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講義

  目 錄
  一、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
  二、 跋
一、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
  時 間:民國四十九(一九六O)年十二月  地 點:美國舊金山大埠正善佛道研究會講堂
  講述者:蓮華金剛藏聖者吳公潤江上師
  當我們聽講佛經時,就要入定,只要證一個三摩地,就可以得了。最要緊是要將時間打破,如果時間不打破,就不能相應。如何將時間打破?是要將過去、現在、未來的時間打破,變得過去、現在、未來三時合為一時。即現在將本師釋迦牟尼佛二千年前講經追回一樣,追回過去的時間,成為定力。追回過去時間,將過去釋迦牟尼佛的法再開出來。如果能入定,可將千萬億年時間追回;如果不能入定,就不能追回。現在入好深的定,將釋迦牟尼佛當年的講經法會追回,即現在講經等于你們在釋迦牟尼佛住世講經時一齊參加。
  現在略略講經名,本經經名本來不叫《佛說阿彌陀經》,所以大眾研究經名,一定先要將梵文、藏文對照過。經名本叫《十方佛稱贊淨土經》,詳細來講是叫《十方佛稱贊諸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鳩摩羅什譯經不是直譯,他是從意譯,將大意譯,所以連經名都改了,改成《佛說阿彌陀經》,他改得好。第一點是經名。第二點這本經是講六方佛,即東、南、西、北、上、下,就是六方;但釋迦佛本來是講十方佛,鳩摩羅什卻省了四方,還有東南世界有什麼佛、西南世界有什麼佛、東北世界有什麼佛、西北世界有什麼佛,釋迦佛一共是講十方佛,都一齊講完。是鳩摩羅什嫌麻煩,中國人也嫌麻煩,將「十方」省為「六方」。我要將這本經的原本味道講與大家聽,這是兩個意思。
  第三點本經有沒有譯錯,就要研究了。大眾在中國,你傳我,我傳你,沒有校對,不知道有沒有錯。如果經是在西藏譯的話,一個字不對都要對到正的。這本經最錯的是那一個字呢?是譯錯了一個字,全經最重要的一個字,他就譯錯了!最重要的這個字,現在略略講講,大家要記住:「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就是譯錯了「執」字,那不是「執」字,那是「念」字──「念持名號,一心不亂」,而不是「執」字。因為解經的法師都是在文字上做工夫,沒有在意思上做工夫,所以往往都是以訛傳訛。今日說明為什麼譯錯的原因,現在解解,我是有證據的。那「執持」的字,梵文叫「阿陀那」,在佛學辭典裡有的:「『阿陀那』(術語)心識名,阿賴耶識之別名,譯曰『執持』。此識之力執取維持善惡之業因及有情之身體,使不破壞。」大眾輪流看看,或者可以抄了它,這個證明他是譯錯的。
  《阿彌陀經》是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的,那是在姚秦苻堅時代譯的。大眾請看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羅漢,眾所知識:長老舍利弗、摩訶目犍連、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俱希羅、離婆多、周利盤陀伽、難陀、阿難陀(本來「難陀」梵文叫做 Lender,「阿難陀」叫做 Alender,梵音是這樣讀的)、羅睺羅(梵音叫 La who La)、憍梵波提、賓頭盧頗羅墮、迦留陀夷、摩訶劫賓那、薄拘羅、阿由樓馱,如是等諸大弟子。」
  這裡是十六尊羅漢,再加上降龍、伏虎兩尊羅漢,就成十八尊羅漢,而這裡改為十六尊羅漢。每個羅漢都有一種長處,好像舍利弗是智慧第一,各人都有一種本領。
  「並諸菩薩摩訶薩:文殊師利法王子、阿逸多菩薩、乾陀訶提菩薩、常精進菩薩,與如是等諸大菩薩,及釋提桓因等,無量諸天大眾俱。」
  這是講阿羅漢已到齊了,菩薩到齊了,二十八天也都到齊了。  
  本來經典是有人問才講,但世尊好慈悲,當時沒有人問,便自己講。只有這本經是例外,其他經典必定有徒弟發問才講的。今天世尊發大慈悲心,雖無人問,卻自己講出來:
  「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從這個世界過十萬億佛土,這個「佛土」我略略講講。怎樣才算是一個「佛土」呢?我現在說一個小世界:小世界是一個須彌山,四個大部洲,外圍有鐵圍山圍繞住。須彌山外面第一重是七重香水海,第二重是七重金山,第三重是鹹水海,第四重是四大部洲,再外重是鐵圍山圍繞住。日繞須彌山而行,月繞須彌山及四洲而行。月不是繞地球而行,科學家是錯誤的,實在月繞須彌山及四洲四支角而行。即繞地球,只是其四分之一。四個洲中地球是南洲。一個太陽系是小世界,合一千個小太陽系叫做小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成為一個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成為一個大千世界──這個大千世界就是一個佛土。聽我講個偈:「三千大千界,一華藏如來。」這是「華嚴經」的華藏莊嚴界。「華藏」即「莊嚴」這樣解。這十萬億佛土是「一華藏如來」這樣解。即是一佛土包藏了一百萬個小千世界,而一千個中千世界是一個佛土。從這個東方娑婆世界向西再過十萬億佛土,那是好遠的地方,有個世界,叫極樂世界。「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阿彌陀」是「無量」的意思,即是無量光、無量壽。
  「舍利弗,彼土何故名為極樂?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是故彼國名為極樂。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佈地。四邊階道,金、銀、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璃、硨磲、赤珠、瑪瑙而嚴飾之。池中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華。」
  「雨」字圈去聲,即是降花的意思。
  「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飯食經行。」
  這個「食」字不當「食」解,是「飯」字,乃名詞,要圈去聲(上面的「飯」是動詞)。
  「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復次舍利弗,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鸝、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
  以上所講是指依報莊嚴。怎樣才算依報、怎樣才算正報呢?佛所依的地方是「境」。依報是「境」,正報是「身、口、意」。一個是境,一個是心。這裡是說境:有七重欄楯、七重行樹、七寶池、八功德水,又有種種金、銀、琉璃,這是說境的莊嚴,明白嗎?同時又講種種雜色鳥: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這种鳥是兩個頭,卻只有一個身體。這共命之鳥是兩個靈魂同一身體,兩個頭有不同思想,或者是一個善、一個惡,不過同一個身體,是兩頭鳥,兩個識田不同。「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這處是講三十七助道品。若專講三十七助道品是要講兩三天,所以現在只從略說。
  「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這處略略點一點睛,這是講「菩提心要」。「菩提心要」是從內覺,內覺是撥迷歸覺。這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都叫大眾起覺悟心,撥迷歸覺。即注重法身,識破色身──教你識破色身,看重法身;即法身重,色身輕的意思。「菩提心要」是撥迷歸覺,這是內覺。
  「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三惡道。舍利弗,其佛國土尚無惡道之名,何況有實?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舍利弗,其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這裡仍是說依報莊嚴。大眾聽到這種種音樂而起覺悟心來念佛、念法、念僧。念佛、念法、念僧不要向外馳求念,總要向內薰修來念。如何是向外馳求念呢?大眾念佛,求佛接引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叫做向外馳求念。向外馳求,只能帶業往生而不能成佛。至於向內薰修是起覺悟心,將色身看輕,法身看重。一定要心生淨土,心與佛相應,心安住淨土。住於常寂光土之中為最高;住於實報莊嚴土次之;如果身生淨土是再又次之。剛剛所說「心生淨土」與「身生淨土」不同,現在中國顯教是身生淨土,心與淨土還是脫離關係,只是帶業往生,身安住化城,未安住淨土。現在所講阿彌陀佛四個淨土中,第一個淨土是凡聖同居土,那是阿彌陀佛變化一個地方,使你帶業往生去讀書,這是起點,是教化眾生入幼稚園讀書的起點。所以中國的顯教念佛往生,至到這個境界為止。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彼佛何故號阿彌陀?舍利弗,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為阿彌陀。」
  這段是說正報莊嚴。前面是說境,這裡是說身口意,是講心;一個境,一個心。
  「又舍利弗,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祗劫,故名阿彌陀。」
  「阿僧祗劫」是大劫,是無量無數的劫。
  「舍利弗,阿彌陀佛成佛以來,於今十劫。」
  這是說阿彌陀佛化了這個化城,成功已達十劫之久。因為常寂光土是沒有時間的,實報莊嚴土也沒有時間,但是這個化土是有時間性的。因為生死有兩種:凡夫的生死是叫做「分段生死」,好像人、狗、豬一類一類,分類來生死,這是眾生的輪迴生死,叫做「分段生死」;但是菩薩的生死叫做「變易生死」,那是從蓮花胎變化、換過,由凡聖同居土轉到方便有餘土,再由方便有餘土轉到實報莊嚴土,這是變換胎,這與分段生死不同。所以大修行人要二死永斷,變易生死要撇掉,分段生死亦要撇掉,然後才到涅盤的境界。如果有分段生死、變易生死,都未到涅盤的境界。現在說正報莊嚴:
  「又舍利弗,彼佛有無量無邊聲聞弟子,皆阿羅漢,非是算數之所能知。諸菩薩眾,亦復如是。舍利佛,彼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這段還是講凡聖同居土與方便有餘土的境界。凡聖同居土如何能往生呢?凡夫念佛能念至一心不亂,將見思疑惑暫時降伏,命終將妄念停一陣間,就可往生。現舉例以一個故事來說明:從前北方有一個軍人叫孫傳芳,在民國十三、四年間,在北方戰爭將林師長的侍從兵捉住,把他斬掉。後來孫傳芳失敗了,信了佛,在天津一間庵堂叫草厂庵處念經。這個侍從兵的女兒叫做施劍堯,她聽到孫傳芳在庵內念經,就跑來報仇。她日日去草厂庵念經,念至與草厂庵中人相當熟後,知悉孫傳芳每天在什麼時候念佛。有一天她帶了一支槍,敲穿孫傳芳的房間,口中不停地念「南無阿彌陀佛」,然後從孫傳芳後面一槍打過去,當場把孫傳芳打死了。雖然孫傳芳是打死了,但那正是很好的機會,因為他剛剛好念佛念至一心不亂,一打死他的時候,他的妄念暫息,而變成往生。他命終可以往生,那是「伏見思惑」,明白嗎?在命終的時候只要念佛念到一段時間,暫時停掉妄想,其間只要有一分鐘或幾秒鐘一心不亂,就可以成功了。當你停了妄想幾秒鐘,就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果第二個妄念來了,就已經不能出得去。像這樣命終只要將妄念斷了幾分鐘,就可以帶業往生的,這叫做「伏見思惑」,這是凡聖同居土的境界。
  到了方便有餘土尚不只這樣,首先要念佛念至一心不亂,還要將見思惑斷了。「見思惑」我以前講過,「見惑」就是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思惑」是貪、嗔、癡、慢、妒。斷見思惑是要將它永斷,連貪心都沒有起才叫做「斷」,這才能往生方有便有餘土。這個「伏」字是暫時停一停的意思,那是念佛時妄念停一停;不念佛時,它又起了。「伏見思惑」是念佛時可以將胡思妄想停一停,不念時妄念又來了。而「斷見思惑」呢?那是念佛的時候妄念當然斷,不念時亦斷,這種程度高許多。這是凡聖同居土與方便有餘土的兩個境界。
  至於第三個淨土是實報莊嚴土,是要分破無明,將無明打破一部份,就可以安住實報莊嚴土。實報莊嚴土是不能往生的,只有禪定安住,無往生可能,要定中安住此地,不是往生境界,這差不多是八地菩薩到十地菩薩以上的境界。
  第四個淨土是常寂光土,那是要豁破無明,豁然貫通,將無明窠臼全部打破,pat (啪)的一聲,好似破竹一樣,無明窠臼全部破了,然後才能安住常寂光土而不用往生。現在所講淨土是取最上的,打破無明,即刻見性成佛,這個淨土就在這裡,而不須經過十萬億土,明白嗎?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
  這「阿鞞跋致」就是「不退轉」的意思。這裡要講解一下。往生者有什麼好處呢?帶業往生者都不會退轉,但在不退轉之中,要經過十地、四十二個迴向,直到一生補處才能成功,這是這個淨土的殊勝。它的殊勝是有不退轉的長處,但它的成就是一級一級漸漸來,那是不能快的。往生淨土,由初地升到二地,要經百千萬億劫然後才成;而由二地升至三地又要不知道經過多少劫才成,那是要慢慢地,好像螞蟻爬一樣,雖然是慢,但是不會退。
  若是人身成就就不同,若依正軌道來走,成就得很快;若心一歪,又墮落得快,所以有利有害。人生成就如果依正直接方法,可以在一剎那間,或甚至幾十年間就可以達到佛的地方;但若一退轉時,天堂、地獄墮得好快。這是成就得快,而墮落也快。若人心不歪,依正軌道來修行,則人修行比天道便宜,甚至比極樂世界十地菩薩,乃至比一生補處菩薩還快。好像彌勒菩薩現在忉利天裡做到一生補處菩薩,那是十一地菩薩,而我現在可以追過他。這是人身可以追得過,但是菩薩身是永不能追到,明白嗎?再繼續講:
  「其中多有一生補處,甚數甚多,非是算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祗說。」
  即是數不出這麼多。
  「舍利弗,眾生聞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所以者何?得與如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
  「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這句很重要,這是要發菩提心,行菩薩道,要行六度萬行。即是如果六度萬行的功夫不夠,都不能生彼國,明白嗎?小乘的福德因緣,即是實行六度萬行。下面這幾句是重要的: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念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這最緊要的是人命終時,心不顛倒;若一顛倒,就不能成功,明白嗎?我以前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大眾記得嗎?有些新來而未聽過,現在重述一次:以前有一大德,修阿彌陀,念得好成功,他能預知時至。他臨命終前預先吩咐一班弟子,說他什麼時候圓寂,圓寂後他的大殿上的鐘一定會鈴鈴聲響。若命終時,依著寺間,大雄寶殿的鐘即刻響,那樣就表示他已經往生;若是大雄寶殿鐘不響,那就表示他不能往生。大德果然依時圓寂,但是鐘沒有響,一班弟子不知道什麼意思,為什麼大德能預知時至,而鐘卻不響?經過一段時間,他的師弟來到。他想師兄修得這麼好,為什麼臨命終時鐘沒有響而不能往生?這其中一定有個原因。於是他就在師兄圓寂座位的右手邊入定。入定好久,都不知道原因。後來他舉頭向對空一望,心中便有所悟:他見對面有一棵桃樹,花開得好燦爛,壽桃結得又大又香,他想:不得了,師兄上當啦!原來他師兄在臨命終時,心中想吃一個桃子,就被桃子奪了心,即刻變了一條蟲,而不能往生。於是他領導一班人去樹上找蟲子,果然在最大的一個桃子上發現一條蟲。他就領導一班人圍住這棵樹,一齊念阿彌陀佛,並將蟲捏死,即刻那個鐘就鈴鈴聲響了。
  所以念阿彌陀佛,在臨命終時最緊要什麼都要放棄。若做父親的一想兒女,則第二世人就要做別人父親而不能往生;做丈夫的若在命終時想妻子,則第二世又要做別人的丈夫,又不能跳出輪迴的圈子;若做妻子的想丈夫,則第二世人又要做別人的妻子,因此又不能往生。所以臨命終時,心一顛倒,心想外境,心為境所奪,即隨外境而去,這樣就不能往生。因此普通念佛的人念口簧的話,絕對不會有定力,所以念佛要修心。
  在中國傳承,老實說在印度沒有淨土宗,釋迦牟尼佛住世只有兩宗,一個是禪宗,一個是小乘。小乘後來開出俱舍與成實兩宗。什麼叫「俱舍」?那就是法有我空,我是空的,法是有的,這是俱舍的境界。成實宗是法我俱空,這是成實的境界。小乘分兩宗。當時釋迦牟尼佛住世時小乘只有一宗,還有禪宗一宗,沒有第三宗,整個印度都未曾有淨土宗,只是念佛的人往生亦很多,但沒有開宗。至中國晉朝陶淵明時,慧遠法師看到這本經,發現「執持名號」,幾日就可成功,于是他就發起提倡,但是沒有師承,都是人云亦云這樣念,所以最高的程度只能帶業往生,只是凡聖同居土的境界。高者可能達到方便有餘土,而達到報土者亦有,但也只有慧遠大師一人可以達到報土,因為他對「涅盤經」、「法華經」都很熟,其餘都是化土的境界。
  今日所講的「心不顛倒」即是「菩提心要」,明白嗎?「心不顛倒」這四個字是最重要的。這本經最重要的哪一段呢?即是「聞說阿彌陀佛,念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簡要言之,「念持名號,一心不亂,是人終時,心不顛倒」,這是全經的精華。這段是「金剛心要」,先前所講是「菩提心要」。「菩提心要」是內覺之中之直覺,明白嗎?現在「金剛心要」是內覺之中之內覺。一個是內覺中直覺,一個是內覺中內覺。內覺是「金剛心要」,斷一切相,一切妄念。如何斷一切相呢?是離一切外相,外離相,內離妄,即「金剛心要」。「念持名號,一心不亂,心不顛倒」,這是「金剛心要」。斷了這個妄想,這是內覺。這裡第一是講「菩提心要」,第二是講「金剛心要」,大眾要記住。
  全經的精華是「念持名號」,為什麼要改成「念持」呢?其與「執持」有不同的解法。「執持」是著相;「念持」是「口念心持」,即是口念佛而心要想佛。所以念佛有四種方法:第一種是「持名念佛」,第二種是「觀像念佛」,第三種是「觀想念佛」,第四是「實相念佛」,四種念佛法。現在中國實在只有一種持名念佛。觀像、觀想是密宗的境界,實相念佛是禪宗與密宗合併的境界,四個境界各不相同,以實相念佛為最高。
  現在「金剛心要」說完了,開始說「菩提心要」:
  「舍利弗,如我今昔,讚嘆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東方亦有阿閦鞞佛、須彌目佛、大須彌佛、須彌光佛、妙音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這段是說東方世界諸佛都稱讚這個淨土不可思議,稱讚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勸十方佛稱讚阿彌陀不可思議;也勸大眾發願往生極樂世界,乃至明心見性成佛。現在講南方世界諸佛讚這個淨土:
  「舍利弗,南方世界有日月燈佛、名聞光佛、大焰肩佛、須彌燈佛、無量精進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這段南方世界稱讚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勸眾生發願,往生極樂世界。
  「舍利弗,西方世界有無量壽佛、無量相佛、無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寶相佛、淨光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這是西方世界諸佛稱讚淨土。這「無量壽佛」與「阿彌陀佛」是同名同字,不過十方佛同名同字非常之多,不是出奇的,即是有無量無邊同名的佛。
  「舍利弗,北方世界有焰肩佛、最勝音佛、難沮佛、日生佛、網明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這段是說北方佛稱讚淨土。
  「舍利弗,下方世界有師子佛、名聞佛、名光佛、達摩佛、法幢佛、持法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這段是說下方佛稱讚淨土。
  「舍利弗,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焰肩佛、雜色寶華嚴身佛、娑羅樹王佛、寶華德佛、見一切義佛、如須彌山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這段是說上方諸佛稱讚。這裡已經有六方佛稱讚。再次尚有四方,如東南方、東北方、西南方、西北方,即十方諸佛讚歎淨土經,這處是從略。
  「舍利弗,汝意云何?何故名為一切諸佛所護念經?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經受持者,及聞諸佛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這是說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經受持者,是一切諸佛所護念(「護念」即「加持」這樣解),對於無上正等正覺永不退轉。
  「是故舍利弗,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舍利弗,若有人,已發願、今發願、當發願,欲生阿彌陀佛國者,是諸人等,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彼國土,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是故舍利弗,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這段是勸化一切眾生往生極樂世界。
  「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這幾句話最要緊,現在是十方佛稱讚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已說完,而十方佛亦稱讚釋迦牟尼佛不可思議功德,能在娑婆世界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無上正等正覺,為眾生說法,是為甚難。這是「蓮花心要」,即心如蓮花,出於污泥而不染,心如蓮花,在五濁惡世中不為五濁惡世所污染,於心無染念佛。這裡有三個心要:第一個是「菩提心要」,是直覺;「金剛心要」是內覺,而「蓮華心要」是外覺。外覺是對於外境不為色、聲所染,這是外覺;內覺不為妄念所奪;而直覺是不被二邊際所惑,心除顛倒妄想,這是直覺──這就是三個覺。大眾依著三個心要來念佛是最究竟;如果念口簧,雖有功德,不過是多生多世積著功德,最高限度只能帶業往生,要明心見性是斷不可能的。
  「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行此難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是為甚難。」佛說此經已,舍利弗及諸比丘,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信受,作禮而去。」
  這本經實在說念佛的方法已經說得好清楚了,但是沒有師承的人就不明白經義,只是念口簧而已。所以中國自淨土宗傳入,開山一千七百多年,大眾都不明經義,只是念口簧,因此現在帶業往生成功的人多,而見性成佛的人少。大眾應取法於上,必得乎中;取法於中,必得乎下;若取法於下,念口簧就是下下。中國佛教雖然掛的是大乘招牌,其所成就比小乘還要低。若在暹羅、南洋一帶,雖然教的小乘,但它都是講修心法的;而中國連修心法都沒,有因已失傳,可以說口念就是了,實在比小乘還要差。有知識的人是知道的,沒有知識的人就糊糊塗塗地念,所以大眾應生覺悟心。大眾學佛,不要學儀式,如朝暮課誦、拜懺,如種種喃喃唱唱,這都是儀式,是念給人看的,是形式的法,而不是成佛方法。大眾應該認清體、相、用,應該從體入,不好從相入。學佛應該要學明心見性法,不要學做和尚。若學做和尚,就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所以大眾要從心性上做工夫,不要從儀式上做工夫。近千年來的學佛人都在儀式上做工夫,大眾應該明瞭猛醒。從西藏人眼光看,中國是沒有佛教的,只有漢教、中國教,因為它已中國化了。
                           弟子吳瑞瑛記錄
二、跋
  《佛說阿彌陀經講義》乃吾師 蓮華金剛藏聖者吳公潤江上師於民國四十九年(一九六O)冬赴美弘法時所宣講,由謝實之師叔錄音後妥予保存。去歲旅美師兄陳法俊先生發心寄贈編者,編者再煩請 上師長女公子吳瑞瑛女士忙中抽空寫出。嗣後又轉寄美國,請謝實之師叔與陳法俊師兄共同校對,再由編者做最後之整理,始得完稿,故此文之問世乃集眾同門之心血所成。現將此《講義》與其他 上師住世時所開示之淨土法語匯為一書,以紀念 上師當年苦口婆心勸進淨土行人修持實相念佛法門之慈旨,並以之為其八秩晉五聖誕之獻禮。今是書即將問世,故特志其緣起,並謹向奉獻心力之謝實之師叔、吳瑞瑛女士與陳法俊師兄致謝。
                            編者 左慧玲 謹識
             中華民國七十九年(西元一九九O年) 歲次庚午 七月初十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藏傳佛教。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