菩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說偈言:「
佛說希有法,昔所未曾聞;世尊有大力,壽命不可量。
無數諸佛子,聞世尊分別,說得法利者,歡喜充遍身,或住不退地,或得陀羅尼,或無礙樂說,萬億旋總持。
或有大千界,微塵數菩薩,各各皆能轉,不退之法輪。復有中千界,微塵數菩薩,各各皆能轉,清淨之法輪。
復有小千界,微塵數菩薩,餘各八生在,當得成佛道。復有四三二,如此四天下,微塵諸菩薩,隨數生成佛。
或一四天下,微塵數菩薩,餘有一生在,當成一切智。如是等眾生,聞佛壽長遠,得無量無漏,清淨之果報。
復有八世界,微塵數眾生,聞佛說壽命,皆發無上心。
世尊說無量,不可思議法,多有所饒益,如虛空無邊,雨天曼陀羅,摩訶曼陀羅;
釋梵如恒沙,無數佛土來,雨栴檀沈水,繽紛而亂墜,如鳥飛空下,供散於諸佛。
天鼓虛空中,自然出妙聲,天衣千萬種,旋轉而來下。眾寶妙香爐,燒無價之香,自然悉周遍,供養諸世尊。
其大菩薩眾,執七寶幡蓋,高妙萬億種,次第至梵天,一一諸佛前,寶幢懸勝幡,亦以千萬偈,歌詠諸如來。
如是種種事,昔所未曾有,聞佛壽無量,一切皆歡喜。佛名聞十方,廣饒益眾生,一切具善根,以助無上心。」
  爾時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阿逸多!其有眾生,聞佛壽命長遠如是,乃至能生一念信解,所得功德無有限量。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於八十萬億那由他劫,行五波羅蜜:
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除般若波羅蜜,以是功德比前功德,
百分、千分、百千萬億分,不及其一,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知。
若善男子有如是功德,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退者,無有是處。」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人求佛慧,於八十萬億,那由他劫數,行五波羅蜜,於是諸劫中,布施供養佛,及緣覺弟子,并諸菩薩眾,
珍異之飲食,上服與臥具,栴檀立精舍,以園林莊嚴;如是等布施,種種皆微妙,盡此諸劫數,以迴向佛道。
若復持禁戒,清淨無缺漏,求於無上道,諸佛之所歎。
若復行忍辱,住於調柔地,設眾惡來加,其心不傾動;諸有得法者,懷於增上慢,為此所輕惱,如是亦能忍。
若復勤精進,志念常堅固,於無量億劫,一心不懈怠。
又於無數劫,住於空閑處,若坐若經行,除睡常攝心;以是因緣故,能生諸禪定,八十億萬劫,安住心不亂。
持此一心福,願求無上道,我得一切智,盡諸禪定際,是人於百千,萬億劫數中,行此諸功德,如上之所說。
有善男女等,聞我說壽命,乃至一念信,其福過於彼。若人悉無有,一切諸疑悔,深心須臾信,其福為如此。
其有諸菩薩,無量劫行道,聞我說壽命,是則能信受;如是諸人等,頂受此經典,願我於未來,長壽度眾生。
如今日世尊,諸釋中之王,道場師子吼,說法無所畏。我等未來世,一切所尊敬,坐於道場時,說壽亦如是。
若有深心者,清淨而質直,多聞能總持,隨義解佛語;如是之人等,於此無有疑。」
  「又,阿逸多!若有聞佛壽命長遠,解其言趣,是人所得功德無有限量,能起如來無上之慧,何況廣聞是經,
若教人聞,若自持,若教人持,若自書,若教人書,若以華香、瓔珞、幢幡、繒蓋、香油、穌燈供養經卷,
是人功德無量無邊,能生一切種智。
阿逸多!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我說壽命長遠,深心信解,則為見佛常在耆闍崛山共大菩薩、諸聲聞眾圍遶說法;
又見此娑婆世界,其地琉璃,坦然平正,閻浮檀金以界八道,寶樹行列,諸臺樓觀皆悉寶成,其菩薩眾咸處其中,
若有能如是觀者,當知是為深信解相;又復如來滅後,若聞是經,而不毀呰,起隨喜心,當知已為深信解相,
何況讀誦、受持之者,斯人則為頂戴如來。
阿逸多!是善男子、善女人,不須為我復起塔寺及作僧坊,以四事供養眾僧。所以者何?
是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為已起塔造立僧坊供養眾僧,則為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高廣漸小至于梵天,懸諸幡蓋及眾寶鈴,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眾鼓伎樂,簫、笛、箜篌,
種種舞戲,以妙音聲歌唄、讚誦,則為已於無量千萬億劫作是供養已。
  「阿逸多!若我滅後,聞是經典有能受持,若自書,若教人書,則為起立僧坊,以赤栴檀作諸殿堂,三十有二,
高八多羅樹,高廣嚴好,百千比丘於其中止,園林、浴池、經行、禪窟,衣服、飲食、床褥、湯藥,
一切樂具充滿其中,如是僧坊堂閣若干百千萬億其數無量,以此現前供養於我及比丘僧。
是故我說,如來滅後,若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若自書,若教人書,供養經卷,不須復起塔寺及造僧坊供養眾僧,
況復有人能持是經,兼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其德最勝無量無邊。
譬如虛空東、西、南、北、四維、上、下無量無邊,是人功德亦復如是無量無邊,疾至一切種智。
若人讀誦、受持是經,為他人說,若自書,若教人書,復能起塔及造僧坊,供養、讚歎聲聞眾僧,
亦以百千萬億讚歎之法,讚歎菩薩功德;
又為他人種種因緣,隨義解說此法華經,復能清淨持戒,與柔和者而共同止,忍辱無瞋,志念堅固,
常貴坐禪得諸深定,精進勇猛,攝諸善法,利根智慧,善答問難。
阿逸多!若我滅後,諸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復有如是諸善功德,當知是人已趣道場,
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坐道樹下。
阿逸多!是善男子若坐若立若經行處,是中便應起塔,一切天人皆應供養,如佛之塔。」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我滅度後,能奉持此經;斯人福無量,如上之所說。
是則為具足,一切諸供養,以舍利起塔,七寶而莊嚴,表剎甚高廣,漸小至梵天,寶鈴千萬億,風動出妙聲。
又於無量劫,而供養此塔,華香諸瓔珞,天衣眾伎樂,然香油穌燈,周匝常照明;
惡世法末時,能持是經者,則為已如上,具足諸供養。
若能持此經,則如佛現在,以牛頭栴檀,起僧坊供養,堂有三十二,高八多羅樹,
上饌妙衣服,床臥皆具足,百千眾住處,園林諸流池,經行及禪窟,種種皆嚴好;
若有信解心,受持讀誦書,若復教人書,及供養經卷;
散華香末香,以須曼瞻蔔,阿提目多伽,薰油常然之;如是供養者,得無量功德,如虛空無邊,其福亦如是。
況復持此經,兼布施持戒,忍辱樂禪定,不瞋不惡口;
恭敬於塔廟,謙下諸比丘,遠離自高心,常思惟智慧;有問難不瞋,隨順為解說,若能行是行,功德不可量。
若見此法師,成就如是德,應以天華散,天衣覆其身,頭面接足禮,生心如佛想。
又應作是念,不久詣道樹,得無漏無為,廣利諸人天,其所住止處,經行若坐臥,乃至說一偈,是中應起塔,
莊嚴令妙好,種種以供養;佛子住此地,則是佛受用,常在於其中,經行及坐臥。」       (第五卷終)

        隨喜功德品  第十七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法華經》隨喜者,得幾所福?」
而說偈言:「世尊滅度後,其有聞是經,若能隨喜者,為得幾所福?」
  爾時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阿逸多!如來滅後,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餘智者若長、若幼,
聞是經隨喜已,從法會出至於餘處,若在僧坊,若空閑地,若城邑、巷陌、聚落、田里,如其所聞,為父母、
宗親、善友、知識,隨力演說,是諸人等聞已隨喜,復行轉教,餘人聞已亦隨喜轉教,如是展轉至第五十。
阿逸多!其第五十善男子、善女人隨喜功德,我今說之,汝當善聽。若四百萬億阿僧祇世界,六趣四生眾生,
卵生、胎生、濕生、化生,若有形、無形,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無足、二足、四足、多足,
如是等在眾生數者,有人求福,隨其所欲娛樂之具皆給與之,一一眾生,與滿閻浮提金、銀、琉璃、車璩、馬瑙、
珊瑚、虎珀、諸妙珍寶,及象馬、車乘,七寶所成宮殿、樓閣等,是大施主如是布施,滿八十年已,而作是念:『
我已施眾生娛樂之具,隨意所欲。然此眾生皆已衰老,年過八十,髮白面皺,將死不久,我當以佛法而訓導之。』
即集此眾生,宣布法化示教利喜,一時皆得須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羅漢道,盡諸有漏,
於深禪定皆得自在,具八解脫。於汝意云何?是大施主所得功德,寧為多不?」
  彌勒白佛言:「世尊!是人功德甚多,無量無邊;若是施主,但施眾生一切樂具,功德無量,
何況令得阿羅漢果。」
  佛告彌勒:「我今分明語汝,是人以一切樂具,施於四百萬億阿僧祇世界六趣眾生,又令得阿羅漢果,
所得功德,不如是第五十人聞法華經一偈隨喜功德,百分、千分、百千萬億分,不及其一,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知。
阿逸多!如是第五十人,展轉聞法華經隨喜功德,尚無量無邊阿僧祇,何況最初於會中聞而隨喜者,
其福復勝無量無邊阿僧祇不可得比。
又阿逸多!若人為是經故,往詣僧坊,若坐、若立須臾聽受,緣是功德轉身所生,得好上妙象、馬、車乘、
珍寶輦輿及乘天宮;若復有人於講法處坐,更有人來,勸令坐聽,若分座令坐,是人功德,轉身得帝釋坐處,
若梵王坐處,若轉輪聖王所坐之處。
阿逸多!若復有人語餘人言,有經名法華,可共往聽,即受其教,乃至須臾間聞,是人功德,
轉身得與陀羅尼菩薩共生一處,利根智慧,百千萬世終不瘖啞,口氣不臭,舌常無病,口亦無病,齒不垢黑,
不黃、不疏,亦不缺落,不差、不曲,唇不下垂,亦不褰縮、不麤澀、不瘡胗,亦不缺壞,亦不喎斜,不厚、不大,
亦不黧黑,無諸可惡;鼻不[月*扁][月*弟],亦不曲戾;面色不黑,亦不狹長,亦不窊曲,無有一切不可憙相;
唇、舌、牙齒悉皆嚴好,鼻脩高直,面貌圓滿,眉高而長,額廣平正,人相具足,世世所生,見佛聞法,信受教誨。
阿逸多!汝且觀是勸於一人令往聽法,功德如此,何況一心聽說、讀誦,而於大眾為人分別如說修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人於法會,得聞是經典,乃至於一偈,隨喜為他說;如是展轉教,至于第五十,最後人獲福,今當分別之。
如有大施主,供給無量眾,具滿八十歲,隨意之所欲;見彼衰老相,髮白而面皺,齒疏形枯竭,念其死不久。
我今應當教,令得於道果;即為方便說,涅槃真實法。世皆不牢固,如水沫泡焰,汝等咸應當,疾生厭離心。
諸人聞是法,皆得阿羅漢,具足六神通,三明八解脫。最後第五十,聞一偈隨喜,是人福勝彼,不可為譬喻。
如是展轉聞,其福尚無量,何況於法會,初聞隨喜者。若有勸一人,將引聽法華,言此經深妙,千萬劫難遇。
即受教往聽,乃至須臾聞,斯人之福報,今當分別說。世世無口患,齒不疏黃黑;唇不厚褰缺,無有可惡相。
舌不乾黑短,鼻高脩且直;額廣而平正,面目悉端嚴。為人所憙見,口氣無臭穢,優缽華之香,常從其口出。
若故詣僧坊,欲聽法華經,須臾聞歡喜,今當說其福。後生天人中,得妙象馬車,珍寶之輦輿,及乘天宮殿。
若於講法處,勸人坐聽經,是福因緣得,釋梵轉輪座。何況一心聽,解說其義趣,如說而修行,其福不可限。」
        法師功德品  第十八
  爾時佛告常精進菩薩摩訶薩:「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
是人當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
以是功德莊嚴六根,皆令清淨;是善男子、善女人,父母所生清淨肉眼,見於三千大千世界內外所有山林、河、海,
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亦見其中一切眾生,及業因緣、果報、生處,悉見、悉知。」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於大眾中,以無所畏心,說是法華經,汝聽其功德。是人得八百,功德殊勝眼;以是莊嚴故,其目甚清淨。
父母所生眼,悉見三千界,內外彌樓山,須彌及鐵圍,并諸餘山林,大海江河水,下至阿鼻獄,上至有頂處,
其中諸眾生,一切皆悉見;雖未得天眼,肉眼力如是。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千二百耳功德,
以是清淨耳,聞三千大千世界,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其中內、外種種所有語言、音聲,
象聲、馬聲、 牛聲、  車聲, 啼哭聲、 愁歎聲,  螺聲、   鼓聲、 鐘聲、 鈴聲,笑聲、 語聲,
男聲、女聲、童子聲、 童女聲,  法聲、 非法聲,  苦聲、   樂聲,凡夫聲、聖人聲,喜聲、不喜聲,
天聲、龍聲、夜叉聲、乾闥婆聲、阿修羅聲、迦樓羅聲、緊那羅聲、摩睺羅伽聲, 火聲、 水聲、風聲、地獄聲、
畜生聲、餓鬼聲,比丘聲、比丘尼聲、聲聞聲、辟支佛聲,菩薩聲、佛聲,以要言之,三千大千世界中,
一切內、外所有諸聲,雖未得天耳,以父母所生清淨常耳,皆悉聞知,如是分別種種音聲,而不壞耳根。」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父母所生耳,清淨無濁穢,以此常耳聞,三千世界聲,象馬車牛聲,鍾鈴螺鼓聲,琴瑟箜篌聲,簫笛之音聲,
清淨好歌聲,聽之而不著;無數種人聲,聞悉能解了;又聞諸天聲,微妙之歌音;及聞男女聲,童子童女聲,
山川險谷中,迦陵頻伽聲,命命等諸鳥,悉聞其音聲。地獄眾苦痛,種種楚毒聲,餓鬼飢渴逼,求索飲食聲,
諸阿修羅等,居在大海邊,自共言語時,出於大音聲;如是說法者,安住於此間,遙聞是眾聲,而不壞耳根;
十方世界中,禽獸鳴相呼,其說法之人,於此悉聞之。其諸梵天上,光音及遍淨,乃至有頂天,言語之音聲,
法師住於此,悉皆得聞之。一切比丘眾,及諸比丘尼,若讀誦經典,若為他人說,法師住於此,悉皆得聞之。
復有諸菩薩,讀誦於經法,若為他人說,撰集解其義,如是諸音聲,悉皆得聞之。諸佛大聖尊,教化眾生者,
於諸大會中,演說微妙法,持此法華者,悉皆得聞之。三千大千界,內外諸音聲,下至阿鼻獄,上至有頂天,
皆聞其音聲,而不壞耳根;其耳聰利故,悉能分別知,持是法華者,雖未得天耳,但用所生耳,功德已如是。」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成就八百鼻功德,
以是清淨鼻根,聞於三千大千世界,上、下、內、外種種諸香,須曼那華香、闍提華香、末利華香、瞻蔔華香、
波羅羅華香、赤蓮華香、青蓮華香、白蓮華香、華樹香、果樹香、栴檀香、沈水香、多摩羅跋香、多伽羅香、
及千萬種和香,若末、若丸、若塗香,持是經者,於此間住,悉能分別。又復別知眾生之香,
象香、馬香、牛、羊等香,男香、女香、童子香、童女香,及草、木、叢林香,若近、若遠所有諸香,
悉皆得聞分別不錯。持是經者,雖住於此,亦聞天上諸天之香,波利質多羅、拘鞞陀羅樹香,
及曼陀羅華香、摩訶曼陀羅華香,曼殊沙華香、摩訶曼殊沙華香,栴檀、沈水種種末香,諸雜華香,
如是等天香,和合所出之香,無不聞知。又聞諸天身香,釋提桓因在勝殿上,五欲娛樂嬉戲時香;
若在妙法堂上,為忉利諸天說法時香;若於諸園遊戲時香,及餘天等男女身香,皆悉遙聞;
如是展轉,乃至梵天,上至有頂,諸天身香,亦皆聞之;并聞諸天所燒之香,及聲聞香、辟支佛香,
菩薩香、諸佛身香,亦皆遙聞知其所在。雖聞此香,然於鼻根不壞不錯,若欲分別為他人說,憶念不謬。」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人鼻清淨,於此世界中,若香若臭物,種種悉聞知。
須曼那闍提、多摩羅栴檀、沈水及桂香,種種華果香,及知眾生香,男子女人香,說法者遠住,聞香知所在。
大勢轉輪王,小轉輪及子,群臣諸宮人,聞香知所在。身所著珍寶,及地中寶藏,轉輪王寶女,聞香知所在。
諸人嚴身具,衣服及瓔珞,種種所塗香,聞則知其身。諸天若行坐、遊戲及神變,持是法華者,聞香悉能知。
諸樹華果實,及穌油香氣,持經者住此,悉知其所在。諸山深險處,栴檀樹華敷,眾生在中者,聞香悉能知。
鐵圍山大海、地中諸眾生,持經者聞香,悉知其所在。阿脩羅男女,及其諸眷屬;鬥諍遊戲時,聞香皆能知。
曠野險隘處,師子象虎狼、野牛水牛等,聞香知所在。若有懷妊者,未辨其男女;無根及非人,聞香悉能知。
以聞香力故,知其初懷妊,成就不成就,安樂產福子。以聞香力故,知男女所念,染欲癡恚心,亦知修善者。
地中眾伏藏,金銀諸珍寶,銅器之所盛,聞香悉能知。種種諸瓔珞,無能識其價,聞香知貴賤、出處及所在。
天上諸華等,曼陀曼殊沙、波利質多樹,聞香悉能知。天上諸宮殿,上中下差別,眾寶華莊嚴,聞香悉能知。
天園林勝殿、諸觀妙法堂,在中而娛樂,聞香悉能知。諸天若聽法,或受五欲時,來往行坐臥,聞香悉能知。
天女所著衣,好華香莊嚴,周旋遊戲時,聞香悉能知。如是展轉上,乃至於梵天,入禪出禪者,聞香悉能知。
光音遍淨天,乃至於有頂,初生及退沒,聞香悉能知。
諸比丘眾等,於法常精進,若坐若經行,及讀誦經法,或在林樹下,專精而坐禪,持經者聞香,悉知其所在。
菩薩志堅固,坐禪若讀經,或為人說法,聞香悉能知。在在方世尊,一切所恭敬,愍眾而說法,聞香悉能知。
眾生在佛前,聞經皆歡喜,如法而修行,聞香悉能知。雖未得菩薩,無漏法生鼻,而是持經者,先得此鼻相。」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千二百舌功德,
若好、若醜、若美、不美,及諸苦澀物,在其舌根,皆變成上味,如天甘露,無不美者。
若以舌根,於大眾中有所演說,出深妙聲,能入其心,皆令歡喜快樂。
又諸天子、天女、釋梵諸天,聞是深妙音聲,有所演說、言論次第,皆悉來聽。
及諸龍、龍女,夜叉、夜叉女,乾闥婆、乾闥婆女,阿修羅、阿修羅女,迦樓羅、迦樓羅女,緊那羅、緊那羅女,
摩睺羅伽、摩睺羅伽女,為聽法故,皆來親近,恭敬供養;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國王、王子、群臣、眷屬,小轉輪王、大轉輪王,七寶千子,內外眷屬,乘其宮殿,俱來聽法;
以是菩薩善說法故,婆羅門、居士國內人民,盡其形壽,隨侍供養;又諸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常樂見之,
是人所在方面,諸佛皆向其處說法,悉能受持一切佛法,又能出於深妙法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人舌根淨,終不受惡味,其有所食噉,悉皆成甘露。以深淨妙聲,於大眾說法,以諸因緣喻,引導眾生心。
聞者皆歡喜,設諸上供養,諸天龍夜叉,及阿修羅等,皆以恭敬心,而共來聽法。
是說法之人,若欲以妙音,遍滿三千界,隨意即能至。大小轉輪王,及千子眷屬,合掌恭敬心,常來聽受法。
諸天龍夜叉,羅剎毘舍闍,亦以歡喜心,常樂來供養。
梵天王魔王,自在大自在,如是諸天眾,常來至其所;諸佛及弟子,聞其說法音,常念而守護,或時為現身。」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八百身功德,得清淨身,
如淨琉璃;眾生憙見其身淨故,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生時、死時、上、下、好、醜,生善處、惡處,悉於中現,
及鐵圍山、大鐵圍山、彌樓山、摩訶彌樓山等諸山,及其中眾生悉於中現。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所有及眾生,
悉於中現。若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說法,皆於身中現其色像。」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持法華者,其身甚清淨,如彼淨琉璃,眾生皆憙見。又如淨明鏡,悉見諸色像,菩薩於淨身,皆見世所有。
唯獨自明了,餘人所不見;三千世界中,一切諸群萌,天人阿修羅,地獄鬼畜生,如是諸色像,皆於身中現。
諸天等宮殿,乃至於有頂,鐵圍及彌樓,摩訶彌樓山,諸大海水等,皆於身中現。
諸佛及聲聞,佛子菩薩等,若獨若在眾,說法悉皆現。雖未得無漏,法性之妙身,以清淨常體,一切於中現。」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如來滅後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千二百意功德,
以是清淨意根,乃至聞一偈、一句,通達無量無邊之義;解是義已,能演說一句、一偈,至於一月、四月,
乃至一歲,諸所說法隨其義趣,皆與實相不相違背。若說俗間經書、治世語言、資生業等,皆順正法,
三千大千世界,六趣眾生,心之所行、心所動作、心所戲論,皆悉知之。
雖未得無漏智慧,而其意根清淨如此,是人有所思惟籌量言說,皆是佛法無不真實,亦是先佛經中所說。」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人意清淨,明利無穢濁,以此妙意根,知上中下法,乃至聞一偈,通達無量義,次第如法說,月四月至歲。
是世界內外,一切諸眾生,若天龍及人,夜叉鬼神等,其在六趣中,所念若干種,持法華之報,一時皆悉知。
十方無數佛,百福莊嚴相,為眾生說法,悉聞能受持,思惟無量義,說法亦無量,終始不忘錯,以持法華故。
悉知諸法相,隨義識次第,達名字語言,如所知演說。
此人有所說,皆是先佛法,以演此法故,於眾無所畏。持法華經者,意根淨若斯;雖未得無漏,先有如是相。
是人持此經,安住希有地,為一切眾生,歡喜而愛敬。能以千萬種,善巧之語言,分別而說法,持法華經故。」
        常不輕菩薩品  第十九
  爾時佛告得大勢菩薩摩訶薩:「汝今當知!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持法華經者,
若有惡口、罵詈、誹謗,獲大罪報如前所說;其所得功德,如向所說,眼、耳、鼻、舌、身、意清淨。
得大勢!乃往古昔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有佛,名
威音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劫名離衰,國名
大成。其威音王佛,於彼世中,為天、人、阿脩羅說法,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
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諸菩薩,因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說應六波羅蜜法,究竟佛慧。
得大勢!是威音王佛壽四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劫,正法住世劫數,如一閻浮提微塵;像法住世劫數,如四天下微塵;
其佛饒益眾生已,然後滅度。正法、像法滅盡之後,於此國土復有佛出,亦號
威音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如是次第有二萬億佛,皆同一號。
最初威音王如來,既已滅度,正法滅後,於像法中增上慢比丘有大勢力。爾時有一菩薩比丘,名常不輕。
得大勢!以何因緣名常不輕?是比丘凡有所見,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皆悉禮拜讚歎,而作是言:『
我深敬汝等,不敢輕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薩道,當得作佛。』而是比丘,不專讀誦經典,但行禮拜;
乃至遠見四眾,亦復故往禮拜讚歎,而作是言:『我不敢輕於汝等,汝等皆當作佛。』
四眾之中,有生瞋恚心不淨者,惡口、罵詈,言是無智比丘從何所來,自言:『
我不輕汝,而與我等授記,當得作佛。我等不用如是虛妄授記。』
如此經歷多年,常被罵詈,不生瞋恚,常作是言:『汝當作佛。』說是語時,眾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打擲之。
避走遠住,猶高聲唱言:『我不敢輕汝,汝等皆當作佛。』
以其常作是語故,增上慢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號之為常不輕。
  「是比丘臨欲終時,於虛空中具聞威音王佛先所說法華經,二十千萬億偈,悉能受持,即得如上眼根清淨,
耳、鼻、舌、身、意根清淨,得是六根清淨已,更增壽命二百萬億那由他歲,廣為人說是法華經。
於時增上慢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輕賤是人為作不輕名者,見其得大神通力、樂說辯力、
大善寂力,聞其所說,皆信伏隨從。是菩薩復化千萬億眾,令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命終之後,得值二千億佛,
皆號日月燈明,於其法中說是法華經,以是因緣,復值二千億佛,皆同號雲自在燈王。
於此諸佛法中,受持讀誦,為諸四眾說此經典故,得是常眼清淨,耳鼻舌身意諸根清淨,於四眾中說法心無所畏。
  「得大勢!是常不輕菩薩摩訶薩,供養如是若干諸佛,恭敬、尊重、讚歎,種諸善根,於後復值千萬億佛,
亦於諸佛法中說是經典,功德成就當得作佛。
得大勢!於意云何?爾時常不輕菩薩,豈異人乎?則我身是。
若我於宿世不受持讀誦此經為他人說者,不能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我於先佛所,受持讀誦此經為他人說故,  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得大勢!彼時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以瞋恚意輕賤我故,二百億劫,常不值佛、不聞法、不見僧,
千劫於阿鼻地獄受大苦惱;畢是罪已,復遇常不輕菩薩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得大勢!於汝意云何?爾時四眾常輕是菩薩者,豈異人乎?今此會中,跋陀婆羅等五百菩薩,師子月等五百比丘尼,
思佛等五百優婆塞,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退轉者是。
得大勢!當知是法華經,大饒益諸菩薩摩訶薩,能令至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諸菩薩摩訶薩,於如來滅後,
常應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是經。」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過去有佛,號威音王;神智無量,將導一切,天人龍神,所共供養。是佛滅後,法欲盡時,有一菩薩,名常不輕。
時諸四眾,計著於法,不輕菩薩,往到其所,而語之言:我不輕汝,汝等行道,皆當作佛。
諸人聞已,輕毀罵詈;不輕菩薩,能忍受之;
其罪畢已,臨命終時,得聞此經,六根清淨,神通力故,增益壽命,復為諸人,廣說是經。
諸著法眾,皆蒙菩薩,教化成就,令住佛道。不輕命終,值無數佛,說是經故,得無量福;漸具功德,疾成佛道。
彼時不輕,則我身是。時四部眾,著法之者,聞不輕言:汝當作佛。以是因緣,值無數佛。
此會菩薩,五百之眾,并及四部,清信士女,今於我前,聽法者是。
我於前世,勸是諸人,聽受斯經,第一之法;開示教人,令住涅槃,世世受持,如是經典。
億億萬劫,至不可議,時乃得聞,是法華經。億億萬劫,至不可議,諸佛世尊,時說是經;
是故行者,於佛滅後,聞如是經,勿生疑惑;應當一心,廣說此經,世世值佛,疾成佛道。」
        如來神力品  第二十
  爾時千世界微塵等菩薩摩訶薩,從地踊出者,皆於佛前一心合掌,瞻仰尊顏,而白佛言:「
世尊!我等於佛滅後,世尊分身所在國土滅度之處,當廣說此經。所以者何?
我等亦自欲得是真淨大法,受持、讀誦、解說、書寫而供養之。」
  爾時世尊,於文殊師利等無量百千萬億舊住娑婆世界菩薩摩訶薩,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眾前,現大神力,出廣長舌,上至
梵世,一切毛孔放於無量無數色光,皆悉遍照十方世界。眾寶樹下,師子座上諸佛,亦復如是,出廣長舌放無量光。
釋迦牟尼佛及寶樹下諸佛,現神力時滿百千歲,然後還攝舌相,一時謦欬俱共彈指,是二音聲,遍至十方諸佛世界,
地皆六種震動。其中眾生,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以佛神力故,
皆見此娑婆世界無量無邊百千萬億眾寶樹下師子座上諸佛;及見釋迦牟尼佛共多寶如來在寶塔中坐師子座;
又見無量無邊百千萬億菩薩摩訶薩;及諸四眾恭敬圍遶釋迦牟尼佛。既見是已,皆大歡喜得未曾有。
即時諸天,於虛空中高聲唱言:「過此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世界,有國名娑婆,是中有佛,名釋迦牟尼,
今為諸菩薩摩訶薩,說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汝等當深心隨喜,亦當禮拜供養釋迦牟尼佛。」
  彼諸眾生,聞虛空中聲已,合掌向娑婆世界,作如是言:「南無釋迦牟尼佛!南無釋迦牟尼佛!」
以種種華香、瓔珞、幡蓋及諸嚴身之具,珍寶妙物,皆共遙散娑婆世界,所散諸物從十方來,譬如雲集,變成寶帳,
遍覆此間諸佛之上;于時十方世界通達無礙,如一佛土。
  爾時佛告上行等菩薩大眾:「諸佛神力如是,無量無邊不可思議,若我以是神力,
於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為囑累故,說此經功德,猶不能盡;以要言之,
如來一切所有之法,如來一切自在神力,如來一切祕要之藏,如來一切甚深之事,皆於此經宣示顯說。
是故汝等,於如來滅後,應一心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如說修行。
所在國土,若有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如說修行,若經卷所住之處,若於園中,若於林中,若於樹下,
若於僧坊,若白衣舍,若在殿堂,若山谷、曠野,是中皆應起塔供養。
所以者何?當知是處即是道場,諸佛於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諸佛於此轉于法輪,諸佛於此而般涅槃。」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佛救世者,住於大神通,為悅眾生故,現無量神力。舌相至梵天,身放無數光,為求佛道者,現此希有事。
諸佛謦欬聲,及彈指之聲,周聞十方國,地皆六種動。
以佛滅度後,能持是經故,諸佛皆歡喜,現無量神力,囑累是經故,讚美受持者,於無量劫中,猶故不能盡。
是人之功德,無邊無有窮,如十方虛空,不可得邊際。
能持是經者,則為已見我,亦見多寶佛,及諸分身者,又見我今日,教化諸菩薩。
能持是經者,令我及分身,滅度多寶佛,一切皆歡喜。十方現在佛,并過去未來,亦見亦供養,亦令得歡喜。
諸佛坐道場,所得祕要法,能持是經者,不久亦當得。
能持是經者,於諸法之義,名字及言辭,樂說無窮盡,如風於空中,一切無障礙。
於如來滅後,如佛所說經,因緣及次第,隨義如實說,如日月光明,能除諸幽冥。
斯人行世間,能滅眾生闇,教無量菩薩,畢竟住一乘;
是故有智者,聞此功德利,於我滅度後,應受持斯經,是人於佛道,決定無有疑。」
        陀羅尼品  第二十一
  爾時藥王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能受持法華經者,
若讀誦通利,若有書寫經卷,得幾所福?」
  佛告藥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供養八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於汝意云何?其所得福寧為多不?」
  「甚多,世尊!」
  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是經,乃至受持一四句偈,讀誦、解義、如說修行,功德甚多。」
  爾時藥王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今當與說法者陀羅尼咒以守護之。」即說咒曰:「
怛(都割)姪(地夜)他(一) 安泥(如帝)(二) 曼(莫安)泥(三) 未泥(奴羝)(四) 磨(莫賀)磨泥(五) 質羝(六)
 折(之熱)唎[羊*(句-口+瓦)](七) 攝迷(八) 攝寐多鼻(九) 奢(舒迦)安[羊*(句-口+瓦)](十)
 目訖[羊*(句-口+瓦)](十一) 目訖跢(都箇)檐(都灆)迷糝(穌灆)迷(十二) [禾*憂](烏合)鼻釤迷(十三)
 糝磨糝迷(十四) 社(時夜)頤(余[憩(欹債)頤(十六) 惡憩頤(十七) 惡攲嬭(奴皆)(十八)
 奢安[羊*(句-口+瓦)]攝寐(十九) 陁邏膩(奴寄)(二十) 阿(長聲)盧迦婆拪(二十一)
 缽囉[訁*氏](都夜)鞞剎(驅察)膩(二十二) 鼻鼻[口*路](二十三)
 [禾*憂]便(扶延)哆[辶*囉]你(奴棄)鼻瑟[(齊-冃))/齒](都皆)(二十四) 頞(烏割)顛跢波唎秫竹)究犁(二十六)
 目究犁(二十七) 頞[辶*囉]第(屠皆二十八) 缽[辶*囉]第(二十九) 恕(鼠注)迦欹(三十) 頞糝磨糝迷(三十一)
 勃地鼻盧吉[羊*(句-口+瓦)](三十二) 達磨缽離器[羊*(句-口+瓦)](三十三) 僧伽涅瞿殺嬭(三十四)
 跋耶(余哥)跋夜(余箇)輸達泥(三十五) 曼窒(都結)[口*梨](三十六) 曼怛[辶*囉]憩夜[羊*(句-口+瓦)](三十七)
 護路跢憍(俱昭)舍利頤(三十八) 惡叉夜(三十九) 惡叉跋奈(奴箇)多夜(四十) 跋廬優曼禰(奴夜)奈多夜
  「世尊!是陀羅尼神咒,六十二億恒河沙等諸佛所說,若有侵毀此法師者,則為侵毀是諸佛已。」
  時釋迦牟尼佛讚藥王菩薩言:「善哉,善哉!藥王!汝愍念擁護此法師故,說是陀羅尼,於諸眾生多所饒益。」
  爾時勇施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亦為擁護、讀誦、受持法華經者,說陀羅尼;若此法師得是陀羅尼,
若夜叉、若羅剎、若富單那、若吉蔗、若鳩槃荼、若餓鬼等,伺求其短無能得便。」
即於佛前,而說咒曰:「
怛姪他(一) 涉皤(菩播)犁(二) 莫訶涉皤犁(三) 郁雞(四) 目雞(五) 頞第(六) 頞荼(屠迦)皤底(都棄)(七)
 涅唎致(都寄)頤(八) 涅唎致耶跋底(九) 壹郅(都筆)爾(十) 比(扶必)郅爾(十一) 質郅爾(十二)
 涅唎哲(都八)爾(十三) 涅唎吒(都家反)跋爾(十四)
  「世尊!是陀羅尼神咒,恒河沙等諸佛所說,亦皆隨喜,若有侵毀此法師者,則為侵毀是諸佛已。」
  爾時毘沙門天王護世者白佛言:「世尊!我亦為愍念眾生,擁護此法師故,說是陀羅尼。」
即說咒曰:「
怛姪他(一) 頞[齒*來](都皆)(二) 捺(奴割)[齒*來](三) 訥(奴骨)捺[齒*來](四) 案那廚(拏句)(五) 那稚(徒寄)(六)
 捃(俱運)奈(奴箇)稚
  「世尊!以是神咒擁護法師,我亦自當擁護持是經者,令百由旬內無諸衰患。」
  爾時持國天王在此會中,與千萬億那由他乾闥婆眾恭敬圍遶,前詣佛所,合掌白佛言:「
世尊!我亦以陀羅尼神咒,擁護持法華經者。」即說咒曰:「
怛姪他(一) 惡揭(其羯)嬭(奴皆)揭嬭(二) 瞿唎(三) 犍(伽安)陀唎(四) 旃荼(徒家)利(五) 摩登祇(渠棄)(六)
 比羯肆(七) 僧句犁(八) 部[口*留]薩利(九)
  「世尊!是陀羅尼神咒,四十二億諸佛所說,若有侵毀此法師者,則為侵毀是諸佛已。」
  爾時有羅剎女等,一名藍婆,二名毘藍婆,三名曲齒,四名華齒,五名黑齒,六名多髮,七名無厭足,
八名持瓔珞,九名睪帝,十名奪一切眾生精氣,是十羅剎女,與鬼子母并其子及眷屬,俱詣佛所,同聲白佛言:
「世尊!我亦欲擁護讀誦受持法華經者,除其衰患,若有伺求法師短者,令不得便。」即於佛前,而說咒曰:「
怛姪他壹底(都棄)迷(此一句五遍道)爾(奴棄)迷(亦五遍)護[口*路]醯(呼羯亦五遍道)薩跢(都箇)醯(亦五遍道)
  「寧上我頭上,莫惱於法師,若夜叉、若羅剎、若餓鬼、若富單那、若吉蔗、若毘陀羅、若乾馱、若烏摩勒伽、
若阿跋摩羅、若夜叉吉蔗、若人吉蔗、若熱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乃至七日、若常熱病、若男形、
若女形、若童男形、若童女形,乃至夢中亦復莫惱。」即於佛前,而說偈言:「
若不順我咒,惱亂說法者;頭破作七分,如摩利闍迦,如殺父母罪,亦如壓油殃,
斗秤欺誑人,調達破僧罪,犯此法師者,當獲如是殃。」
  諸羅剎女,說此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當身自擁護受持、讀誦、修行是經者,令得安隱離諸衰患,
消眾毒藥。」
  佛告諸羅剎女:「善哉,善哉!汝等但能擁護受持法華名者,福不可量,何況擁護具足受持,供養經卷,
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幡蓋、伎樂;然種種燈,穌燈、油燈、諸香油燈、穌摩那華油燈、瞻蔔華油燈、
婆師迦華油燈、優波羅華油燈,如是等百千種供養者,睪諦!汝等及眷屬,應當擁護如是法師。」
  說此陀羅尼咒品時,六萬八千人得無生法忍。

        藥王菩薩本事品  第二十二
  爾時宿王花菩薩白佛言:「世尊!藥王菩薩,云何遊於娑婆世界?
世尊!是藥王菩薩,有若干百千萬億那由他難行苦行。善哉!世尊!願少解說。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
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又他國土諸來菩薩及此聲聞眾,聞皆歡喜。」
  爾時佛告宿王花菩薩:「乃往過去無量恒河沙劫有佛,號
日月淨明德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其佛有八十億大菩薩摩訶薩,七十二恒河沙大聲聞眾,佛壽四萬二千劫,菩薩壽命亦等。
彼國無有女人、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等及以諸難,地平如掌,琉璃所成,寶樹莊嚴,寶帳覆上,垂寶花幡,
寶瓶香爐,周遍國界,七寶為臺,一樹一臺,其樹去臺盡一箭道;此諸寶樹,皆有菩薩聲聞而坐其下;
諸寶臺上,各有百億諸天,作天伎樂,歌歎於佛,以為供養。
  「爾時彼佛,為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及眾菩薩諸聲聞眾,說法華經。
是一切眾生憙見菩薩樂習苦行,於日月淨明德佛法中,精進經行、一心求佛,滿萬二千歲已,
得現一切色身三昧,得此三昧已,心大歡喜,即作念言:『我得現一切色身三昧,皆是得聞法華經力,
我今當供養日月淨明德佛及法華經。』即時入是三昧,於虛空中,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細粖堅黑栴檀,
滿虛空中如雲而下;又雨海此岸栴檀之香,此香六銖,價直娑婆世界,以供養佛。
  「作是供養已,從三昧起,而自念言:『我雖以神力供養於佛,不如以身供養。』
即服諸香、栴檀、薰陸、兜樓婆、畢力迦、沈水、膠香,又飲瞻蔔諸華香油,滿千二百歲已,香油塗身,
於日月淨明德佛前,以天寶衣而自纏身,灌諸香油,以神通力願而自然身,光明遍照八十億恒河沙世界。
其中諸佛同時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
若以華香、瓔珞、燒香、粖香、塗香、天繒、幡蓋及海此岸栴檀之香,如是等種種諸物供養,所不能及;
假使國城、妻子布施,亦所不及。
善男子!是名第一之施,於諸施中最尊、最上,以法供養諸如來故。』作是語已而各嘿然。
  「其身火然千二百歲,過是已後其身乃盡。一切眾生憙見菩薩,作如是法供養已,命終之後,
復生日月淨明德佛國中,於淨德王家,結加趺坐,忽然化生。即為其父,而說偈言:「
大王今當知,我經行彼處,即時得一切,現諸身三昧,勤行大精進,捨所愛之身。
  「說是偈已,而白父言:『日月淨明德佛今故現在,我先供養佛已,得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
復聞是法華經八百千萬億那由他甄迦羅、頻婆羅、阿閦婆等偈。大王!我今當還供養此佛。』
白已即坐七寶之臺,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往到佛所頭面禮足,合十指爪以偈讚佛:「
『容顏甚奇妙,光明照十方;我適曾供養,今復還親覲。』
  「爾時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是偈已,而白佛言:『世尊!世尊猶故在世。』
  「爾時日月淨明德佛告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善男子!我涅槃時到,滅盡時至,汝可安施床座,
我於今夜當般涅槃。』又敕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善男子!我以佛法囑累於汝及諸菩薩大弟子,
并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亦以三千大千七寶世界,諸寶樹、寶臺及給侍諸天,悉付於汝;
我滅度後所有舍利,亦付囑汝;當令流布廣設供養,應起若干千塔。』
如是日月淨明德佛敕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已,於夜後分入於涅槃。
  「爾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見佛滅度,悲感懊惱戀慕於佛,即以海此岸栴檀為積,供養佛身而以燒之;
火滅已後收取舍利,作八萬四千寶瓶,以起八萬四千塔,高三世界表剎莊嚴,垂諸幡蓋懸眾寶鈴。
  「爾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復自念言:『我雖作是供養,心猶未足,我今當更供養舍利。』
便語諸菩薩大弟子及天、龍、夜叉等一切大眾:『汝等當一心念:「我今供養日月淨明德佛舍利。」』
作是語已,即於八萬四千塔前,然百福莊嚴臂,七萬二千歲而以供養,令無數求聲聞眾,無量阿僧祇人,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皆使得住現一切色身三昧。
  「爾時諸菩薩、天、人、阿修羅等見其無臂,憂惱悲哀而作是言:『此一切眾生憙見菩薩,是我等師,
教化我者,而今燒臂,身不具足。』于時一切眾生憙見菩薩,於大眾中立此誓言:
『我捨兩臂,必當得佛金色之身,若實不虛,令我兩臂還復如故。』
作是誓已,自然還復,由斯菩薩福德智慧淳厚所致。
當爾之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天雨寶華,一切人天得未曾有。」
  佛告宿王華菩薩:「於汝意云何?一切眾生憙見菩薩,豈異人乎?今藥王菩薩是也。
其所捨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數。
  「宿王華!若有發心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能燃手指乃至足一指供養佛塔,
勝以國城妻子及三千大千國土山林河池諸珍寶物而供養者。
若復有人,以七寶滿三千大千世界,供養於佛及大菩薩、辟支佛、阿羅漢,是人所得功德,
不如受持此法華經乃至一四句偈,其福最多。
宿王華!譬如一切川流、江河諸水之中,海為第一;此法華經亦復如是,於諸如來所說經中最為深大。
又如土山、黑山、小鐵圍山、大鐵圍山及十寶山,眾山之中須彌山為第一;此法華經亦復如是,於諸經中最為其上。
又如眾星之中月天子最為第一;此法華經亦復如是,於千萬億種諸經法中,最為照明。
又如日天子能除諸闇;此經亦復如是,能破一切不善之闇。
又如諸小王中轉輪聖王最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於眾經中最為其尊。
又如帝釋於三十三天中王;此經亦復如是,諸經中王。
又如大梵天王一切眾生之父;此經亦復如是,一切賢聖學、無學及發菩薩心者之父。
又如一切凡夫人中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為第一;
此經亦復如是,一切如來所說,若菩薩所說,若聲聞所說,諸經法中最為第一。
有能受持是經典者,亦復如是,於一切眾生中亦為第一。
一切聲聞、辟支佛中,菩薩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於一切諸經法中,最為第一。
如佛為諸法王;此經亦復如是,諸經中王。
  「宿王華!此經能救一切眾生者,此經能令一切眾生離諸苦惱,此經能大饒益一切眾生,充滿其願,
如清涼池,能滿一切諸渴乏者,如寒者得火,如裸者得衣,如商人得主,如子得母,如渡得船,如病得醫,
如闇得燈,如貧得寶,如民得王,如賈客得海,如炬除闇;此法華經亦復如是,能令眾生離一切苦,一切病痛,
能解一切生死之縛。
若人得聞此法華經,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
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粖香、塗香、幡蓋、衣服,種種之燈,穌燈、油燈、諸香油燈、瞻蔔油燈、
須曼那油燈、波羅羅油燈、婆利師迦油燈、那婆摩利油燈供養,所得功德亦復無量。
  「宿王華!若有人聞是藥王菩薩本事品者,亦得無量無邊功德。
若有女人,聞是藥王菩薩本事品,能受持者,盡是女身,後不復受。
若如來滅後後五百歲中,若有女人,聞是經典如說修行,於此命終,即往安樂世界阿彌陀佛、大菩薩眾圍遶住處,
生蓮花中寶座之上,不復為貪欲所惱,亦復不為瞋恚、愚癡所惱,亦復不為憍慢、嫉妒諸垢所惱,得菩薩神通,
無生法忍。得是忍已眼根清淨,以是清淨眼根,見七百萬二千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如來。是時諸佛遙共讚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於釋迦牟尼佛法中,受持、讀誦、思惟是經,為他人說,所得福德無量無邊,火不能焚,
水不能漂,汝之功德,千佛共說不能令盡,汝今已能破諸魔賊,壞生死軍,諸餘怨敵皆悉摧滅。
善男子!百千諸佛以神通力,共守護汝,於一切世間天、人之中,無如汝者,唯除如來。
其諸聲聞、辟支佛乃至菩薩,智慧、禪定無有與汝等者。』
  「宿王華!此菩薩成就如是功德智慧之力,若有人聞是藥王菩薩本事品,能隨喜、讚善者,是人現世口中,
常出青蓮華香,身毛孔中,常出牛頭栴檀之香,所得功德如上所說。
是故宿王華!以此藥王菩薩本事品囑累於汝,我滅度後,後五百歲中,廣宣流布於閻浮提,無令斷絕,
惡魔、魔民、諸天、龍、夜叉、鳩槃茶等,得其便也。
宿王華!汝當以神通之力守護是經。所以者何?
此經則為閻浮提人病之良藥,若人有病,得聞是經,病即消滅,不老、不死。
宿王華!汝若見有受持是經者,應以青蓮華盛滿粖香供散其上,散已作是念言:『
此人不久,必當取草坐於道場破諸魔軍,當吹法螺,擊大法鼓,度脫一切眾生、老、病、死海。』
是故求佛道者,見有受持是經典人,應當如是生恭敬心。」
 說是藥王菩薩本事品時,八萬四千菩薩,得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
  多寶如來於寶塔中,讚宿王華菩薩言:「善哉,善哉!宿王華!汝成就不可思議功德,
乃能問釋迦牟尼佛如此之事,利益無量一切眾生。」                     (第六卷終)

「安爾(一) 曼爾(二) 摩禰(三) 摩摩禰(四) 旨隸(五) 遮梨第(六) 賒咩(羊鳴音)賒履(罔雉切)多瑋(七)
 羶(輸千切)帝(八) 目帝(九) 目多履(十) 娑履(十一) 阿瑋娑履(十二) 桑履(十三) 娑履(十四) 叉裔(十五)
 阿叉裔(十六) 阿耆膩(十七) 羶帝(十八) 賒履(十九) 陀羅尼(二十) 阿盧伽婆娑(蘇奈切)簸遮毘叉膩(二十一)
 禰毘剃(二十二) 阿便哆(都餓切)邏禰履剃(二十三) 阿亶哆波隸輸地(途置切)(二十四) 漚究隸(二十五)
 牟究隸(二十六) 阿羅隸(二十七) 波羅隸(二十八) 首迦差(初几切)(二十九) 阿三磨三履(三十)
 佛陀毘吉利袟帝(三十一) 達磨波利差(初離切)帝(三十二) 僧伽涅瞿沙禰(三十三) 婆舍婆舍輸地(三十四)
 曼哆邏(三十五) 曼哆邏叉夜多(三十六) 郵樓哆(三十七) 郵樓哆憍舍略(來加切)(三十八) 惡叉邏(三十九)
 惡叉冶多冶(四十) 阿婆盧(四十一) 阿摩若(荏蔗切)那多夜(四十二)」

「痤(誓螺切)隸(一) 摩訶痤隸(二) 郁枳(三) 目枳(四) 阿隸(五) 阿羅婆第(六) 涅隸第(七) 涅隸多婆第(八)
 伊緻(豬履切)抳(九) 韋緻抳(十) 旨緻抳(十一) 涅隸墀抳(十二) 涅梨墀婆底(十三)」

「阿梨(一) 那梨(二) [少/兔]那梨(三) 阿那盧(四) 那履(五) 拘那履(六)」

「阿伽禰(一) 伽禰(二) 瞿利(三) 乾陀利(四) 旃陀利(五) 摩蹬耆(六) 常求利(七) 浮樓莎抳(八) 頞底(九)」

「伊提履(一) 伊提泯(二) 伊提履(三) 阿提履(四) 伊提履(五) 泥履(六) 泥履(七) 泥履(八) 泥履(九)
 泥履(十) 樓醯(十一) 樓醯(十二) 樓醯(十三) 樓醯(十四) 多醯(十五) 多醯(十六) 多醯(十七) 兜醯(十八)
 [少/兔]醯(十九)」

        妙音菩薩品  第二十三
  爾時釋迦牟尼佛,放大人相肉髻光明,及放眉間白毫相光,遍照東方百八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世界。
過是數已有世界,名淨光莊嚴,其國有佛,號
淨華宿王智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為無量無邊菩薩大眾,恭敬圍繞而為說法。釋迦牟尼佛白毫光明,遍照其國。
 爾時一切淨光莊嚴國中,有一菩薩,名曰妙音,久已殖眾德本,供養親近無量百千萬億諸佛,而悉成就甚深智慧,
 得妙幢相三昧、法華三昧、  淨德三昧、宿王戲三昧、 無緣三昧、 智印三昧、解一切眾生語言三昧、
集一切功德三昧、清淨三昧、神通遊戲三昧、 慧炬三昧、莊嚴王三昧、淨光明三昧、     淨藏三昧、
   不共三昧、日旋三昧、得如是等百千萬億恒河沙等諸大三昧。
  釋迦牟尼佛光照其身,即白淨華宿王智佛言:「世尊!我當往詣娑婆世界,禮拜親近供養釋迦牟尼佛,
及見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藥王菩薩、勇施菩薩、宿王華菩薩、上行意菩薩、莊嚴王菩薩、藥上菩薩。」
  爾時淨華宿王智佛告妙音菩薩:「汝往,莫輕彼國生下劣想。善男子!彼娑婆世界高下不平,
土石諸山穢惡充滿,佛身卑小,諸菩薩眾其形亦小,而汝身四萬二千由旬,我身六百八十萬由旬,汝身第一端正,
百千萬福光明殊妙,是故汝往莫輕彼國,若佛菩薩及國土生下劣想。」
  妙音菩薩白其佛言:「世尊!我今詣娑婆世界,皆是如來之力,如來神通遊戲,如來功德智慧莊嚴。」
  於是妙音菩薩,不起于座,身不動搖而入三昧,以三昧力,於耆闍崛山去法座不遠,化作八萬四千眾寶蓮華,
閻浮檀金為莖,白銀為葉,金剛為鬚,甄叔迦寶以為其臺。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見是蓮華而白佛言:「世尊!是何因緣先現此瑞,有若干千萬蓮華,閻浮檀金為莖,
白銀為葉,金剛為鬚,甄叔迦寶以為其臺。」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文殊師利:「是妙音菩薩摩訶薩,欲從淨華宿王智佛國,與八萬四千菩薩圍遶,
而來至此娑婆世界,供養親近禮拜於我,亦欲供養聽法華經。」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菩薩種何善本,修何功德,而能有是大神通力?行何三昧?
願為我等說是三昧名字,我等亦欲勤修行之,行此三昧,乃能見是菩薩色相大小威儀進止。
惟願世尊,以神通力,彼菩薩來,令我得見。」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文殊師利:「此久滅度多寶如來,當為汝等而現其相。」
  時多寶佛告彼菩薩:「善男子!來,文殊師利法王子欲見汝身。」
 于時妙音菩薩於彼國沒,與八萬四千菩薩俱共發來,所經諸國六種震動,皆悉雨於七寶蓮華,百千天樂不鼓自鳴。
是菩薩,目如廣大青蓮華葉,正使和合百千萬月,其面貌端正復過於此;
身真金色,無量百千功德莊嚴,威德熾盛光明照曜,諸相具足;
如那羅延堅固之身,入七寶臺上昇虛空,去地七多羅樹;諸菩薩眾恭敬圍繞,而來詣此娑婆世界耆闍崛山。
  到已下七寶臺,以價直百千瓔珞,
持至釋迦牟尼佛所,頭面禮足,奉上瓔珞,而白佛言:「世尊!淨華宿王智佛問訊世尊,少病少惱,
起居輕利安樂行不?四大調和不?世事可忍不?眾生易度不?無多貪欲、瞋恚、愚癡、嫉妒、慳慢不?
無不孝父母、不敬沙門不?無邪見不?無不善心不?攝五情不?世尊!眾生能降伏諸魔怨不?
久滅度多寶如來在七寶塔中來聽法不?又問訊多寶如來,安隱少惱堪忍久住不?
世尊!我今欲見多寶佛身,惟願世尊,示我令見。」
  爾時釋迦牟尼佛語多寶佛:「是妙音菩薩欲得相見。」
  時多寶佛告妙音言:「善哉,善哉!汝能為供養釋迦牟尼佛及聽法華經并見文殊師利等故來至此。」
  爾時華德菩薩白佛言:「世尊!是妙音菩薩種何善根、修何功德,有是神力?」
  佛告華德菩薩:「過去有佛,名雲雷音王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國名現一切世間,劫名喜見。
妙音菩薩於萬二千歲,以十萬種伎樂供養雲雷音王佛,并奉上八萬四千七寶缽,以是因緣果報,
今生淨華宿王智佛所,有是神力。
華德!於汝意云何?爾時雲雷音王佛所妙音菩薩伎樂供養奉上寶器者,豈異人乎?今此妙音菩薩摩訶薩是。
華德!是妙音菩薩,已曾供養親近無量諸佛,久殖德本,又值恒河沙等百千萬億那由他佛。
華德!汝但見妙音菩薩其身在此,而是菩薩現種種身,處處為諸眾生說是經典,或現梵王身、或現帝釋身、
或現自在天身、或現大自在天身、或現天大將軍身、或現毘沙門天王身、或現轉輪王身、或現諸小王身、
或現長者身、或現居士身、或現宰官身、或現婆羅門身、或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或現長者、
居士、婦女身、或現宰官婦女身、或現婆羅門婦女身、或現童男童女身、或現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
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身、而說是經。
諸有地獄、餓鬼、畜生及眾難處皆能救濟,乃至於王後宮變為女身,而說是經。
華德!是妙音菩薩,能救護娑婆世界諸眾生者。
是妙音菩薩,如是種種變化現身,在此娑婆國土,為諸眾生說是經典,於神通變化智慧,無所損減。
是菩薩,以若干智慧明照娑婆世界,令一切眾生各得所知,於十方恒河沙世界中,亦復如是,
若應以聲聞形得度者,現聲聞形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形得度者,現辟支佛形而為說法;
 應以菩薩形得度者,現菩薩形而為說法;應以  佛形得度者,即現 佛形而為說法;
如是種種隨所應度者,而為現形。乃至應以滅度而得度者,示現滅度。
華德!妙音菩薩摩訶薩,成就大神通智慧之力,其事如是。」
  爾時華德菩薩白佛言:「世尊!是妙音菩薩深種善根。世尊!是菩薩住何三昧,而能如是在所變現度脫眾生?」
  佛告華德菩薩:「善男子!其三昧,名現一切色身;妙音菩薩住是三昧中,能如是饒益無量眾生。」
  說是妙音菩薩品時,與妙音菩薩俱來者八萬四千人,皆得現一切色身三昧,此娑婆世界無量菩薩,
亦得是三昧及陀羅尼。
  爾時妙音菩薩摩訶薩,供養釋迦牟尼佛及多寶佛塔已,還歸本土,所經諸國六種震動雨寶蓮華,
作百千萬億種種伎樂。既到本國,與八萬四千菩薩圍遶,至淨華宿王智佛所白佛言:「
世尊!我到娑婆世界饒益眾生,見釋迦牟尼佛及見多寶佛塔,禮拜供養;
又見文殊師利法王子,及見藥王菩薩、得勤精進力菩薩、勇施菩薩等,亦令是八萬四千菩薩得現一切色身三昧。」
  說是妙音菩薩來往品時,四萬二千天子得無生法忍,華德菩薩得法華三昧。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第二十四
  爾時無盡意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以何因緣名觀世音?」
  佛告無盡意菩薩:「善男子!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
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
  「若有持是觀世音菩薩名者,設入大火火不能燒,由是菩薩威神力故。
  「若為大水所漂,稱其名號即得淺處。
  「若有百千萬億眾生,為求金、銀、琉璃、車璩、馬瑙、珊瑚、琥珀、真珠等寶,入於大海,假使黑風吹其船舫
,飄墮羅剎鬼國,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難,以是因緣名觀世音。
  「若復有人臨當被害,稱觀世音菩薩名者,彼所執刀杖,尋段段壞而得解脫。
  「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夜叉羅剎,欲來惱人,聞其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
  「設復有人,若有罪、若無罪,杻械枷鎖撿繫其身,稱觀世音菩薩名者,皆悉斷壞即得解脫。
  「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怨賊,有一商主將諸商人,齎持重寶經過險路,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諸善男子
勿得恐怖,汝等應當一心稱觀世音菩薩名號,是菩薩能以無畏施於眾生,汝等若稱名者,於此怨賊當得解脫。』
眾商人聞俱發聲言:『南無觀世音菩薩!』稱其名故即得解脫。
  「無盡意!觀世音菩薩摩訶薩,威神之力巍巍如是。
  「若有眾生,多於婬欲,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欲。
        若多瞋恚,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瞋。
        若多愚癡,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癡。
無盡意!觀世音菩薩,有如是等大威神力,多所饒益,是故眾生常應心念。
  「若有女人,設欲求男,禮拜恭敬觀世音菩薩,便生福德智慧之男;
設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殖德本眾人愛敬。
  「無盡意!觀世音菩薩有如是力,若有眾生,恭敬禮拜觀世音菩薩,福不唐捐;
是故眾生,皆應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
  「無盡意!若有人受持六十二億恒河沙菩薩名字,復盡形供養飲食、衣服、臥具、醫藥,於汝意云何?
是善男子善女人,功德多不?」
  無盡意言:「甚多!世尊!」
  佛言:「若復有人,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乃至一時禮拜供養,是二人福正等無異,於百千萬億劫不可窮盡。
無盡意!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得如是無量無邊福德之利。」
  無盡意菩薩白佛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云何遊此娑婆世界?云何而為眾生說法?方便之力其事云何?」
  佛告無盡意菩薩:「善男子!若有國土眾生
應以   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 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現 辟支佛身而為說法。
應以  聲聞身得度者,即現  聲聞身而為說法。   應以  梵王身得度者,即現  梵王身而為說法。
應以  帝釋身得度者,即現  帝釋身而為說法。   應以 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現 自在天身而為說法。
應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現大自在天身而為說法。   應以天大將軍身得度者,即現天大將軍身而為說法。
應以 毘沙門身得度者,即現 毘沙門身而為說法。   應以  小王身得度者,即現  小王身而為說法。
應以  長者身得度者,即現  長者身而為說法。   應以  居士身得度者,即現  居士身而為說法。
應以  宰官身得度者,即現  宰官身而為說法。   應以 婆羅門身得度者,即現 婆羅門身而為說法。
應以 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得度者,即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而為說法。
應以長者、居士、宰官、婆羅門、婦女身得度者,即現   婦女身而為說法。
應以          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現童男、童女身而為說法。
應以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現之而為說法。
應以執金剛神得度者,即現執金剛神而為說法。
  「無盡意!觀世音菩薩,成就如是功德,以種種形遊諸國土,度脫眾生;是故汝等,應當一心供養觀世音菩薩。
是觀世音菩薩摩訶薩,於怖畏急難之中,能施無畏,是故此娑婆世界,皆號之為施無畏者。」
  無盡意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今當供養觀世音菩薩。」
即解頸眾寶珠瓔珞價直百千兩金,而以與之,作是言:「仁者!受此法施珍寶瓔珞。」時觀世音菩薩不肯受之。
  無盡意復白觀世音菩薩言:「仁者!愍我等故受此瓔珞。」
  爾時佛告觀世音菩薩:「當愍此無盡意菩薩及四眾、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
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故、受是瓔珞。」
 即時觀世音菩薩,愍諸四眾及於天龍、人非人等故,受其瓔珞,分作二分,一分奉釋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寶佛塔。
  「無盡意!觀世音菩薩,有如是自在神力,遊於娑婆世界。」
  爾時莊嚴幢菩薩問無盡意菩薩言:「佛子!以何因緣名觀世音?」
  無盡意菩薩即便遍觀觀世音菩薩過去願海,告莊嚴幢菩薩言:「佛子!諦聽觀世音菩薩所行之行。」
  爾時無盡意菩薩即說偈言:「
世尊妙相具,我今重問彼;佛子何因緣,名為觀世音?具足妙相尊,偈答無盡意。
汝聽觀音行,善應諸方所,弘誓深如海,歷劫不思議,侍多千億佛,發大清淨願。
我為汝略說,聞名及見身,心念不空過,能滅諸有苦。假使興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觀音力,火坑變成池。
或漂流巨海,魚龍諸鬼難;念彼觀音力,波浪不能沒。或在須彌峰,為人所推墮;念彼觀音力,如日虛空住。
或被惡人逐,墮落金剛山;念彼觀音力,不能損一毛。或值怨賊繞,各執刀加害;念彼觀音力,咸即起慈心。
或遭王難苦,臨刑欲壽終;念彼觀音力,刀尋段段壞。或囚禁枷鎖,手足被杻械;念彼觀音力,釋然得解脫。
咒咀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彼即轉迴去。或遇惡羅剎,毒龍諸鬼等;念彼觀音力,時悉不敢害。
若惡獸圍遶,利牙爪可怖;念彼觀音力,疾走無邊方。蚖蛇及蝮蠍,毒氣煙火燃;念彼觀音力,尋聲自迴去。
雲雷鼓掣電,降雹澍大雨;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
具足神通力,廣修智方便,十方諸國土,無剎不現身。種種諸惡趣,地獄鬼畜生;生老病死苦,以漸悉令滅。
真觀清淨觀,廣大智慧觀;悲觀及慈觀,常願常瞻仰。無垢清淨光,慧日破諸闇;能伏災風火,普明照世間。
悲體戒雷震,慈意妙大雲;澍甘露法雨,滅除煩惱焰。諍訟經官處,怖畏軍陣中;念彼觀音力,眾怨悉退散。
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間音,是故須常念。
念念勿生疑,觀世音淨聖;於苦惱死厄,能為作依怙。具一切功德,慈眼視眾生;福聚海無量,是故應頂禮。」
  爾時持地菩薩即從座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聞是觀世音菩薩品自在之業普門示現神通力者,
當知是人功德不少。」
  佛說是〈普門品〉時,眾中八萬四千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妙莊嚴王本事品  第二十五
  爾時佛告諸大眾:「乃往古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有佛,名
雲雷音宿王華智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國名光明莊嚴,劫名喜見。
彼佛法中有王,名妙莊嚴,其王夫人,名曰淨德,有二子:一名淨藏,二名淨眼。
是二子,有大神力福德智慧,久修菩薩所行之道,所謂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
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方便波羅蜜,慈、悲、喜、捨,乃至三十七助道法,皆悉明了通達。又得
菩薩淨三昧、日星宿三昧、淨光三昧、淨色三昧、淨照明三昧、長莊嚴三昧、大威德藏三昧,於此三昧亦悉通達。
  「爾時彼佛欲引導妙莊嚴王,及愍念眾生故,說是法華經。
  「時淨藏淨眼二子,到其母所,合十指爪掌,白言:『願母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
我等亦當侍從親覲供養禮拜。所以者何?此佛於一切天人眾中,說法華經,宜應聽受。』
  「母告子言:『汝父信受外道,深著婆羅門法,汝等應往白父,與共俱去。』
  「淨藏、淨眼合十指爪掌,白母:『我等是法王子,而生此邪見家。』
  「母告子言:『汝等當憂念汝父為現神變,若得見者心必清淨,或聽我等往至佛所。』
  「於是二子,念其父故,踊在虛空高七多羅樹,現種種神變,於虛空中行、住、坐、臥,身上出水身下出火,
身下出水身上出火;或現大身滿虛空中,而復現小,小復現大;於空中滅,忽然在地;
入地如水履水如地,現如是等種種神變,令其父王心淨信解。
  「時父見子神力如是,心大歡喜得未曾有,合掌向子言:『汝等師為是誰?誰之弟子?』
  「二子白言:『大王!彼雲雷音宿王華智佛,今在七寶菩提樹下法座上坐,於一切世間天人眾中,廣說法華經,
是我等師,我是弟子。』
  「父語子言:『我今亦欲見汝等師,可共俱往。』
  「於是二子從空中下,到其母所,合掌白母:『父王今已信解,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我等為父已作佛事,願母見聽於彼佛所出家修道。』
爾時二子,欲重宣其意,以偈白母:「『
願母放我等,出家作沙門;諸佛甚難值,我等隨佛學。如優曇波羅,值佛復難是;脫諸難亦難,願聽我出家。』
  「母即告言:『聽汝出家。所以者何?佛難值故。』
  「於是二子白父母言:『善哉父母!願時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親覲供養。所以者何?
佛難得值,如優曇波羅華;又如一眼之龜值浮木孔,而我等宿福深厚生值佛法。
是故父母,當聽我等令得出家。所以者何?諸佛難值時亦難遇。』
  「彼時妙莊嚴王,後宮八萬四千人,悉皆堪任受持是法華經。淨眼菩薩,於法華三昧久已通達。
淨藏菩薩,已於無量百千萬億劫通達離諸惡趣三昧,欲令一切眾生離諸惡趣故。
其王夫人,得諸佛集三昧,能知諸佛祕密之藏,二子如是以方便力善化其父,令心信解好樂佛法。
  「於是妙莊嚴王,與群臣眷屬俱,淨德夫人與後宮婇女眷屬俱,其王二子與四萬二千人俱,一時共詣佛所,
到已頭面禮足,繞佛三匝卻住一面。
  爾時彼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王大歡悅。爾時妙莊嚴王及其夫人,解頸真珠瓔珞價直百千,以散佛上,
於虛空中化成四柱寶臺,臺中有大寶床,敷百千萬天衣,其上有佛結跏趺坐,放大光明。
  「爾時妙莊嚴王作是念:『佛身希有端嚴殊特,成就第一微妙之色。』
  「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四眾言:『汝等見是妙莊嚴王於我前合掌立不?
此王於我法中作比丘,精勤修習助佛道法,當得作佛,號娑羅樹王,國名大光,劫名大高王。
其娑羅樹王佛,有無量菩薩眾及無量聲聞,其國平正,功德如是。』
其王即時以國付弟,與夫人二子并諸眷屬,於佛法中出家修道。
  「王出家已,於八萬四千歲常勤精進,修行妙法華經,過是已後,得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
即昇虛空高七多羅樹,而白佛言:『世尊!此我二子已作佛事,以神通變化轉我邪心,令得安住於佛法中得見世尊。
此二子者是我善知識,為欲發起宿世善根饒益我故,來生我家。』
  「爾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妙莊嚴王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種善根故,
世世得善知識,其善知識,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令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大王當知!善知識者是大因緣,所謂化導令得見佛,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大王!汝見此二子不?此二子已曾供養六十五百千萬億那由他恒河沙諸佛親見恭敬,於諸佛所受持法華經,
愍念邪見眾生,令住正見。』
  「妙莊嚴王,即從虛空中下,而白佛言:『世尊!如來甚希有,以功德智慧故,頂上肉髻光明顯照,
其眼長廣而紺青色,眉間毫相白如珂月,齒白齊密常有光明,脣色赤好如頻婆果。』
爾時妙莊嚴王,讚歎佛如是等無量百千萬億功德已,於如來前,一心合掌復白佛言:『世尊!未曾有也,
如來之法具足成就,不可思議微妙功德,教戒所行安隱快善。
我從今日,不復自隨心行,不生邪見、憍慢、瞋恚諸惡之心。』說是語已禮佛而出。」
  佛告大眾:「於意云何?妙莊嚴王,豈異人乎?今華德菩薩是。
其淨德夫人,今佛前光照莊嚴相菩薩是,哀愍妙莊嚴王及諸眷屬故於彼中生。其二子者,今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是。
是藥王、藥上菩薩,成就如此諸大功德,已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所殖眾德本,成就不可思議諸善功德。
若有人識是二菩薩名字者,一切世間諸天人民,亦應禮拜。」
  佛說是妙莊嚴王本事品時,八萬四千人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普賢菩薩勸發品  第二十六
  爾時普賢菩薩,以自在神通威德名聞,與大菩薩無量無邊不可稱數,從東方來,所經諸國普皆震動,雨寶蓮華,
作無量百千萬億種種伎樂;又與無數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
人非人等大眾圍遶,各現威德神通之力,到娑婆世界耆闍崛山中,頭面禮釋迦牟尼佛,右繞七匝白佛言:
「世尊!我於寶威德上王佛國,遙聞此娑婆世界說法華經,與無量無邊百千萬億諸菩薩眾共來聽受。
唯願世尊,當為說之,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如來滅後,云何能得是法華經?」
  佛告普賢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當得是法華經:
一者、為諸佛護念,二者、殖諸德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發救一切眾生之心。
善男子善女人,如是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必得是經。」
  爾時普賢菩薩白佛言:「世尊!於後五百歲濁惡世中,其有受持是經典者,我當守護除其衰患令得安隱,
使無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為魔所著者,若夜叉、若羅剎,若鳩槃荼、若毘舍闍,
若吉遮、若富單那,若韋陀羅等諸惱人者,皆不得便。
是人若行、若立讀誦此經,我爾時乘六牙白象王,與大菩薩眾俱詣其所而自現身,供養守護安慰其心,
亦為供養法華經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經,爾時我復乘白象王,現其人前。
其人若於此法華經,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當教之與共讀誦,還令通利。
爾時受持讀誦法華經者,得見我身,甚大歡喜轉復精進,以見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羅尼,名為旋陀羅尼、
百千萬億旋陀羅尼、法音方便陀羅尼,得如是等陀羅尼。
世尊!若後世後五百歲濁惡世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讀誦者、書寫者、
欲修習是法華經者,於三七日中應一心精進,滿三七日已,我當乘六牙白象,與無量菩薩而自圍遶,
以一切眾生所憙見身現其人前,而為說法示教利喜。
亦復與其陀羅尼咒,得是陀羅尼故,無有非人能破壞者,亦不為女人之所惑亂,我身亦自常護是人。
惟願世尊!聽我說此陀羅尼。」
  即於佛前,而說咒曰:「多(上)姪他 阿壇荼(徒皆反) 壇荼(直下反)缽底 壇荼跋囉(上)多(上)爾
 壇荼(上)矩舍(始迦上反)犁 壇荼穌(上)陀唎(上) 穌(上)陀囉(上)陀囉(上)跋底
 勃馱缽羶泥陀囉(上)尼(奴移反)阿跋囉(上)怛爾阿囉怛爾 僧伽(上)跛[口*梨](上)綺羯
 僧伽(上)爾伽多(上)泥達囉(上)磨(上)跛[口*梨](上)綺羯囉(上)婆(上)娑(上)多(上)婆(上)
 戶嚕多(上)憍(俱照反)舍(始迦上)羅耶阿(上)努伽(上)羝 [言*斯]伽(上)鼻(上)抧[口*梨]馳(上)羝
  「世尊!若有菩薩,得聞是陀羅尼者,當知普賢神通之力,若法華經行閻浮提有受持者,應作是念:
『皆是普賢威神之力。』若有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當知是人行普賢行,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深種善根,
為諸如來手摩其頭。若但書寫,是人命終,當生忉利天上,是時八萬四千天女,作眾伎樂而來迎之,其人即著七寶冠,
於婇女中娛樂快樂。何況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
若有人受持、讀誦、解其義趣,是人命終為千佛授手,令不恐怖,不墮惡趣,即往兜率天上彌勒菩薩所。
彌勒菩薩有三十二相大菩薩眾所共圍遶,有百千萬億天女眷屬,而於中生。
有如是等功德利益,是故智者應當一心自書,若使人書,受持、讀誦、正憶念、如說修行。
世尊!我今以神通力守護是經,於如來滅後閻浮提內,廣令流布使不斷絕。」
  爾時釋迦牟尼佛讚言:「善哉,善哉!普賢!汝能護助是經,令多所眾生安樂利益,汝已成就不可思議功德,
深大慈悲,從久遠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意,而能作是神通之願,守護是經,
我當以神通力守護能受持普賢菩薩名者。
  「普賢!若有受持、讀誦、正憶念、修習、書寫是法華經者,當知是人則見釋迦牟尼佛,如從佛口聞此經典;
當知是人供養釋迦牟尼佛;當知是人佛讚善哉;當知是人為釋迦牟尼佛手摩其頭;當知是人為釋迦牟尼佛衣之所覆;
如是之人不復貪著世樂,不好外道經書手筆,亦復不憙親近其人,及諸惡者,若屠兒、若畜、豬羊、雞狗、若獵師、
若衒賣女色,是人心意質直,有正憶念有福德力;是人不為三毒所惱,亦不為嫉妒、我慢、邪慢、增上慢所惱;
是人少欲知足,能修普賢之行。
  「普賢!若如來滅後後五百歲,若有人見受持、讀誦法華經者,應作是念:『此人不久當詣道場破諸魔眾,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轉法輪、擊法鼓、吹法螺、雨法雨,當坐天、人大眾中師子法座上。』
  「普賢!若於後世,受持、讀誦是經典者,是人不復貪著衣服、臥具、飲食、資生之物,所願不虛,
亦於現世得其福報。若有人輕毀之,言:『汝狂人耳,空作是行終無所獲。』如是罪報,當世世無眼。
若有供養讚歎之者,當於今世得現果報。若復見受持是經者,出其過惡。
若實若不實,此人現世得白癩病,若有輕笑之者,當世世牙齒疏缺,醜脣平鼻手腳繚戾,眼目角睞身體臭穢,
惡瘡膿血水腹短氣,諸惡重病。是故普賢!若見受持是經者,當起遠迎當如敬佛。」
  說是普賢勸發品時,恒河沙等無量無邊菩薩,得百千億旋陀羅尼,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諸菩薩,具普賢道。
        囑累品  第二十七
  爾時釋迦牟尼佛,從座而起現大神力,以右手摩無量菩薩摩訶薩頂,而作是言:「我於無量百千萬億阿僧祇劫,
修集是難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今以付囑汝等,汝等應當一心流布此法廣令增益。」
  如是三摩諸菩薩摩訶薩頂,而作是言:「我於無量百千萬億阿僧祇劫,修集是難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
今以付囑汝等,汝當受持、讀誦、廣宣此法,令一切眾生普得聞知。所以者何?
如來有大慈悲,無諸慳吝,亦無所畏,能與眾生佛之智慧、如來智慧、自然智慧。
如來是一切眾生之大施主,汝等亦應隨學如來之法,勿生慳吝,於未來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信如來智慧者,
當為演說此法華經使得聞知,為令其人得佛慧故。若有眾生不信受者,當於如來餘深法中示教利喜。
汝等若能如是,則為已報諸佛之恩。」
  時諸菩薩摩訶薩聞佛作是說已,皆大歡喜遍滿其身,益加恭敬曲躬低頭,合掌向佛俱發聲言:
「如世尊敕,當具奉行。唯然,世尊!願不有慮。」
  諸菩薩摩訶薩眾,如是三反俱發聲言:「如世尊敕當具奉行。唯然,世尊!願不有慮。」
  爾時釋迦牟尼佛,令十方來諸分身佛各還本土,而作是言:「諸佛各隨所安,多寶佛塔還可如故。」
  說是語時,十方無量分身諸佛坐寶樹下師子座上者,及多寶佛,并上行等無邊阿僧祇菩薩大眾,
舍利弗等聲聞四眾,及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             (第七卷終)

  阿檀地(途置切)(一) 檀陀婆地(二) 檀陀婆帝(三)
  檀陀鳩舍隸(四) 檀陀脩陀隸(五) 脩陀隸(六)
  脩陀羅婆底(七) 佛馱波羶禰(八)
  薩婆陀羅尼阿婆多尼(九) 薩婆婆沙阿婆多尼(十)
  脩阿婆多尼(十一) 僧伽婆履又尼(十二) 僧伽涅伽陀尼(十三)
  阿僧祇(十四) 僧伽婆伽地(十五)
  帝隸阿惰僧伽兜略(盧遮切)阿羅帝波羅帝(十六)
  薩婆僧伽三摩地伽蘭地(十七) 薩婆達磨脩波利剎帝(十八)
  薩婆薩埵樓馱憍舍略阿[少/兔]伽地(十九) 辛阿毘吉利地帝(二十)            (吉祥圓滿)

張貼在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 | 發表留言

添品妙法蓮華經  (上)  隋 天竺三藏 闍那崛多 共 笈多 譯

  添品妙法蓮華經 序    隋 仁壽元年 崛多 笈多二法師 添品
  《妙法蓮華經》者,破二明一之指歸也。降神五濁,弘道三乘,權智不思,大悲難極,先設化城之跡,
後示繫珠之本,車雖有異,雨實無差;記以正覺之名,許以真子之位,同入法性,歸之於此。
昔燉煌沙門竺法護,於晉武之世譯《正法華》;後秦姚興,更請羅什譯《妙法蓮華》。考驗二譯,定非一本。
護似多羅之葉,什似龜茲之文。余撿經藏,備見二本,多羅則與《正法》符會,龜茲則共《妙法》允同,
護葉尚有所遺,什文寧無其漏?而護所闕者,《普門品》偈也;
什所闕者,《藥草喻品》之半,《富樓那》及《法師》等二品之初,《提婆達多品》、《普門品》偈也。
什又移《囑累》在《藥王》之前,二本陀羅尼並置《普門》之後。其間異同,言不能極。
  竊見《提婆達多》及《普門品》偈,先賢續出,補闕流行。余景仰遺風,憲章成範,大隋仁壽元年辛酉之歲,
因普曜寺沙門上行所請,遂共三藏崛多、笈多二法師,於大興善寺重勘天竺多羅葉本,
《富樓那》及《法師》等二品之初勘本猶闕,《藥草喻品》更益其半,《提婆達多》通入《塔品》,
《陀羅尼》次《神力》之後,《囑累》還結其終。字句差殊,頗亦改正,儻有披尋,幸勿疑惑。
雖千萬億偈,妙義難盡,而二十七品,本文且具。所願四辯梵詞,遍神州之域;一乘祕教,悟象運之機。
聊記翻譯,序之云爾。

        序品  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
逮得己利盡諸有結,心得自在,其名曰:阿若憍陳如、摩訶迦葉、優樓頻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舍利弗、
大目乾連、摩訶迦旃延、阿[少/兔]樓馱、劫賓那、憍梵波提、離婆多、畢陵伽婆蹉、薄拘羅、摩訶拘絺羅、難陀、
孫陀羅難陀、富樓那、彌多羅尼子、須菩提、阿難、羅睺羅,如是眾所知識,大阿羅漢等。復有學、無學二千人。
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眷屬六千人俱。羅睺羅母耶輸陀羅比丘尼,亦與眷屬俱。
  菩薩摩訶薩八萬人,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退轉,皆得陀羅尼,樂說辯才,轉不退轉法輪。
供養無量百千諸佛,於諸佛所,殖眾德本,常為諸佛之所稱歎。以慈修身,善入佛慧。通達大智到於彼岸。
名稱普聞無量世界,能度無數百千眾生。其名曰:
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常精進菩薩、不休息菩薩、 寶掌菩薩、  藥王菩薩、勇施菩薩、
  寶月菩薩、 月光菩薩、 滿月菩薩、 大力菩薩、無量力菩薩、越三界菩薩、跋陀婆羅菩薩、彌勒菩薩、
  寶積菩薩、 導師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八萬人俱。
  爾時釋提桓因,與其眷屬二萬天子俱。復有名月天子、普香天子、寶光天子、四大天王,與其眷屬萬天子俱;
自在天子、大自在天子,與其眷屬三萬天子俱;
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尸棄大梵、光明大梵等,與其眷屬萬二千天子俱。
有八龍王,難陀龍王、跋難陀龍王、娑伽羅龍王、和脩吉龍王、德叉迦龍王、阿那婆達多龍王、摩那斯龍王、
漚缽羅龍王等,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
有四緊那羅王,法緊那羅王、妙法緊那羅王、大法緊那羅王、持法緊那羅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
有四乾闥婆王,樂乾闥婆王、樂音乾闥婆王、美乾闥婆王、美音乾闥婆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
有四阿脩羅王,婆稚阿脩羅王、佉羅騫馱阿脩羅王、毘摩質多羅阿脩羅王、羅睺阿脩羅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
有四迦樓羅王,大威德迦樓羅王、大身迦樓羅王、大滿迦樓羅王、如意迦樓羅王,各與若干百千眷屬俱。
  韋提希子阿闍世王,與若干百千眷屬俱,各禮佛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四眾圍遶,供養、恭敬、尊重、讚歎,為諸菩薩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佛說此經已,結加趺坐,入於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是時天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
摩訶曼殊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眾,普佛世界六種振動。
  爾時會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
人非人等,及諸小王、轉輪聖王,是諸大眾得未曾有,歡喜合掌一心觀佛。
  爾時佛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獄,上至阿迦膩吒天,於此世界,盡見彼土
六趣眾生;又見彼土現在諸佛,及聞諸佛所說經法;并見彼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諸修行得道者;
復見諸菩薩摩訶薩,種種因緣、種種信解、種種相貌行菩薩道;復見諸佛般涅槃者;
復見諸佛般涅槃後,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爾時彌勒菩薩作是念:「今者世尊現神變相,以何因緣而有此瑞?今佛世尊入于三昧,是不可思議現希有事,
當以問誰?誰能答者?」
復作此念:「是文殊師利,法王之子,已曾親近供養過去無量諸佛,必應見此希有之相,我今當問。」
  爾時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龍鬼神等,咸作此念:「是佛光明神通之相,今當問誰?」
  爾時彌勒菩薩欲自決疑,又觀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龍、鬼神等眾會之心,而問文殊師利
言:「以何因緣,而有此瑞神通之相,放大光明照於東方萬八千土,悉見彼佛國界莊嚴?」
於是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以偈問曰:「
文殊師利!導師何故,眉間白毫,大光普照?雨曼陀羅、曼殊沙華,旃檀香風,悅可眾心。
以是因緣,地皆嚴淨;而此世界,六種震動。時四部眾,咸皆歡喜,身意快然,得未曾有。
眉間光明,照于東方,萬八千土,皆如金色。從阿鼻獄,上至有頂,諸世界中,六道眾生,
生死所趣,善惡業緣,受報好醜,於此悉見。又睹諸佛,聖主師子;演說經典,微妙第一。
其聲清淨,出柔軟音;教諸菩薩,無數億萬。梵音深妙,令人樂聞;各於世界,講說正法。
種種因緣,以無量喻;照明佛法,開悟眾生。若人遭苦,厭老病死;為說涅槃,盡諸苦際。
若人有福,曾供養佛;志求勝法,為說緣覺。若有佛子,修種種行;求無上慧,為說淨道。文殊師利!我住於此;
見聞若斯,及千億事,如是眾多,今當略說:我見彼土,恒沙菩薩,種種因緣,而求佛道;
或有行施,金銀珊瑚、真珠摩尼、車璩馬瑙、金剛諸珍,奴婢車乘、寶飾輦輿、歡喜布施,
迴向佛道;願得是乘,三界第一,諸佛所歎。或有菩薩,駟馬寶車、欄楯華蓋、軒飾布施。
復見菩薩,身肉手足,及妻子施,求無上道。又見菩薩,頭目身體,欣樂施與,求佛智慧。
文殊師利!我見諸王,往詣佛所,問無上道;便捨樂土,宮殿臣妾,剃除鬚髮,而被法服。
或見菩薩,而作比丘,獨處閑靜,樂誦經典。又見菩薩,勇猛精進,入於深山,思惟佛道。
又見離欲,常處空閑,深修禪定,得五神通。又見菩薩,安禪合掌,以千萬偈,讚諸法王。
復見菩薩,智深志固,能問諸佛,聞悉受持。又見佛子,定慧具足,以無量喻,為眾講法,
欣樂說法,化諸菩薩,破魔兵眾,而擊法鼓。又見菩薩,寂然宴默,天龍恭敬,不以為喜。
又見菩薩,處林放光,濟地獄苦,令入佛道。又見佛子,未嘗睡眠,經行林中,勤求佛道。
又見具戒,威儀無缺,淨如寶珠,以求佛道。又見佛子,住忍辱力,增上慢人,惡罵捶打,皆悉能忍,以求佛道。
又見菩薩,離諸戲笑,及癡眷屬,親近智者,一心除亂,攝念山林,億千萬歲,以求佛道。
或見菩薩,餚膳飲食,百種湯藥,施佛及僧;名衣上服,價直千萬,或無價衣,施佛及僧;
千萬億種,栴檀寶舍,眾妙臥具,施佛及僧;清淨園林,華果茂盛,流泉浴池,施佛及僧;
如是等施,種種微妙,歡喜無厭,求無上道。或有菩薩,說寂滅法,種種教詔,無數眾生;
又見菩薩,觀諸法性,無有一相,猶如虛空;又見佛子,心無所著,以此妙慧,求無上道。
文殊師利!又有菩薩,佛滅度後,供養舍利。又見佛子,造諸塔廟,無數恒沙,嚴飾國界;
寶塔高妙,五千由旬,縱廣正等,二千由旬;一一塔廟,各千幢幡,珠交露縵,寶鈴和鳴;
諸天龍神,人及非人,香華伎樂,常以供養。文殊師利!諸佛子等,為供舍利,嚴飾塔廟;
國界自然,殊特妙好;如天樹王,其華開敷。佛放一光,我及眾會,見此國界,種種殊妙。
諸佛神力,智慧希有;放一淨光,照無量國。我等見此,得未曾有。
佛子文殊!願決眾疑,四眾欣仰,瞻仁及我;世尊何故,放斯光明?佛子時答,決疑令喜;
何所饒益,演斯光明?佛坐道場,所得妙法;為欲說此,為當授記?示諸佛土,眾寶嚴淨;及見諸佛,此非小緣。
文殊當知!四眾龍神;瞻察仁者,為說何等?」
  是時文殊師利語彌勒菩薩摩訶薩及諸大士:「善男子等!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
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諸善男子!我於過去諸佛曾見此瑞,放斯光已即說大法。
是故當知,今佛現光亦復如是,欲令眾生咸得聞知一切世間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諸善男子!如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
日月燈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演說正法,初善、中善、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
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
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如是二萬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又同一姓,姓頗羅墮。
  「彌勒當知!初佛後佛皆同一字,名日月燈明,十號具足,所可說法初、中、後善。
其最後佛未出家時,有八王子:一名有意,二名善意,三名無量意,四名寶意,五名增意,六名除疑意,七名響意,
八名法意,是八王子,威德自在,各領四天下。是諸王子,聞父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悉捨王位亦隨出家,
發大乘意常修梵行,皆為法師,已於千萬佛所殖諸善本。
  「是時日月燈明佛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教菩薩法佛所護念》;說是經已,即於大眾中結加趺坐,
入於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是時天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眾,
普佛世界六種震動。
  「爾時會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
人非人等,及諸小王、轉輪聖王等,是諸大眾得未曾有,歡喜合掌一心觀佛。
  「爾時如來,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土,靡不周遍,如今所見是諸佛土。
  「彌勒當知!爾時會中有二十億菩薩,樂欲聽法,是諸菩薩見此光明普照佛土,得未曾有,欲知此光所為因緣。
時有菩薩,名曰妙光,有八百弟子,是時日月燈明佛從三昧起,因妙光菩薩說大乘經,
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六十小劫不起于座;時會聽者,亦坐一處六十小劫身心不動,
聽佛所說謂如食頃。是時眾中,無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
  「日月燈明佛,於六十小劫說是經已,即於梵魔沙門婆羅門及天人阿脩羅眾中,而宣此言:
『如來於今日中夜,當入無餘涅槃。』
  「時有菩薩,名曰德藏,日月燈明佛,即授其記告諸比丘:『是德藏菩薩,次當作佛,號曰淨身多陀阿伽度.
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佛授記已,便於中夜入無餘涅槃。
  「佛滅度後,妙光菩薩持《妙法蓮華經》,滿八十小劫,為人演說。日月燈明佛八子,皆師妙光,妙光教化,
令其堅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王子,供養無量百千萬億佛已,皆成佛道。其最後成佛者,名曰然燈,
八百弟子,中有一人,號曰求名,貪著利養,雖復讀誦眾經,而不通利,多所忘失,故號求名,
是人亦以種諸善根因緣故,得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供養、恭敬、尊重、讚歎。
  「彌勒當知!爾時妙光菩薩,豈異人乎?我身是也。求名菩薩,汝身是也。今見此瑞與本無異,是故惟忖,
今日如來,當說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爾時文殊師利,於大眾中,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我念過去世,無量無數劫;有佛人中尊,號日月燈明。
世尊演說法,度無量眾生;無數億菩薩,令入佛智慧。佛未出家時,所生八王子;見大聖出家,亦隨修梵行。
時佛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於諸大眾中,而為廣分別。佛說此經已,即於法座上;加趺坐三昧,名無量義處。
天雨曼陀華,天鼓自然鳴;諸天龍鬼神,供養人中尊。一切諸佛土,即時大震動;佛放眉間光,現諸希有事。
此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土;示一切眾生,生死業報處。又見諸佛土,以眾寶莊嚴;琉璃頗梨色,斯由佛光照。
及見諸天人,龍神夜叉眾,乾闥緊那羅,各供養其佛。又見諸如來,自然成佛道;身色如金山,端嚴甚微妙。
如淨琉璃中,內現真金像;世尊在大眾,敷演深法義。一一諸佛土,聲聞眾無數,因佛光所照,悉見彼大眾。
或有諸比丘,在於山林中,精進持淨戒,猶如護明珠。又見諸菩薩,行施忍辱等,其數如恒沙,斯由佛光照。
又見諸菩薩,深入諸禪定,身心寂不動,以求無上道。又見諸菩薩,知法寂滅相,各於其國土,說法求佛道。
爾時四部眾,見日月燈佛,現大神通力,其心皆歡喜。各各自相問,是事何因緣?天人所奉尊,適從三昧起,
讚妙光菩薩:汝為世間眼,一切所歸信,能奉持法藏。如我所說法,惟汝能證知。世尊既讚歎,令妙光歡喜。
說是法華經,滿六十小劫,不起於此座;所說上妙法,是妙光法師,悉皆能受持。佛說是法華,令眾歡喜已,
尋即於是日,告於天人眾:諸法實相義,已為汝等說;我今於中夜,當入於涅槃;汝一心精進,當離於放逸;
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世尊諸子等,聞佛入涅槃,各各懷悲惱,佛滅一何速。聖主法之王,安慰無量眾:
我若滅度時,汝等勿憂怖;是德藏菩薩,於無漏實相,心已得通達,其次當作佛,號曰為淨身,亦度無量眾。
佛此夜滅度,如薪盡火滅,分布諸舍利,而起無量塔。比丘比丘尼,其數如恒沙,倍復加精進,以求無上道。
是妙光法師,奉持佛法藏,八十小劫中,廣宣法華經。是諸八王子,妙光所開化,堅固無上道,當見無數佛。
供養諸佛已,隨順行大道,相繼得成佛,轉次而授記。最後天中天,號曰然燈佛,諸仙之導師,度脫無量眾。
是妙光法師,時有一弟子,心常懷懈怠,貪著於名利,求名利無厭,多遊族姓家,棄捨所習誦,廢忘不通利,
以是因緣故,號之為求名;亦行眾善業,得見無數佛,供養於諸佛,隨順行大道,具六波羅蜜,今見釋師子,
其後當作佛,號名曰彌勒;廣度諸眾生,其數無有量。彼佛滅度後,懈怠者汝是;妙光法師者,今則我身是。
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以是知今佛,欲說法華經。今相如本瑞,是諸佛方便;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
諸人今當知,合掌一心待;佛當雨法雨,充足求道者。諸求三乘人,若有疑悔者;佛當為除斷,令盡無有餘。」
        方便品 第二
  爾時世尊從三昧安詳而起,告舍利弗:「諸佛智慧甚深無量,其智慧門難解難入,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知。
所以者何?佛曾親近百千萬億無數諸佛,盡行諸佛無量道法,勇猛精進名稱普聞,成就甚深未曾有法,
隨宜所說意趣難解。
舍利弗!吾從成佛已來,種種因緣種種譬喻,廣演言教無數方便,引導眾生令離諸著。
所以者何?如來方便知見波羅蜜,皆已具足。
舍利弗!如來知見,廣大深遠,無量無礙,力、無所畏、禪定、解脫、三昧,深入無際,成就一切未曾有法。
舍利弗!如來能種種分別巧說諸法,言辭柔軟悅可眾心。
舍利弗!取要言之,無量無邊未曾有法,佛悉成就。止,舍利弗!不須復說。所以者何?
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惟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
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世雄不可量,諸天及世人,一切眾生類,無能知佛者。
佛力無所畏,解脫諸三昧,及佛諸餘法,無能測量者。本從無數佛,具足行諸道,甚深微妙法,難見難可了。
於無量億劫,行此諸道已,道場得成果,我已悉知見。如是大果報,種種性相義,我及十方佛,乃能知是事。
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諸餘眾生類,無有能得解。除諸菩薩眾,信力堅固者,諸佛弟子眾,曾供養諸佛,
一切漏已盡,住是最後身,如是諸人等,其力所不堪。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
正使滿十方,皆如舍利弗,及餘諸弟子,亦滿十方剎,盡思共度量,亦復不能知。辟支佛利智,無漏最後身,
亦滿十方界,其數如竹林,斯等共一心,於億無量劫,欲思佛實智,莫能知少分。新發意菩薩,供養無數佛,
了達諸義趣,又能善說法,如稻麻竹葦,充滿十方剎,一心以妙智,於恒河沙劫,咸皆共思量,不能知佛智。
不退諸菩薩,其數如恒沙,一心共思求,亦復不能知。又告舍利弗!無漏不思議,甚深微妙法,我今已具得,
惟我知是相,十方佛亦然。舍利弗當知!諸佛語無異。於佛所說法,當生大信力,世尊法久後,要當說真實。
告諸聲聞眾,及求緣覺乘,我令脫苦縛,逮得涅槃者,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眾生處處著,引之令得出。」
  爾時大眾中,有諸聲聞漏盡阿羅漢,阿若憍陳如等千二百人,及發聲聞、辟支佛心比丘、比丘尼、優婆塞、
優婆夷,各作是念:「今者世尊,何故慇懃稱歎方便,而作是言:『佛所得法甚深難解,有所言說,意趣難知,
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及。』佛說一解脫義,我等亦得此法到於涅槃,而今不知是義所趣?」
  爾時舍利弗,知四眾心疑,自亦未了,而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慇懃稱歎諸佛第一方便,
甚深微妙難解之法?我自昔來,未曾從佛聞如是說。今者四眾咸皆有疑,惟願世尊,敷演斯事。
世尊!何故慇勤稱歎甚深微妙難解之法?」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慧日大聖尊,久乃說是法,
自說得如是,力無畏三昧、禪定解脫等,不可思議法,道場所得法,無能發問者。我意難可測,亦無能問者;
無問而自說,稱歎所行道,智慧甚微妙,諸佛之所得。無漏諸羅漢,及求涅槃者,今皆墮疑網,佛何故說是?
其求緣覺者,比丘比丘尼,諸天龍鬼神、及乾闥婆等,相視懷猶豫,瞻仰兩足尊,是事為云何?願佛為解說。
於諸聲聞眾,佛說我第一,我今自於智,疑惑不能了,為是究竟法?為是所行道?
佛口所生子,合掌瞻仰待,願出微妙音,時為如實說。
諸天龍神等,其數如恒沙,求佛諸菩薩,大數有八萬,又諸萬億國,轉輪聖王至,合掌以敬心,欲聞具足道。」
  爾時佛告舍利弗:「止,止!不須復說。若說是事,一切世間諸天及人,皆當驚疑。」
  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惟願說之!所以者何?是會無數百千萬億阿僧祇眾生,曾見諸佛,
諸根猛利智慧明了,聞佛所說則能敬信。」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法王無上尊,惟說願勿慮;是會無量眾,有能敬信者。」
  佛復止舍利弗:「若說是事,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皆當驚疑,增上慢比丘將墜於大坑。」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
  爾時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惟願說之!今此會中如我等比,百千萬億世世已曾從佛受化,
如此人等必能敬信,長夜安隱多所饒益。」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無上兩足尊,願說第一法;我為佛長子,惟垂分別說。是會無量眾,能敬信此法,佛已曾世世,教化如是等,
皆一心合掌,欲聽受佛語。我等千二百,及餘求佛者,願為此眾故,惟垂分別說;是等聞此法,則生大歡喜。」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慇懃三請,豈得不說?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
說此語時,會中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五千人等,即從座起,禮佛而退。所以者何?
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世尊默然而不制止。
  爾時佛告舍利弗:「我今此眾,無復枝葉,純有貞實。
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汝今善聽,當為汝說。」
  舍利弗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優曇缽華時一現耳。
舍利弗!汝等當信,佛之所說言不虛妄。
舍利弗!諸佛隨宜說法,意趣難解。所以者何?
我以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演說諸法,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惟有諸佛乃能知之。
所以者何?諸佛世尊,惟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
舍利弗!云何名諸佛世尊惟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諸佛世尊,
欲令眾生開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於世;
欲示眾生示佛知見故,出現於世;
欲令眾生悟佛知見故,出現於世;
欲令眾生入佛知見道故,出現於世。
舍利弗!是為諸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
  佛告舍利弗:「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諸有所作常為一事,惟以佛之知見示悟眾生。
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
舍利弗!一切十方諸佛,法亦如是。
舍利弗!過去諸佛,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
    從諸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
舍利弗!未來諸佛當出於世,亦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
    是諸眾生從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
舍利弗!現在十方無量百千萬億佛土中諸佛世尊,多所饒益安樂眾生,是諸佛亦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
    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
舍利弗!是諸佛但教化菩薩,欲以佛之知見示眾生故,欲以佛之知見悟眾生故,欲令眾生入佛知見道故。
舍利弗!我今亦復如是,知諸眾生有種種欲深心所著,隨其本性,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力故而為說法。
舍利弗!如此皆為得一佛乘一切種智故。
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無二乘,何況有三。
  「舍利弗!諸佛出於五濁惡世,所謂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命濁,如是,舍利弗!
劫濁亂時,眾生垢重,慳貪、嫉妒,成就諸不善根故,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舍利弗!若我弟子,自謂阿羅漢、辟支佛者,不聞不知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事,此非佛弟子,非阿羅漢,非辟支佛。
又舍利弗!是諸比丘、比丘尼,自謂已得阿羅漢,是最後身究竟涅槃,便不復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知此輩,
皆是增上慢人。所以者何?若有比丘實得阿羅漢,若不信此法,無有是處,除佛滅度後現前無佛。
所以者何?佛滅度後,如是等經受持、讀誦、解其義者,是人難得,若遇餘佛,於此法中便得決了。
舍利弗!汝等當一心信解,受持佛語。諸佛如來言無虛妄,無有餘乘,惟一佛乘。」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比丘比丘尼,有懷增上慢,優婆塞我慢,優婆夷不信,如是四眾等,其數有五千,不自見其過,於戒有缺漏,
護惜其瑕疵,是小智已出,眾中之糟糠,佛威德故去,斯人尟福德,不堪受是法。
此眾無枝葉,惟有諸貞實,舍利弗善聽,諸佛所得法,無量方便力,而為眾生說。
眾生心所念,種種所行道,若干諸欲性,先世善惡業,佛悉知是已,以諸緣譬喻,言辭方便力,令一切歡喜。
或說脩多羅,伽陀及本事,本生未曾有,亦說於因緣,譬喻并祇夜,優波提舍經。
鈍根樂小法,貪著於生死,於諸無量佛,不行深妙道,眾苦所惱亂,為是說涅槃。
我設是方便,令得入佛慧,未曾說汝等,當得成佛道。所以未曾說,說時未至故,今正是其時,決定說大乘。
我此九部法,隨順眾生說,入大乘為本,以故說是經。
有佛子心淨,柔軟亦利根,無量諸佛所,而行深妙道,為此諸佛子,說是大乘經。
我記如是人,來世成佛道,以深心念佛,修持淨戒故。此等聞得佛,大喜充遍身,佛知彼心行,故為說大乘。
聲聞若菩薩,聞我所說法,乃至於一偈,皆成佛無疑。
十方佛土中,惟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但以假名字,引導於眾生。
說佛智慧故,諸佛出於世,惟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終不以小乘,濟度於眾生,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莊嚴,以此度眾生,自證無上道,大乘平等法。若以小乘化,乃至於一人,我則墮慳貪,此事為不可。
若人信歸佛,如來不欺誑,亦無貪嫉意,斷諸法中惡,故佛於十方,而獨無所畏。
我以相嚴身,光明照世間,無量眾所尊,為說實相印。舍利弗當知!我本立誓願,欲令一切眾,如我等無異。
如我昔所願,今者已滿足,化一切眾生,皆令入佛道。若我遇眾生,盡教以佛道,無智者錯亂,迷惑不受教。
我知此眾生,未曾修善本,堅著於五欲,癡愛故生惱,
以諸欲因緣,墜墮三惡道,輪迴六趣中,備受諸苦毒,受胎之微形,世世常增長。
薄德少福人,眾苦所逼迫,入邪見稠林,若有若無等,依止此諸見,具足六十二,深著虛妄法,
堅受不可捨,我慢自矜高,諂曲心不實,於千萬億劫,不聞佛名字,亦不聞正法,如是人難度。
是故舍利弗!我為設方便,說諸盡苦道,示之以涅槃。我雖說涅槃,是亦非真滅,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
佛子行道已,來世得作佛,我有方便力,開示三乘法。
一切諸世尊,皆說一乘道,今此諸大眾,皆應除疑惑,諸佛語無異,惟一無二乘。
過去無數劫,無量滅度佛,百千萬億種,其數不可量,如是諸世尊,種種緣譬喻,無數方便力,演說諸法相。
是諸世尊等,皆說一乘法,化無量眾生,令入於佛道。
又諸大聖主,知一切世間,天人群生類,深心之所欲,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
若有眾生類,值諸過去佛,若聞法布施,或持戒忍辱,精進禪智等,種種修福慧,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
諸佛滅度已,若人善軟心,如是諸眾生,皆已成佛道。
諸佛滅度已,供養舍利者,起萬億種塔,金銀及頗梨,車璩與馬瑙,玫瑰琉璃珠,清淨廣嚴飾,莊校於諸塔;
或有起石廟,栴檀及沈水,木櫁并餘材,塼瓦泥土等,若於曠野中,積土成佛廟;
乃至童子戲,聚沙為佛塔;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若人為佛故,建立諸形像,刻彫成眾相,皆已成佛道。
或以七寶成,鍮石赤白銅,白鑞及鉛錫,鐵木及與泥,或以膠漆布,嚴飾作佛像;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
彩畫作佛像,百福莊嚴相,自作若使人,皆已成佛道。
乃至童子戲,若草木及筆,或以指爪甲,而畫作佛像;如是諸人等,漸漸積功德,
具足大悲心,皆已成佛道,但化諸菩薩,度脫無量眾。
若人於塔廟,寶像及畫像,以華香幡蓋,敬心而供養,若使人作樂,擊鼓吹角貝,簫笛琴箜篌,琵琶鐃銅鈸,
如是眾妙音,盡持以供養,或以歡喜心,歌唄頌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
若人散亂心,乃至以一華;供養於畫像,漸見無數佛。
或有人禮拜,或復但合掌,乃至舉一手,或復小低頭,以此供養像,漸見無量佛,
自成無上道,廣度無數眾,入無餘涅槃,如薪盡火滅。
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於諸過去佛,現在或滅度,若有聞是法,皆已成佛道。
未來諸世尊,其數無有量,是諸如來等,亦方便說法;
一切諸如來,以無量方便,度脫諸眾生,入佛無漏智;若有聞法者,無一不成佛。
諸佛本誓願,我所行佛道,普欲令眾生,亦同得此道。未來世諸佛,雖說百千億,無數諸法門,其實為一乘。
諸佛兩足尊,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於道場知已,道師方便說。
天人所供養,現在十方佛,其數如恒沙,出現於世間,安隱眾生故,亦說如是法;
知第一寂滅,以方便力故,雖示種種道,其實為佛乘;
知眾生諸行,深心之所念,過去所集業,欲性精進力,及諸根利鈍,以種種因緣,譬喻亦言辭,隨應方便說;
我今亦如是,安隱眾生故,以種種法門,宣示於佛道。我以智慧力,知眾生性欲,方便說諸法,皆令得歡喜。
舍利弗當知!我以佛眼觀,見六道眾生,貧窮無福慧,入生死險道,相續苦不斷,深著於五欲,如犛牛愛尾,
以貪愛自蔽,盲冥無所見,不求大勢佛,及與斷苦法,深入諸邪見,以苦欲捨苦。
為是眾生故,而起大悲心,我始坐道場,觀樹亦經行,於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我所得智慧,微妙最第一。
眾生諸根鈍,著樂癡所盲,如斯之等類,云何而可度?
爾時諸梵王,及諸天帝釋,護世四天王,及大自在天,并餘諸天眾,眷屬百千萬,恭敬合掌禮,請我轉法輪。
我即自思惟:若但讚佛乘,眾生沒在苦,不能信是法。破法不信故,墜於三惡道;我寧不說法,疾入於涅槃。
尋念過去佛,所行方便力;我今所得道,亦應說三乘。作是思惟時,十方佛皆現;梵音慰喻我,善哉釋迦文!
第一之導師,得是無上法;隨諸一切佛,而用方便力,我等亦皆得,最妙第一法;為諸眾生類,分別說三乘。
少智樂小法,不自信作佛,是故以方便,分別說諸果,雖復說三乘,但為教菩薩。
舍利弗當知!我聞聖師子,深淨微妙音,稱南無諸佛!復作如是念:我出濁惡世,如諸佛所說,我亦隨順行。
思惟是事已,即趣波羅奈,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以方便力故,為五比丘說;
是名轉法輪,便有涅槃音,及以阿羅漢,法僧差別名。從久遠劫來,讚示涅槃法,生死苦永盡,我常如是說。
舍利弗當知!我見佛子等,志求佛道者,無量千萬億,咸以恭敬心,皆來至佛所;曾從諸佛聞,方便所說法。
我即作是念:如來所以出,為說佛慧故。今正是其時。舍利弗當知!鈍根小智人,著相憍慢者,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無畏,於諸菩薩中,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菩薩聞是法,疑網皆已除,千二百羅漢,悉亦當作佛。
如三世諸佛,說法之儀式,我今亦如是,說無分別法。諸佛興出世,懸遠值遇難,正使出于世,說是法復難。
無量無數劫,聞是法亦難,能聽是法者,斯人亦復難。譬如優曇華,一切皆愛樂,天人所希有,時時乃一出。
聞法歡喜讚,乃至發一言,則為已供養,一切三世佛。
是人甚希有,過於優曇華,汝等勿有疑,我為諸法王,普告諸大眾,但以一乘道,教化諸菩薩,無聲聞弟子。
汝等舍利弗,聲聞及菩薩,當知是妙法,諸佛之祕要。以五濁惡世,但樂著諸欲,如是等眾生,終不求佛道。
當來世惡人,聞佛說一乘,迷惑不信受,破法墮惡道。有慚愧清淨,志求佛道者,當為如是等,廣讚一乘道。
舍利弗當知!諸佛法如是,以萬億方便,隨宜而說法,其不習學者,不能曉了此。
汝等既已知,諸佛世之師,隨宜方便事,無復諸疑惑,心生大歡喜,自知當作佛。」       (第一卷終)

        譬喻品  第三
  爾時舍利弗,踊躍歡喜,即起合掌瞻仰尊顏,而白佛言:「今從世尊聞此法音,心懷踊躍得未曾有。所以者何?
我昔從佛聞如是法,見諸菩薩受記作佛,而我等不預斯事,甚自感傷,失於如來無量知見。
世尊!我嘗獨處山林樹下,若坐、若行每作是念:『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
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若我等待說所因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脫。
然我等不解方便隨宜所說,初聞佛法遇便信受,思惟取證。
世尊!我從昔來終日竟夜每自剋責,而今從佛聞所未聞未曾有法,斷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隱,
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聞是法音,得所未曾有;心懷大歡喜,疑網皆已除。昔來蒙佛教,不失於大乘;佛音甚希有,能除眾生惱。
我已得漏盡,聞亦除憂惱;我處於山谷,或在林樹下,若坐若經行,常思惟是事;嗚呼深自責,云何而自欺?
我等亦佛子,同入無漏法,不能於未來,演說無上道。金色三十二,十力諸解脫,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
八十種妙好,十八不共法;如是等功德,而我皆已失。我獨經行時,見佛在大眾,名聞滿十方,廣饒益眾生。
自惟失此利,我為自欺誑,我常於日夜,每思惟是事。欲以問世尊,為失為不失?
我常見世尊,稱讚諸菩薩,以是於日夜,籌量如此事。今聞佛音聲,隨宜而說法,無漏難思議,令眾至道場。
我本著邪見,為諸梵志師,世尊知我心,拔邪說涅槃;我悉除邪見,於空法得證。爾時心自謂,得至於滅度;
而今乃自覺,非是實滅度。若得作佛時,具三十二相;天人夜叉眾,龍神等恭敬,是時乃可謂,永盡滅無餘;
佛於大眾中,說我當作佛;聞如是法音,疑悔悉已除。
初聞佛所說,心中大驚疑,將非魔作佛,惱亂我心耶?佛以種種緣,譬喻巧言說,其心安如海,我聞疑網斷。
佛說過去世,無量滅度佛,安住方便中,亦皆說是法;現在未來佛,其數無有量,亦以諸方便,演說如是法。
如今者世尊,從生及出家,得道轉法輪,亦以方便說;
世尊說實道,波旬無此事,以是我定知,非是魔作佛;我墮疑網故,謂是魔所為。
聞佛柔軟音,深遠甚微妙;演暢清淨法,我心大歡喜。
疑悔永已盡,安住實智中,我定當作佛,為天人所敬,轉無上法輪,教化諸菩薩。」
  爾時佛告舍利弗:「吾今於天、人、沙門、婆羅門等大眾中說,我昔曾於二萬億佛所,為無上道故,常教化汝,
汝亦長夜隨我受學,我以方便引導,汝故生我法中。
舍利弗!我昔教汝志願佛道,汝今悉忘,而便自謂已得滅度。
我今還欲令汝憶念本願所行道故,為諸聲聞說是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舍利弗!汝於未來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劫,供養若干千萬億佛,奉持正法,具足菩薩所行之道,當得作佛,號曰
華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國名離垢,其土平正,
清淨嚴飾,安隱豐樂,天人熾盛,琉璃為地,有八交道,黃金為繩以界其側,其傍各有七寶行樹,常有華果;
華光如來,亦以三乘教化眾生。
舍利弗!彼佛出時雖非惡世,以本願故說三乘法,其劫名大寶莊嚴。何故名曰大寶莊嚴?其國中以菩薩為大寶故。
彼諸菩薩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非佛智力無能知者。
若欲行時寶華承足,此諸菩薩非初發意,皆久殖德本,於無量百千萬億佛所,淨修梵行,恒為諸佛之所稱嘆,
常修佛慧具大神通,善知一切諸法之門,質直無偽志念堅固,如是菩薩充滿其國。
舍利弗!華光佛壽十二小劫,除為王子未作佛時,其國人民壽八小劫。華光如來過十二小劫,授堅滿菩薩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告諸比丘:『是堅滿菩薩次當作佛,號曰華足安行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其佛國土亦復如是。
舍利弗!是華光佛滅度之後,正法住世三十二小劫,像法住世亦三十二小劫。」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舍利弗來世,成佛普智尊;號名曰華光,當度無量眾。供養無數佛,具足菩薩行;十力等功德,證於無上道。
過無量劫已,劫名大寶嚴;世界名離垢,清淨無瑕穢。以琉璃為地,金繩界其道;七寶雜色樹,常有花果實。
彼國諸菩薩,志念常堅固;神通波羅蜜,皆已悉具足。於無數佛所,善學菩薩道;如是等大士,華光佛所化。
佛為王子時,棄國捨世榮;於最末後身,出家成佛道。華光佛住世,壽十二小劫;其國人民眾,壽命八小劫。
佛滅度之後,正法住於世;三十二小劫,廣度諸眾生。正法滅盡已,像法三十二;舍利廣流布,天人普供養。
華光佛所為,其事皆如是;其兩足聖尊,最勝無倫匹,彼即是汝身,宜應自欣慶。」
  爾時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
摩睺羅伽等大眾,見舍利弗於佛前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大歡喜踊躍無量,各各脫身所著上衣,以供養佛。
釋提桓因、梵天王等,與無數天子,亦以天妙衣、天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等,供養於佛,所散天衣,
住虛空中而自迴轉;諸天伎樂百千萬種,於虛空中一時俱作,雨眾天華,而作是言:
「佛昔於波羅奈初轉法輪,今乃復轉無上最大法輪。」
  爾時諸天子,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昔於波羅奈,轉四諦法輪;分別說諸法,五眾之生滅。今復轉最妙,無上大法輪;是法甚深奧,少有能信者。
我等從昔來,數聞世尊說;未曾聞如是,深妙之上法;世尊說是法,我等皆隨喜。
大智舍利弗,今得受尊記;我等亦如是,必當得作佛。
於一切世間,最尊無有上,佛道叵思議,方便隨宜說。我所有福業,今世若過世,及見佛功德,盡迴向佛道。」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今無復疑悔,親於佛前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是諸千二百心自在者,
昔住學地,佛常教化言:『我法能離生、老、病、死,究竟涅槃。』
是學、無學人,亦各自以離我見及有、無見等,謂得涅槃;而今於世尊前,聞所未聞,皆墮疑惑。
善哉,世尊!願為四眾說其因緣令離疑悔。」
  爾時佛告舍利弗:「我先不言諸佛世尊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說法,皆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
是諸所說,皆為化菩薩故。
然,舍利弗!今當復以譬喻更明此義,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
舍利弗!若國邑、聚落有大長者,其年衰邁,財富無量,多有田宅及諸僮僕;其家廣大,唯有一門,多諸人眾,
一百、二百,乃至五百人,止住其中;堂閣朽故,牆壁頹落,柱根腐敗,梁棟傾危,周匝俱時欻然火起焚燒舍宅。
長者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
長者見是大火從四面起,即大驚怖而作是念:『我雖能於此所燒之門安隱得出,而諸子等於火宅內樂著嬉戲,
不覺、不知、不驚、不怖;火來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厭患無求出意。』
舍利弗!是長者作是思惟:『我身手有力,當以衣[袖-由+戒]若以机案從舍出之。』
復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門,而復陜小,諸子幼稚未有所識,戀著戲處,或當墮落為火所燒,我當為說怖畏之事,
此舍已燒宜時疾出,無令為火之所燒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諸子:『汝等速出。』
父雖憐愍善言誘喻,而諸子等樂著嬉戲,不肯信受,不驚、不畏了無出心;亦復不知,何者是火?何者為舍?
云何為失?但東西走戲視父而已。
 「爾時長者即作是念:『此舍已為大火所燒,我及諸子若不時出,必為所焚;我今當設方便令諸子等得免斯害。』
父知諸子先心各有所好,種種珍玩奇異之物,情必樂著,而告之言:『汝等所可玩好希有難得,汝若不取後必憂悔,
如此種種羊車、鹿車、牛車,今在門外可以遊戲,汝等於此火宅宜速出來,隨汝所欲皆當與汝。』
  爾時諸子聞父所說珍玩之物,適其願故心各勇銳,互相推排競共馳走爭出火宅。
是時長者見諸子等安隱得出,皆於四衢道中露地而坐,無復障礙,其心泰然歡喜踊躍。
  時諸子等各白父言:『父先所許玩好之具,羊車、鹿車、牛車願時賜與。』
  「舍利弗!爾時長者,各賜諸子等一大車,其車高廣眾寶莊校,周匝欄楯四面懸鈴,又於其上張設幰蓋,
亦以珍奇雜寶而嚴飾之;寶繩交絡,垂諸華纓,重敷綩綖安置丹枕;駕以白牛,膚色充潔形體姝好,
有大筋力行步平正,其疾如風;又多僕從而侍衛之。所以者何?是大長者財富無量,種種諸藏悉皆充溢,
而作是念:『我財物無極,不應以下劣小車與諸子等,今此幼童皆是吾子,愛無偏黨,我有如是七寶大車,
其數無量,應當等心各各與之,不宜差別。所以者何?以我此物周給一國,猶尚不匱,何況諸子。』
是時諸子,各乘大車得未曾有,非本所望。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是長者等與諸子珍寶大車,寧有虛妄不?」
  舍利弗言:「不也,世尊!是長者但令諸子得免火難,全其軀命非為虛妄。何以故?若全身命,
便為已得玩好之具,況復方便於彼火宅而拔濟之。世尊!若是長者,乃至不與最小一車,猶不虛妄。何以故?
是長者先作是意,我以方便令子得出,以是因緣無虛妄也。何況長者,自知財富無量,欲饒益諸子等與大車。」
  佛告舍利弗:「善哉,善哉!如汝所言。舍利弗!如來亦復如是,則為一切世間之父,
於諸怖畏、衰惱、憂患、無明闇蔽,永盡無餘,而悉成就無量知見力無所畏,有大神力及智慧力,具足方便、
智慧波羅蜜,大慈、大悲常無懈惓,恒求善事利益一切,而生三界朽故火宅,
為度眾生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愚癡闇蔽三毒之火,教化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見諸眾生為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之所燒煮,亦以五欲財利故,受種種苦;
又以貪著追求故,現受眾苦,後受地獄、畜生、餓鬼之苦;
若生天上及在人間,貧窮困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如是等種種諸苦,眾生沒在其中歡喜遊戲,
不覺、不知、不驚、不怖,亦不生厭、不求解脫,於此三界火宅東西馳走,雖遭大苦不以為患。
  「舍利弗!佛見此已便作是念:『我為眾生之父,應拔其苦難,與無量無邊佛智慧樂,令其遊戲。』
舍利弗!如來復作是念:『若我但以神力及智慧力,捨於方便,為諸眾生讚如來知見力無所畏者,眾生不能以是得度
。所以者何?是諸眾生,未免生、老、病、死、憂悲苦惱,而為三界火宅所燒,何由能解佛之智慧。』
舍利弗!如彼長者雖復身手有力而不用之,但以慇懃方便,免濟諸子火宅之難,然後各與珍寶大車;
如來亦復如是,雖有力無所畏而不用之,但以智慧方便,於三界火宅拔濟眾生,為說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
——而作是言:『汝等莫得樂住三界火宅,勿貪麤弊色、聲、香、味、觸也,若貪著生愛則為所燒,
汝等速出三界,當得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虛也,汝等但當勤修精進。』
如來以是方便誘進眾生。復作是言:『汝等當知此三乘法皆是聖所稱嘆,自在無繫無所依求,乘是三乘,
以無漏根、力、覺、道、禪定、解脫、三昧等,而自娛樂,便得無量安隱快樂。』
  「舍利弗!若有眾生,內有智性,從佛世尊聞法信受,慇懃精進,欲速出三界自求涅槃,是名聲聞乘,
如彼諸子為求羊車出於火宅。若有眾生從佛世尊聞法信受,慇懃精進求自然慧,樂獨善寂,深知諸法因緣,
是名辟支佛乘,如彼諸子為求鹿車出於火宅。若有眾生,從佛世尊聞法信受,勤修精進求一切智、佛智、自然智、
無師智,如來知見,力.無所畏,愍念安樂無量眾生,利益天人度脫一切,是名大乘菩薩;求此乘故,名為摩訶薩,
如彼諸子為求牛車出於火宅。
舍利弗!如彼長者見諸子等安隱得出火宅到無畏處,自惟財富無量,等以大車而賜諸子;
如來亦復如是,為一切眾生之父,若見無量億千眾生以佛教門出三界苦怖畏險道得涅槃樂,如來爾時便作是念:
『我有無量無邊智慧、力.無畏等諸佛法藏,是諸眾生皆是我子,等與大乘,不令有人獨得滅度,皆以如來滅度
而滅度之,是諸眾生脫三界者,悉與諸佛禪定、解脫等娛樂之具,皆是一相一種聖所稱歎,能生淨妙第一之樂。』
舍利弗!如彼長者初以三車誘引諸子,然後但與大車,寶物莊嚴安隱第一,然彼長者無虛妄之咎。
如來亦復如是,無有虛妄,初說三乘引導眾生,然後但以大乘而度脫之。何以故?
如來有無量智慧、力.無所畏諸法之藏,能與一切眾生大乘之法,但不盡能受。
舍利弗!以是因緣,當知諸佛方便力故,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佛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譬如長者,有一大宅,其宅久故,而復頓弊,堂舍高危,柱根摧朽,梁棟傾斜,基陛頹毀,牆壁圯坼,
泥塗搋落,覆苦亂墜,椽梠差脫,周障屈曲,雜穢充遍;有五百人,止住其中,鴟梟鵰鷲,鳥鵲鳩鴿,
蚖蛇蝮蝎,蜈蚣蚰蜒,守宮百足,狖狸鼷鼠,諸惡蟲輩,交橫馳走;屎尿臭處,不淨流溢;蜣蜋諸蟲,
而集其上;狐狼野干,咀齰踐蹋,[齒*齊]齧死屍,骨肉狼籍。
由是群狗,競來搏撮,飢羸慞惶,處處求食,鬥爭[齒*查]掣,啀喍嗥吠,其舍恐怖,變狀如是。
處處皆有,魑魅魍魎,夜叉惡鬼,食噉人肉。毒虫之屬,諸惡禽獸,孚乳產生,各自藏護。夜叉競來,爭取食之;
食之既飽,惡心轉熾,鬥爭之聲,甚可怖畏;鳩槃茶鬼,蹲踞土埵,或時離地,一尺二尺;往返遊行,縱逸嬉戲。
捉狗兩足,撲令失聲,以腳加頸,怖狗自樂。復有諸鬼,其身長大,裸形黑瘦,常住其中;發大惡聲,叫呼求食。
復有諸鬼,其咽如針;復有諸鬼,首如牛頭;或食人肉,或復噉狗;頭髮蓬亂,殘害兇險;飢渴所逼,叫喚馳走。
夜叉餓鬼,諸惡鳥獸;飢急四向,窺看窗牖,如是諸難,恐畏無量。
是朽故宅,屬于一人,其人近出,未久之間,於後舍宅,欻然火起;
四面一時,其焰俱熾,棟梁椽柱,爆聲震裂,摧折墮落,牆壁崩倒;
諸鬼神等,揚聲大叫;鵰鷲諸鳥,鳩槃茶等,周慞惶怖,不能自出;惡獸毒虫,藏竄孔穴;
毘舍闍鬼,亦住其中;薄福德故,為火所逼,共相殘害,飲血噉肉。
野干之屬,並已前死;諸大惡獸,競來食噉。臭煙烽[火*孛],四面充塞;
蜈蚣蚰蜒,毒蛇之類,為火所燒,爭走出穴;鳩槃茶鬼,隨取而食。
又諸餓鬼,頭上火燃;飢渴熱惱,周慞悶走。其宅如是,甚可怖畏;毒害火災,眾難非一。
是時宅主,在門外立;聞有人言:汝諸子等,先因遊戲,來入此宅,稚小無知,歡娛樂著。
長者聞已,驚入火宅;方宜救濟,令無燒害。告喻諸子,說眾患難,惡鬼毒虫,災火蔓莚。
眾苦次第,相續不絕;毒蛇蚖蝮,及諸夜叉,鳩槃茶鬼,野干狐狗;鵰鷲鴟梟,百足之屬;飢渴惱急,甚可怖畏。
此苦難處,況復大火。諸子無知,雖聞父誨;猶故樂著,嬉戲不已。
是時長者,而作是念:諸子如此,益我愁惱。今此舍宅,無一可樂,而諸子等,耽湎嬉戲,不受我教,將為火害。
即便思惟,設諸方便,告諸子等:我有種種,珍玩之具,妙寶好車,羊車鹿車,大牛之車;
今在門外,汝等出來,吾為汝等,造作此車,隨意所樂,可以遊戲。
諸子聞說,如此諸車,即時奔競,馳走而出;到於空地,離諸苦難。長者見子,得出火宅,住於四衢,坐師子座。
而自慶言:我今快樂,此諸子等,生育甚難,愚小無知,而入險宅;多諸毒虫,魑魅可畏;
大火猛焰,四面俱起;而此諸子,貪樂嬉戲;我已救之,令得脫難。是故諸人,我今快樂。
爾時諸子,知父安坐,皆詣父所,而白父言:願賜我等,三種寶車;如前所許:諸子出來,當以三車,隨汝所欲。
今正是時,惟垂給與。長者大富,庫藏眾多,金銀琉璃,硨磲碼瑙,以眾寶物,造諸大車;莊校嚴飾,周匝欄楯,
四面懸鈴,金繩交絡,真珠羅網,張施其上;金華諸纓,處處垂下,眾彩雜飾,周匝圍繞;
柔軟繒纊,以為茵蓐。上妙細氎,價直千億,鮮白淨潔,以覆其上。
有大白牛,肥壯多力,形體姝好,以駕寶車;多諸儐從,而侍衛之;以是妙車,等賜諸子。
諸子是時,歡喜踊躍,乘是寶車,遊於四方,嬉戲快樂,自在無礙。
告舍利弗:我亦如是,眾聖中尊,世間之父;一切眾生,皆是吾子,深著世樂,無有慧心;
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憂患,如是等火,熾然不息。
如來已離,三界火宅,寂然閑居,安處林野。
今此三界,皆是我有,其中眾生,悉是吾子;而今此處,多諸患難,唯我一人,能為救護;
雖復教詔,而不信受,於諸欲染,貪著深故;是以方便,為說三乘,令諸眾生,知三界苦;開示演說,出世間道。
是諸子等,若心決定;具足三明,及六神通,有得緣覺,不退菩薩;
汝舍利弗!我為眾生,以此譬喻,說一佛乘;汝等若能,信受是語,一切皆當,成得佛道。
是乘微妙,清淨第一,於諸世間,為無有上;佛所悅可,一切眾生,所應稱讚,供養禮拜;
無量億千,諸力解脫,禪定智慧,及佛餘法,得如是乘,令諸子等,日夜劫數,常得遊戲;
與諸菩薩,及聲聞眾,乘此寶乘,直至道場;以是因緣,十方諦求,更無餘乘,除佛方便。
告舍利弗:汝諸人等,皆是吾子,我則是父;汝等累劫,眾苦所燒,我皆濟拔,令出三界;
我雖先說,汝等滅度,但盡生死,而實不滅;今所應作,唯佛智慧。
若有菩薩,於是眾中;能一心聽,諸佛實法;諸佛世尊,雖以方便,所化眾生,皆是菩薩。
若人小智,深著愛欲;為此等故,說於苦諦。
眾生心喜,得未曾有;佛說苦諦,真實無異。
若有眾生,不知苦本,深著苦因,不能暫捨;為是等故,方便說道,諸苦所因,貪欲為本。
若滅貪欲,無所依止,滅盡諸苦,名第三諦。
為滅諦故,修行於道,離諸苦縛,名得解脫。
是人於何,而得解脫?但離虛妄,名為解脫;其實未得,一切解脫。
佛說是人,未實滅度;斯人未得,無上道故;我意不欲,令至滅度。
我為法王,於法自在;安隱眾生,故現於世。
汝舍利弗!我此法印,為欲利益,世間故說。
在所遊方,勿妄宣傳。若有聞者,隨喜頂受,當知是人,阿惟越致。
若有信受,此經法者,是人已曾,見過去佛;恭敬供養,亦聞是法。
若人有能,信汝所說;則為見我,亦見於汝,及比丘僧,并諸菩薩。
斯法華經,為深智說,淺識聞之,迷惑不解;一切聲聞,及辟支佛,於此經中,力所不及。
汝舍利弗!尚於此經,以信得入,況餘聲聞;其餘聲聞,信佛語故,隨順此經,非己智分。
又舍利弗!憍慢懈怠,計我見者,莫說此經;凡夫淺識,深著五欲,聞不能解,亦勿為說。
若人不信,毀謗此經,則斷一切,世間佛種;或復嚬蹙,而懷疑惑,汝當聽說,此人罪報。
若佛在世,若滅度後,其有誹謗,如斯經典;見有讀誦,書持經者,輕賤憎嫉,而懷結恨,此人罪報,汝今復聽。
其人命終,入阿鼻獄,具足一劫,劫盡更生,如是展轉,至無數劫;
從地獄出,當墮畜生,若狗野干,其形[乞*頁]瘦,黧黮疥癩,人所觸嬈,
又復為人,之所惡賤,常困飢渴,骨肉枯竭;生受楚毒,死被瓦石,斷佛種故,受斯罪報。
若作駱駝,或生驢中,身常負重,加諸杖捶,但念水草,餘無所知;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有作野干,來入聚落,身體疥癩,又無一目,為諸童子,之所打擲,受諸苦痛,或時致死;
於此死已,更受蟒身,其形長大,五百由旬,聾騃無足,宛轉腹行;
為諸小虫,之所唼食,晝夜受苦,無有休息;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若得為人,諸根闇鈍,矬陋攣躄,盲聾背傴,有所言說,人不信受;口氣常臭,鬼魅所著,貧窮下賤,為人所使;
多病痟瘦,無所依怙,雖親附人,人不在意;若有所得,尋復忘失,若修醫道,順方治病;更增他疾,或復致死;
若自有病,無人救療,設服良藥,而復增劇;若他反逆,抄劫竊盜,如是等罪,橫羅其殃;
如斯罪人,永不見佛,眾聖之王,說法教化。
如斯罪人,常生難處;狂聾心亂,永不聞法,於無數劫,如恒河沙;生輒聾啞,諸根不具;
常處地獄,如遊園觀;在餘惡道,如己舍宅;駝驢豬狗,是其行處;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若得為人,聾盲瘖啞,貧窮諸衰,以自莊嚴,水腫乾痟,疥癩癰疽,如是等病,以為衣服;身常臭處,垢穢不淨;
深著我見,增益瞋恚;婬欲熾盛,不擇禽獸;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告舍利弗:謗斯經者;若說其罪,窮劫不盡;以是因緣,我故語汝,無智人中,莫說此經。
若有利根,智慧明了;多聞強識,求佛道者,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人曾見,億百千佛,殖諸善本,深心堅固;如是之人,乃可為說。若人精進,常修慈心;不惜身命,乃可為說。
若人恭敬,無有異心;離諸凡愚,獨處山澤,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又舍利弗!若見有人,捨惡知識,親近善友;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見佛子,持戒清潔,如淨明珠,求大乘經;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人無瞋,質直柔軟,常愍一切,恭敬諸佛;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復有佛子,於大眾中,以清淨心,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說法無礙;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有比丘,為一切智,四方求法,合掌頂受,但樂受持,大乘經典,乃至不受,餘經一偈;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如人至心,求佛舍利,如是求經,得已頂受,其人不復,志求餘經,亦未曾念,外道典籍;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告舍利弗:我說是相,求佛道者,窮劫不盡,如是等人,則能信解;汝當為說,妙法華經。」
        信解品  第四
  爾時慧命須菩提、摩訶迦旃延、摩訶迦葉、摩訶目犍連,從佛所聞未曾有法,世尊授舍利弗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發希有心歡喜踊躍,即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一心合掌曲躬恭敬,
瞻仰尊顏而白佛言:「我等居僧之首,年並朽邁,自謂已得涅槃,無所堪任,不復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往昔說法既久,我時在座身體疲懈,但念空無相無作,於菩薩法遊戲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
所以者何?世尊!令我等出於三界得涅槃證。又今我等年已朽邁,於佛教化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生一念好樂之心,我等今於佛前聞授聲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甚歡喜得未曾有;
不謂於今忽然得聞希有之法,深自慶幸獲大善利,無量珍寶不求自得。
  「世尊!我等今者樂說譬喻以明斯義。譬若有人年既幼稚,捨父逃逝久住他國,或十二十至五十歲,
年既長大加復窮困,馳騁四方以求衣食,漸漸遊行遇向本國。其父先來求子不得,中止一城,其家大富財寶無量,
金、銀、琉璃、珊瑚、琥珀、頗梨珠等,其諸倉庫悉皆盈溢,多有僮僕、臣佐、吏民,象、馬、車乘、牛、羊無數,
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客亦甚眾多。時貧窮子遊諸聚落,經歷國邑,遂到其父所止之城。父每念子,
與子離別五十餘年,而未曾向人說如此事,但自思惟心懷悔恨,自念老朽多有財物,金銀珍寶倉庫盈溢,無有子息,
一旦終沒,財物散失無所委付,是以慇懃每憶其子;復作是念:『我若得子委付財物,坦然快樂無復憂慮。』
  「世尊!爾時窮子,傭賃展轉遇到父舍,住立門側遙見其父,踞師子床寶机承足,諸婆羅門、剎利、居士,
皆恭敬圍繞,以真珠纓絡價直千萬,莊嚴其身,吏民僮僕,手執白拂侍立左右,覆以寶帳垂諸華幡,
香水灑地散眾名華,羅列寶物出內取與,有如是等種種嚴飾威德特尊。
窮子見父有大力勢,即懷恐怖悔來至此,竊作是念:『此或是王,或是王等,非我傭力得物之處;不如往至貧里,
肆力有地,衣食易得,若久住此,或見逼迫強使我作。』作是念已,疾走而去。
  「時富長者,於師子座,見子便識心大歡喜,即作是念:『我財物庫藏今有所付,我常思念此子,無由見之,
而忽自來,甚適我願,我雖年朽猶故貪惜。』即遣傍人急追將還。
  「爾時使者疾走往捉,窮子驚愕稱怨大喚:『我不相犯何為見捉?』使者執之逾急,強牽將還。
于時窮子自念無罪而被囚執,此必定死,轉更惶怖悶絕躄地。
父遙見之而語使言:『不須此人勿強將來,以冷水灑面令得醒悟,莫復與語。』所以者何?
父知其子志意下劣,自知豪貴為子所難,審知是子而以方便,不語他人云是我子。
使者語之:『我今放汝隨意所趣。』窮子歡喜得未曾有,從地而起往至貧里,以求衣食。
  「爾時長者,將欲誘引其子,而設方便,密遣二人形色憔悴無威德者:『汝可詣彼徐語窮子:
「此有作處倍與汝直。」窮子若許將來使作。若言欲何所作?便可語之:「雇汝除糞,我等二人亦共汝作。」』
  「時二使人即求窮子,既已得之具陳上事。爾時窮子先取其價,尋與除糞,其父見子愍而怪之。
又以他日,於窗牖中遙見子身,羸瘦憔悴,糞土塵坌污穢不淨;即脫纓絡細軟上服嚴飾之具,更著麤弊垢膩之衣,
塵土坌身,右手執持除糞之器,狀有所畏語諸作人:『汝等勤作勿得懈息。』以方便故得近其子。
又復告言:『咄男子!汝常此作勿復餘去,當加汝價,諸有所須,盆器米麵鹽酢之屬,莫自疑難,亦有老弊使人,
須者相給好自安意,我如汝父勿復憂慮。所以者何?我年老大而汝少壯,汝常作時無有欺怠瞋恨怨言,
都不見汝有此諸惡如餘作人,自今已後如所生子。』即時長者,更與作字名之為兒。
  「爾時窮子,雖欣此遇,猶故自謂客作賤人;由是之故,於二十年中常令除糞,過是已後心相體信,
入出無難,然其所止猶在本處。
  「世尊!爾時長者有疾,自知將死不久,語窮子言:『我今多有金銀珍寶倉庫盈溢,其中多少所應取與,
汝悉知之,我心如是當體此意。所以者何?今我與汝便為不異,宜加用心無令漏失。』
  「爾時窮子,即受教敕領知眾物,金銀珍寶及諸庫藏,而無希取一餐之意,然其所止故在本處,
下劣之心亦未能捨。復經少時,父知子意漸以通泰,成就大志自鄙先心,臨欲終時而命其子,并會親族、國王、
大臣、剎利、居士,皆悉已集。
即自宣言:『諸君當知!此是我子我之所生,於某城中捨吾逃走,伶俜辛苦五十餘年,其本字某我名某甲,
昔在本城懷憂推覓,忽於此間遇會得之,此實我子我實其父,今我所有一切財物,皆是子有,先所出內是子所知。』
  「世尊!是時窮子,聞父此言,即大歡喜得未曾有,而作是念:『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寶藏自然而至。』
世尊!大富長者則是如來,我等皆似佛子,如來常說我等為子。
  「世尊!我等以三苦故,於生死中受諸熱惱,迷惑無知樂著小法。今日世尊,令我等思惟蠲除諸法戲論之糞,
我等於中勤加精進,得至涅槃一日之價,既得此已,心大歡喜自以為足,而便自謂,於佛法中勤精進故所得弘多。
然世尊先知我等心著弊欲樂於小法,便見縱捨不為分別,汝等當有如來知見寶藏之分。
  「世尊以方便力說如來智慧,我等從佛得涅槃一日之價,以為大得,於此大乘無有志求,我等又因如來智慧,
為諸菩薩開示演說,而自於此無有志願。所以者何?佛知我等心樂小法,以方便力隨我等說,而我等不知真是佛子,
今我等方知,世尊於佛智慧無所吝惜。所以者何?我等昔來真是佛子,而但樂小法,若我等有樂大之心,
佛則為我說大乘法,於此經中唯說一乘,而昔於菩薩前毀呰聲聞樂小法者,然佛實以大乘教化,
是故我等說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法王大寶自然而至,如佛子所應得者皆已得之。」
  爾時摩訶迦葉,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等今日,聞佛音教,歡喜踊躍,得未曾有。佛說聲聞,當得作佛;無上寶聚,不求自得。
譬如童子,幼稚無識,捨父逃逝,遠到他土;
周流諸國,五十餘年;其父憂念,四方推求,求之既疲,頓止一城,造立舍宅,五欲自娛。
其家巨富,多諸金銀、車渠馬瑙、真珠琉璃、象馬牛羊、輦輿車乘、田業僮僕,人民眾多;
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人,無處不有。
千萬億眾,圍繞恭敬;常為王者,之所愛念;群臣豪族,皆共宗重;以諸緣故,往來者眾。
豪富如是,有大力勢,而年朽邁,益憂念子,夙夜惟念:死時將至,癡子捨我,五十餘年,庫藏諸物,當如之何?
爾時窮子,求索衣食,從邑至邑,從國至國;或有所得,或無所得,飢餓羸瘦,體生瘡癬;
漸次經歷,到父住城,傭賃展轉,遂至父舍。
爾時長者,於其門內,施大寶帳,處師子座;眷屬圍繞,諸人侍衛,或有計算,金銀寶物,出內財產,注記券疏。
窮子見父,豪貴尊嚴,謂是國王,若是王等;驚怖自怪,何故至此?復自念言:我若久住,或見逼迫,強驅使作。
思惟是已,馳走而去,借問貧里,欲往傭作。長者是時,在師子座,遙見其子,默而識之;即敕使者,追捉將來。
窮子驚喚,迷悶躄地:是人執我,必當見殺,何用衣食,使我至此?
長者知子,愚癡狹劣,不信我言,不信是父;
即以方便,更遣餘人,眇目矬陋,無威德者,汝可語之:云當相雇;除諸糞穢,倍與汝價。
窮子聞之,歡喜隨來,為除糞穢,淨諸房舍。長者於牖,常見其子,念子愚劣,樂為鄙事。
於是長者,著弊垢衣,執除糞器,往到子所;方便附近,語令勤作,既益汝價,并塗足油,飲食充足,薦席厚暖。
如是苦言,汝當勤作。又以軟語,若如我子。
長者有智,漸令入出,經二十年,執作家事,示其金銀、真珠頗梨,諸物出入,皆使令知;
猶處門外,止宿草庵,自念貧事,我無此物。
父知子心,漸已曠大,欲與財物,即聚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於此大眾,說是我子;
捨我他行,經五十年,自見子來,已二十年。昔於某城,而失是子,周行求索,遂來至此。
凡我所有,舍宅人民,悉以付之,恣其所用。
子念昔貧,志意下劣,今於父所,大獲珍寶,并及舍宅,一切財物,甚大歡喜,得未曾有。
佛亦如是,知我樂小,未曾說言,汝等作佛。
而說我等,得諸無漏,成就小乘,聲聞弟子。佛敕我等,說最上道,修習此者,當得成佛。
我承佛教,為大菩薩,以諸因緣,種種譬喻;若干言辭,說無上道。
諸佛子等,從我聞法,日夜思惟,精勤修習。是時諸佛,即授其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
一切諸佛,祕藏之法,但為菩薩,演其實事,而不為我,說斯真要;
如彼窮子,得近其父,雖知諸物,心不悕取;我等雖說,佛法寶藏,自無志願,亦復如是;
我等內滅,自謂為足,唯了此事,更無餘事。
我等若聞,淨佛國土,教化眾生,都無欣樂;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生無滅,無大無小,無漏無為。
如是思惟,不生喜樂。我等長夜,於佛智慧,無貪無著,無復志願;而自於法,謂是究竟。
我等長夜,修習空法;得脫三界,苦惱之患,住最後身,有餘涅槃。佛所教化,得道不虛,則為已得,報佛之恩。
我等雖為,諸佛子等,說菩薩法,以求佛道,而於是法,永無願樂。
導師見捨,觀我心故,初不勸進,說有實利;如富長者,知子志劣,以方便力,柔伏其心,然後乃付,一切財寶;
佛亦如是,現希有事,知樂小者,以方便力,調伏其心,乃教大智。
我等今日,得未曾有,非先所望,而今自得;如彼窮子,得無量寶。
世尊我今,得道得果,於無漏法,得清淨眼;我等長夜,持佛淨戒,始於今日,得其果報;
法王法中,久修梵行,今得無漏,無上大果;我等今者,真是聲聞,以佛道聲,令一切聞。
我等今者,真阿羅漢,於諸世間,天人魔梵,普於其中,應受供養。
世尊大恩,以希有事,憐愍教化,利益我等;無量億劫,誰能報者?
手足供給,頭頂禮敬,一切供養,皆不能報;若以頂戴,兩肩荷負,於恒沙劫,盡心恭敬;
又以美膳,無量寶衣,及諸臥具,種種湯藥,牛頭栴檀,及諸珍寶,以起塔廟,寶衣布地,如斯等事,以用供養;
於恒沙劫,亦不能報。諸佛希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大神通力;
無漏無為,諸法之王,能為下劣,忍于斯事;取相凡夫,隨宜而說。
諸佛於法,得最自在,知諸眾生,種種欲樂,及其志力,隨所堪任;以無量喻,而為說法,隨諸眾生,宿世善根;
又知成熟,未成熟者,種種籌量,分別知已,於一乘道,隨宜說三。」             (第二卷終)

        藥草喻品  第五
  爾時世尊,告摩訶迦葉及諸大弟子:「善哉,善哉!迦葉!善說如來真實功德。
誠如所言,如來復有無量無邊阿僧祇功德,汝等若於無量億劫說不能盡。
迦葉當知!如來是諸法之王,若有所說皆不虛也,於一切法,以智方便而演說之;
其所說法,皆悉到於一切智地,如來觀知一切諸法之所歸趣,亦知一切眾生深心所行,通達無礙。
又於諸法究盡明了,示諸眾生一切智慧。
迦葉!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山、川、谿谷土地所生,卉、木、叢林及諸藥草,種類若干名色各異,
密雲彌布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一時等澍其澤普洽,卉、木、叢林及諸藥草,小根、小莖、小枝、小葉,
中根、中莖、中枝、中葉,大根、大莖、大枝、大葉,諸樹大小隨上、中、下,各有所受,一雲所雨稱其種性,
而得生長華果敷實,雖一地所生,一雨所潤,而諸草木各有差別。
迦葉當知!如來亦復如是,出現於世如大雲起,以大音聲普遍世界天、人、阿脩羅,如彼大雲遍覆三千大千國土,
於大眾中而唱是言:『我是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未度者令度,未解者令解,未安者令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今世後世如實知之。
我是一切知者,一切見者,知道者,開道者,說道者,汝等天、人、阿脩羅眾,皆應到此,為聽法故。』
  爾時無數千萬億種眾生,來至佛所而聽法,如來于時觀是眾生諸根利、鈍、精進、懈怠,隨其所堪而為說法,
種種無量皆令歡喜,快得善利。是諸眾生聞是法已,現世安隱後生善處,以道受樂亦得聞法,既聞法已離諸障礙,
於諸法中任力所能漸得入道,如彼大雲雨,於一切卉、木、叢林及諸藥草,如其種性具足蒙潤各得生長。
如來說法一相一味,所謂解脫相、離相、滅相,究竟至於一切種智。
其有眾生聞如來法,若持、讀誦、如說修行,所得功德不自覺知。所以者何?唯有如來,知此眾生種相、體性,
念何事?思何事?修何事?云何念?云何思?云何修?以何法念?以何法思?以何法修?以何法得何法?
如來如實見之,明了無礙,如彼卉、木、叢林諸藥草等,而不自知上、中、下性。
如來知是一相一味之法,所謂解脫相、離相、滅相,究竟涅槃常寂滅相,終歸於空。
佛知是已,觀眾生心欲而將護之,是故不即為說一切種智。
汝等迦葉甚為希有,能知如來隨宜說法,能信能受。所以者何?諸佛世尊隨宜說法難解難知。」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破有法王,出現世間,隨眾生欲,種種說法。
如來尊重,智慧深遠,久默斯要,不務速說;有智若聞,則能信解;無智疑悔,則為永失。
是故迦葉!隨力為說,以種種緣,令得正見。迦葉當知!譬如大雲,起於世間,遍覆一切;惠雲含潤,電光晃曜,
雷聲遠震,令眾悅豫;日光掩蔽,地上清涼,靉靆垂布,如可承攬;其雨普等,四方俱下,流澍無量,率土充洽;
山川嶮谷,幽邃所生,卉木藥草,大小諸樹,百穀苗稼,甘蔗蒲桃,雨之所潤,無不豐足。
乾地普洽,藥木並茂,其雲所出,一味之水,草木叢林,隨分受潤,一切諸樹,上中下等,稱其大小,各得生長;
根莖枝葉,華果光色,一雨所及,皆得鮮澤;如其體相,性分大小,所潤是一,而各滋茂。
佛亦如是,出現於世,譬如大雲,普覆一切;既出于世,為諸眾生,分別演說,諸法之實;
大聖世尊,於諸天人,一切眾中,而宣是言:
我為如來,兩足之尊,出于世間,猶如大雲,充潤一切,枯槁眾生,皆令離苦,得安隱樂;
世間之樂,及涅槃樂,諸天人眾,一心善聽;皆應到此,覲無上尊。
我為世尊,無能及者,安隱眾生,故現於世,為大眾說,甘露淨法,其法一味,解脫涅槃。
以一妙音,演暢斯義;常為大乘,而作因緣;我觀一切,普皆平等,無有彼此,愛憎之心。
我無貪著,亦無限礙,恒為一切,平等說法。如為一人,眾多亦然,常演說法,曾無他事。
去來坐立,終不疲厭,充足世間,如雨所潤。
貴賤上下,持戒毀戒,威儀具足,及不具足,正見邪見,利根鈍根,等雨法雨,而無懈惓。
一切眾生,聞我法者,隨力所受,住於諸地,或處人天,轉輪聖王,釋梵諸天,是小藥草;知無漏法,能得涅槃,
起六神通,及得三明,獨處山林,常行禪定,得緣覺證,是中藥草;求世尊處,我當作佛,行精進定,是上藥草。
又諸佛子,專心佛道,常行慈悲,自知作佛,決定無疑,是名小樹;
安住神通,轉不退輪,度無量億,百千眾生,如是菩薩,名為大樹。
佛平等說,如一味雨,隨眾生性,所受不同,如彼草木,所稟各異;
佛以此喻,方便開示,種種言辭,演說一法;於佛智慧,如海一渧。
我雨法雨,充滿世間,一味之法,隨力修行,如彼叢林,藥草諸樹,隨其大小,漸增茂好。
諸佛之法,常以一味,令諸世間,普得具足,漸次修行,皆得道果;
聲聞緣覺,處於山林,住最後身,聞法得果;是名藥草,各得增長。
若諸菩薩,智慧堅固,了達三界,求最上乘,是名小樹,而得增長。
復有住禪,得神通力,聞諸法空,心大歡喜;放無數光,度諸眾生,是名大樹,而得增長。
如是迦葉!佛所說法,譬如大雲,以一味雨,潤於人華,各得成實。
迦葉當知!以諸因緣,種種譬喻,開示佛道,是我方便,諸佛亦然。
今為汝等,說最實事;諸聲聞眾,皆非滅度。汝等所行,是菩薩道,漸漸修學,悉當成佛。
  「復次迦葉!如來於諸眾生調伏平等。
迦葉!譬如日月光明照於世間,若作善、若作不善,若高處住、若下處住,若香、若臭,諸處平等光照無偏。
如是,迦葉!如來.應.正遍知一切種智心之光明,於諸五趣眾生受生之中,如其信解大乘、緣覺乘、聲聞乘中,
為說正法平等而轉,如來智慧亦無增減,如其福智聚集而生。
迦葉!無有三乘,唯彼眾生別異行故,施設三乘。」
  慧命摩訶迦葉白佛言:「世尊!若無三乘,何故現世施設聲聞、緣覺、菩薩?」
  佛告慧命摩訶迦葉:「譬如作瓦器者,等和土泥而用作器,彼中或有盛沙糖器,或盛酥器,或盛乳酪器,
或盛惡糞穢器,泥亦無有種種別異,而物著中隨所受量,器則種種別異施設。
如是,迦葉!此唯一乘所謂大乘,無有二乘及以三乘。」
  慧命摩訶迦葉白佛言:「世尊!彼諸眾生種種信解,若出三界,彼等為一涅槃,為當二、三?」
  佛告慧命摩訶迦葉:「若覺諸法體等涅槃,彼亦唯一無有二、三。
迦葉!以彼義故,我當為汝作喻,以此喻故有智丈夫則當解我所說之義。
迦葉!譬如生盲丈夫,作如是言:『無有好、惡等色,亦無好、惡等色可見;無有日月星宿等,亦無星宿等可見。』
有異丈夫於彼生盲者前,說如是言:『有好、惡等色,亦有好、惡等色可見;有日月星宿等,亦有星宿等可見。』
生盲丈夫雖聞其說而不信受。時有良醫能知諸病,見彼生盲丈夫,如是念言:
『其彼丈夫先有惡業今有病生,若其病生則有四種,所謂風、黃與癃及以等分。』
時彼良醫,為欲滅其病故,又復方便如是思惟:『所有藥物世所行者,彼等不能療治此病,唯雪山王,有四種藥。
何等為四?所謂初名順入諸色味處,二名解脫諸病,三名破壞諸毒,四名隨所住處施與安樂,是為四種。』
時彼良醫,於生盲所發生悲愍,興起如是方便思惟,以彼方便詣雪山王,到已上頂,或下入、或傍行,周遍觀察,
既觀察已,得四種藥,於中或以齒等咀嚼,作已與之;或以石磨,或復和別藥物煮熟與之;或復和生藥物作已與之;
或針刺身與作孔穴,或有與火炙燒,或以別異藥物相和,乃至飲食和而與之。
時彼生盲,以方便相應故即時得眼,彼得眼已,內、外、遠、近、日、月、光明、星宿諸色皆悉得見,說如是言:
『嗚呼!我甚愚癡,我聞先說本不信受,我今此時皆悉得見,我盲已脫,亦已得眼,無勝我者。』
  「彼時復有五通仙人,天眼、天耳、了知他心,憶念宿住善證智通,語丈夫言:
『丈夫!汝唯得眼,餘無一知,汝今何故已生憍慢,汝亦未有智慧善巧。』
彼復作如是言:『丈夫!汝入室坐,外有別色不見、不知;汝亦不知眾生善心、惡心;
五踰闍那邊住所有言說、鼓、貝等聲,汝亦不聞、不知;拘盧舍邊不舉兩足不能往到,及生長已,
母胎作業汝亦不念,云何汝有巧智?云何作如是言「我悉得見?」又汝丈夫,闇作明知,明作闇知。』
時彼丈夫語仙人言:『以何方便?又作何等清淨業已?當得是智。及於汝等,淨信力故,我亦當得如此功德。』
時彼仙人語丈夫言:『若欲如是,汝應當住空閑山窟,坐思念法及斷煩惱,當得神通,具足功德。』
時彼丈夫受其義已,即行出家住空閑處,專守一心斷世渴愛,得五神通;既得五神通已,思惟:『
我先作於別業,以彼因故,無一功德可以證知;我念此時,隨所思念即能得去;我於昔時少智、少慧,有盲而住。』
  「迦葉!作此譬喻欲令知義,於此義中復應當見。迦葉!其生盲者,即是六趣流轉中住所有眾生,
若於正法未有知覺,煩惱盲闇則當增長,及彼無明闇冥,以無明闇冥故行業聚集;
以行業為緣故名色乃至唯有大苦之聚積集當生。
如是無明闇冥眾生流轉中住,唯有如來超出三界,發生悲愍,亦如慈父愛念一子,發悲愍已下入三界,見彼眾生,
於流轉輪中行,不如實知出離流轉。
佛以佛眼而觀見之,見已了知此等眾生,先世作善,少瞋厚欲,少欲厚瞋,或有少智,或有巧慧,或有成熟清淨,
或有邪見,彼等眾生,佛為方便巧說三乘;如彼仙人五通淨眼者,即是菩薩;
菩提心生得無生忍,證覺無上正真之覺,如彼大醫,即是如來;當如是見。
如彼生盲,即是癡闇眾生;當如是見。
如彼風、黃、癃等即是欲瞋及癡六十二見;當如是見。
如四種藥,即是空、無相、無願、涅槃門;當如是見。
隨所服藥,其病隨滅,即是空、無相、無願、解脫門,正修念已,無明當滅,無明滅故行滅,乃至唯有大苦聚滅。
如是思惟,不住善中,亦不惡中,如盲得眼,即是聲聞、緣覺乘;當如是見。
割斷流轉煩惱繫縛,解脫煩惱,解脫六趣及以三界,以彼義故,聲聞乘者如是念言:
『無有別法更須證覺,我今已得到於涅槃。』
爾時如來為彼說法,若於諸法未能悉到,何處彼有究竟涅槃?彼等,佛以菩提教化,發菩提心,不住流轉,
不到涅槃,彼悟三界十方空寂,皆如化夢及以焰響,觀見諸法不生、不滅,不縳、不解、不闇、不明,
如是見甚深法,彼見亦無所見,而亦恒見滿諸三界別異眾生心之信解。」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譬如日月光,平等照三千,於善及於惡,而光無增減。
如來智慧光,平等如日月,教化諸眾生,無增亦無減。
如瓦師作器,平等和土泥,於中器或盛,沙糖乳穌水,或有盛不淨,或有盛於酪;
彼唯取一泥,瓦師用為器,若物墮其內,因彼知器名。
如眾生無餘,如來隨別欲,雖說乘差別,決定唯佛乘;
無智故輪轉,而不知寂滅,若人能知空,遠離於法我;彼知佛世尊,所得正真覺。
安置處中智,說名緣覺者;空智教化已,顯名為聲聞;若能覺諸法,說名正遍知。
如有生盲者,不見日月星,彼便如是言,無有諸色類。
大醫於生盲,為其入慈愍,往詣雪山已,上下及傍行;
求得於良藥,順入色味處,如是等四種,和合而療治;或有用齒齧,或有以石磨,或以針入身,療治生盲者。
彼既得眼已,即見日月光,復作如是念,昔時無智說。是流轉眾生,生盲大無智,緣生輪所運,無智受苦道。
無智癡世中,如是一切智,如來大良醫,出生悲愍體,彼以善方便,演說寂正法。
無上佛覺智,演說最勝乘,廣說處中際,中智導師者。怖畏於流轉,為讚異菩提;出離三界已,聲聞自知住。
如是念我得,涅槃無垢安;當得諸法覺,涅槃甘露處。大仙於彼故,為其入悲愍;告言汝愚癡,莫念我是智。
若有於倉舍,汝住彼中時,外有則不知,汝是小智者。若住彼中時,知外作未作,彼亦未是知,況汝小智者。
五踰闍那量,若有音聲出,汝不能聞彼,何況別遠住。他人於汝所,若愛若惡心,汝不能知彼,如何生普慢。
欲向俱盧舍,不步不能往,汝胎所有事,汝亦忘彼時。若得五神通,乃名一切智,汝癡無一智,而說是智者。
汝欲一切智,出生於神通,若住空閑處,神通則可出,思惟清淨法,則當得神通。
受義詣空閑,思惟入靜室,得五神通已,不久具功德;如是諸聲聞,念得涅槃想。
諸佛說彼時,小息非涅槃,是諸佛方便,為說如此道。
若離一切智,無有發涅槃,三世智無邊,六度行清淨;空寂及無相,作願亦除捨,及以菩提心,別法向涅槃。
及四種梵行,四攝亦讚說,為教化眾生,勝仙而說此。若復知諸法,自性如幻夢,不實似芭蕉,亦與音響等。
及知彼自性,三界無餘殘,不縛亦不解,不知於滅度。諸法平等空,無有異體者,此亦無所見,不觀於一法。
彼見大智者,法身無餘殘,無有於三乘,一乘此中有。諸法皆平等,平等常等等,知如是智已,涅槃甘露安。」
        授記品  第六
  爾時世尊說是偈已,告諸大眾唱如是言:「我此弟子摩訶迦葉,於未來世,當得奉覲三百萬億諸佛世尊,
供養、恭敬、尊重、讚嘆,廣宣諸佛無量大法,於最後身得成為佛,名曰
光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國名光德,
劫名大莊嚴,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國界嚴飾,無諸穢惡、瓦礫、荊棘、便利、
不淨,其土平正,無有高下坑坎堆埠,琉璃為地寶樹行列,黃金為繩以界道側,散諸寶華周遍清淨;
其國菩薩無量千億,諸聲聞眾亦復無數,無有魔事,雖有魔及魔民,皆護佛法。」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告諸比丘:我以佛眼,見是迦葉,於未來世,過無數劫,當得作佛;
而於來世,供養奉覲,三百萬億,諸佛世尊;為佛智慧,淨修梵行。
供養最上,兩足尊已,修集一切,無上之慧,於最後身,得成為佛。
其土清淨,琉璃為地,多諸寶樹,行列道側,金繩界道,見者歡喜;
常出好香,散眾名華,種種奇妙,以為莊嚴;其地平正,無有丘坑;
諸菩薩眾,不可稱計,其心調柔,逮大神通,奉持諸佛,大乘經典。
諸聲聞眾,無漏後身,法王之子,亦不可計,乃以天眼,不能數知;
其佛當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光明世尊,其事如是。』」
  爾時大目犍連、須菩提、摩訶迦栴延等,皆悉悚慄,一心合掌瞻仰世尊,目不暫捨,即共同聲,而說偈言:「
大雄猛世尊,諸釋之法王,哀愍我等故,而賜佛音聲。
若知我深心,見為授記者,如以甘露灑,除熱得清涼。
如從飢國來,忽遇大王膳,心猶懷疑懼,未敢即便食,若復得王教,然後乃敢食。
我等亦如是,每惟小乘過,不知當云何,得佛無上慧?
雖聞佛音聲,言我等作佛,心尚懷憂懼,如未敢便食;若蒙佛授記,爾乃快安樂。
大雄猛世尊,常欲安世間,願賜我等記,如飢須教食。」
  爾時世尊,知諸大弟子心之所念,告諸比丘:「是須菩提,於當來世,奉覲三百萬億那由他佛,
供養、恭敬、尊重、讚嘆,常修梵行具菩薩道,於最後身得成為佛,號曰
名相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劫名有寶,國名寶生,
其土平正,頗梨為地,寶樹莊嚴,無諸丘坑、沙礫、荊棘、便利之穢,寶華覆地周遍清淨;
其土人民,皆處寶臺、珍妙樓閣;聲聞弟子無量無邊,算數譬喻所不能知;諸菩薩眾,無數千萬億那由他;
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其佛常處虛空,為眾說法,度脫無量菩薩及聲聞眾。」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眾,今告汝等,皆當一心,聽我所說:我大弟子,須菩提者,當得作佛,號曰名相;當供無數,萬億諸佛;
隨佛所作,漸具大道,最後身得,三十二相;端正殊妙,猶如寶山;其佛國土,嚴淨第一,眾生見者,無不愛樂。
佛於其中,度無量眾;其佛法中,多諸菩薩,皆悉利根,轉不退輪;彼國常以,菩薩莊嚴。
諸聲聞眾,不可稱數,皆得三明,具六神通,住八解脫,有大威德。
其佛說法,現於無量,神通變化,不可思議;諸天人民,數如恒沙,皆共合掌,聽受佛語。
其佛當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爾時世尊,復告諸比丘眾:「我今語汝,是大迦旃延,於當來世,以諸供具,供養奉事八千億佛,恭敬尊重;
諸佛滅後,各起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銀、琉璃、車璩、馬瑙、真珠、玫瑰七寶合成;
眾華瓔珞,塗香、末香、燒香,繒蓋、幢幡供養塔廟。
過是已後,當復供養二萬億佛,亦復如是。供養是諸佛已,具菩薩道當得作佛,號曰
閻浮那提金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土平正,
頗梨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道側,妙華覆地周遍清淨,見者歡喜;
無四惡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道,多有天人,諸聲聞眾,及諸菩薩;
無量萬億,莊嚴其國;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眾,皆一心聽;如我所說,真實無異。
是迦旃延,當以種種,妙好供具,供養諸佛;諸佛滅後,起七寶塔,亦以華香,供養舍利。
其最後身,得佛智慧,成等正覺,國土清淨。
度脫無量,萬億眾生;皆為十方,之所供養。
佛之光明,無能勝者,其佛號曰,閻浮金光,菩薩聲聞,斷一切有;無量無數,莊嚴其國。」
  爾時世尊復告大眾:「我今語汝,是大目犍連,當以種種供具供養八千諸佛,恭敬尊重,諸佛滅後,
各起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銀、琉璃、車璩、馬瑙、真珠、玫瑰七寶合成,眾華纓絡,
塗香、末香、燒香,繒蓋、幢幡,以用供養;過是已後,當復供養二百萬億諸佛,亦復如是,當得成佛,號曰
多摩羅跋栴檀香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劫名喜滿,
國名意樂;其土平正,頗梨為地,寶樹莊嚴,散真珠華,周遍清淨,見者歡喜,多諸天人,菩薩、聲聞其數無量;
佛壽二十四小劫,正法住世四十小劫,像法亦住四十小劫。」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此弟子,大目犍連,捨是身已,得見八千,二百萬億,諸佛世尊;
為佛道故,供養恭敬,於諸佛所,常修梵行,於無量劫,奉持佛法;
諸佛滅度,起七寶塔,長表金剎,花香伎樂,而以供養,諸佛塔廟。
漸漸具足,菩薩道已,於意樂國,而得作佛;號多摩羅,栴檀之香,其佛壽命,二十四劫;
常為天人,演說佛道,聲聞無量,如恒河沙,三明六通,有大威德;
菩薩無數,志固精進,於佛智慧,皆不退轉;佛滅度後,正法當住,四十小劫,像法亦爾。
我諸弟子,威德具足,其數五百,皆當授記,於未來世,咸得成佛;我及汝等,宿世因緣,吾今當說,汝等善聽。」
        化城喻品  第七
  佛告諸比丘:「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名
大通智勝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其國名好成,劫名大相。
諸比丘!彼佛滅度已來甚大久遠,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種,假使有人磨以為墨,過於東方千國土,乃下一點,
大如微塵,又過千國土,復下一點,如是展轉盡地種墨。於汝等意云何?
是諸國土,若算師若算師弟子,能得邊際知其數不?」
  「不也,世尊!」
  「諸比丘!是人所經國土,若點不點,盡末為塵,一塵一劫,彼佛滅度已來,
復過是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我以如來知見力故,觀彼久遠猶若今日。」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邊劫,有佛兩足尊,名大通智勝。
如人以力磨,三千大千土,盡此諸地種,皆悉以為墨,過於千國土,乃下一塵點,如是展轉點,盡此諸塵墨。
如是諸國土,點與不點等,復盡末為塵,一塵為一劫。此諸微塵數,其劫復過是,彼佛滅度來,如是無量劫。
如來無礙智,知彼佛滅度,及聲聞菩薩,如見今滅度。諸比丘當知!佛智淨微妙,無漏無所礙,通達無量劫。」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已,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而諸佛法不現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結跏趺坐,身心不動,而諸佛法猶不在前。
爾時忉利諸天,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高一由旬,佛於此坐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適坐此座,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華,面百由旬,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如是不絕,滿十小劫供養於佛,
乃至滅度,常雨此華。四王諸天為供養佛,常擊天鼓,其餘諸天作天伎樂,滿十小劫,至於滅度,亦復如是。
諸比丘!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積。
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捨所珍,往詣佛所,諸母涕泣而隨送之;
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百千萬億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
咸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供養、恭敬、尊重、讚嘆。
到已頭面禮足,繞佛畢已,一心合掌,瞻仰尊顏,以偈頌曰:「『
大威德世尊,為度眾生故,於無量億歲,爾乃得成佛,諸願已具足,善哉吉無上。
世尊甚希有,一坐十小劫,身體及手足,靜然安不動。
其心常惔怕,未曾有散亂,究竟永寂滅,安住無漏法。今者見世尊,安隱成佛道,我等得善利,稱慶大歡喜。
眾生常苦惱,盲冥無導師,不識苦盡道,不知求解脫。長夜增惡趣,減損諸天眾,從冥入於冥,永不聞佛名。
今佛得最上,安隱無漏道,我等及天人,為得最大利,是故咸稽首,歸命無上尊。』
  「爾時十六王子,偈讚佛已,勸請世尊轉於法輪,咸作是言:『世尊說法多所安隱,憐愍饒益諸天人民。』
  「重說偈言:「『
世雄無等倫,百福自莊嚴,得無上智慧,願為世間說,度脫於我等,及諸眾生類,為分別顯示,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眾生亦復然。
世尊知眾生,深心之所念,亦知所行道,又知智慧力,欲樂及修福,宿命所行業,世尊悉知已,當轉無上輪。』」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
其國中間幽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眾生?』
又其國界諸天宮殿,乃至梵宮六種震動,大光普照,遍滿世界,勝諸天光。
爾時東方五百萬億諸國土中,梵天宮殿光明照曜,倍於常明。諸梵天王各作是念:
『今者宮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緣而現此相?』
是時諸梵天王,即各相詣,共議此事。
  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救一切,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此是何因緣,宜可共求之?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而此大光明,遍照於十方?』
  「爾時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袖-由+戒]盛諸天華,共詣西方推尋是相。
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
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即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其所散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其菩提樹高十由旬。
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唯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
  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希有,難可得值遇,具無量功德,能救護一切。天人之大師,哀愍於世間,十方諸眾生,普皆蒙饒益。
我等所從來,五百萬億國,捨深禪定樂,為供養佛故。我等先世福,宮殿甚嚴飾,今以奉世尊,唯願哀納受。』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唯願世尊,轉於法輪度脫眾生,開涅槃道。』
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世雄兩足尊,唯願演說法,以大慈悲力,度苦惱眾生。』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又諸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踊躍生希有心,
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大悲,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是事何因緣,而現如此相?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
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未曾見此相,當共一心求。
過千萬億土,尋光共推之;多是佛出世,度脫苦眾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西北方推尋是相。
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
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
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唯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
  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聖主天中王,迦陵頻伽聲,哀愍眾生者,我等今敬禮。
世尊甚希有,久遠乃一現,一百八十劫,空過無有佛。
三惡道充滿,諸天眾減少,今佛出於世,為眾生作眼。
世間所歸趣,救護於一切,為眾生之父,哀愍饒益者;我等宿福慶,今得值世尊。』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唯願世尊,哀愍一切,轉於法輪度脫眾生。』
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大聖轉法輪,顯示諸法相,度苦惱眾生,令得大歡喜。眾生聞是法,得道若生天,諸惡道減少,忍善者增益。』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又諸比丘!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天,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踊躍生希有心,
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此光明?』
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大王,名曰妙法,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甚威曜;此非無因緣,是相宜求之。過於百千劫,未曾見是相;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袖-由+戒]盛諸天華,共詣北方推尋是相。
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
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
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唯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
  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難見,破諸煩惱者,過百三十劫,今乃得一見。諸飢渴眾生,以法雨充滿,昔所未曾睹,無量智慧者。
如優曇缽羅,今日乃值遇,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世尊大慈愍,唯願垂納受。』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
『唯願世尊,轉於法輪,令一切世間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皆獲安隱而得度脫。』
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惟願天人尊,轉無上法輪,擊于大法鼓,而吹大法螺,普雨大法雨,度無量眾生。我等咸歸請,當演深遠音。』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西南方乃至下方亦復如是。
  「爾時上方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皆悉自睹所止宮殿,光明威曜昔所未有,歡喜踊躍生希有心,
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斯光明?』
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尸棄,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今以何因緣,我等諸宮殿,威德光明曜,嚴飾未曾有?如是之妙相,昔所不聞見;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下方推尋此相。
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
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
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唯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
  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善哉見諸佛,救世之聖尊,能於三界獄,勉出諸眾生,普智天人尊,哀愍群萌類,能開甘露門,廣度於一切。
於昔無量劫,空過無有佛,世尊未出時,十方常闇冥,三惡道增長,阿脩羅亦盛,諸天眾轉減,死多墮惡道。
不從佛聞法,常行不善事,色力及智慧,斯等皆減少,罪業因緣故,
失樂及樂想,住於邪見法,不識善儀則,不蒙佛所化,常墮於惡道。
佛為世間眼,久遠時乃出,哀愍諸眾生,故現於世間,超出成正覺,我等甚欣慶,及餘一切眾,喜嘆未曾有。
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今以奉世尊,唯垂哀納受。
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白佛言:『唯願世尊,轉於法輪,多所安隱,多所度脫。』
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世尊轉法輪,擊甘露法鼓,度苦惱眾生,開示涅槃道。唯願受我請,以大微妙音;哀愍而敷演,無量劫集法。』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受十方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請,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若沙門、婆羅門,
若天、魔、梵及餘世間,所不能轉——謂是苦、是苦集、是苦滅、是苦滅道;
及廣說十二因緣法,無明緣行
            行緣識
              識緣名色
                名色緣六入
                   六入緣觸
                      觸緣受
                        受緣愛
                          愛緣取
                            取緣有
                              有緣生
                                生緣老死憂悲苦惱;
無明滅則行滅
    行滅則識滅
       識滅則名色滅
          名色滅則六入滅
              六入滅則觸滅
                  觸滅則受滅
                     受滅則愛滅
                        愛滅則取滅
                           取滅則有滅
                              有滅則生滅
                                 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
佛於天人大眾之中說是法時,六百萬億那由他人,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皆得深妙禪定,
三明、六通、具八解脫。
第二、第三、第四說法時,千萬億恒河沙那由他等眾生,亦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
從是已後諸聲聞眾,無量、無邊不可稱數。
  「爾時十六王子,皆以童子出家而為沙彌,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養百千萬億諸佛,淨修梵行,
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俱白佛言:『世尊!是諸無量千萬億大德聲聞皆已成就。
世尊!亦當為我等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我等聞已皆共修學。
世尊!我等悉願如來知見,深心所念,佛自證知。』
  爾時轉輪聖王所將眾中八萬億人,見十六王子出家,亦求出家,王即聽許。
  「爾時彼佛受沙彌請,過二萬劫已,乃於四眾之中,說是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說是經已,十六沙彌,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皆共受持諷誦通利。
說是經時,十六菩薩沙彌皆悉信受,聲聞眾中亦有信解,其餘眾生千萬億種皆生疑惑。
佛說是經,於八千劫未曾休廢。說此經已即入靜室,住於禪定八萬四千劫。
是時十六菩薩沙彌,知佛入室寂然禪定,各昇法座,亦於八萬四千劫,為四部眾,廣說分別《妙法華經》,
一一皆度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示教利喜,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大通智勝佛,過八萬四千劫已,從三昧起,往詣法座,安詳而坐,普告大眾:
『是十六菩薩沙彌,甚為希有,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養無量千萬億數諸佛,於諸佛所常修梵行,
受持佛智,開示眾生,令入其中,汝等皆當數數親近而供養之。所以者何?
若聲聞、辟支佛及諸菩薩,能信是十六菩薩所說經法受持不毀者,是人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來之慧。』」
  佛告諸比丘:「是十六菩薩,常樂說是《妙法華經》,一一菩薩所化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
世世所生與菩薩俱,從其聞法悉皆信解。以此因緣,得值四萬億諸佛世尊,于今不盡。
諸比丘!我今語汝,彼佛弟子十六沙彌,今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十方國土現在說法,
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聲聞,以為眷屬。其二沙彌
 東方作佛,一名       阿閦,在歡喜國,二名須彌頂。
東南方二佛,一名      師子音,二名師子相。
 南方二佛,一名      虛空住,二名常滅。
西南方二佛,一名       帝相,二名梵相。
 西方二佛,一名      阿彌陀,二名度一切世間苦惱。
西北方二佛,一名多摩羅跋旃檀香神通,二名須彌相。
 北方二佛,一名      雲自在,二名雲自在王。
東北方佛,名壞一切世間怖畏。第十六我釋迦牟尼佛,於娑婆國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諸比丘!我等為沙彌時,各各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恒河沙等眾生,從我聞法,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諸眾生,于今有住聲聞地者,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
所以者何?如來智慧難信難解。爾時所化無量恒河沙等眾生者,汝等諸比丘,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
我滅度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不知、不覺菩薩所行,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當入涅槃。
我於餘國作佛,更有異名,是人雖生滅度之想,入於涅槃,而於彼土求佛智慧,得聞是經;
唯以佛乘而得滅度,更無餘乘,除諸如來方便說法。
諸比丘!若如來自知涅槃時到,眾又清淨信解堅固,了達空法深入禪定,便集諸菩薩及聲聞眾,為說是經。
世間無有二乘而得滅度,唯一佛乘得滅度耳。
  「比丘當知!如來方便,深入眾生之性,知其志樂小法,深著五慾,為是等故說於涅槃,是人若聞則便信受。
譬如五百由旬險難惡道,曠絕無人怖畏之處,若有多眾欲過此道至珍寶處,有一導師聰慧明達,
善知險道通塞之相,將導眾人欲過此難。所將人眾中路懈退,白導師言:『我等疲極而復怖畏,不能復進,
前路猶遠,今欲退還。』導師多諸方便,而作是念:『此等可愍,云何捨大珍寶,而欲退還?』
作是念已,以方便力,於險道中,過三百由旬,化作一城。告眾人言:
『汝等勿怖,莫得退還,今此大城可於中止,隨意所作,若入是城,快得安隱,若能前至寶所,亦可得去。』
是時疲極之眾,心大歡喜歎未曾有:『我等今者免斯惡道,快得安隱。』
於是眾人前入化城,生已度想,生安隱想。爾時導師,知此人眾既得止息無復疲倦,即滅化城,語眾人言:
『汝等去來寶處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為止息耳。』
  「諸比丘!如來亦復如是,今為汝等作大導師,知諸生死煩惱惡道,險難長遠應去應度。
若眾生但聞一佛乘者,則不欲見佛,不欲親近,便作是念:『佛道長遠,久受勤苦乃可得成。』
佛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於中道,為止息故,說二涅槃。若眾生住於二地,如來爾時即便為說:『
汝等所作未辦,汝所住地近於佛慧,當觀察籌量,所得涅槃,非真實也,但是如來方便之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如彼導師為止息故,化作大城,既知息已,而告之言:『寶處在近,此城非實,我化作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諸天神龍王,阿脩羅眾等,常雨於天花,以供養彼佛。
諸天擊天鼓,并作眾伎樂,香風吹萎花,更雨新好者,過十小劫已,乃得成佛道;諸天及世人,心皆懷踊躍。
彼佛十六子,皆與其眷屬,千萬億圍繞,俱行至佛所,頭面禮佛足,而請轉法輪;
聖師子法雨,充我及一切,世尊甚難值,久遠時一現,為覺悟群生,振動於一切。
東方諸世界,五百萬億國,梵宮殿光曜,昔所未曾有,諸梵見此相,尋來至佛所,
散花以供養,并奉上宮殿,請佛轉法輪,以偈而讚歎;佛知時未至,受請默然坐:
三方及四維,上下亦復爾,散華奉宮殿,請佛轉法輪,世尊甚難值,願以大慈悲,廣開甘露門,轉無上法輪。
無量慧世尊,受彼眾人請,為宣種種法,四諦十二緣,無明至老死,皆從生緣有,如是眾過患,汝等應當知。
宣暢是法時,六百萬億姟,得盡諸苦際,皆成阿羅漢。第二說法時,千萬恒沙眾,於諸法不受,亦得阿羅漢。
從是後得道,其數無有量,萬億劫算數,不能得其邊。時十六王子,出家作沙彌,皆共請彼佛,演說大乘法。
我等及營從,皆當成佛道,願得如世尊,慧眼第一淨。
佛知童子心,宿世之所行,以無量因緣,種種諸譬喻,說六波羅蜜,及諸神通事,分別真實法,菩薩所行道。
說是法華經,如恒河沙偈,彼佛說經已,靜室入禪定,一心一處坐,八萬四千劫。
是諸沙彌等,知佛禪未出,為無量億眾,說佛無上慧,各各坐法座,說是大乘經,於佛宴寂後,宣揚助法化。
一一沙彌等,所度諸眾生,有六百萬億,恒河沙等眾。彼佛滅度後,是諸聞法者,在在諸佛土,常與師俱生。
是十六沙彌,具足行佛道,今現在十方,各得成正覺。爾時聞法者,各在諸佛所,其有住聲聞,漸教以佛道。
我在十六數,曾亦為汝說,是故以方便,引汝趣佛慧;以是本因緣,今說法華經,令汝入佛道,慎勿懷驚懼。
譬如險惡道,迥絕多毒獸,又復無水草,人所怖畏處,無數千萬眾,欲過此險道,其路甚曠遠,經五百由旬。
時有一導師,強識有智慧,明了心決定,在險濟眾難。眾人皆疲倦,而白導師言:我等今頓乏,於此欲退還。
導師作是念:此輩甚可愍,如何欲退還,而失大珍寶?
尋時思方便,當設神通力,化作大城郭,莊嚴諸舍宅,周匝有園林,流渠及浴池,重門高樓閣,男女皆充滿。
即作是化已,慰眾言勿懼:汝等入此城,各可隨所樂。諸人既入城,心皆大歡喜,皆生安隱想,自謂已得度。
導師知已息,集眾而告言:汝等當前進,此是化城耳!
我見汝疲極,中道欲退還,故以方便力,權化作此城;汝今勤精進,當共至寶所。
我亦復如是,為一切導師,見諸求道者,中路而懈廢,不能度生死,煩惱諸險道;
故以方便力,為息說涅槃,言汝等苦滅,所作皆已辦。既知到涅槃,皆得阿羅漢;爾乃集大眾,為說真實法。
諸佛方便力,分別說三乘,唯有一佛乘,息處故說二。
今為汝說實,汝所得非滅,為佛一切智,當發大精進,汝證一切智,十力等佛法,具三十二相,乃是真實滅。
諸佛之導師,為息說涅槃,既知是息已,引入於佛慧。」                   (第三卷終)

        五百弟子授記品  第八
  爾時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從佛聞是智慧方便隨宜說法,又聞授諸大弟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復聞宿世因緣之事,復聞諸佛有大自在神通之力,得未曾有心淨踊躍,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卻住一面,
瞻仰尊顏目不暫捨,而作是念:「世尊甚奇特,所為希有,隨順世間若干種性,以方便知見而為說法,
拔出眾生處處貪著,我等於佛功德言不能宣,唯佛世尊,能知我等深心本願。」
  爾時佛告諸比丘:「汝等見是富樓那彌多羅尼子不?我常稱其於說法人中最為第一,亦常歎其種種功德,
精勤護持助宣我法,能於四眾示教利喜,具足解釋佛之正法,而大饒益同梵行者,自捨如來無能盡其言論之辯。
汝等勿謂富樓那但能護持助宣我法,亦於過去九十億諸佛所,護持助宣佛之正法,於彼說法人中亦最第一。
又於諸佛所說空法明了通達,得四無礙智,常能審諦清淨說法,無有疑惑,具足菩薩神通之力,
隨其壽命常修梵行,彼佛世人咸皆謂之實是聲聞。而富樓那,以斯方便饒益無量百千眾生,
又化無量阿僧祇人,令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淨佛土故,常作佛事教化眾生。
諸比丘!富樓那亦於七佛說法人中而得第一,今於我所說法人中亦為第一,於賢劫中當來諸佛說法人中亦復第一,
而皆護持助宣佛法,亦於未來護持助宣無量無邊諸佛之法,教化饒益無量眾生,令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為淨佛土故,常勤精進教化眾生,漸漸具足菩薩之道,過無量阿僧祇劫,當於此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號曰
法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其佛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為一佛土,七寶為地,地平如掌,無有山陵谿澗溝壑,七寶臺觀充滿其中,
諸天宮殿近處虛空,人、天交接,兩得相見,無諸惡道,亦無女人,一切眾生皆以化生,無有婬欲,得大神通,
身出光明,飛行自在,志念堅固,精進智慧,普皆金色,三十二相而自莊嚴。
其國眾生常以二食,一者、法喜食,二者、禪悅食。
有無量阿僧祇千萬億那由他諸菩薩眾,得大神通,四無礙智,善能教化眾生之類;
其聲聞眾,算數校計所不能知,皆得具足六通、三明及八解脫。其佛國土,有如是等無量功德莊嚴成就,
劫名寶明,國名善淨,其佛壽命無量阿僧祇劫,法住甚久,佛滅度後,起七寶塔遍滿其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諦聽!佛子所行道,善學方便故,不可得思議。
知眾樂小法,而畏於大智,是故諸菩薩,作聲聞緣覺,以無數方便,化諸眾生類,
自說是聲聞,去佛道甚遠,度脫無量眾,皆悉得成就,雖小欲懈怠,漸當令作佛。
內祕菩薩行,外現是聲聞,少欲厭生死,實自淨佛土。
示眾有三毒,又現邪見相,我弟子如是,方便度眾生。
若我具足說,種種現化事,眾生聞是者,心則懷疑惑。
今此富樓那,於昔千億佛,勤修所行道,宣護諸佛法,為求無上慧,而於諸佛所,現居弟子上,多聞有智慧。
所說無所畏,能令眾歡喜,未曾有疲倦,而以助佛事。
已度大神通,具四無礙慧,知眾根利鈍,常說清淨法,演暢如是義,教諸千億眾,令住大乘法,而自淨佛土。
未來亦供養,無量無數佛,護助宣正法,亦自淨佛土。
常以諸方便,說法無所畏,度不可計眾,成就一切智。
供養諸如來,護持法寶藏,其後得成佛,號名曰法明;其國名善淨,七寶所合成;
劫名為寶明,菩薩眾甚多,其數無有量,皆度大神通,威德力具足,充滿其國土。
聲聞亦無數,三明八解脫,得四無礙智,以是等為僧。
其國諸眾生,婬欲皆已斷,純一變化生,具相莊嚴身,法喜禪悅食,更無餘食想;無有諸女人,亦無諸惡道。
富樓那比丘,功德悉成滿;當得斯淨土,賢聖眾甚多,如是無量事,我今但略說。」
  爾時千二百阿羅漢心自在者作是念:「我等歡喜得未曾有,若世尊各見授記如餘大弟子者,不亦快乎?」
  佛知此等心之所念,告摩訶迦葉:「是千二百阿羅漢,我今當現前次第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於此眾中,我大弟子憍陳如比丘,當供養六萬二千億佛,然後得成為佛,號曰
普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其五百阿羅漢,漚樓頻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迦留陀夷、優陀夷、阿[少/兔]樓馱、離波多、劫賓那、
薄拘羅、周陀莎伽陀等,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盡同一號,名曰普明。」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憍陳如比丘,當見無量佛,過阿僧祇劫,乃成等正覺;
常放大光明,具足諸神通,名聞遍十方,一切之所敬。常說無上道,故號為普明;
其國土清淨,菩薩皆勇猛,咸昇妙樓閣,遊諸十方國,以無上供具,奉獻於諸佛,作是供養已,
心懷大歡喜,須臾還本國,有如是神力。佛壽六萬劫,正法住倍壽,像法復倍是,法滅天人憂。
其五百比丘,次第當作佛,同號曰普明,轉次而授記。
我滅度之後,某甲當作佛,其所化世間,亦如我今日,國土之嚴淨,
及諸神通力,菩薩聲聞眾,正法及像法,壽命劫多少,皆如上所說。
迦葉汝已知,五百自在者,餘諸聲聞眾,亦當復如是,其不在此會,汝當為宣說。」
  爾時五百阿羅漢,於佛前得授記已,歡喜踊躍,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悔過自責:「
世尊!我等常作是念,自謂已得究竟滅度,今乃知之,如無智者。所以者何?
我等應得如來智慧,而便自以小智為足。
世尊!譬如有人至親友家醉酒而臥,是時親友官事當行,以無價寶珠繫其衣裏,與之而去。
其人醉臥,都不覺知;起已遊行到於他國,為衣食故,勤力求索甚大艱難,若少有所得,便以為足。
於後親友會遇見之,而作是言:『咄哉,丈夫!何為衣食乃至如是,我昔欲令汝得安樂,五欲自恣,於某年日月,
以無價寶珠繫汝衣裏,今故現在,而汝不知,勤苦憂惱以求自活,甚為癡也。
汝今可以此寶,貿易所須,常可如意,無所乏短。』佛亦如是,為菩薩時教化我等,令發一切智心,
而尋廢忘不知不覺,既得阿羅漢道,自謂滅度,資生艱難,得少為足,一切智願猶在不失。今者世尊覺悟我等,
作如是言:『諸比丘!汝等所得非究竟滅,我久令汝等種佛善根,以方便故示涅槃相,而汝謂為實得滅度。』
世尊!我今乃知實是菩薩,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以是因緣,甚大歡喜得未曾有。」
  爾時阿若憍陳如等,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等聞無上,安隱授記聲,歡喜未曾有,禮無量智佛。
今於世尊前,自悔諸過咎,於無量佛寶,得少涅槃分,如無智愚人,便自以為足。
譬如貧窮人,往至親友家,其家甚大富,具設諸餚膳,以無價寶珠,繫著內衣裏,默與而捨去,時臥不覺知。
是人既已起,遊行詣他國,求衣食自濟,資生甚艱難,得少便為足,更不願好者,不覺內衣裏,有無價寶珠。
與珠之親友,後見此貧人,苦切責之已,示以所繫珠。貧人見此珠,其心大歡喜,富有諸財物,五欲而自恣。
我等亦如是,世尊於長夜,常愍見教化,令種無上願;我等無智故,不覺亦不知,得少涅槃分,自足不求餘。
今佛覺悟我,言非實滅度,得佛無上慧,爾乃為真滅;我今從佛聞,授記莊嚴事,及轉次受決,身心遍歡喜。」
        授學無學人記品  第九
  爾時阿難、羅睺羅,而作是念:「我等每自思惟,設得授記,不亦快乎。」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
俱白佛言:「世尊!我等於此亦應有分,唯有如來我等所歸,又我等為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所見知識,
阿難常為侍者,護持法藏,羅睺羅是佛之子,若佛見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者,我願既滿,眾望亦足。」爾時學、
無學聲聞弟子二千人,皆從座起,偏袒右肩到於佛前,一心合掌,瞻仰世尊,如阿難、羅睺羅所願,住立一面。
  爾時佛告阿難:「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
山海慧自在通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當供養六十二億諸佛護持法藏,然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教化二十千萬億恒河沙諸菩薩等,令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國名常立勝幡,其土清淨,琉璃為地,劫名妙音遍滿;
其佛壽命,無量千萬億阿僧祇劫,若人於千萬億無量阿僧祇劫中,算數校計不能得知;
正法住世倍於壽命,像法住世復倍正法。
阿難!是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為十方無量千萬億恒河沙等諸佛如來所共讚歎稱其功德。」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今僧中說,阿難持法者,當供養諸佛,然後成正覺;號曰山海慧,自在通王佛;
其國土清淨,名常立勝幡,教化諸菩薩,其數如恒沙;
佛有大威德,名聞滿十方,壽命無有量,以愍眾生故,正法倍壽命,像法復倍是;
如恒河沙等,無數諸眾生,於此佛法中,種佛道因緣。」
  爾時會中,新發意菩薩八千人,咸作是念:「我等尚不聞諸大菩薩得如是記,有何因緣,而諸聲聞得如是決?」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心之所念,而告之曰:「諸善男子!我與阿難等,於空王佛所,
同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阿難常樂多聞,我常勤精進,是故我已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而阿難護持我法,亦護將來諸佛法藏,教化成就諸菩薩眾,其本願如是,故獲斯記。」
  阿難面於佛前,自聞授記及國土莊嚴,所願具足,心大歡喜,得未曾有;
即時憶念過去無量千萬億諸佛法藏,通達無礙如今所聞,亦識本願。
  爾時阿難而說偈言:「
世尊甚希有,令我念過去,無量諸佛法,如今日所聞;我今無復疑,安住於佛道,方便為侍者,護持諸佛法。」
  爾時佛告羅睺羅:「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
蹈七寶華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當供養十世界微塵等數諸佛如來,常為諸佛而作長子,猶如今也。
是蹈七寶華佛,國土莊嚴,壽命劫數,所化弟子,正法、像法,亦如山海慧自在通王如來無異。
亦為此佛而作長子,過是已後,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為太子時,羅睺為長子;我今成佛道,受法為法子,於未來世中,見無量億佛,皆為其長子,一心求佛道。
羅睺羅密行,惟我能知之,現為我長子,以示諸眾生,無量億千萬,功德不可數,安住於佛法,以求無上道。」
  爾時世尊,見學、無學二千人,其意柔軟,寂然清淨一心觀佛。
佛告阿難:「汝見是學、無學二千人不?」
  「唯然已見。」
  「阿難!是諸人等,當供養五十世界微塵數諸佛如來,恭敬、尊重、護持法藏,末後同時,於十方國各得成佛,
皆同一號,名曰寶相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壽命一劫,國土莊嚴,聲聞、菩薩,正法、像法,皆悉同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二千聲聞,今於我前住,悉皆與授記,未來當成佛。所供養諸佛,如上說塵數,護持其法藏,後當成正覺。
各於十方國,悉同一名號,俱時坐道場,以證無上慧。皆名為寶相,國土及弟子,正法與像法,悉等無有異。
咸以諸神通,度十方眾生,名聞普周遍,漸入於涅槃。」
 爾時學、無學二千人,聞佛授記歡喜踊躍,而說偈言:「世尊慧燈明,我聞授記音,心歡喜充滿,如甘露見灌。」
        法師品  第十
  爾時世尊,因藥王菩薩,告八萬大士:「藥王!汝見是大眾中,無量諸天、龍王、夜叉、乾闥婆、阿脩羅、
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聲聞者、求辟支佛者、求佛道者,
如是等類,咸於佛前,聞妙法華經一偈一句乃至一念隨喜者,我皆與授記,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藥王:「又如來滅度之後,若有人聞妙法華經乃至一偈一句一念隨喜者,我亦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若復有人,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妙法華經乃至一偈,於此經卷敬視如佛,種種供養,華香、瓔珞,
末香、塗香、燒香,繒蓋、幢幡、衣服、伎樂,乃至合掌恭敬。
藥王當知!是諸人等,已曾供養十萬億佛,於諸佛所成就大願,愍眾生故,生此人間。
藥王!若有人問:『何等眾生,於未來世當得作佛?』應示是諸人等於未來世必得作佛。何以故?
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法華經乃至一句,受持、讀誦、解說、書寫,種種供養經卷,
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繒蓋、幢幡、衣服、伎樂,合掌恭敬,是人一切世間所應瞻奉,
應以如來供養而供養之,當知此人是大菩薩,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哀愍眾生,願生此間,廣演分別妙法花經,
何況盡能受持種種供養者。
藥王當知!是人自捨清淨業報,於我滅度後,愍眾生故,生於惡世廣演此經。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我滅度後,
能竊為一人說法華經,乃至一句,當知是人,則如來使,如來所遣,行如來事,何況於大眾中廣為人說。
藥王!若有惡人,以不善心,於一劫中,現於佛前常毀罵佛,其罪尚輕;若人以一惡言,
毀呰在家、出家讀誦法華經者,其罪甚重。
藥王!其有讀誦法華經者,當知是人,以佛莊嚴而自莊嚴,則為如來肩所荷擔,其所至方,應隨向禮一心合掌,
恭敬、供養、尊重、讚歎,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繒蓋、幢幡、衣服、餚饌,作諸伎樂,
人中上供而供養之,應持天寶而以散之,天上寶聚應以奉獻。所以者何?
是人歡喜說法,須臾聞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欲住佛道,成就自然智,常當勤供養,受持法花者。其有欲疾得,一切種智慧,當受持是經,並供養持者。
若有能受持,妙法華經者;當知佛所使,愍念諸眾生。諸有能受持,妙法華經者;捨於清淨土,愍眾故生此。
當知如是人,自在所欲生,能於此惡世,廣說無上法。應以天華香,及天寶衣服,天上妙寶聚,供養說法者。
吾滅後惡世,能持是經者;當合掌禮敬,如供養世尊。上饌眾甘美,及種種衣服;供養是佛子,冀得須臾聞。
若能於後世,受持是經者;我遣在人中,行於如來事。若於一劫中,常懷不善心,作色而罵佛,獲無量重罪。
其有讀誦持,是法華經者;須臾加惡言,其罪復過彼。
有人求佛道,而於一劫中,合掌在我前,以無數偈讚,由是讚佛故,得無量功德,歎美持經者,其福復過彼。
於八十億劫,以最妙色聲,及與香味觸,供養持經者;如是供養已,若得須臾聞,則應自欣慶,我今獲大利。
藥王!今告汝,我所說諸經,而於此經中,法華最第一。」
  爾時佛復告藥王菩薩摩訶薩:「我所說經典,無量千萬億,已說今說當說,而於其中,此法華經最為難信難解。
藥王!此經是諸佛祕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與人,諸佛世尊之所守護,從昔已來未曾顯說。
如此經者,如來現在,猶多怨嫉,況滅度後。
藥王當知!如來滅後,其能書持、讀誦、供養、為他人說者,如來則為以衣覆之,又為他方、現在諸佛之所護念,
是人有大信力及志願力、諸善根力,當知是人與如來共宿,則為如來手摩其頭。
藥王!在在處處,若說、若讀、若誦、若書,若經卷所住處,皆應起七寶塔,極令高廣嚴飾,不須復安舍利。
所以者何?此中已有如來全身,此塔應以一切華香、瓔珞、繒蓋、幢幡、伎樂、歌頌,供養、恭敬、尊重、讚歎,
若有人得見此塔禮拜、供養,當知是等,皆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藥王!多有人在家、出家行菩薩道。若不能得見聞、讀誦、書持、供養是《法華經》者,當知是人未善行菩薩道。
若有得聞是經典者,乃能善行菩薩之道,其有眾生求佛道者,若見、若聞是《法華經》,聞已信解、受持者,
當知是人,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藥王!譬如有人渴乏須水,於彼高原穿鑿求之,猶見乾土,知水尚遠,施功不已,轉見濕土,遂漸至泥,
其心決定,知水必近。菩薩亦復如是,若未聞、未解、未能修習是法華經,當知是人,去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尚遠。
若得聞解、思惟、修習,必知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一切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屬此經。
此經開方便門,示真實相,是法華經藏,深固幽遠無人能到,今佛教化成就菩薩而為開示。
藥王!若有菩薩,聞是法華經驚疑、怖畏,當知是為新發意菩薩;
若聲聞人,聞是經驚疑、怖畏,當知是為增上慢者。
  「藥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來滅後,欲為四眾說是法華經者,云何應說?
是善男子、善女人,入如來室,著如來衣,坐如來座,爾乃應為四眾廣說斯經。
如來室者,一切眾生中大慈悲心是;如來衣者,柔和忍辱心是;如來座者,一切法空是;
安住是中,然後以不懈怠心,為諸菩薩及四眾,廣說是法華經。
藥王!我於餘國遣化人,為其集聽法眾,亦遣化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聽其說法,是諸化人聞法信受隨順不逆。
若說法者在空閑處,我時廣遣天、龍、鬼神、乾闥婆、阿修羅等,聽其說法。我雖在異國,
時時令說法者得見我身,若於此經忘失句逗,我還為說令得具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欲捨諸懈怠,應當聽是經,此經難得聞,信受者亦難。
如人渴須水,穿鑿於高原,猶見乾燥土,知去水尚遠;漸見濕土泥,決定知近水。
藥王汝當知,如是諸人等,不聞法華經,去佛智甚遠;
若聞是深經,決了聲聞法,是諸經之王,聞已諦思惟,當知此人等,近於佛智慧。
若人說此經,應入如來室,著於如來衣,而坐如來座,處眾無所畏,廣為分別說;
大慈悲為室,柔和忍辱衣,諸法空為座,處此為說法。若說此經時,有人惡口罵,加刀杖瓦石,念佛故應忍。
我千萬億土,現淨堅固身,於無量億劫,為眾生說法;
若我滅度後,能說此經者,我遣化四眾,比丘比丘尼,及清信士女,供養於法師,引導諸眾生,集之令聽法。
若人欲加惡,刀杖及瓦石,則遣變化人,為之作衛護。
若說法之人,獨在空閑處,寂寞無人聲,讀誦此經典;
我爾時為現,清淨光明身,若忘失章句,為說令通利;若人具是德,或為四眾說,空處讀誦經,皆得見我身。
若人在空閑,我遣天龍王,夜叉鬼神等,為作聽法眾。
是人樂說法,分別無罣礙,諸佛護念故,能令大眾喜。若親近法師,速得菩薩道,隨順是師學,得見恒沙佛。」
        見寶塔品  第十一
  爾時佛前有七寶塔,高五百由旬,縱廣二百五十由旬,從地踊出住在空中,種種寶物而莊挍之,五千欄楯,
龕室千萬,無數幢幡以為嚴飾,垂寶、瓔珞、寶鈴萬億而懸其上;四面皆出多摩羅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
其諸幡蓋,以金、銀、琉璃、硨磲、馬瑙、真珠、玫瑰七寶合成,高至四天王宮;
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羅華,供養寶塔;餘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
人非人等千萬億眾,以一切華香、瓔珞、幡蓋、伎樂,供養寶塔;恭敬、尊重、讚歎。
爾時寶塔中出大音聲歎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妙法華經,為大眾說。
如是,如是!釋迦牟尼世尊!如所說者皆是真實。」
  爾時四眾見大寶塔住在空中,又聞塔中所出音聲,皆得法喜,怪未曾有,從座而起,恭敬合掌,卻住一面。
  爾時有菩薩摩訶薩,名大樂說,知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心之所疑,而白佛言:
「世尊!以何因緣,有此寶塔從地踊出?又於其中發是音聲?」
  爾時佛告大樂說菩薩:「此寶塔中有如來全身,乃往過去東方無量千萬億阿僧祇世界,國名寶淨,彼中有佛,
號曰多寶。其佛本行菩薩道時,作大誓願:『若我成佛,滅度之後,於十方國土有說法華經處,我之塔廟,
為聽是經故,踊現其前,為作證明,讚言善哉。』
彼佛成道已,臨滅度時,於天人大眾中,告諸比丘:『我滅度後,欲供養我全身者,應起一大塔。』
其佛以神通願力,十方世界在在處處,若有說法華經者,彼之寶塔,皆踊出其前,全身在於塔中讚言:
『善哉,善哉!』大樂說!今多寶如來塔,聞說法華經故,從地踊出,讚言:『善哉!善哉!』」
  是時大樂說菩薩,以如來神力故,白佛言:「世尊!我等願欲見此佛身。」
  佛告大樂說菩薩摩訶薩:「是多寶佛,有深重願:『若我寶塔,為聽法華經故,出於諸佛前時,
其有欲以我身示四眾者,彼佛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盡還集一處,然後我身乃出現耳。』
大樂說!我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者,今應當集。」
  大樂說白佛言:「世尊!我等亦願欲見世尊分身諸佛,禮拜、供養。」
  爾時佛放白毫一光,即見東方五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國土諸佛,彼諸國土,皆以頗梨為地,
寶樹、寶衣以為莊嚴,無數千萬億菩薩充滿其中,遍張寶幔、寶網羅上。
彼國諸佛,以大妙音而說諸法,及見無量千萬億菩薩,遍滿諸國為眾說法。
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白毫相光所照之處,亦復如是。
  爾時十方諸佛,各告眾菩薩言:「善男子!我今應往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所,并供養多寶如來寶塔。」
  時娑婆世界,即變清淨,琉璃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八道,無諸聚落、村營、城邑,
大海、江河、山川、林藪,燒大寶香,曼陀羅華遍布其地,以寶網、幔羅覆其上;懸諸寶鈴,唯留此會眾,
移諸天、人置於他土。
  是時諸佛,各將一大菩薩以為侍者,至娑婆世界,各到寶樹下,一一寶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莊嚴;
諸寶樹下,皆有師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挍飾之;
爾時諸佛,各於此座結加趺坐,如是展轉,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而於釋迦牟尼佛一方所分之身,猶故未盡。
  時釋迦牟尼佛,欲容受所分身諸佛故,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皆令清淨,
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脩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
枝葉、華果次第嚴飾,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種種諸寶以為莊嚴;
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
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幡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布其地。
釋迦牟尼佛為諸佛當來坐故,復於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脩羅,
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花果次第莊嚴,
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挍飾之;
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
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幡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布其地。
  爾時東方釋迦牟尼所分之身,百千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國土中諸佛,各各說法,來集於此;
如是次第十方諸佛,皆悉來集,坐於八方。
  爾時一一方四百萬億那由他國土,諸佛如來遍滿其中,是時諸佛各在寶樹下,坐師子座,皆遣侍者,
問訊釋迦牟尼佛,各齎寶華滿掬,而告之言:「善男子!汝往詣耆闍崛山釋迦牟尼佛所,如我辭曰:
『少病、少惱、氣力安樂!及菩薩、聲聞眾,悉安隱不?』
以此寶華散佛供養,而作是言:『彼某甲佛,與欲開此寶塔。』」諸佛遣使亦復如是。
  爾時釋迦牟尼佛,見所分身佛悉已來集,各各坐於師子之座,皆聞諸佛與欲同開寶塔,即從座起住虛空中,
一切四眾起立、合掌,一心觀佛。於是釋迦牟尼佛以右指開七寶塔戶,出大音聲,如卻關[門@龠]開大城門。
  即時一切眾會,皆見多寶如來於寶塔中坐師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禪定;又聞其言:
「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快說是法華經,我為聽是經故而來至此。」
爾時四眾等,見過去無量千萬億劫滅度佛,說如是言,歎未曾有,以天寶華聚,散多寶佛及釋迦牟尼佛上。
爾時多寶佛,於寶塔中,分半座與釋迦牟尼佛,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可就此座。」
即時釋迦牟尼佛,入其塔中,坐其半座結加趺坐。
  爾時大眾,見二如來在七寶塔中師子座上結加趺坐,各作是念:
「佛座高遠,惟願如來,以神通力,令我等輩俱處虛空。」
即時釋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接諸大眾,皆在虛空,以大音聲普告四眾:
「誰能於此娑婆國土,廣說妙法華經,今正是時,如來不久當入涅槃,佛欲以此妙法華經付囑有在。」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聖主世尊,雖久滅度,在寶塔中,尚為法來;諸人云何,不勤為法?此佛滅度,無央數劫,處處聽法,以難遇故;
彼佛本願:我滅度後,在在所往,常為聽法;又我分身,無量諸佛,如恒沙等,來欲聽法。
及見滅度,多寶如來,各捨妙土,及弟子眾;天人龍神,諸供養事,令法久住,故來至此;
為坐諸佛,以神通力,移無量眾,令國清淨。
諸佛各各,詣寶樹下,如清涼池,蓮花莊嚴;其寶樹下,諸師子座,佛坐其上,光明嚴飾,如夜闇中,然大炬火。
身出妙香,遍十方國,眾生蒙熏,喜不自勝。譬如大風,吹小樹枝;以是方便,令法久住。
告諸大眾:我滅度後;誰能護持,讀說此經?今於佛前,自說誓言。
其多寶佛,雖久滅度,以大誓願,而師子吼;多寶如來,及與我身,所集化佛,當知此意。
諸佛子等!誰能護法,當發大願,令得久住;其有能護,此經法者,則為供養,我及多寶。
此多寶佛,處於寶塔,常遊十方,為是經故;亦復供養,諸來化佛,莊嚴光飾,諸世界者。
若說此經,則為見我,多寶如來,及諸化佛。
諸善男子!各諦思惟,此為難事,宜發大願;諸餘經典,數如恒沙;雖說此等,未足為難;
若接須彌,擲置他方,無數佛土,亦未為難;若以足指,動大千界,遠擲他國,亦未為難;
若立有頂,為眾演說,無量餘經,亦未為難;若佛滅後,於惡世中,能說此經,是則為難。
假使有人,手把虛空,而以遊行,亦未為難;於我滅後,若自書持,若使人書,是則為難。
若以大地,置足甲上,昇於梵天,亦未為難;佛滅度後,於惡世中,暫讀此經,是則為難。
假使劫燒,擔負乾草,入中不燒,亦未為難;我滅度後,若持此經,為一人說,是則為難。
若持八萬,四千法藏,十二部經,為人演說,令諸聽者,得六神通,雖能如是,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聽受此經,問其義趣,是則為難。
若人說法,令千萬億,無量無數,恒沙眾生,得阿羅漢,具六神通,雖有是益,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若能奉持,如斯經典,是則為難。
我為佛道,於無量土,從始至今,廣說諸經;而於其中,此經第一,若有能持,則持佛身。
諸善男子!於我滅後,誰能受持,讀誦此經;今於佛前,自說誓言。
此經難持,若暫持者,我則歡喜,諸佛亦然。
如是之人,諸佛所歎;是則勇猛,是則精進,是名持戒,行頭陀者,則為疾得,無上佛道。
能於來世,讀持此經,是真佛子,住純善地。
佛滅度後,能解其義,是諸天人,世間之眼,於恐畏世,能須臾說;一切天人,皆應供養。」
  爾時佛告諸菩薩及天、人四眾:「吾於過去無量劫中,求《法華經》無有懈倦;於多劫中常作國王,
發願求於無上菩提,心不退轉,為欲滿足六波羅蜜,勤行布施,心無吝惜,
象、馬、七珍、國城、妻子、奴婢、僕從,頭目、髓腦、身肉、手足,不惜軀命。時世人民壽命無量,
為於法故,捐捨國位委政太子,擊鼓宣令四方求法:『誰能為我說大乘者,吾當終身供給走使。』
時有仙人,來白王言:『我有大乘,名妙法蓮華,若不違我,當為演說。』王聞其言歡喜踊躍,即隨仙人供給所須,
採果、汲水、拾薪、設食,乃至以身而為床座,身心無倦,于時奉事經於千歲,為於法故,精勤給使令無所乏。」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劫,為求大法故,雖作世國王,不貪五欲樂。
搥鍾告四方:誰有大法者,若為我解說,身當為奴僕。
爾時有仙人,來白大王言:我有微妙法,世間所希有,若能修行者,吾當為汝說。
時王聞仙言,心生大歡喜,即便隨仙人,供給於所欲,採薪及果蓏,隨時恭敬與;
情存妙法故,身心無懈倦,普為諸眾生,勤求於大法;
亦不為己身,及以五欲樂,故為大國王,勤求獲此法,遂致得成佛,今故為汝說。」
  佛告諸比丘:「爾時王者,則我身是;時仙人者,今提婆達多是。
由提婆達多善知識故,令我具足六波羅蜜,慈、悲、喜、捨,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磨金色,十力、四無所畏,
四攝法,十八不共神通道力,成等正覺廣度眾生,皆因提婆達多善知識故。
告諸四眾,提婆達多卻後過無量劫,當得成佛,號曰
天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天道。
  時天王佛,住世二十中劫,廣為眾生說於妙法,恒河沙眾生得阿羅漢果,無量眾生發緣覺心,
恒河沙眾生發無上菩提心,得無生忍至不退轉。
  時天王佛般涅槃後,正法住世二十中劫,全身舍利起七寶塔,高六十由旬,縱廣四十由旬,諸天人民,
悉以雜華、塗香、末香、燒香、衣服、瓔珞、幢幡、寶蓋、伎樂、歌頌,禮拜、供養七寶妙塔,無量眾生得阿羅漢,
無量眾生悟辟支佛,不可思議眾生發菩提心至不退轉。」
  佛告諸比丘:「未來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妙法蓮華經品,聞已淨心信敬,不生疑惑者,
不墮地獄,餓鬼,畜生,生十方佛前;所生之處常聞此經;若生天人中受勝妙樂,若在佛前蓮華化生。」
  於時下方多寶世尊所從菩薩,名曰智積,白多寶佛:「當還本土。」
  釋迦牟尼佛告智積曰:「善男子!且待須臾,此有菩薩名文殊師利,可與相見論說妙義,可還本土。」
  爾時文殊師利,坐千葉蓮華,大如車輪;俱來菩薩亦坐寶華,從於大海娑竭羅龍宮,自然踊出,住虛空中,
詣靈鷲山;從蓮華下至於佛所,頭面敬禮二世尊足,修敬已畢,往智積所,共相慰問,卻坐一面。
  智積菩薩問文殊師利:「仁者!往詣龍宮所化眾生其數幾何?」
  文殊師利言:「其數無量不可稱計,非口所宣,非心所測,且待須臾,自當有證。」
所言未竟,無數菩薩,坐寶蓮華從海踊出,詣靈鷲山住在虛空。
  此諸菩薩,皆是文殊師利之所化度,具菩薩道行,皆共論說六波羅蜜;
本聲聞人,在虛空中說聲聞行,今皆修行大乘空義。
文殊師利謂智積曰:「於海所化其事如此。」
  爾時智積菩薩以偈讚曰:「
大智德勇健,化度無量眾,今此諸大會,及我皆已見。演暢實相義,開闡一乘法,廣度諸群生,令速成菩提。」
  文殊師利言:「我於海中,唯常宣說妙法華經。」
  智積問文殊師利言:「此經甚深微妙,諸經中寶,世所希有;頗有眾生,勤加精進修行此經,速得佛不?」
  文殊師利言:「有娑竭羅龍王女,年始八歲,智慧利根,善知眾生諸根行業,得陀羅尼,
諸佛所說甚深祕藏悉能受持,深入禪定了達諸法,於剎那頃發菩提心,得不退轉,辯才無礙;慈念眾生,猶如赤子,
功德具足,心念口演,微妙廣大,慈悲仁讓,志意和雅,能至菩提。」
  智積菩薩言:「我見釋迦如來,於無量劫難行苦行,積功累德求菩提道,未曾止息,觀三千大千世界,
乃至無有如芥子許,非是菩薩捨身命處,為眾生故,然後乃得成菩提道;不信此女於須臾頃便成正覺。」
言論未訖,時龍王女忽現於前,頭面禮敬卻住一面,以偈讚曰:「
深達罪福相,遍照於十方,微妙淨法身,具相三十二,以八十種好,用莊嚴法身。
天人所戴仰,龍神咸恭敬,一切眾生類,無不宗奉者。有聞成菩提,唯佛當證知;我闡大乘教,度脫苦眾生。」
  爾時舍利弗語龍王女言:「汝謂不久得無上道,是事難信。所以者何?女身垢穢非是法器,云何能得無上菩提?
佛道玄曠,經無量劫,勤苦積行,具修諸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猶有五障:
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不得作帝釋,三者、魔王,四者、轉輪聖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
  爾時龍王女有一寶珠,價直三千大千世界,持以上佛,佛即受之。
龍女謂智積菩薩、尊者舍利弗言:「我獻此寶珠,世尊納受,是事疾不?」
  答言:「甚疾。」
  女言:「以汝神通力觀我成佛,復速於此。」當時眾會,皆見龍女,忽然之間,變成男子具菩薩行,
即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花,成等正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普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
 爾時娑婆世界菩薩、聲聞、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普為時會人、天說法,心大歡喜悉遙敬禮。
無量眾生聞法解悟,得不退轉,無量眾生得授道記,無垢世界六種振動,娑婆世界三千眾生住不退地,
三千眾生發菩提心,而得授記。智積菩薩及舍利弗,一切大會,默然信受。
        勸持品  第十二
  爾時藥王菩薩摩訶薩,及大樂說菩薩摩訶薩,與二萬菩薩眷屬俱皆於佛前作是誓言:
「唯願世尊,不以為慮,我等於佛滅後,當奉持、讀誦說此經典,後惡世眾生善根轉少,多增上慢,貪利供養,
增不善根,遠離解脫,雖難可教化,我等當起大忍力,讀誦此經,持說、書寫,種種供養,不惜身命。」
  爾時眾中,五百阿羅漢得授記者,白佛言:「世尊!我等亦自誓願,於異國土廣說此經。」
  復有學、無學八千人得授記者,從座而起合掌向佛,作是誓言:「世尊!我等亦當於他國土廣說此經。
所以者何?是娑婆國中,人多弊惡,懷增上慢,功德淺薄,瞋濁諂曲,心不實故。」
  爾時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
  於時世尊告憍曇彌:「何故憂色而視如來?汝心將無謂我不說汝名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耶?
憍曇彌!我先總說一切聲聞皆已授記,今汝欲知記者,將來之世,當於六萬八千億諸佛法中,為大法師,
及六千學、無學比丘尼,俱為法師,如是漸漸具菩薩道,當得作佛,號
一切眾生憙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憍曇彌!是一切眾生憙見佛,及六千菩薩轉次授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羅睺羅母耶輸陀羅比丘尼作是念:「世尊!於授記中獨不說我名。」
  佛告耶輸陀羅:「汝於來世百千萬億諸佛法中,修菩薩行,為大法師,漸具佛道,於善國中,當得作佛,號
具足千萬光相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佛壽無量阿僧祇劫。」
  爾時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及耶輸陀羅比丘尼,并其眷屬,皆大歡喜得未曾有,即於佛前,而說偈言:
「世尊導師!安隱天人,我等聞記,心安具足。」
  諸比丘尼說是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於他方國土廣說斯經。」
  爾時世尊,視八十萬億那由他諸菩薩摩訶薩;是諸菩薩,皆是阿鞞跋致,轉不退法輪,得諸陀羅尼,
即從座起至於佛前,一心合掌而作是念:「若世尊告敕我等持說此經者,當如佛教廣宣斯法。」
復作是念:「佛今默然不見告敕,我當云何?」
時諸菩薩敬順佛意,并欲自滿本願,便於佛前作師子吼,而發誓言:「世尊!我等於如來滅後,周旋往返十方世界,
能令眾生書寫此經,受持、讀誦、解說其義,如法修行,正憶念皆是佛之威力。唯願世尊!在於他方遙見守護。」
  即時諸菩薩,俱同發聲,而說偈言:「
唯願不為慮,於佛滅度後,恐怖惡世中,我等當廣說。有諸無智人,惡口罵詈等,及加刀杖者,我等皆當忍。
惡世中比丘,邪智心諂曲,未得謂為得,我慢心充滿;或有阿練若,納衣在空閑,自謂行真道,輕賤人間者;
貪著利養故,與白衣說法,為世所恭敬,如六通羅漢,是人懷惡心,常念世俗事,假名阿練若,好出我等過,
而作如是言:此諸比丘等,為貪利養故,說外道論義,自作此經典,誑惑世間人。
為求名聞故,分別於是經,常在大眾中,欲毀我等故,向國王大臣,
婆羅門居士,及餘比丘眾,誹謗說我惡,謂是邪見人,說外道論義。
我等敬佛故,悉忍是諸惡;為斯所輕言,汝等皆是佛,如此輕慢言,皆當忍受之。
濁劫惡世中,多有諸恐怖,惡鬼入其身,罵詈毀辱我,我等敬信佛,當著忍辱鎧。
為說是經故,忍此諸難事,我不愛身命,但惜無上道;我等於來世,護持佛所囑。
世尊自當知,濁世惡比丘,不知佛方便,隨宜所說法,惡口而嚬蹙,
數數見擯出,遠離於塔寺,如是等眾惡,念佛告敕故,皆當忍是事。
諸聚落城邑,其有求法者,我皆到其所,說佛所囑法。我是世尊使,處眾無所畏,我當善說法,願佛安隱住。
我於世尊前,諸來十方佛,發如是誓言,佛悉知我心。」                   (第四卷終)

張貼在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 | 發表留言

佛說文殊師利一百八名梵讚

    佛說文殊師利一百八名梵讚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試鴻臚卿 傳教大師 法天 譯

 
 我今宣說 文殊師利 一百八名 殊勝功德 一日三時 受持讀誦 所求意願 決定現前
 依法課持 身恒清淨 罪障消除 或入軍陣 諸怖畏中 文殊現身 為作守護 若常誦念 速證菩提
 
  梵讚第一
缽囉(二合)尼缽怛也(二合)牟你母里馱曩(三合一) 酥缽囉(二合)三你曩唧多 娑(引二)嚩叉也(二合引)
pra-nipatya muni mUrdhnah, su prasannina-citta sA-vaksya,
摩也(二合)阿你也(二合) 曩摩(引)你(三) 三沒泰 囉睹 嚩囉尼旦(四)
yamya adya namAni sam-buddha iradho vara-detam.
 
  梵讚第二
酥魯布 魯波馱里 左(一) 薩里嚩 魯布賀也(二合)凍 多囉(二)
su-rUpo rUpa-dhari ca, sarva rUpohyatam tara,
薩里嚩(二合) 洛叉拏 三布囉拏(二合三) 曼祖室里(二合) 隴多摩 室里(二合)野(四)
sarva laksana-sam-pUrna manju’srI uttamah ‘srIya.
 
  梵讚第三
阿進怛也(二合)進怛也(二合)尾誐多(一) 阿進怛瑜(二合引)部多尾羯囉(二合)莫(二)
acintyA-cintya vi-gata, acintyo bhUta vi-kramo,
阿進怛也(二合) 薩里嚩(二合) 達里摩(二合引)拏(三) 阿進怛瑜(二合引)摩(引)曩娑薩 怛(二合)他(引四)
acintya sarva dharmAna, acintyo mAnasas tathA.
 
  梵讚第四
戍你也(二合)多(引) 婆(引)尾多(引) 怛摩(二合)喃(一) 戍你也(二合) 達里摩(二合) 娑滿地多(二)
‘sUnyatA- bhAvita AtmanAm, ‘sUnya-dharma samAdhita,
戍你也(二合) 摩地 母訖底(二合)室 左(二合三) 戍你也(二合) 怛里(二合)婆嚩 禰(引)捨迦(四)
‘sUnya- mati mukti’s ca, ‘sUnya tri-bhava di’sAka.
 
  梵讚第五
薩里嚩(二合)倪也(二合) 薩里嚩(二合)捺里世(二合)左(一) 薩里嚩(二合) 部彌缽底里 尾(二合)部(二)
sarvajna sarva dar’si ca, sarva bhUmi-patir vi-bhu
曼祖室里(二合) 嚩舍嚩里底(二合) 左(三) 缽納摩(二合)訖叉(二合) 缽納摩(二合)三婆嚩(四)
manju’srI va’sa- varti ca, padma-aksa padma-sambhava.
 
  梵讚第六
缽納摩(二合)緊惹敢(切)迦 嚩囉拏(二合)室 左(二合一) 缽納摩(二合)波里焰(二合)迦摩(引)娑曩(二)你
padma-kinjalka-varna’s ca, padma-paryankam-Asanani
路怛波(二合)羅馱囉 布多(三) 波尾怛囉(二合) 設(引)多摩(引) 娑曩(四)
ut- pala-dhara, pUta pavitra ‘sAtam Asana.
 
  梵讚第七
缽囉(二合)怛也(二合)迦 沒度(引) 沒馱娑 怛鍐(三合一) 阿禰沒度(引) 你嚕左也(二合)帝(引二)
pratyeka- buddho buddhas tvam, Adi-buddho ni-rucyate
乙里(二合)弟[牟*含](引)麼 尸多缽囉(二合)缽多(二合三) 室贊(二合)睹 薩怛瑜(二合)波 那舍迦(四)
hrdi mAm, ‘sita prApta’s catu`-satyopa-dar’saka.
 
  梵讚第八
路迦播(引)羅 娑賀娑囉 乞叉(二合一) 伊濕嚩(二合)囉娑 怛鍐 缽囉(二合)惹缽帝(引二) 尸嚩娑 怛鍐
loka-pAla sahasra-aksa I’svaras tvam, prajApate ‘sivas tvam,
薩里嚩(二合) 部多(引)喃(引三) 娑怛鍐(二合) 尾都 虞拏 娑誐囉(四)
sarva bhUtAnAm sattvam vibhu guna sAgara.
 
  梵讚第九
乙里(二合)史娑怛鍐 奔尼也(二合)室里(二合引)瑟跓 左(一) 濟瑟跓(二合)惹底 娑摩囉娑怛他(引二)
hrs tvam punya ‘srestho ca jyestho jAti smaras tathA,
尾曩野 俱(引)尾你(引)多(引)左(三) [口*尒]曩 補怛嚕(二合引) [口*尒]曩 怛摩(二合)惹(四)
vi- naya ko-viditA ca, jina putro jina Atma-ja.
 
  梵讚第十
婆(引)睹 娑賀娑囉(二合)囉濕彌(二合)娑 怛鍐(一) 酥(引)摩娑 怛鍐 左 物里(二合)賀娑缽底(二)馱曩努(引)
sAdhu sahasra-ra’smis tvam, somas tvam ca brhas-pati dhana-do,
嚩魯拏室載(二合)嚩(三)娑 怛鍐(三合) 尾瑟拏(二合)娑 怛鍐(三合) 摩呬濕嚩(二合)囉(四)
varuna’s cevas tvam visnus tvam mahe’svara.
 
  梵讚第十一
阿難睹(引) 曩誐囉(引)惹娑 怛鍐(三合一) 娑建(二合)度 細(引)曩(引) 缽底娑多(二合)他(引二)
a-nando nAga-rAjas tvam, skando-senA-patis tathA,
吠摩唧怛囉(二合) 酥里捺囉(二合)娑 怛鍐(三合三) 婆(引)摩 設訖囉(二合) 多那娑怛(二合)他(引四)
vema- citra sur-indras tvam, brAhma ‘sakra tanas tathA.
 
  梵讚第十二
薩里嚩(二合) 禰(引)嚩 摩瑜 尾囉(一) 薩里嚩(二合) 禰吠(引) 曩摩塞訖里(三合)多(二)
sarva deva mayo vIra, sarva devI namas-krta,
路(引)迦達里摩(二合) 摩羅(引)底睹(三)娑 怛鍐(三合) 路計(引) 左(引) 誐囉(二合) 補那誐(二合)羅(四)
loka-dharma balAtitus tvam, loke ca Agra-pudgala.
 
  梵讚第十三
路迦誐也(二合) 路迦尾誐也(二合)睹(一) 惹帝喃(引) 缽囉(二合)嚩魯 嚩囉(二)嚩囉
lokAgrya loka-vid-agryatu jAtenAm, pra-varo vara-bala
努羅野曩怛囉(二合)拏(三) 阿度里(二合)沙瑜(二合) 摩囉迦里彌(二合)赧(四)
dur- ayana trAna, A-dhrsyo mAra-kArmanAm.
 
  梵讚第十四
儼鼻囉室 左(二合) 曩嚩你也(二合)室 左(二合一) 迦羅也(二合引)拏 彌怛囉(二合)三播那(二)
gambhIra’s ca navanya’s ca kAryAna mitra sam-panna,
吠捺也(二合)娑 恒鍐(三合) 舍羅也(二合)罕里多(二合) 左(三) 曩囉 難摩也(二合)酥 娑(引)囉體(四)
vi- nayas tvam ‘sAla-mUrta’s ca nara damyasu sArathi.
 
  梵讚第十五
摩底[牟*含] 誐底[牟*含]室 載(二合)嚩(一) 沒弟[牟*含]室 左(二合) 尾左乞叉(二合)拏(二)
mati mAm gati mAm’s ceva buddhi mAm’s ca vicaksana
奔拏也(二合)鍐 羯羅波(二合)沒里(二合)乞叉室 左(二合三) 冐地孕(二合)誐 補澀波(二合) 曼尼多(四)
punya vam kalpa-mrksa’s ca bodhy-anga puspa-mandita.
 
  梵讚第十六
尾目訖底(二合)頗羅 三半曩(一) 阿娑囉(二合)野 薩里嚩(二合) 你呬喃(引二)
vimukti-phala sam-panna A-‘sraya, sarva dehinAm
摩努賀魯 摩努誐也(二合)室 左(二合三) 阿曩里具(二合) 沒囉(二合)憾摩(二合) 左里赧(四)
mano- haro mano ‘grya’s ca anargho brahma-cArinam.
 
  梵讚第十七
計睹 娑怛鍐(二合) 誐囉(二合)賀 室里(二合)瑟吒(二合)娑 怛鍐(三合一)里史鼻母你布誐嚩(二)
ketu sattvam graha ‘sresthas, tvam rsabhi-muni pum-gava
曜嚩囉(引)惹 鼻史訖多(二合)怛鍐(三)那舍部彌濕嚩(二合)嚕缽囉(二合)部(四)
yuva- rAja-abhisikta, tvam da’sa-bhUmI’svaro pra-bhu.
 
  梵讚第十八
娑(引)里他(二合) 嚩護誐拏 室里(二合)瑟吒(二合一) 你里嚩(二合)尼所(二合)多摩 禰舍迦(二)
sArtha bahu-gana ‘srestha nir-vAna-sUttama de’saka,
佉娑摩(二合)摩地也(二合)羯羅波(二合)娑 怛鍐(三合三)怛嚩(二合)帝 [口*爾]嚩(引) 喻里嚩左(四)
kha sma madhya kalpas tvam tvatte jihvA vIri-vaca.(sUttama-su- uttama )
 
  梵讚第十九
怛鍐(二合)進多(引)摩尼 薩怛嚩(二合)喃(一) 薩里嚩(二合引)舍 波里布囉迦(二)
Tvam cintAmani sattvAnAm, sarva A’sA pari-pUraka.
曩謨窣睹(二合)帝(引) 摩賀尾你也(二合三) 薩里嚩(二合)部多 曩摩塞訖里(二合)多(四)
Namo ‘stute mahA-vidyA sarva bhUta namas-krta.
◎◎◎◎◎◎◎◎◎◎◎◎◎◎◎◎
張貼在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 | 發表留言

妙法蓮華三昧 祕密三摩耶經    大興善寺三藏大廣智不空譯

  摩訶毗盧遮那遍照薄伽梵。遊法界宮與寂光海會俱。自受法樂從如來壽量金剛下大悲胎藏。說自證偈言。
 歸命本覺心法身 常住妙法心蓮臺 本來具足三身德 三十七尊住心城
 普門塵數諸三昧 遠離因果法然具 無邊德海本圓滿 還我頂禮心諸佛
  金剛薩埵白佛言。八句自證云何演說耶。
  大日薄伽梵告金剛薩埵言。
上四句者。金剛界會三十七尊住月輪中遊於中臺。
下四句者。八葉諸尊普門三昧法然漫荼羅會。五院兩界本來同體自性大漫荼羅。
  金剛薩埵重白佛言。於一心中云何建立妙法蓮華兩部漫荼羅耶。
  大日尊告金剛薩埵言。於一心中妙法蓮華為中臺金剛界會三十七智。八葉即是胎藏界會普門三昧。
  金剛薩埵重白佛言。妙法蓮華八葉中臺願為演說。
  爾時大日薄伽梵告金剛薩埵言。諦聽善思念之。
        如來祕密妙法蓮華  本地八葉中臺諸尊序品
  該舒八葉諸尊。中間諸品顯示八葉。勸發一品結歸八葉。其間二十六品八葉中臺諸尊。方便譬諭。
二品東方阿閦佛一葉。信解藥草授記三品東南普賢菩薩一葉。化城諭品南方寶生佛一葉。
五百人記法師三品西南文殊師利一葉。從寶塔品至神力品一十一品妙法蓮華中臺內證。
是故二佛在寂光多寶塔中遊虛空會。囑累藥王西方一葉。
妙法蓮華囑累蓮華部主彌陀。妙音觀音二品同是西北方一葉。
陀羅尼品北方天鼓雷音佛一葉。妙莊嚴王東北彌勒菩薩一葉。亦復品品文文句句皆有八葉。
序品涌出兩品總舒八葉諸尊。方便壽量等顯八葉。安樂勸發同結八葉。亦復方便唯佛與佛諸法實相中臺自證。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已下。
東門舍利弗領東南方葉。譬諭南方。
信解藥草授記西南。化城西方。
五百人記法師三品西北方葉。
寶塔提婆二品北方。
勸發彌勒前十四品八葉諸尊。壽量一品中臺。
毗盧分別隨喜東門一葉。不輕西葉。
神力南葉囑累西北藥王西葉。
妙音觀音西北一葉。
陀羅尼品北方一葉。
嚴王東北。
  金剛薩埵白佛言。妙法蓮華經。文殊普賢為本尊耶。
  大日如來告薩埵言。如汝所問。
妙法蓮華前十四品文殊師利為其本尊。
妙法蓮華後十四品普賢菩薩為其本尊。
是故法華前十四品文殊師利仰為導師。
燈明佛昔妙法蓮華經文殊導師。今入龍宮唯說法華引導龍女須臾成佛。
安樂行品文殊師利問安樂行。
  薩埵白佛言。文殊師利提婆品時。從海涌出尊形如何。
  遮那告言。爾時文殊師利坐千葉蓮華。首戴八葉寶冠。大海自然涌出。
  薩埵重白佛言。八萬大士之中。文殊獨入龍宮。有何意耶。
  遮那重告言。文殊師利三世諸佛智母。龍宮畜生甚愚。以文殊智破龍畜愚。八歲龍女。於剎那頃發菩提心。
於須臾頃便成正覺。
  薩埵重白佛言。妙法蓮華後十四品普賢菩薩為其本尊。有何意耶。
  遮那告言。勸發品曰。若法華經行閻浮提。有受持者應作此念。皆是普賢威神之力。
若有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當知是人行普賢行。
  薩埵重白。妙法蓮華本尊普賢有淺深耶。
  遮那重言。汝自普賢何問自耶。普賢淺深有五重異。
一者等覺普賢。二者妙覺普賢。三者本覺普賢。四者文字普賢。五者實相普賢。
第一等覺變化普賢者。妙法蓮華八葉東南葉普賢。又勸發品從東方來普賢是也。
第二妙覺普賢者。妙法蓮華八葉南葉寶生如來。
第三本覺普賢者。妙法蓮華中臺本覺大日如來。
第四文字普賢者。妙法蓮華根本一字 a字不生周遍法界普賢是也。
第五實相普賢者。妙法蓮華諸法實相普賢是也。
  亦復金剛薩埵白佛言。有自性身普賢自受用普賢他受用普賢變化身普賢耶。
  遮那告言。
第一自性身普賢者。華嚴經示普賢唯依如如不依國土。是自性身普賢尊也。
第二自受用普賢者。又曰普賢一毛孔中有不可說微塵佛剎。是自受用普賢尊也。
第三他受用普賢者。於色究竟。成自受用身。為伏九十五種外道。下南閻浮。八相成道。是他受用普賢尊也。
第四變化身普賢者。法華經言。普賢菩薩從東方來。普賢經云。普賢菩薩乃生東方淨妙國土。其國土相。
雜華經中已廣分別。是變化身普賢尊也。亦復大日如來告言。有九重普賢。
一者等流普賢。二者妙法蓮華等覺普賢。三者妙法蓮華妙覺普賢。四者妙法蓮華中臺本覺大日普賢。
五者妙法蓮華平等本覺毗盧遮那如來普賢。六者妙法蓮華諸法本覺毗盧遮那如來普賢。
七者妙法蓮華一輪普賢。八者妙法蓮華第一普賢。九者妙法蓮華頂上普賢。
  爾時薩埵。首戴五智寶冠。左手持金剛鈴。右手持五鈷金剛杵。杵按於心。坐蓮華臺。放光照法界。
白薄伽梵。今解佛敕妙法蓮華有三本尊。
一者釋迦如來大日如來變化尊像。
二者前十四品文殊師利為其本尊。
三者後十四品普賢菩薩為其本尊。妙法蓮華修行同入本覺一宮久遠本地無量壽命決定如來摩訶毗盧遮那如來。
  爾時摩訶毗盧遮那如來告金剛薩埵言。善哉善哉。深入妙法蓮華性海。如汝所言。妙法蓮華釋迦大日為其本尊。
亦復文殊普賢菩薩為其本尊。十如實相八葉九尊十尊。一部始修但說其德。
妙法九尊蓮華所座。
妙法蓮華八葉四隅菩薩等覺。
妙法蓮華八葉四方四佛妙覺。
妙法蓮華中臺大日如來本覺非因非果遠因果。胎藏等覺金剛妙覺胎金之上。本覺法界寂光海會。無始無終性相常住。
一切眾生皆有妙法蓮華八葉中臺十如十尊。是名妙法蓮華經王。

        妙法蓮華方便祕密三摩耶品
  爾時大日如來告金剛薩埵言。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
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
 第一相葉東方阿閦
 第二性葉南方寶生
 第三體葉西方彌陀
 第四力葉北方不空
 第五作葉東南普賢
 第六因葉西南文殊
 第七緣葉西北觀音
 第八果葉東北彌勒
 第九報葉中臺大日本覺如來
 第十本末平等本覺毗盧遮那如來
 第十一重諸法實相本覺如來
 百葉千葉乃至不可說葉。皆是妙法蓮華八葉卷舒變現。
蓮華八葉八印報是中臺。如是本末究竟平等平等大慧八葉中臺平等大慧差別九尊。葉葉皆是八葉八印八佛八頂。
最下八葉。中間八印。最頂即是八佛八頂。諸佛菩薩在所遊方。示現廣大染淨國土。皆居妙法八葉蓮華。
八葉所依八方世界皆為能依。香積佛土依於中臺。十方世界皆居一心。一心八葉。心無盡故八葉無盡。
如來若現東方無量恒沙佛土。舒於東葉而作佛事。餘方餘葉亦復如是。
  爾時金剛薩埵重白佛言。諸佛世尊出世大事四佛知見祕密。願為大眾演說。
  大日如來為大眾說四佛知見妙法蓮華八葉中臺四方四佛知見自證即說肝心真言告示。
曩謨 三曼多勃馱南 唵 阿阿暗噁 薩縛勃馱枳欀曩娑乞芻毗耶 誐誐曩 娑縛羅乞叉你
 薩里達磨浮陀哩迦薩馱覽 惹 吽 鋄 護 縛日羅 囉乞叉 [牟*含] 吽 娑縛訶
 以下金剛薩埵自說。
na曩ma.h謨sa三ma曼ta多bu勃ddhaa馱naa.m南者歸命普佛陀義。
唵者三身以三字含一字故。其在守護。是即三身具足義。
a阿者開佛知見義。
aa阿者示佛知見義。
中a.m暗者悟佛知見義。
a.h噁者入佛知見義。是即四方四佛種子。
sa薩rva嚩bu勃ddhaa馱者一切佛義。
j~naa枳欀na曩者知義。sa娑k.saa乞芻bhya.h毗耶者。
見義知見法界義。ga誐ga誐na曩svaa娑縛ra羅者。
如虛空性義。k.sa乞叉ni你者。離苦義。是皆方便功德。
sa薩里者妙正義。dha達rmma摩者法義。dhra浮dha陀ri唯ka迦者。
白蓮八葉義。su薩tra.m馱覽者經義。是則妙法蓮華經義。
ja.h惹者入義。huu.m吽者遍義。va.m[金*(离-禸+ㄆ)]者不可得義。ho.
h護者歡喜義。va縛jra日羅者。堅固金剛義。ra囉k.sa乞叉maa.
m[牟*含]huu.m吽者空無相義也。即是密說遠本義。故方便品曰從。久遠劫來讚示涅槃法者即此義也。
空無相義者。文殊師利菩薩三解脫門功德義故。以文殊為本尊。是方便品肝心真言兼本實也。

        妙法蓮華三昧 見寶塔祕密三摩耶品
  爾時佛前有七寶塔高五百由旬。金剛薩埵白薄伽梵。此寶塔中有何佛耶。
  大日如來告薩埵言。此寶塔中有大覺獅子座。座上有寶蓮華。蓮華上左有bha.h字。 bha.h字變成大 缽。
缽變成釋迦如來。釋迦如來變成胎藏界大日如來。大日如來法界定印。
右有a字變成寶塔。寶塔變成多寶如來。多寶如來變成金剛界智拳印。
大日如來胎藏金剛二佛。並入一佛壽命海中無別。即是無量壽命決定如來入三摩地。
心月輪中有a字。 a字變成八葉蓮華。八葉蓮華遍法界剎。利益無邊一切群生。
  薩埵白佛。妙法蓮華經根本一字a字深旨。願為我說。
  大日如來告薩埵言。妙法蓮華經一部始終文文句句字字皆悉無非a字。 a字本來實相本來不生。
a字有四。一者平等。二者本誓。三者除障。四者驚覺。
a字亦四。一者息災。二者增益。三者降伏。四者接召。
序中敘四。正中顯四。弘中弘四。六瑞a字平等實相。下至阿鼻上至有頂平等金色。蒙平等光悟於平等實相寂光。
世尊大悲遂說四a令悟平等。
方便品中正說平等。傍說餘三。火宅諭中正說本誓。傍說餘三。窮子化城正說除障。傍示餘三。
雲雨五百正說驚覺。傍宣餘三。人記在中。法師流通已前。四a分身雲集開一制底。
多寶如來證明四a。達多文殊常傳四 a速疾之門。龍女出海南方成道。發誓薩埵捨身弘宣a字四法。
四安樂行一剎那圓滿a行。涌出千界大眾欲顯本地大曼荼羅本不生a我。即久成如來壽量常住大日心地本不生體。
乃至普賢從本遠來重請四法諸本不生。唯覺我心本來不生法界普賢大日心地a字不生。
即是眾生心自性本清淨妙法蓮華體。

        妙法蓮華三昧 提婆達多祕密三摩耶品
  爾時金剛薩埵白薄伽梵。提婆達多本源云何。
  大日如來告薩埵言。提婆達多文殊師利八大童子彼清涼山不思議童子。是故提婆品時。文殊師利不思議童子。
首著八葉蓮華寶冠從海涌出。引導龍女即身成佛。
達多文殊 文殊利劍 龍女吞文殊利劍 俱利伽羅不動威怒 不動威怒 娑竭羅龍王 七佛出世 龍女從海涌出
 即身成佛 上地水火風空 得如意寶珠。妙法蓮華八葉中臺 中臺不動威怒 速疾成道。
  金剛薩埵重白佛言。娑竭羅龍王女即身成佛時。一切眾生三魂七魄即身成佛。乃至草木即身成佛密咒願說。
  爾時世尊。說即身成佛祕密真言曰。
o.m va vi a vi ma a aa bhii va vi kha li kha li sa ri svaa va
說此真言時。草木國土悉皆平等即身成佛。薩里達磨芬陀梨華最初羯羅藍內有十色千葉蓮華。
蓮華中有一千三百九十五尊。此佛忽然建立身形 千葉白蓮華成三百六十白骨 上覆大多勝三魂圓滿於月輪中。
佛性了了三昧證慧甚大自在。又說真言曰。
o.m haa.m vi ku va ku va va ma va ma ma vi svaa haa
說此真言三魂七魄入于妙覺即身成佛。

        妙法蓮華 如來壽量祕密三摩耶品
  爾時金剛薩埵白世尊言。久遠實成如來尊形願為宣示。
  大日如來告薩埵言。妙法蓮華久遠實成如來。本來多寶塔中湛然常住。其名無量壽命決定王如來。
手結法界定印。首有二佛寶冠。寶冠左有釋迦如來。是胎藏界。毗盧遮那如來右。有多寶如來。是金剛界。
毗盧遮那如來常在塔中。雲集分身同體自性 毗盧遮那如來海會。寶塔
東門有 上行菩薩。
南門有無邊行菩薩。
西門有 淨行菩薩。
北門有安立行菩薩。是四菩薩四方四佛。是故結四佛印。又寶塔
東南有  普賢菩薩。
西南有文殊師利菩薩。
西北有 觀世音菩薩。
東北有  彌勒菩薩。
  妙法蓮華八葉中臺 三部大日同體海會 五百塵點劫上無量壽命決定王如來。說心真言曰。
曩謨阿路哩弭跢欲枳孃曩尾[寧*頁]室羅逝捺羅也怛他櫱跢也唵薩縛僧塞迦羅跛哩秫馱達磨帝摩訶曩也波里縛隸莎呵
金剛薩埵說曰。
曩謨 者歸命句。
na mo
阿 路 里 弭 跢 者東方句。
a pa ri mi taa
欲 枳孃 曩 者南方句。
j~naa na
尾 [寧*頁] 室 者西方句。
vi ni `sca
羅 逝 捺羅 也 者北方句。
raa je ndra ya
怛 他 櫱 跢 也 者中臺句。
ta thaa ga taa ya
唵 者三身中臺八葉俱具三身。故真言中間置o.m唵字。
o.m
薩 縛 僧 塞迦 羅 者南方句。
sa rva sa.m ska ra
跛 哩 林 馱 達 磨◇帝 者文殊句。
pa ri `su ddha dha rmma
摩 訶 曩 也 者觀音句。
ma haa na ya
波 里 縛 隸 者彌勒句。
pa ri vaa re
莎 呵 者決定成就句。此有深祕。
svaa haa
  爾時金剛薩埵白世尊言。久遠實成如來。在何處耶。
  大日如來告薩埵言。一切眾生一念心中。皆有如來壽量長遠身寂光海會不退菩薩亦不能知。
是故彌勒三請我如來四誡然演說。
  金剛薩埵重白佛言。世尊。法華何文宣說一念寂光海耶。
  世尊告言。法華宣示眾生聞佛壽命長遠一念信解。如來如實知見三界之相無有生死。毗盧遮那遍一切處。
其佛住處各常寂光。如來般若知見三界六道山河大海本來虛空無生無死。大般涅槃常寂滅光。眾生不知。
名為生死之初無明。涅槃經後分上曰。我以甚深般若。遍觀三界一切六道諸山大海大地含生。
如是三界根本性離畢竟寂滅同虛空相。無名無識永斷諸有。本來平等無高下相。無見無聞無覺無知。
不可繫縛。不可解脫。無眾生無壽命。不生不起不盡不滅。非世間非非世間。涅槃生死皆不可得。
其知是者名出世人。是事不知名生死始。汝等大眾應斷無明滅生死始。遍觀三界有情無情一切人法悉皆究竟。
不出三界。不入諸有。本來清淨無垢無煩惱。與虛空等。不平等非不平等。盡諸動念。思想心息。
如是法相名大涅槃。復告大眾。我以佛眼。遍觀三界一切諸法。無明本際性本解脫。於十方求了不能得。
無故所因枝葉皆悉解脫。無明解脫故乃至老死皆得解脫。以是因緣我今安住常寂滅光名大涅槃。

        又妙法蓮華三昧 如來壽命祕密三摩耶品
  金剛薩埵重白佛言。久遠實成無量壽命決定王如來之上。有佛法耶。
  毗盧遮那如來告言。久遠實成妙法蓮華。有八重位。
一者久遠等覺 本地妙法蓮華八葉四菩薩是等覺位尊。
二者久遠實成妙覺 本地妙法蓮華八葉四佛妙覺位尊。
三者久遠實成妙覺之上中臺本覺 久遠實成 本地妙法蓮華中臺大日如來本覺八葉四佛始覺如來。
四者本地中臺大日如來本覺之上有妙法蓮華。平等本覺如來中臺本覺如來八葉四佛下為始覺。
中臺獨為本覺如來。此是第九報臺本覺大日還下佛第十本末究竟平等本覺毗盧遮那如來本相葉佛
乃至末報臺大日如來平等八葉中臺皆同本覺如來本覺位高。
五者平等本覺如來之上諸法 本覺毗盧遮那如來平等 本覺毗盧遮那如來 尚八葉中臺九尊本覺九法身。
其餘諸法九法界等非本覺佛 尚下諸法本覺毗盧遮那如來 九法界森羅萬像皆悉本覺如來。至一切塵。
皆來禮仰為本覺如來。
六者諸法本覺如來之上 一輪之法三重本覺如來墮始覺本覺故 尚下一輪始覺本覺不立本來不生法故在本覺上。
七者一輪上第一之法一輪a字字輪種子 種子三昧耶形尊形有相有相凡愚方便而實唯住於實相第一義實相高。
八者第一義實相義 實相義尚隨義故下獨王頂上非愚量實相最頂。

        妙法蓮華三昧 常不輕菩薩祕密三摩耶品
  爾時金剛薩埵白世尊言。不輕菩薩云何禮耶。
  大日如來告言。常不輕者。常是一禮。不輕是一切禮。知見眾生心蓮禮拜。不專讀誦經典。但行禮拜。
信va.m[金*(离-禸+ㄆ)]字門。禮中臺摩訶毗盧遮那如來。是名一禮。
va縛字門者言語道斷。上有一點即是大空。大空即是不思議。我法妙難思。但行禮拜。
四禮。一禮金剛部性。二禮寶部性。三禮法部性。四禮羯磨部性。是名一切禮。禮世間相常住佛性。
禮o.m字門。禮 o.m字門。禮金剛部自性法身之性。禮煩惱即菩提佛性。
禮traa.h怛洛字門禮traa.h怛洛字門。禮寶部功德法身之性。禮結業即解脫佛性。
禮hrii.h紇利字門。禮hrii.h紇利字門。禮法部智惠法身之性。禮生死即涅槃佛性。
禮a.h惡字門。禮a.h惡字門。禮羯磨部變化身之性。皆悉禮拜。一禮一切禮。
  金剛薩埵重白佛言。不輕菩薩可禮草木國土等耶。
  毗盧遮那佛告言。深住禮拜。如汝所問。法界體性無分別。森羅萬像即法身。是故我禮一切塵。

        妙法蓮華三昧 陀羅尼祕密三摩耶品
  金剛薩埵白世尊言。十羅剎等本源云何。
  毗盧遮那佛告言。十羅剎女。本有三覺。一者:等覺。二者:妙覺。三者:本覺。初四羅剎:淨行等四大菩薩。
第五羅剎:釋迦牟尼。中四羅剎:八葉四大菩薩。第十羅剎:多寶如來。又十羅剎十如是;尊形八羅剎八葉如是;
第九皋諦第九如是;第十羅剎本末究竟等也。

  應永二十一年(甲午)十月三日。多武峰學頭。自書寫付無參老僧。老僧付囑中訓了。再三誡曰。
是髻中寶珠也。怪漏以莫扶過。謹勉之。        伏尺藏究菴 求法 資中訓

 應永三十四年(丁未)五月二十七日。賜御本奉書寫之處也。祐空上人曰。弘法大師,御請來之御經,
曰仍祕藏無極也。爰良助親王於多武峰,二帖被流製見如彼注右六,地藏本緣委悉也云。與此經不同歟。
追之可尋之。是乘藏房隆清御相傳之祕本也。深祕深祕不可有他見(云云)。  金剛最辨(阪本安養寺 明了上人)

 永享九年(丁巳)六月二十七日。於山門寶幢院北谷法光房。更不顧短筆之嘲後見之謗。偏任求法之志。
如鳥跡書寫之記。                           金剛宗潤(年五十一臘三十八)

   跋蓮華三昧經後
  夫薩里達磨芬陀梨迦三昧薩馱覽者。大日如來答說金剛薩埵請問。開示本初祕妙密藏。
稱述一切諸情非情三魂七魄即身成佛乃至草木即身成佛祕密真言。我高祖大師標題於大蓮華部無障礙經。
舉經文中之自證八句偈。以成立即身成佛之義也。有曰。蓮華三昧經者。我朝聞其名未見其經。弘法大師入唐時。
謁惠果和尚。雖遂傳法灌頂。而蓮華三昧經最深祕密法不能傳之。唯以歸命本覺心法身(乃至)還我頂禮心諸佛之偈。
傳之而已(文)然案a字觀檜尾記引據於蓮華三昧經以證成於自口說焉。由斯觀之。詎惟非八句自證偈必矣。
谷響集第十(三右)曰。台家經旨相承口訣中曰。蓮華三昧經亦云無障礙經。具題曰妙法蓮華三昧祕密三摩耶經。
智證大師拔十卷中至要請來云(文)凡此祕經蓋有兩卷。所謂今之祕經與說六地藏尊本地之經矣。
于越亮去元祿十四載首夏中旬。苟有傳燈護法微志。飛錫北京。謁于西山真乘院大僧正源公。面授口譯悉遂願望。
歸拜壬生地藏菩薩。寓宿於安養菴。幸得斯經於藏。喜踊無極。誠希有哉。百世之嘉會千載之良遇也。
乃採毫素而事繕寫。時時細讀衍文脫字倒字筆誤往往而在。欷然靡弗釋卷悲歎焉。
今年豐山西寮秀敘闍梨慈慧東海鹿島春傳古本。由是兩經參考更親書寫尋播旁訓。以貽將來。
雖爾。間猶不無狐疑。冀俟使於後學獲正好本。
添刪純粹粲然潤色流通[金*(离-禸+ㄆ)]水利澤枯槁妙法華實繁茂久住真風颺開心地阿蓮云。

  時正德元年龍飛辛卯雪月二十一日傳瑜伽教苾芻 性亮 玄心 誌於輪山巖 松溪 遍照院 南軒

張貼在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 | 發表留言

聖多羅菩薩梵讚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試鴻臚卿 傳法大師 施護 譯

聖多羅菩薩梵讚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試鴻臚卿 傳法大師 施護 譯
曩謨(入)薩多(二合引)囉(引)曳 婆誐嚩帝。嚩囉提(引) 惹曳(引) 禰嚩乃 怛踰(二合)囉儗孕(二合)捺囉(二合引)
namas tArAye bhagavate. varade jaye devana ity-uragendra
禰跋訖帝(二合)缽囉(二合)拏摩(引)矩攞(引)地也(二合引)曩多(引)路攞,
Ade bhakte pra-namA kulA dhyAnata a-lola,
祖拏摩尼摩 踰(二合)砌多(引) 旦(引)多 建(引)多 缽囉(二合)婆惹(引)攞 迦(引)黎,
cUrna manim uc-chrita A-tata kAnta prabha-jAla kAre,
茶播(引)難(引) 沒[口*爾] 具囉 薩娑(引)囉 妒野(引)蘭拏(二合) 晚(引)多哩誐(二合)妒 多(引)哩多(引),
capalAm bhujye ghora sa-sAra toya-arnava antar-gato tAritA,
尸沙 路建(引) 多囉(引)隸 摩護缽捺囉(二合)嚩 伽(引)多曩(引),
a-‘sesa lokA antar-Ale mahopadrava ghAtana,
踰你也(二合)帝(引) 嚩(引)摩播(引)尼 娑他(二合) 布蘭拏(二合) 悉帝寅(二合) 禰嚩囉(引) 謨那魯沒特(二合)黎,
Ayodhyate vAma-pAni sthA pUrna satyam deva-rA modanod-dare,
博乞叉(二合)你攞(引)嚕攞 建(引)多(引)攞 建(引)帝(引),
paksa-nIlA lola kAntAra kAnte,
訖哩(二合)播(引)尾瑟吒(二合) 唧帝(引) 波嚩(引) 囉他(二合) 缽囉(二合)沒哩(二合)帝(引) 設囉拏曳(二合),
krpAvista citte bhava artha pra-mrte ‘saranye,
嚩囉 禰(引)尾 泊訖怛也(三合)曩 摩(引)彌 缽囉(二合)細那(引) 努劍波 莎[牟*含](引),
vara devI bhaktyena mAme pra-sena anu-kampA sva-mAm,
悉多 佉囉曩佉囉(引)誐囉(二合) 鼻摩(引) 毘伽(引)多,
sita khara-nakharAgra bhImA vi-ghAta,
捺尾(二合)馱(引) 頻那 滿帝(引) 婆供婆(引)娑體 摩娑底瑟迦(二合) 半迦 蹉攞[亭*夜](切身)訖多(二合);
dvidhA bhinna vAnte kumbha asthi mastiska panka chalany-ukta;
囉訖多(二合) 蹉吒(引) 播(引)吒(引)攞(引) 怛演(二合)多 婆(引)濕嚩(二合),
rakta chatA pAtala atyanta bhAsvat,
蹉吒朗 尾舍(引)攞(引) 寫囕 沒囉(二合)娑他(二合),
chatram vi’sAlA syannam bhram stha,
囉訖多(二合引)捺囉(二合)娑(引)囕 誐[牟*含](引) 薩 佉朗 佉囉伽(二合)囉,
rakta Adri-sAram gamam Asa kharam khargala,
沒特(二合)曩 滿怛囉(二合) 悉多(引) 囉拏也(二合) 摩(引)鍐誐 補旦,
budhna mantra ‘sita Aranya mArgam pUtam,
入嚩(二合)攞捺 鼻(二合)摩 你哩冐(二合)摩 迦(引)攞(引) 曩攞(引) 囉唧(二合)囉,
jvalana bhIma nir-bhU ma kAla anala arci-ra,
入嚩(三合)朗旦 缽囉(二合)禰缽旦(二合引) 多你(去聲)怛囉(二合)捺 嚩(二合)野 婆(引)酥囕,
jvAlitam pra-dIptAm tanitr dvaya bhAsuram,
具囉 能瑟吒囉(三合) 迦囉攞(引)曩喃 尾娑普(二合)蘭旦 你旦(引)多,
ghora damstrA-karAlAnAm vi-sphulingam ni-tAnta,
缽囉(二合)贊拏 蜜哩(二合)儗孕(二合)捺囉(二合) 芻 馱(引)囉凍(二合)誐囉(二合),
pra-canda mrgendra su dhAritod-grah,
散旦 嚩你(去)迦(引) 多囉娑怛嚩(三合) 捺虞(二合)尼 所(切)伽(引) 努惹(引)多,
santa vardikA taras tvad guni samgha anu-jAta,
娑蜜哩(三合)帝 缽設底 娑耽(二合)毘 旦怛剎赧,
smrti pa’syati stham vi-tata ksanam,
你室左(二合)朗 泊訖底(二合) 欲訖多(二合) 缽囉(二合)摩(引)曩,
ni’s-calam bhakti yukta pra-mAna,
誐黎多迦(引) 囉吒那(引) 曩播(引)曩(引) 怛囉(二合)禰演(二合引)多,
galitaka A-ratana AnApAna atra dhyAta,
悖凌(二合)誐(引) 嚩黎(去) 目訖多(二合) 囉酇(二合) 迦(引)囉 曩(引)那(引) 呬多,
bhrngA vare muktA arcAm kAra nAnA hita,
骨嚕(二合)馱 吠虞左囉 滿捺囉(二合) 儼鼻囉 建吒 特嚩(二合)你 特晚(二合)多,
krodha vi-gocara mandra gambhIra kantha dhvani dhvAnta,
部彌陀蘭 多囉你(二合) 供祖 那囉(引) 波(引)多,
bhUmi-daram tarani kunj nara A-pAta,
伽(引)妒蹉朗 伽囉伽(二合)囉摩踰(二合)摩禰[亭*夜](切身)比,
gAtUc-caranam gargaram ayomaya pi,
具囉(引) 囉嚩(引)迦蘭拏(二合)曩 怛囉(二合引)薩曩 瑟奼(二合引) 缽囉(二合)帝頻捺囉(二合),
ghora ArA ava-karnana trAsana sthA prati-bhinna,
欲託 三母怛迦(二合)蘭拏(二合) 多(引)攞娑 多(二合)摩(引)攞(引),
yukta sam-ut-karna-tAlas tamAla,
毘你魯尾舍(引) 魯怛[牟*含](引)誐 娑他(二合)攞(引) 部誐 跋誐喃(二合),
abhinIlo-ve’sA ruta-mAtanga sthalA bhoga bhagnAm,
俱舍(引)虞嚕(二合) 尾沙(引)拏(引)誐囉(二合) 僧祖蘭尼(二合)多(引),你(去)迦 禰(引)護 呬你(引),
ku’sAgro visannAgra sam-cUrnita, anIka deho hi nI,
嚩 訥囉嚩(二合引)囉尼 那(引)嚕尼所(切) 摩(引)囉拏(引) 踰你 也(二合)妒 比 怛埵 囉捺 毘囉 婆踰捺,
iva dur-vArani dArunesu mArana Ayur nyartho pi tattva raddha vIra vayo-dhA,
跋蘭(三合引)多 你(引) 怛[口*賴](二合) 三母怛囉(二合)娑多(二合)誐(引),
 bhrAnta nI tram sam-uttrasta-ghA,
怛[口*賴](二合)囉曩哩(三合)毘娑 怛嚩(三合)捺虞(二合)拏 努娑蜜哩(三合)帝(引)。
atra nir-vi’s tvad guna anu-smrte.
室凌(二合)佉攞(引) 攞(引)你妒 你室左(二合)洛 剎摩(二合引) 達噒(引)渿囉(二合引) 野帝(引),
‘srinkalA AlAnito ni’s-cala ksmA dharendra Ayate,
缽囉(二合)嚩攞 左黎多 嚩(引)多吠(引)誐(引) 賀妒度多,
pra-vara calita vAta-vega A-hato dhuta,
冐摩(引)誐黎 嚕馱 禰誐婆(二合引)誐 部巘馱迦(引)囕,達儗怛踰(二合)砌多(引) 具蘭尼(二合)多,
bhauma-vAre ruddha dig-bhAga bhU-gandha kAram, dhag ity uc-chrtA ghUrnita,
入嚩攞 滿多 娑普囉捺 吠娑普凌昂 娑普吒,捺吠(二合)尼所(二合) 尾娑普呫迦(引)囉,
jvAla bhAta spharana vi-sphulinga sphuta, dveso vi-sphuta kAra,
尾怛囉(二合)娑多(二合) 曩(引)哩紇哩(二合)多(引) 訖蘭(二合)那 賀(引)賀(引)囉嚩(引) 布哩多(引) 商虎多(引) 商,
vi-trasta nAri-hrItA kranda hAhA-ravA pUrita-A’sAm huta-A’sAm;
尾曩(引) 輸你也(二合)旦 具囉 迦攞波(二合引) 曩攞(引) 哩唧(二合) 入嚩(二合)朗旦 缽囉(二合)禰缽旦(二合),
vinA ‘sUnyatA ghora kalpa anala arci jvalitAm pra-dIptam,
惹曳(引)禰(引)尾 多(引)哩(引)怛也(二合) 朗曩(引) 摩摩(引) 怛囕(二合),
jayA-devI tAritya labdha mama a-tram,
你哩(二合)拏 仡哩(二合)賀曩(二合) 擔(引)埵 缽囉(二合)娑(引)那(引) 沒沒哩(二合)瑟致(二合) 酥口帝(引) 迦嚕,
nir-nI grhna tattva pra-sAdA mrsti sukhodye karo,
尾乞叉(二合)拏 捺娑多(二合) 鼻帝孕(二合),曩蘭(引) 俱胝 攞嚩 那曩 尾跋囉(二合)摩 跋蘭(二合引)多,
vi-ksana nasta bhItim, narAm koti lAva nAnA vi-bhrama bhrAnta,
尾婆薩 補璨 三摩尾瑟訖哩(三合)多,骨嚕(二合)馱 目訖多(二合) 頗怛迦(二合引)囉 嚩(引)多(引),
vi-bhAsA posadha sam-Avis-krta, krodha mukta-phUt-kAra vAta,
努尾捺踰(二合)捺嚩(二合)多(引) 儗你(二合) 娑普(二合)囉捺 尾(二合)娑普(二合)凌誐,
anu-vidyudvat agni sphurana vi-sphulinga,
尾唧怛囕(二合) 誐畔昂 摩賀(引)伽娑摩(二合)囕(引) 誐 部惹敢(二合)誐地 波 尾娑普(二合)囉尼,
 vi-citram garbham mahA-ghasmaram anga bhujam-gatI pa vi-sphurani,
所(切)攞 [口*爾]賀鍐(二合) 左攞捺 部(二合)誐 婆(引)誐(引)誐囉(二合) 僧誐曩(二合),
‘sula jihvam calana bhoga bhAgAgra sam-ghna,
囉怛曩(二合) 怛尾(二合)釤 惹(引)攞 蓋囉(引) 沒那(二合) 妒凍誐 贊左怛頗(二合)拏,
ratna tvesam jAla gai-rA A-mnA totaka cancat-puta,
作訖囉嚩朗 摩賀 尾跋囉摩 俱缽 禰缽旦 多你(去)怛攞 訖里旦多 誐囉賀 誐囉娑多,
cakra-vAlam mahA vi-bhrama kopa dIptam tanitr krtAnta graha grasta,
迦(引)魯誐囉 難拏(引)努嚕半 尾嚕半 尾嚕播(引)乞叉,建吒 捺踰丁 訥瑟吒(二合)摩(引)尸 尾刪 你哩尾尸,
kArogra danda anu-rUpam vi-rUpam virupAksa,  kantha dyuti dustam A’sI-visam nir-visi,
部多 摩(引)演 多摩 仙那 摩(引)娑建那底(丁逸切) 埵(引)摩 努娑蜜哩(三合)怛也禰(引) 尾乞叉赦 曩瑟吒,
bhUta mAyA antar senam A-skandati tvAm anu-smrtyAm vi-ksanam nasta,
鼻底 補摩(引) 曩嚩那曩 俱賀囉 你哩誐(二合)多,吒吒賀(引)酥蘭拏(二合) 娑(引)怛也(引) 嚩迦,
bhIti bhUma anavadhAna kuhara nir-gata, atta-hAsanA satyam Avaka,
入嚩(引)攞摩(引)軍 拏黎 部多 嚩迦怛囉(三合),跋嚕鍐 具囉 能瑟吒囉(三合)迦囉(引)朗 迦囉(引)兀嚕 特哩旦(引),
jvAla-mAlin kundale bhUta vaktra, pUrvam ghora damstrA-karAlam karAgro dhrtAm,
怛囉(引) 嚩黎 惹(引)攞 摩(引)吠瑟胝(二合)多 摩也(二合引)攞 嚩黎尼你 嚩度 馱多(引),
trA vare jAlam A-vistitAm vyAla varninI vadhU datta,
儗你(二合)缽囉(二合)婆(引) 冰誐攞 路攞 嚩(引)朗迦囉(引),朗迦頗攞(引)哩捺囉(三合) 散馱(引)哩赧,
agni-prabhA pingala lola vAram-kara, alam-kAropavicAra sam-dhArinam,
夜(引)睹 嚩(引)喃 尾馱(引)喃 俱達 娑陀陀喃,吠提 馱嚩曩 娑他 誐哩呬妒誐囉 設娑怛囕 尾嚩娑怛囕,
yAtu vAdam vi-dhAnam kutta sAdhanAm, vedi dhAvanA stha grhitogra ‘sastram vi-vastram,
芻馱(引)囉怛喃(三合) 三母怛囉(二合)娑演旦,怛他(引) 缽設妒 必埵訥捺 誐哩(三合)多,
su dhAritam sam-uttrasayantam, tathA pa’syato ‘pi tvad dudh grhIta,
滿怛囉(引) 叉囉囉 囉也(引)曳努 禰(引)呬努,
mantra aksara-rA rayeno dehIn nu,
禰(引)尾 多(引)哩(引)多 晚(引)摩 缽囉娑(引)那(引) 捺婆(二合)焰 乃嚩 散惹(引)野帝(引) 尾惹曩 誐賀曩,
 devI tArIta vAma pra-sAdhana abhayam-da iva sam-jAyate vijana gahana,
播(引)那波 缽囕(二合引)多 建(引)多(引),具囉(引)特嚩 酥馱(引) 地多(引) 俱 波囉訖旦多你(去) 怛囉(引),
pAna-pa prAnta kAntA, ghorA dva su-dhA ditA ku para-krtAntani trA,
訥囉(引)魯攞 嚩訖囉(二合引)酥 散曩馱,誐(引)怛囉(引)薩 輸攞(引)悉 賀娑多(引) 尾唧怛囉(引)
dur-Aloka vakrAsu sam-naddha, gAtra Asa ‘sUla asi hastA vi-citrA
欲晚(引)誐 娑摩(引) 冰誐攞 濕摩 輸嚕 嚩入 枳(引)唧 訥袪多 亢誐,
yuvan anga samA pingala sma ‘sru vare ke-cid duhkhatA han-gha,
捺踰(二合)底 設也(二合引)摩朗(引) 巘地數 尾提數,具囉 俱 難拏迦 惹也(二合引)你 哩伽(二合),
dyoti ‘syAmalAm gandhisu vidhesu, ghora ku dandaka jyAni-ghA,
瑟吒(引) 缽囉(二合)俱瑟吒(引) 尾賀孕(二合)賽迦,你瑟奼(引) 娑摩(引) 沒哩怛也 僧誐哩呬也,
sthA pra-kosthA vi-himsaka, ni-sthA samA mrtyu sam-grAhya,
未[亭*夜](切身)多(引) 你(去)野多(引) 滿多迦(引),嚩(引)娑 彌怛 踰(二合)訖底 毘哩 禰(引)尾 你哩婆(二合)蹉演多,
madhyatA niyata Avantaka, A-bhAsam ity ukti vIri devI nir-vAcyayanta,
骨嚕(二合)馱(引) 尾娑普(二合)囕多薩 怛鍐(三合) 囕妒 比 憾妒 捺踰(二合)多(引)娑,
krodhA vi-sphAritas tvam rAto ‘pi hanto dyuttAs,
多娑迦囉(引) 彌怛囉旦(引)演(引)底 補 薩娑多 晚(引)摩 缽囉拏(引)摩(引)塞訖凌 曩(引)摩娑 枳哩多喃(引),
taskara a-mitratAyAnti pu ‘sAsta vAma pranAma-krti namas-krtAm,
俱比多 你哩(二合)缽底 具囉 吽迦(引)囉 僧祖那曩(引) 難多 嚕[亭*夜](切身) 尾多,
kopita nis-patti ghora hum-kAra sam-codana ananta rudya vi-tad,
骨嚕(二合)馱 尾囉(引)那囉(引) 訖哩(二合)瑟吒(二合) 枳舍(引) 誐囉(二合)賀 誐囉(二合)娑多(二合),
krodha vi-rAddha-rA klista kle’sa A-graha grasta,
佉娑多(二合引) 嚩曩 輸嚕(二合)多 [牟*含](引)誐薩 播(引)瑟尼(二合) 缽囉(二合)播(引)多(引),
kha-stha avana srutAm Agas pAsani pra-pAtA,
契洛 芻禰旦(引)誐 伊嚩 砌寅(二合)曩 博叉(引) 毘部多(引)室 左(二合)攞捺,
khelah su-dIptAm-ga iva cihna paksa vi-bhutA’s calana,
鼻(二合)摩 迦(引)攞(引)野娑 薩凌(二合)佉攞(引) 那(引)摩 散那(引)你帝(引),
bhIma kAlAyasa ‘srnkhalA dAma sam-dAnite,
曩(引)哩 捺囉 枳孕惹(引)攞迦 巘彈(引) 馱魯沒馱(引)黎 摩攞(引) 三摩陵儗多 沒惹 馱 曳乃 嚩 乃娑孕你也 婆誐捺,
nAli dhra kinjalka gandhAm dharod-dhAre mAlA sam-Alingita ab-ja dhA yena iva nA’sinya bhAgAda,
紇哩(二合)欲誐彌(二合引)曩 僧惹(引)多 訖哩(二合)蹉,
hr yugmena sam-jAta krccha,
嚩也他(引) 尾訖攞 尾部多(引) 唧多(引) 曩囉(引) 滿馱曩(引) 誐(引)囉 摩特曳(引) 薩體多(引)迦(引)攞,
vyathA vi-klava vi-bhUtA cittA narA bandhana agAra madhye sthitA kAla,
努帶哩 嚩(引)乞叉 蓋(去)囉(引) 沒哩多(引) 禰(引)尾 多(引)哩(引) 惹曳(引) 滿馱喃(引) 目乞叉尼,
anuttari vAkya gai-rA amrtA devI tArI jaye bandhanam moksani,
埵(引)摩褥娑蜜哩(三合)怛也[牟*含](引) 多乞叉赧 曩瑟吒 鼻底 訖囉(二合)摩(引) 缽囉攞野,
tvAm anu-smrtyAm taksanam nasta bhIti kramA pra-layA,
波嚩曩 贊拏 贊拏(引) 你魯 度多 你哩度 迦魯;努(尼所切)攞 摩(引)攞(引) 俱隸 僧俱隸 作訖囉 作訖哩 囉底,
pavana canda canda anilo dhUta nir-dhU karo; nIla-mAlA kule sam-kule cakra cakri rati,
骨嚕囉 曩(引)儗孕(二合)捺囉 頗怛迦(引)囉 嚩呬你(二合) 娑普(二合)凌虞怛迦(二合)哩(去),
krUra nAgendra phUt-kAra vahni sphulingot-kari,
補瑟波(二合)訥 誐囉(二合)娑多(二合) 尾畔娑[牟*含],薩踰(二合)蹉攞怛 補(二合)蹉 馱(引)囉(引),
puspa-duh grasta vi-bhAsAm, astyoc-chalat puccha dhAra,
賀妒 度多 尾唧左 野捺 尾跋囉摩 怛培曩 賓拏尼 半拏哩 訥薩多哩 娑誐哩 寅多囉呬多 尸沙,
A-hato dhUta vi-cicca yAd vi-bhrama ut-panna pIdAni pAndarI dus-tarI sAgary antar-hita a-‘sesa,
俱隸(引)尾舍(引)隸 娑母祛多 播(引)多(引)攞 誐哩多 娑體多(引),嚩哩多 三跋蘭(引)多 波哩也娑多 布多(引)捺哩帝,
kule vi’sAle sam-ucita pAtAla garta sthita, A-varta sam-bhrAnta pary-asta pUta A-drti,
薩埵[口*賴] 迦(引)多[口*賴] 禰(引)尾 多(引)哩(引) 曩[口*賴] 缽囉波也帝(引)誐(引),達摩(引)惹(引)努捺伽喃,
sattva-rA kAtara devI tArI nara prApte-ghA, dharma a-ja an-udghAtam,
摩賀(引)部你 提伊底 戍婆 嚩囉禰(去) 惹曳 惹(引)多 吠禰(去) 缽囉(二合)謨禰(去),
mahA-bhUmi deyeti ‘subha varade jaye jAta-vidye pra-mode,
惹誐 怛囉(引)拏禰(去),布瑟致禰,沒哩地禰,目訖底禰(去),部底 跋捺哩 酥跋捺哩,
jagat trAna-de, pusti-de, bhrti-de, mukti-de, bhUti bhadre su-bhadre,
訖哩播(引) 捺哩酥 贊捺囉(引) 婆嚩 訖哩(引)室吠(引),尾濕嚩嚕閉(去) 度多 怛釋也,
krpA dr’so candra a-bhava krs vI, vi’sva-rUpin dhUta tAtsthya,
特嚩(二合)嚕閉 度嚕(二合) 吠(引)舍也(二合引)摩 嚩蘭尼(二合引) 設囉尼曳(二合引);
dva rUpin druh vai’syAm a-varni ‘saranye;
酥 奔尼曳 酥 缽囉沒提(引) 度多 特鍐(引)多 三沒馱 囉怛曩(二合)缽囉婆(引);
su punye su pra-buddhe dhUta dhvAnta sam-buddha ratna-prabhA;
冰誐計(引)尸(引) 賀多(引) 尸(引)沙;努 沙 尾戍馱(引) 囉他(二合) 嚩(引)儗(引)濕嚩(二合)哩,
pinga-ke’sI hata a-‘sesa; nu sa vi-‘suddha artha vAgI’svarI,
地也(二合引)曩 踰儗(去)濕嚩(二合)哩 缽囉(二合)缽多(二合) 嚩捺曳(二合)曩 嚩捺曳(二合引)底,
dhyAna yoge’svarI prApta vadya-da vadyatI,
速剎彌(引) 嚩哩(引) 禰(引)尾帝(引) 難拏 迦娑妒 怛囉 彌(引),
sUksmI varI devIta a-nanda kasto ‘tra me,
帝(引)曩 奔尾曳(二合引)曩 路俱詰路 捺誐曩(二合) 努刪達努,阿娑睹 冐馱寫難曩 左踰旦 你惹囕,
tena punyena loka-giro daghnA anu-samdhAno, astu bodhasya dAnA cyuta nir-jaram,
沒囉憾摩 嚕捺鄰捺囉 尾瑟拏 嚩(引) 禰毘 哩鍐(二合)禰旦 布[口*爾]多 努哩[口*爾]旦,薩哩嚩 路迦(引) 尾劍,
brahma rudrendra visna vA devI ava-ditam pUjitam an-Urjitam, sarva loka avikam,
嚩囕 薄訖底(二合) 尾[口*爾](引)曩 左(引)憾 婆嚩 焰怛嚩(引),
varam bhakti vijnAna ca aham-bhAva yantavya,
謨伽(引) 播(引)難(引)沒惹(引) 嚩(引)達曩(引) 多怛波(二合)嚕(去)那(引)曩 尸囕 乞叉摩(引),
amoghA pAdam-Abhujya ava-dhAnA tat-parodAna ‘sIla ksamA,
地也(二合引)曩 尾哩也(二合引) 禰毘 室贊(二合引) 尾多,
dhyAna vIryA devI’s ca avita,
薩哩嚩(二合) 訥佉(引) 多訖凌,薩哩嚩(二合) 薩睹怛摩,薩哩嚩(二合)薩埵(二合)囉他(二合)迦(引)哩,
sarva duhkha Atta-kr, sarva sat-uttama, sarva sattva artha kAri,
[口*爾]曩 寫(引)摩憾 波誐嚩怛也 阿(引)哩也多(引)囉(引)野(引) 難拏 迦娑妒 怛囉 三摩(引)缽多
jina ‘syAmAm bhagavatye Arya-tArAya a-nanda kasto ‘tra sam-Apta.                (吉祥圓滿)
張貼在 藏傳佛教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