竅訣寶藏論  全知 龍欽繞絳巴(無垢光)尊者 著  索達吉 堪布 譯

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譯禮)
  梵語:俄巴得夏那夠卡那瑪  藏語:門阿仁波切奏  漢意:竅訣寶藏論   
頂禮大恩傳承上師!
頂禮一切佛菩薩
依其大悲勝智之大舟,救渡眾生趨向有海岸,已詣勝位如意之商主,一切佛陀佛子前頂禮。為欲解脫殊勝善緣者,總集經續竅訣之精華,無餘開顯一切最深要,此以六法宣說請恭聆。
最初趣入正道之六法:道之基礎護持三學處;無偏廣聞多思各種法;三門寂靜調伏自相續;警惕罪業增上諸善法;知慚有愧生起大信心;依止一切善友善知識。此於諸初學者極重要。
若欲獨自居於寂靜處,事先需要具備之六法:辭別上師自己能獨立;遣除疑障無有可問事;身體無有病魔及違緣;銷聲匿跡遠離諸人群;具足成辦二利之教授;內心斷定正見之密意。
獨自所居靜處之六法:具足寂靜方位諸特點;前輩成就者曾作加持;無有失戒晦氣護法聚;無有散亂憒鬧諸逆緣;易得修法順緣諸資具;無有人與非人之損惱。
修行相應順緣之六法:飲食生活不墮於二邊;具足所需供品修法物;具全甚深竅訣經續論;具足遣除障礙緣起物;所需一切圓滿無所缺;無有多餘財物之牽連。
所依殊勝道友之六法:種姓高貴善良性調柔;具大信心精進智慧高;修法一致相處極方便;無有我慢諸根皆調順;誓言無垢具有清淨觀;情真意切嚴守秘密者。
究竟修行六種殊勝法:依據教證以理而抉擇;實修竅訣次第圓地道;引導高低諸眾離邊執。
鍥而不捨修行之六法:縱然遭殺心不捨正法;縱然生病心不生邪見;堅守誓言不被違緣摧;入定覺受後得相圓融;未得成就之前永精進;值遇外緣立即依對治。
應當深深思維之六法:一切不幸來源於自己;一切痛苦來源於宿業;宿業亦依暫時外緣生;惡緣由自分別動念生;妄念亦隨迷亂外境生;迷亂外境遮障解脫道。
諸罪為己所造之六法:生死苦惱皆由自所造;尋而不得尋苦自所造;維護生計苦惱自所造;貪親嗔恨怨敵自所造;怨會愛離苦惱自所造;三惡趣中劇烈大痛苦,亦非他造自業所導致。
迷亂惡分別念之六法:自心未調外敵無窮盡;怨敵亦是自心不淨相;尋覓空洞聲響之蹤跡;於逸然心執著而破立;苦樂不定執著為固定;懷恨在心焚毀自相續。
遣除迷現大利之六法:於害安忍生起大悲心;不執為魔視為父母師;於執迷亂修煉無實體;剷除迷亂根本之自心;一切外緣顯現轉道用;不外散亂依止對治力。
危害自心輪迴之六法:身心恒受痛苦無安樂;尋求現世苦惱無離時;自身未得自在無樂事;希求興盛無有安樂時;業未盡前遭受輪迴苦。
思維一切無用之六法:不入正道所作無用途;不修善法一切無用途;不行正法長壽無用途;除正法外饒益無用途;不積二資資具無用途;未修菩提一切無用途。
解脫商主上師之六法:燃慧燈引漂於暗處者;令處險地眾人入正道;賜予為水沖者大樂舟;引陷囹圄眾至解脫地;令沉苦沼者詣解脫地;以智劍斷束縛者二取。是故當視上師為真佛。
無常壞滅有為之六法:思維因緣聚合故滅性;昔日生者皆亡故定滅;器情變化無常故定滅;壽命不定死亡故壞滅;晝夜瞬間即逝故壞滅;生際必死之故定壞滅。
修持正法功德之六法:信解聽聞佛法與隨喜,讚頌趨入正法稍行持,皆離輪迴播下解脫種。
如理行法功德之六法:眾人恭敬讚歎天尊護;今生多樂死後生善趣;究竟成就圓滿菩提果。
不具正法過患之六法:無明遮障如同盲老婦;易受世人欺騙如娼妓;無義散亂如觀集市戲;易被外境誘惑如孩童;無有主見如同諸兒戲;難斷迷現如魚被網擒。如是毫無意義耗人生。
捨離正法過患之六法:遭受較自下劣者輕蔑;惡名遠揚人間天界中;為正士棄如同骯髒器;護佑天尊捨之違緣多;所願不成失毀諸福德;後世墮入惡趣受痛苦。
拖延修法過患之六法:若獲暇滿身時未修法,恍恍惚惚度日人壽盡;死亡不定死主驟然至;死後漂於輪迴墮惡趣;劇烈痛苦逼迫自身心;縱然心生後悔亦太遲;無解脫時長久住輪迴。
畏懼輪迴各趣之六法:思維人類痛苦真悲傷;思維非天痛苦真恐怖;思維天人痛苦真懼怕;思維傍生痛苦真想哭;思維餓鬼痛苦能驚呆;思維地獄痛苦心顫慄。
          是故逃離六趣時已到,不僅已到而且已稍遲。
從中能獲解脫之六法:斷除常見其後不懈怠;所有財產用於正法上;棄庸俗行趨入正法軌;依止四力對治淨罪惡;盡力以十法行積二資;加行正行後行入法道。依此迅速脫離輪迴處。
正法障礙錯誤之六法:高位傲慢散亂大官錯;忙碌諸世間法僧人錯;名相講經度日法師錯;五毒焚毀自心咒師錯;愚昧邪命養活行者錯;自心沉迷世法士夫錯。改錯勤修正法極重要。
毫無錯謬有利之六法:聽從慈悲上師之教授;堅信依止佛陀之教法;晝夜座間盤算善與惡;思維後世生處之緣起;斷除珍愛身體受用執;以諸經續竅訣調伏心。如是而行快速成佛果。
如理詳細觀察之六法:且觀世間瑣事有益否?且觀放下財物離人世;且觀恩將仇報之實例;且觀離開人群獨自去;且觀務農積債自壽終;且觀權勢名聲棄而亡。如是觀後向內觀自心。
具大意義無悔之六法:為法苦行縱死亦無悔;處於低位遭謗亦無悔;背井離鄉貧困亦無悔;為法舍財挨餓亦無悔;棄罪墮入惡趣亦無悔。
遠離正法劣器之六法:所得皆食不修如老豬;不能共處自大如孔雀;性情頑固獨斷如磐石;到處插入不穩如荊棘;自心不調粗暴如毒蛇;上竄下跳不定如猴子,智淺不懂正法如大象。
          故斷此等修法極重要。
不為劣器所轉之六法:將求今生乞丐逐出門;喜愛善法天女納入內;擯除貢高我慢之惡鬼;修行成就前兆持低位;捨棄對治執勝之魔眾;妄念現伴惡兆視吉祥。具足此等則為妙法器。
究竟正法意相之六法:畏懼死主如被屠夫追;厭惡輪迴如劣丈夫妻;厭煩迷現如吐者見食;厭棄世法如受密友欺;不願積財如遭霜災田;斷絕親情如子孫結怨。具足此等即為法究竟。
不具此等意相之六者:雖聞法然爭論詞句者;雖講法然心生嫉妒者;雖修法然羡慕妄念者;雖思法然貪求財利者;雖獨處然妄念染污者;雖持戒然雜染虛談者。觀具此六眾生當遠離。
向內反觀自己之六法:觀己輪迴之根已斷否?觀己於親怨有貪嗔否?觀己出門時有貴物否?觀修行時獲得道相否?觀利他時退失信心否?觀臨終時出現淨相否?如是而觀則為最妙想。
遠離正法過患之六法:不修法義未念死亡致;貪圖權勢未知欺惑致;慈愛親友未知必離致;貪愛欲妙未知多患致;積蓄財物未知終留致;修行懈怠未知無常致。必須斷除此等之過患。
自心與法相應之六法:貪執自滅猶如拋屍衣;悲潤相續猶如獨子母;自生功德猶如春大地;恒時修法猶如寶劍輪;迷現自解猶如蛇結開;徹悟實相猶如商主歸。具如是量即為最勝士。
不符正法迷亂之六法:貪執輪迴之心實難離;未得果位之心易受欺;六聚迷亂外境善誘惑;無義輪迴瑣事易令散;夜以繼日壽命速耗盡;無義虛度人生者極多。思維此等實當修正法。
激勵自求真義之六法:定欺貪嗔二者何時欺?定離身心二者何時離?定散四大借物何時散?定滅此生顯現何時滅?定棄虛幻財物何時棄?定至死亡恐怖何時至?應當日日夜夜深思此。
正法融入自心之六法:欲滅貪欲內心依知足;欲滅怨敵調伏內嗔恨;欲成他利發起菩提心;欲調他眾內心具加持;欲詣淨刹修自證光明;欲息痛苦內心具大樂。依此內在緣起而外現。
雖獲暇滿空耗之六法:捨棄對治無明之聞思;棄離加持根本之上師;捨離悉地源泉之本尊;延誤所修根本之禪定;不除罪障想去諸病魔;他人面前假裝諸行為。無心人如吸鐵集此過。
補特伽羅當捨之六過:無有決心多事不成辦;貪親嗔敵無法解縛索;貪圖食物恒時忙溫飽;恒依言詞遠離實修義;起信未修無有成就時;如今不修中陰業難斷。觀察斷此六過極重要。
以六觀法調伏自相續:實執外境觀四季遷變;常執壽命觀草上露珠;不明因果觀種子苗芽;不知外境為心觀睡夢;不知一味觀糖與甜味;不知無二且觀冰與水。如是而觀各自能對治。
轉為道用作想之六法:殊勝上師作為名醫想;道友護士實修療病想;自作病人法作妙藥想;獲得果位作為病癒想。應當斷除一切顛倒想。
謹慎行持決定之六法:依止上師決定得加持;修持本尊決定獲悉地;守持誓言決定聚護法;精進實修決定現證相;護持實相決定淨二障;無散修煉決定現功德。
了知自相畏懼之六法:忙碌俗事如象入淤泥;深戀親朋如囹圄看守;今生受用如老狗守骨;無明罪行如盲處懸崖;五毒煩惱如惡性毒蛇;貪六境如蜂粘花粉中。生起畏懼離此極重要。
世間俗法過患之六法:住宅建築如地獄鐵室;兒女妻子猶如劍葉林;飾品妙衣猶如烈火焰;飲食猶如沸騰之鐵汁;奴僕眷屬猶如業獄卒;嗔恨爭論猶如火燼雹。當知此為摧毀善妙因。
了知貪欲過患之六法:具貪今生身心受痛苦;來世永漂輪迴墮惡趣;與眾爭論自然增不善;減滅善法故受聖者呵。
貪執自身過患之六法:身乃一切骯髒垢物器;脈絡貫穿骨骼連成網;膿與黃水嘔物糞便池;具有九種孔穴之通道;五臟六腑含生之城市;實質疾病來源之自性。愚昧貪執身體將受欺。
無有意義無實之六法:現於種種外境之諸法,無常迅速壞滅如水泡;毫無實質故如芭蕉樹;迷惑凡夫之故如陽焰;無而顯現種種如幻術;習氣顯現之故如夢境;不能長久住留如閃電。
          知此理者詣至三有岸。
初學修行人具之六法:現見輪迴苦故尋正道;了知所作無義淡名利;我慢貪心鮮少居卑位;信心精進為伴勤實修;種姓劣故不信大乘法;誠信所知於何皆信解。此乃一切正士入門法。
中等修行人具之六法:不務農業耕種及灌溉;不負青春經商牟利擔;不護大使情面親友心;捨棄貪嗔偏袒爭論事;拋棄積蓄籌畫建築物;不結憒鬧之魔大官親。此乃諸修行者中法門。
上等瑜伽屍林之六法:怕染庸俗不與人交往;三門隱行所作人不見;不求衣食屍食衣維生;無有恐怖飛禽之行為;密行護持覺受斷凡行;證悟自住法性之大樂。諸行解脫道者上法門。
最上瑜伽離方之六法:故鄉異地何境皆不貪;未墮一切常邊與斷邊;任何親怨悉皆不相識;不貪一處漂泊如浮雲;六聚外境均現為助伴;是賢是劣皆無執著心;此乃解脫道之最上門。
欲修法者需斷六顧慮:斷除顧慮他怒護情面;斷除顧慮無財而積財;斷除顧慮受苦籌畫事;斷除顧慮位低謀高位;斷除顧慮受害求世法;斷除顧慮位高擾他心。
實修閉關要訣之六法:遠離貪嗔乃為外閉關;無有積蓄乃為內閉關;遠離二取乃為密閉關;不希善妙乃為上閉關;不憂惡劣乃為下閉關;無事無執乃為中閉關。若具此六不會出違緣。
成就佛果所依之六法:修法依賴殊勝暇滿身;不修不解脫故依修法;謹慎修持依賴知法義;了知法義依賴初聞法;所聞實修依賴於思維;一切依賴殊勝善知識。
具足善妙法相之六法:積累福德族貴性調柔;見多識廣通曉所知義;智慧高超證悟法性義;勤修出現證相成就相;大悲善巧無厭利他眾;具有竅訣能引導眾生。此乃殊勝大德之風範。
賢善弟子所依之六法:厭離三有厭惡諸迷現;放棄無有必要非法事;拋棄如敵憒鬧散亂事;毫不希求地位與名利;斷絕親友情面之牽連;捨棄貪親嗔怨之噁心;捨棄俗世修持殊勝法。
不受他人控制之六法:不成無有自由之奴僕;不成夫妻無聚之束縛;不成大人自在行正法;無有羈絆隨心所欲行;不立不能成辦之誓言;惡業軍隊苦海未湧現。如是自由諸眾當生喜。
諸修行者生活之六法:不墮二邊資具自維生;明確食量饑飽當平衡;不患四大紊亂之疾病;享用美味佳餚不過飽;飲食過劣身體不衰弱;晝夜適度斷除非時餐。此乃修法成功之助伴。
激勵信心精進之六法:值遇惡緣生起無常心;了知因果惡業棄如毒;敬信究竟上師視為佛;誠信正法行善生歡喜;信仰僧眾視為護送者;欲成佛者盡力勤修法。此為善緣正士之規範。
調伏淨化自心之六法:邪心不盛法心不改變;堪忍難忍挫折等痛苦;見輪迴過畏懼生厭離;無有劣器過患心清淨;廣聞博思證悟勝法義;成深灌頂誓言之法器,猶如海島寶器極罕見。
惡緣不毀修行之六法:身體忍耐形形色色苦;口中不言無義之綺語;內心承受苦樂賢劣刺;無人靜處忍受疲厭懼;憒鬧城中無散能對治;護持學處能伏諸惡緣。具足此等修道順利成。
相應解脫功德之六法:相應顯宗修持來世覺;相應密法三身轉道用;相應究竟之要斷歧途;相應大乘所作皆利他;相應小乘斷除輪迴事;此修行者心與法相應。
摧毀頑固貪執之六法:六境虛妄斷定為迷亂;所作無義斷定為迷亂;貪執欺惑斷定為迷亂;名聞利養斷定為迷亂;怨親不定斷定為迷亂;若知無實摧毀迷現執。
暇滿人身具義之六法:財富無義欺故勤修法;聽聞隨詞句故勤修法;僅知失精華故勤修法;思維增妄念故勤修法;傳講耽字面故勤修法;未修不成佛故勤修法。
捨棄輪迴修心之六法;無義欺惑故捨世間事;增長貪愛故捨欲妙執;無有實義故捨惡希求;終棄一切故捨財物執;聚際必散故捨親情戀;禍害根源故捨貪嗔執。若捨此等正法自然成。
生起因果定解之六法:聽聞三藏誠信因果法;水滴滿瓶為例積二資;火星焚林為例斷罪業;苦樂昔業致故積福德;一時無法圓資次第修;當知若有我執定有業。
聽聞法器應斷之六過:時機尚未成熟如陶坯;耳不專注如器口朝下;聽聞不記心中如漏器;相雜煩惱而聞如毒器;所聞不為道用如垢器;以知詞句傲慢如劣器。斷除諸過如法而諦聽。
真實聽聞妙法之六法:具勝智慧正直求法義;依善知識聞法不厭足;多依上師令諸智者喜;多聞開啟種種妙法門;多聞佛法反復明確義;廣聞博學詢問與辯論;受持浩如煙海之法藏。
正確思維法義之六法:思此詞句宣說何意義;有何分類歸納為何意;有何異名歸屬於何法;如何歸納概括而實修。細緻思維能啟法寶門。
正確修行法義之六法:了達實相解脫常斷邊;成大乘道空見具大悲;自住法性無有沉掉散;止觀雙運增上諸證相;無有希憂所緣二取相;成為諸煩惱障之對治。修此禪定者趨三有岸。
不為外緣所害之六法:了知讚毀均為空穀聲;不執他人對己之貪嗔;自之行為不違諸正法;不求積蓄佈施資具果;不捨鼓勵行善之病魔;不斷生起敬信清淨觀。此乃改變逆緣之勇士。
斷除垢染劣意之六法:追求名聲地位之劣意;謀求利養受用之劣意;境現執為實有之劣意;貪心纏繞身語之劣意;忙碌現世生計之劣意;只求獨自解脫之劣意。此人著魔智者當棄之。
不隨外境所轉之六法:不中貪戀嗔恨故鄉毒;不受恣意享受欲妙苦;不為世間八法刃擊中;不染威儀狡猾之垢污;不為各種憒鬧風吹動;晝夜行持善法而度日,當入一切聖者之軌道。
以信療養身體之六法:以勝解信祈禱修上師;以恭敬信精勤供三寶;以誠摯信觀修諸本尊;以清淨信勤修法性義;以不退信惡緣轉助伴;以究竟信佛法融自心。修解脫道此等極重要。
表裡如一持戒之六法:了知佛教根本為戒律;了知引入惡趣即罪業;了知破戒失毀法根本;了知戒為諸德之所依;了知戒為善趣之階梯;了知戒為解脫之乘騎。守清淨戒可貴當謹持。
以對治勝惡緣之六法:依照小乘惡緣棄如敵;依照大乘惡緣悉淨除;依照密宗方便轉道用;最深要訣惡緣自解脫;離邊性中惡緣自息滅;決定惡緣皆為無所尋。
          相應根機無論修何者;勝過煩惱怨敵極關要。
具相賢善弟子之六法:具足知慚有愧人格好;依教奉行信解皆圓滿;寧捨身命修法毅力堅;慈愛道友大悲潤相續;無有厭倦安忍利他眾;三門寂靜守護誓言戒。此乃善緣妙法甘露器。
思維暇滿難得之六法;人身難得今當獲成就;上師難逢當取功德果;正法難遇故當勤實修;深義難聞當修耳傳藏;迷現難斷當修無二義;順緣難聚具時當勤修。此乃現後世樂之忠告。
趨入正法關鍵之六法:後世漫長佈施極關鍵;善趣階梯持戒極關鍵;忍辱鎧甲安忍極關鍵;功德源泉精進極關鍵;不為緣動靜慮極關鍵;自成二利智慧極關鍵。具足此要速詣解脫道。
不具關鍵過患之六法:不行佈施投生餓鬼界;不守戒律轉於傍生界;不修安忍墮入地獄界;不勤精進生於無暇處;不修禪定四魔在前候;不修智慧永久沉三有。不行六度諸敵在前候。
修甚深義無需之六法:處處增善無需依靜處;妄念自解無需捨輪迴;自不放逸無需護他心;證悟心性無需誦經典;了悟幻化無需斷貪執;通達實相無需尋佛果。具足此等大士能利眾。
修法殊勝助緣之六法:殊勝福田恭敬師三寶;殊勝看破捨棄今生事;殊勝財富依止聞思信;殊勝親友了達心本面;殊勝發心斬斷私欲藤;殊勝證相上師視為佛。若具此等任運成二利。
應當斷除非事之六法:斷除不知他心誹謗人;斷除信士生厭之邪命;斷除過分放蕩瘋狂行;斷除輕辱他人我慢心;斷除為求衣食捨正法;斷除輕視因果深緣起。若斷此六非事成正士。
諸修行人應為之六法:頂戴上師本尊空行眾;三門善法轉為菩提道;拋棄我執實執與常執;剷除一切今生之念頭;以對治力擯除五毒惑;積累聞思修行之財富。以此可令自他變富裕。
實修法時所需之六法:定然速死故需捨非法;渾噩易生故需斷懈怠;精進易失故需依對治;敬信易退故需恒串習;迷亂難斷故需知無實;邪行易染故需不交往。
趨入佛教皈依之六法:佛陀三身所修之皈依;三乘之法行道之皈依;聲緣淨心助伴之皈依;成就上師所依之皈依;一切本尊成就之皈依;智慧空行加持之皈依。此等前行之法極重要。
一切信士當知之六法:知為當為利己之正法;知捨當捨迷現之貪執;知聞當聞上師之教言;知斷當斷三門之罪業;知行當行正法之深義;知觀當觀心性之實義。如是而行趨向真實義。
諸善緣者修要之六法:實相無作故無戲重要;修持光明故無散重要;行為如幻故無實重要;果任運成故自具重要;惡緣自解故無執重要;苦樂為心故修煉重要。若具此要無勤成諸事。
以理督促自己之六法:壽命不定理當精進行;輪迴痛苦理當生厭離;六道眾生理當以悲護;恭敬上師理當不間斷;甚深竅訣理當勤實修;見性之時理當依靜處。隨理之人乃為最勝士。
需知各乘攝義之六法:需知煩惱本身之過患;需知斷煩惱為聲緣道;需知淨煩惱為菩薩道;需知轉煩惱為密乘道;需知認識惑為自然智;需知解脫取捨無所尋。若具此等則無煩惱垢。
行正法者應具之六法:知輪迴苦如尋惡人過;逃出輪迴如軍人投降;不復流轉如狐逃脫籠;斷絕輪迴如眷棄昏君;漂泊之憂如險地尋道;解脫之心如冰化為水。
相續修法應具之六心:持法之心如蜂釀蜂蜜;思維之心如石中尋金;通達之心如同獲純金;串習之心如同擦拭金;增德之心如金成飾品;現前之心如成諸所願。
與大乘道相聯之六法:見與體驗相聯滅實執;信心精進相聯遣懈怠;方便智慧相聯離小乘;自錯他對相聯除嗔心;敬信毅力相聯詣聖道;聞思實修相聯斷歧途。真實作到之人極罕見。
最為無上教授之六法:悟實相乃無上之聞法;根除輪迴無上之思維;生起智慧無上方便道;堪修正法無上之加持;證無生死無上之悉地;證無所得無上之定量。若修此等佛果自中生。
修行不為他轉之六法:不為暫時愛友之緣轉;不為面諛飲食之緣轉;不為交往散亂之緣轉;不為親友情感之緣轉;不為能工巧匠之緣轉;不為積蓄財物之緣轉。具此六者究竟正法道。
觀察而捨人格之六過:心亂謗他五毒極粗重;無所事事心粗無主見;喜愛無義瑣事及交際;剛愎自用不聽他人勸;趨附高官喜新延誤事;虛偽狡猾懷恨在內心。觀察修法過患而捨棄。
行為劣者過患之六法:不報恩德恩將以仇報;無自知明過分要求他;反復無常情緒多變化;口是心非表面假奉承;不知具義心雜喜言談;從未利他反懷有希望。如是違法之人當離棄。
遠離一切過患之六法:心地善良穩重瑣事鮮;誓言堅定安忍具毅力;不為他害不為外緣轉;情意長久敬信裡表一;心純善巧方便智慧高;不言他過根除自過患。如是勝士堪為菩提友。
修法之人嫉妒之六過:欲得勝他豐富之受用;欲求眾多眷屬與弟子;欲求一切廣大福德財;欲求美名飛幡遍世界;欲求自力超勝一切人;除己之外一人亦不想。此人已被欲天箭射中。
心懷嫉妒外相之六法:羡慕具有福德憒鬧者;惡語中傷行法之大德;見他圓滿嗔恨擾自心;嘲笑譏諷慈心利他者;詆毀誹謗修行成就者;袒護協助無明邪見者。
依止如此劣者之六過:僅見亦退信心出離心;僅聞亦離殊勝解脫道;僅念亦播輪迴之種子;僅觸亦失加持與悉地;僅談亦滅敬信清淨心;結上法緣為魔所加持,死後墮入無間地獄中。
          是故當捨如此惡緣者。
劣人所具惡相之六法:不如俗人豈能成行者?不如賤種豈能成信徒?不如外道豈能成菩薩?不如邪見者豈成咒師?不如罪人豈能成修士?離佛法者豈能有見修?
          此乃佛教之賊假行者,引信士入邪道當棄之。
不得成就脫離之六法;雖具發心然若未發願,不能播下色身之種子;雖有悲心若未滅私欲,不入利他大乘之行列;雖行隨順時機未成熟,不成利他反成譏諷因;
          雖居深山若未生厭離,難以斬斷依附貪嗔藤;無有敬信雖空口祈禱,不獲一滴加持甘露雨;智慧雖高若未離戲論,不辨輪涅縛於宗派籠。是故竅訣融心極重要。
諸修行者需具之六法:畏懼輪迴如被屠夫追;精進行善如同耕田地;依對治如患者服良藥;精勤利他如同育幼子;善調自心如同揉皮革;滅我執敵如同伏冤家。恒時依止此等六需具。
究竟調伏自心之六法:究竟解脫乃斷故鄉執;究竟務農乃勤行善法;究竟歸宿乃得實相地;究竟守護乃棄愛我執;究竟調伏乃滅五毒敵;究竟實修無散護正念。若具此六所願如意成。
諸修行者危險之六法:雖具信心若未斷名利,終有世法危險當謹慎;雖依靜處若未具出離,終有散亂危險當謹慎;雖具道相若未斷慢心,終有魔障危險當謹慎;
          雖集護法若不具悲心,終有業倒危險當謹慎;雖具高見若未除貪執,終成油子危險當謹慎;雖勤利眾若為私欲縛,終成騙子危險當謹慎。
斷除障礙所需之六法:斷除不持正法大障礙;斷除不知魔業大障礙;斷不敬信上師大障礙;斷不淨觀道友大障礙;斷謗入勝乘士大障礙;斷除三門罪行諂誑障。修解脫道斷此極重要。
離障無價珍寶之六法:不圖回報無偏發佈施;不求世間護持清淨戒;不捨有情生起慈悲心;了知正法求法不厭足;不求利養為眾示佛法;無偏平等善待諸眾生。此乃最妙殊勝之行為。
大乘佛教功德之六法:依止上師亦無懈怠心;饒益有情亦無厭倦心;證悟實相亦無我慢心;拋棄於眾無益利養心;於深法義無有畏懼心;積累善資無有知足心。
摧毀煩惱大敵之六法:數日修善不可滅煩惱,持之以恆修法尤重要;無始煩惱極為難調故,依止最深對治尤重要;我執難滅二取力強故,勤修福慧資糧尤重要;
          輪迴痼疾長久難治癒,恆依名醫上師尤重要;五毒烈火極難熄滅故,依附菩提心海尤重要;積累惡業道極平坦故,登上解脫階梯尤重要。
三藏差別殊勝之六法:聲聞師前聆聽三藏聲;緣覺自證內現緣起法;菩薩具利自他無量智;聲聞學處片面調自續;緣覺中等精勤求自利;菩薩必定具足大悲心。
觀察世間過患之六法:美名如雷聲故斷喜愛;受用如浮雲故斷貪執;眷如不孝子故斷指望;住處如客棧故往深山;幸福如美夢故莫實執;終拋一切離世故斷貪。如是而行愈來愈安樂。
諸修行者需做之六法:身在何處皆需利他眾,故當發大願修菩提心;樂時需知正法加持致,故當精勤深思法利益;苦時需知往昔業力致,故當深思業果而修心;
          病時需知行善修法故,健康時當小心又謹慎;老時需要內心安樂故,年輕時當勤積資淨障;死時需要諸事圓滿故,未死之前牽連當斷絕。本人深感此等乃心法。
擊中要害竅訣之六法:家人猶如集市之過客,不知何時分離當修法;親友猶如柳枝聚小鳥,不知何時分散斷愛戀;壽命無常猶如草露珠,故當勇猛精勤修正法;
          多言迷亂敵起如鸚鵡,當禁無稽之談諸綺語;修法猶如海島取寶珠,切莫廣弘耳傳之竅訣;長期相處亦見佛有過,故勿與諸他人共居住。此乃殊勝心語當恭聽。
諸修行人時間之六法:值遇具有法相上師時,乃斷戲論之際問疑難;覺性值遇逆緣外境時,結合實修之際當修煉;獲得甚深耳傳竅訣時,乃滅迷亂之際住本性;
          猛厲精進勤修正法時,乃招違緣之際觀察魔;修行究竟即將成就時,乃遭魔障之際當謹慎;觀實相義修煉妙力時,乃有歧途之際依上師。此等乃深要訣當銘記。
如理修行所需之六法:惡行易染故勿交往人;善行難學故依善知識;境易惑心故勿散外境;心易迷茫莫隨外境轉;貪嗔力強切莫執偏袒;迷現易沾根除諸貪執。
命終無有後悔之六法:知慚有愧死亦無後悔;未造惡業死亦無後悔;財用於法死亦無後悔;淨持三戒死亦無後悔;恆勤行善死亦無後悔;自心無愧死亦無後悔。具備此等無悔極重要。
諸中根者所具六歡喜:依三寶離輪迴真歡喜;積資今來安樂真歡喜;守誓空行相迎真歡喜;本尊中陰引路真歡喜;與師永不分離真歡喜;修心性現光明真歡喜。此乃死亦歡喜深教言。
上等瑜伽無死之六法:自證密意本來無死亡;自然智慧本來無死亡;光明法性本來無死亡;覺性離執本來無死亡;因果自淨本來無死亡;無有希憂虛空無死亡。若證此理遠離死主魔。
未證實執過患之六法:自己本有他處去尋覓;不知大修實相為相縛;不知境現虛妄執實有;未證實相一體執各自;不知自證本體轉輪迴;未斷迷亂貪執為魔欺。觀察未證邪過斷除之。
不復返回竅訣之六法:依止上師世法不復返;思維境過世法不復返;思維苦樂世法不復返;思維世過世法不復返;觀察迷亂世法不復返;思維苦沼世法不復返。如是思維擺脫世間法。
對治哨兵守護之六法:晝夜壽賊對治哨兵守;五毒焚心對治哨兵守;貪不厭足對治哨兵守;猛烈業力對治哨兵守;無義瑣事對治哨兵守;三門所行對治哨兵守。令惑敵匪無機可乘入。
實修不成六種歧途相:無用之人無義耗人生;求名之人貪圖耗人生;貪食之人忙碌為果腹;愚翁經商牟利耗人生;無信聞思成法油子因;不聞盲修誤入邪道因。不入此六歧途極重要。
出現過失遣除之六法:若失敬信思維德難得;若隨散亂妄念轉道用;修無進展依種種方便;四大不調了悟因緣法;受用殆盡積資供食子;若失發心再三依對治。依此可除所現諸障礙。
調伏相續內外六要訣:斷除我執之藤內要訣;外境轉為法身外要訣;分別執著道用密要訣;究竟見解密意上要訣;依教如理行法下要訣;專心護持正知中要訣。具此等者速詣解脫道。
欲成佛者重要之六法:雖證如幻警因果重要;雖得定解不輕毀重要;雖現助伴依靜處重要;雖知無修調妄念重要;無入出定不庸俗重要;雖證實相通教理重要。境界雖高不離此重要。
宣說邊執束縛之六法:若貪縱是本尊亦束縛;若執縱是高見亦束縛;執著縱是悲心亦束縛;自詡縱是深意亦束縛;貪執縱是證相亦束縛;執受縱是無二亦束縛。
          何況庸俗我執與財物?故無任何貪執極重要。
斬斷束縛鐐銬六竅訣:斷貪增財守財之鐐銬;斷貪種姓名利之鐐銬;斷貪散亂憒鬧之鐐銬;斷貪名言我慢之鐐銬;斷貪證相慢心之鐐銬;斷貪法行對治之鐐銬。斷此鐐銬修行人罕見。
諸修行人必定之六法:若離生起貪嗔之對境,則諸法行善根自然增;若無暴躁易怒計較心,則定情意長久無爭論;若遵上師言教敬行持,定得攝受加持與悉地;
          若已不為他人所控制,則定快樂修行得究竟;若自行為松緩又調柔,則定相合眾人之心意;若無偏袒執著心善良,定受眾人信任與稱讚。
斷除惡劣奢望之六法:未曾利他奢望自得利;未經苦行奢望得安樂;未修正法奢望獲成就;未捨世法奢望得正法;自己未修僅說想利他;稍修佛法奢望得利養。
          故當斷除此等六奢望,否則如東西海離解脫。
秉性惡劣行為之六法:若分飲食欲得最上等;倘若經商欲求自得利;若著衣服求自舒適暖;自求佳品劣物施他人;住一日亦欲求自喜處;愛戀親友勝過法上師。如是之人解脫苗乾枯。
無誤趨入正道之六法:居於靜處勿執我我所;生活條件勿執我我所;持戒賢智勿執為高位;行為清淨勿護他情面;大悲利他勿混家人財;無偏佈施勿求得回報。
獨立自主實修之六法:表裡如一持戒堪逆緣;精通竅訣了達實修法;知除違緣病魔障方法;聞思究竟無需問他人;根除歧途通達大小乘;具有魔不能害之鎧甲。
斷除慚愧教言之六法:若積財物資具真慚愧;若愛妙衣打扮真慚愧;若愛裝飾美容真慚愧;若喜散亂求財真慚愧;若行諸多非法真慚愧;若具貢高我慢真慚愧。誠心修法之人當斷除。
追循前輩足跡之六法:專念無常死亡為鞭策;了知輪迴痛苦捨棄之;拋棄國政受用如唾液;以信精進趨入正法門;尋善知識聞思斷戲論;歷經苦行不顧惜身命。
          如是而行必將獲成就,故當堅定不移勤修持。
從中出現利他之六法:大悲究竟慈愛無親疏;證悟如量無迷無我執;了知他心通達緣起法;證悟法性一切現助伴;加持入心能轉他人心;時機成熟攝受諸信眾。此時圓滿內外諸緣起。
善法未入自心六過患:若未實修知亦漂輪迴;靶置身旁箭射向遠處;匪於東山西山去追趕;賊逃林中上沙山追蹤;人被水沖卻去幹地救;有吠陀經不知禳解術。如是之人遠離大樂果。
導致困難過患之六法:希求輪迴生起正信難;無有慚愧護持三戒難;未遇上師入解脫道難;不依方便道則現智難;未離邊執證悟見解難;無有神通利益他眾難。因困難故成全者罕見。
專心不散實修之六法:憶念暇滿捨棄無義事;專念無常遠離懈怠敵;獲得悉地精進不間斷;證相增上修法有興趣;覺性自在散亂現法性;顯密正法融入自相續。
乃至究竟依止之六法:捨棄親友依止法道友;捨棄惡友依止賢智師;捨棄商議依止永樂法;依止聞思盡力調伏心;捨離城鄉依止寂靜山;尋覓教言精進而修持。如是而行迅速得成就。
利益損害相雜之六法:依止不生功德之上師;攝受不入正軌之弟子;不離世間八法而修行;邪命養活同時利他眾;受持無有護心之戒律;善惡錯亂行持密宗法。利害相混乃修法形相。
壓服邪念如釘之六法:作害怨敵越伏越多故,壓邪調伏我執為要訣;欲妙愈享貪婪愈多故,壓邪強制斷貪為要訣;閒言碎語愈說多愈故,壓邪禁語獨處為要訣;
          護持他心愈作愈多故,壓邪自然安住為要訣;緊搓自心疙瘩愈多故,壓邪自心放鬆為要訣;世間雜事愈作愈多故,壓邪安住自心為要訣。具足此等滅除希憂執。
法融自心驗相之六法:知妙欲魔不貪輪迴相;所作利眾蒙受加持相;覺性自在獲勝成就相;不隨他轉生起正見相;想見上師具有敬信相;捨棄今生已得法利相。具此六相乃為真正士。
宣說所需不懼之六法:實修深義不懼惡念敵;觀心性義不懼八法敵;修煉法身不懼二取敵;無基道用不懼二障敵;實修大樂不懼痛苦敵;實修本體不懼希憂敵。具足此等而行成大事。
趨入正法取捨之六法:不依正知行為不如法;不舍隨順行善不正規;不依要訣不生曖覺受;時機未到不能利他眾;不具威力不能遣違緣;智悲脫離即生不成佛。是故依要行善極重要。
斷除惡劣之想六種法:上師視為凡夫離加持;道友視為怨敵毀誓言;自高自大遠離正法道;販賣教言邪命而養活;不修本尊捨棄正法道;行法尋財遠離解脫道。離六惡想而修極重要。
忘失解脫正道之六法:散於外境忘失敬信心;忙碌溫飽忘失三寶尊;性惡急躁忘失密誓言;盲目無知忘失輪迴苦;愛財謀利忘失行善法;起嗔毒心忘失菩提心;放蕩不羈忘失惡趣苦。
          具此六法長久漂輪迴。
激勵自己教言之六法:正士傳家之寶即修行,切莫懈怠拖延修正法;妄念乃為焚燒智慧因,莫視執著所緣為殊勝;痛苦逆緣激勵行善法,切莫憂傷呻吟而斷之;
          顯現五毒乃為智密道,見敵害己切莫生反感;種種違緣乃是成就兆,切莫懷有惡意生嗔心;輪迴顯現乃是佛淨刹,莫執迷現二取為實有。
染污法性歧途之六法:實相本是逸然無偏袒,然被貪心分別妄念染;法性本是遠離諸言思,然被有無邊執增損染;心性本是無二無生滅,然被執著生死想所染;
          境現本是心性空明鏡,然被貪嗔二取實執染;勝義本是離諸戲論相,然被實執懷疑所污染;實相無偏阿賴耶緣起,然被二取迷亂習氣染。
斷除邪命養活之六法:斷除詐現威儀之邪命;斷除諂媚奉承之邪命;斷除旁敲側擊之邪命;斷除巧取訛索之邪命;斷除贈微博厚之邪命;斷除恣意享財之邪命。如理修法斷此為最佳。
宣說共法教言之六法:循序漸進為淨行教言;修四無量為發心教言;現空雙運為實修教言;甚深地道為尋要教言;正見心性邊解脫教言;無偏聞思乃殊勝教言。
斷絕希望竅訣之六法:無愧之人守戒無希望;不精進者修法無希望;無敬信者得加持無望;無智之人證悟無希望;懈怠者獲道相無希望;惡意之人利他無希望。
宣說修學次第之六法:入門初學諷誦聲因明;次當守戒聞思諸經論;第三依止上師入正道;第四令師生喜聞教授;第五精進修持究竟法;第六無有厭倦利他眾。隨學此等大德之規範。
護持善緣弟子之六法:了知攝受有緣具信者;令其精進修道棄瑣事;令其實修不耽聞思句;令其行善不求得名利;令其不積財物學知足;令其修法圓滿斷今世。如是善巧賢明上師軌。
正念哨兵巡視之六法:正念巡視心散現世否?正念巡視懈怠散亂否:正念巡視出現歧障否?正念巡視妄念紛呈否?正念巡視口出綺語否?正念巡視庸俗而住否?
諸修行人當作之六法:壽命無常速逝當修法;業果細微當取捨善惡;利他難成切莫失自利;學問無窮切莫耽詞句;未生定解切莫盲目修;賢善戒淨博學莫驕傲。
欲修行者慎思之六法:未捨今生故土不願離;未斷貪執靜處呆不住;未通宗派自心為法縛;未生禪定墊上坐不住;無有對治不能勝散亂;執戒禁取智慧亦成毒。是故慎思此等極重要。
詳說內外道相之六法:具觀察者作事皆究竟;具證悟者所言皆穩固;具遠見者何事皆了知;生定解者苦行能堪忍;心法相融之人調相續;具智慧者聞法不厭足。此等即是內證相外現。
解開二取繩結之六法:生貪嗔時觀心即解開;生五毒時觀本面解開;生痛苦時修大樂解開;生雜念時觀自性解開;生厭倦時放鬆即解開;處茫然時具明清解開。
當與修法結合之六法:甚深教言結合師指示;指示結合前輩之傳統;傳統亦與體驗相結合;體驗必需結合諸暖相;暖相需與所得果結合;果位需與利他相結合。脫離此等修法誤歧途。
極為重要教言之六法:行善不離禪座極重要;心與教法相應極重要;外緣不亂禪定極重要;正見解脫邊執極重要;境界不離法性極重要;所現方便生智極重要。
當行真實正法之六要:觀輪迴過當除貪執心;修煉無實當知如幻化;發菩提心當唯行利他;密意離思當辨輪涅法;一切妄念當知自解智;自獲加持當轉他人心。
斷除修行歧途之六法:心不散亂離戲中安住;心不茫然自具明覺性;心不漠然以正念攝持;心不愕然具明樂覺受;心無希憂光明任運成;心無方圓無偏而觀修。如是而行無誤殊勝道。
諸入道者莫成之六法:穩固信心莫成二取心;厭離輪迴莫成痛苦心;廣聞博學莫成為名言;精進修行莫成圖安樂;發心利他莫成為形相;高高見解莫成傲慢心,此等極為重要具者少。
作為最深要訣之六法:滅除我執恆自取失敗;根除實執莫有表功心;斷除無義散亂閒雜語;所見皆觀離戲之心性;斷絕牽連莫隨六境轉;遠離貪執了達法性義。如是而行自利速成辦。
詳細宣說真相之六法:誠心依止上師無迷亂;及時行善死亦無後悔;不執親怨相合眾人心;感恩圖報眾皆成恩人;斷除嫉妒報復調自續;追循前輩足跡成所願。
最深解脫相續之六法:見為心性認識其本面;修為光明境界詣明性;行為如幻所行轉道用;體驗現為法性斷貪執;果位自具放下希憂執;事業利他悲心度眾生。
諸修行人秉性之六法:發心利他則愛諸有情,出現嗔心當知安忍伴;仁慈佈施則具眷屬眾,未聚當知增上善法緣;具有證悟雲集護法神,未集當知失毀誓言致;
          斷除貪心集聚諸財物,未集當知往昔業所感;接近成就違緣多出現,未現當知前輩師加持;精進修行之人易著魔,未著當知行善極切要。未知此理容易生邪見。
究竟了義教授之六法:欲證見解當尋證悟者,未得見者脫離四邊網;欲修等持當尋觀修者,未得修者動念無實體;欲持行為當尋行持者,未得行者無別自解脫;欲獲果位當尋獲得者,
          未得果者自然圓三身;欲成事業當尋成辦者,未得成者未尋任運成;欲得地道當尋得證者,未得證者詣至實相地。此乃究竟精華之教授,當知一切皆為覺性幻。
調伏自心殊勝之六法:摧毀自以為是我慢山;所嫉妒者頂戴為本尊;貪執利他以慧利刃斷;辨別善惡勿謗因果法;不謗正法調柔不放逸;妄想他過思自不清淨。如是而行心與法相應。
區分界限直指之六法:覺性明淨解脫宗派執,即是直指見解當斷定;自性大樂解脫緣二執,即是直指修持護本性;方便智慧雙運果道用,即是直指行為如幻行;
          現有刹土斷除耽俗念,即是直指誓言當清淨;所現自然智慧大樂性,即是直指四灌證地道。如是行即密宗瑜伽士。
如法行持具足之六度:無有貪執即是佈施度;自心無垢即是持戒度;無有嗔心即是安忍度;厭離出離即是精進度;安住密意即是禪定度;證悟心性即是智慧度。
大乘總綱教言之六法:恆念死亡鞭策己精進;所行均依串習修正法;籌畫所作積善淨惡業;勤積二資行持三殊勝;心向正法行善入正軌;所作利他相應無我義。何人行此趨入勝藏乘。
斷除脫離過患之六法:依止具相上師勿脫離,若離不能進入解脫道;自心穩固信心勿脫離,若離不能詣至法性境;實修甚深竅訣勿脫離,若離不生菩提之苗芽;
          廣聞博思智慧勿脫離,若離不解懷疑之束縛;住所山間靜處勿脫離,若離則隨散亂憒鬧轉;精進毅力誓言勿脫離,若離無有獲得功德時。是故不相脫離極重要。
恆依止時除魔之六法:依上師時莫入剛強魔;依三寶時莫入不敬魔;依靜處時莫入懈怠魔;聞思之時莫入難化魔;修禪定時莫入無增魔;利他之時莫入散亂魔。不入此等魔者如晨星。
修學究竟相伴之六法:殊勝見解相伴穩固翅,否則無法翱翔法性空;清淨誓言相伴三學處,否則無法獲得諸成就;殊勝行為相伴諸時機,否則無法渡脫輪迴岸;
          實修相伴自然智慧見,否則無法根除二取惑;覺受增上相伴修妙力,否則無法戰勝煩惱敵;甚深竅訣相伴諸境界,否則無法實現諸願望。故當修此真實精藏義。
宣說主要教言之六法:主要住處依止寂靜山,否則他境皆是痛苦因;主要道相上師敬為佛,其餘道相錯亂緣起法;主要誓言現空皆雙運,否則相互脫離不成就;
          主要證相妄念轉為智,否則無法擊敗所斷軍;主要作想斷除輪迴貪,否則將隨今生瑣事轉;主要見解認識證者面,否則不能擺脫常斷邊。恭敬牢記此等珍貴藏。
宣說自然成就之六法:捨棄瑣事自然成善法;三學清淨自然聚護法;悲心究竟自然利眾生;念修圓滿自然成事業;悠然放鬆自然見法性;成就殊勝自然成共同。
不墮眾多人中之六法:不斷耽著愛現世者多;不修佛法平庸死者多;不依對治毀三戒者多;不行聞思盲目修者多;輕視因果墮惡趣者多;修為憒鬧之魔誘者多。望己莫墮眾多人之中。
以六肯定戰勝諸魔眾:專心修法不著懈怠魔;修心重他不著私欲魔;實相斷定不著懷疑魔;實修離邊不著偏袒魔;修行核心不著空談魔;密意離邊不著宗派魔。
謹慎抉擇標準之六法:細緻取捨因果誠信量;言語小心有愧之標準;薰染功德善友之標準;心性離境妙修之標準;功過不混實修圓滿量;三身道用法盡之標準。具足此量之士最殊勝。
不應具有罪過之六法:受三戒律不應染墮罪;隨精華義不應隨詞句;修菩提者不應墮八法;獲得人身不應空耗廢;得深義法不應求劣法;精通講法不應無實修。
思維修行過患之六法:若多違緣則斷隨順行;若貪世間則觀修無常;若無悲心以己為例觀;若失加持則勤生敬信;若多損害則自多磨煉;若欲利他發心與發願。如是而行脫離諸過患。
所修妙法正量之六法:受持經續佛語之正量;傳承不斷教言之正量;未染破戒加持之正量;未染邪法真實之正量;調伏自續覺受之正量;現量比量推理之正量。具此六種正量極重要。
揭露自己過失之六法:勿以虛偽惡規欺自己;勿以不善惡業毀自己;勿著貪執鬼祟之自魔;勿以嗔心擾亂自相續;勿以散亂憒鬧欺自己;勿令自墮輪迴之深淵。聽此忠告前途定善妙。
宣說總結高低之六法:上供上師本尊空行眾;下斷器情受用之牽連;中間修煉現空雙運義;向外善根回向諸眾生;向內三寶功德入自心;中間自他行善趨空性。依此成就深道精藏法。
違背正法可悲之六處:獲人身後造罪誠可悲;遇正法後不修誠可悲;受戒律後破戒誠可悲;失誓修行之人誠可悲;以法邪命養活誠可悲;謀求自利利他誠可悲。思可悲人極多真失望。
宣說喪失正法之六因:依止惡友喪失善法因;觀察師過喪失敬信因;不勤修行喪失覺受因;處散亂中喪失聖法因;觀察他過喪失淨心因;盲目認識導致迷亂因。當斷此等六因修妙法。
不予六敵教授之六法:暇滿人身不予溫飽敵;發心利他不予小乘敵;心性寶珠不予迷亂敵;二資至寶不予今生敵;精華修法不予懈怠敵;敬信誠心不予邪見敵。
恣意享受欲妙之六過:眼為色欺如蛾撲燈火;耳為聲欺如獸聽琵琶;鼻為香欺如蜂嗅旃檀;舌為味欺如魚縛鐵勾;身為觸欺如象入淤泥;意為法欺如駱駝失子。六識切莫恣意享外境。
違緣轉為道用之六法:今生念起自內斷貪執;出現病魔視為淨罪障;逆境違緣視為勸行善;怨敵損害視為勸安忍;所現妄念明觀為智慧;器情顯現視為佛刹土。如是諸緣皆成菩提道。
未知此理誤解之六法:對於功德過患行取捨;對於六道輪迴執高低;對於覺性本面執生滅;對於通徹智慧行斷治;對於覺性之義欲修證;妄想他處尋求勝妙果。
          未懂高深義之自性故,淺慧凡夫追求世間法。
諸修行者羞愧之六法:入佛門者造罪真羞愧;耽著詞句不修真羞愧;立誓發心執我真羞愧;佛法世法混淆真羞愧;貪戀嗔恨爭論真羞愧;誹謗正法與人真羞愧。如理斷此羞愧者極罕。
真實意義教言之六法:憒鬧乃是魔業斷散亂;福祿乃是違緣捨興趣;名位乃是魔業處低位;邊執乃是常斷知法界;無要乃是呆坐尋竅訣;無覺受乃口禪調自續。如是而行成就妙功德。
了知分寸教授之六法:多次漂泊生死中陰故,今日獲得堅地時已至;多次步入痛苦輪迴故,今趨大樂果位時已至;多次受捨生死五蘊故,今獲無變法身時已至;
          多次迷於無明暗中故,今點智慧燈火時已至;多次為此四魔摧毀故,今勝輪迴之敵時已至;多次作為貪欲奴隸故,今獲永樂王位時已至。時間甚至已遲當思此。
觀察成為有義之六法:痛苦自性若未知大樂,欲求安樂乃為大痛苦;貪嗔自性若未知等性,取捨貪嗔乃為大過患;惡緣自性若未知助伴,依他方便乃為大束縛;
          惡兆自性若未知吉祥,成就亦成魔障與歧途;未以正法調伏自相續,詞句豐富反成鸚鵡語;任何善行若不具發心,亦成聲緣或隨福德分。故具真實要點極關鍵。
諸修行人自然之六法:依止靜處自然增善法;讚歎他人自然起信心;調伏自續自然增善妙;積累七財自然遣貧窮;功德增上自成佛子嗣;護佑眾生自持佛子行。如此行持之士極鮮少。
依六重要生起歡喜心:深深生起敬信困難故,精勤改變自心極重要;妄念現為助伴困難故,生何憶念解脫極重要;器情現為淨刹困難故,了知如夢如幻極重要;
          證悟解脫同時困難故,勵力精勤觀修極重要;直接利益他眾困難故,修學發願發心極重要;內心無有貪執困難故,漸漸知足少欲極重要。修學此義速得殊勝果。
行法遠見斷定之六法:上之遠見斷定正見量;下之遠見了知所行時;彼之遠見知境現如幻;此之遠見捨棄二取執;外之遠見聞思無偏袒;內之遠見調伏心五毒。如是而行擊敗輪迴軍。
不能實現奢望之六法:未調自續奢望調他心;耽著字面奢望悟實相;有緣觀修奢望淨煩惱;依邊執法奢望獲解脫;不行善法奢望得善趣;不斷惡業奢望離惡趣。如是奢望之人欺自己。
未覺喪失正念之六法:人生以五毒惑而虛度,將墮惡趣自尚未發覺;誤入夫妻子孫束縛網,將沉苦海自尚未發覺;貪親嗔敵偏袒而度日,已造惡業自尚未發覺;
          三門所作所為未斷前,希求安住心性失正念;今生世間瑣事未斷前,希求入解脫道失正念;貪執空見詞句失境界,希求證相暖相失正念。未覺喪失正念人太多!
自他共同需要之六法:思維輪迴痛苦心向法;恒修敬信調伏自相續;積善滅罪淨除自他障;以善發心成辦自他利;灌頂教言令自他行善;精進實修摧自他迷亂。
詳說關鍵要訣之六法:今生來世斷惡極關要;行為不雜庸俗極關要;細心取捨因果極關要;智慧大悲雙運極關要;方便欲妙道用極關要;證悟法性得果極關要。誰具此等乃大瑜伽士。
無散轉為道用之六法:初學者當無散而修行;修禪者當不散住法性;修習者當不散心境智;得境界時無散與散者;穩固究竟散境現法性;法盡之時超離言詮境。力求趨至如此之修量。
觀察極易錯亂之六法:信解厭離心情不安樂,與因惡緣不喜易錯亂;深深生起無量敬信心,彼與口頭虛偽之信心,短期而觀相互易錯亂;內心斷絕親友之牽連,彼與薄情寡意易錯亂;
          本尊賜予殊勝之成就,彼與魔緣幻變易錯亂;悲心引導一切諸眾生,彼與形象利他易錯亂;處於光明法性境界中,彼與落入單空易錯亂。
觀察彼等本質之六法:厭離不樂值遇三寶清,惡緣不樂遇境皆不喜;深深生起敬信身心變,口頭信心面部不改色;斷絕牽連了知無所需,薄情寡意暫時離親屬;
          賜勝悉地數數生喜受,遭魔違緣恐懼蒙自心;悲心利眾無有私欲心,八法利他貪求自利養;法性境界諸根明又清,空落愕然如籠罩黑暗。是故辨別真偽極關鍵。
一者即可竅訣之六法:一生即可今斷諸牽連;一資即可上師視為佛;一事即可上師修為佛;一戒即可斷除非法事;一悟即可動念認法性;一修即可護持彼境界。聽取此言速成大樂果。
甚深要訣教授之六法:欲得法利心依有利法;欲調自續自勸自修法;欲獲法身認識頓現念;欲護覺受無散觀心性;欲斷動念捨棄風心法;欲趨究竟不改住本性。此乃最深精華之教言。
內外緣起竅訣之六法:若生信心拋棄世間事;若得加持生起卑微想;若具發心所作皆利他;若斷貪執平息世八法;若證勝義自然無二取;若督促己恒時勤行善。具此相士趨至三有岸。
大圓滿金剛句之六法:基大圓滿即抉擇心性;道大圓滿實修邊解脫;果大圓滿希憂至盡地;境大圓滿無有境心執;心大圓滿妄念現助伴;義大圓滿動念自消失。誰知此理即是瑜伽王。
生起確信所現之六相:中陰自滅如賢護送者;罪障自淨如寶珠自清;覺受自現如酒糟發酵;大樂自起如同飲醇酒;心性自得如蜂粘花粉;加持自獲如莊稼豐收。現此相時乃大瑜伽士。
諸修行者不近之六法:供養親友不趨近二資;閒時修法不趨近悉地;行善除障不趨近佛果;雜言誦經不趨近威力;具德傲慢不趨近證悟;搞世間法不趨近佛法。未染此六不近極重要。
危險極大教誨之六法:交往野蠻之人危險大;以法結緣惡人危險大;無有對治受戒危險大;未曾聞思而修危險大;破誓言者修密危險大;商主赴海取寶危險大。細察此大危險極關鍵。
實際修行教言之六法:一切所現本面自清住;一切明覺自然自淨住;一切動念無有蹤跡住;無別解脫逸然本解脫;觀解脫者輪涅皆成空;滅除二取趨至實相基。若知此理精通勝乘義。
以絕非是區分之六法:求名福德絕非好上師;過執財物絕非好行者;著重世法絕非好僧人;偏執我見非好瑜伽士;次第經劫絕非好密宗;墮入偏袒非好大圓滿。當知普通平等廣大義。
安住法性義中之六法:所取莫以五根為依處;能取莫以散收而改造;明樂無執莫隨分別念;自然悠然莫著戲論衣;法性逸然莫入執著籠;全解脫心莫被想網縛。誰知此理趨近真實義。
未懂大乘法義之六法:於諸本是佛子之眾生,輕蔑之人未懂大乘義;於諸本是勸善恩乞丐,慳吝之人未懂大乘義;於諸本是安忍對境敵,嗔恨之人未懂大乘義;
          於本遣過教言之惡語,發怒之人未懂大乘義;於諸本是鬼祟之名利,起慢之人未懂大乘義;於諸本是著魔加持力,生我慢者未懂大乘義。如是之人多數漂輪迴。
斷除而住應行之六法:斷除憒鬧之境住靜處;斷除貪執部落獨自住;斷除世間牽連安樂住;斷除聚眾獨於靜處住;斷除眾多瑣事住靜處;斷除不善無記行善住。
如是住時應行之六法:認識赤裸覺性之本面;抉擇心性本來之實相;遠離苦想一切諸需求;不應刻意專注而實執;欲精進者心滅本地中;行者本體應當至盡地。
覺性安住禪定之六法:顯現不滅燦然清然住;心識不昧本然清然住;不染掉舉自明清然住;不隨掉舉平等坦然住;無有昏昧自地怡然住;不墮四邊自然平然住。具此六相而修無歧途。
實際運用見修之六法:知境為見脫離宗派執;知心為修脫離座間執;無執行持脫離刻意執;所現顯為境界離覺受;所證斷為法性無地道;所修成就五身無果執。知此即如虛空瑜伽士。
觀察而斷過患之六法:雖具信勤若早離上師,道不究竟如幼雛離母;雖懂因果若未斷貪心,隨外緣轉如狡猾之徒;智慧雖高若未實際修,需時無用如戰場落刃;
          雖已證悟若未勤修習,隨妄念轉如沙場孩童;雖久修習若未滅貪執,徒勞無義如石女生貪;雖知是非若未斷根本,煩惱複燃如肉中子彈。是故不隨過患極重要。
證悟實相無需之六法;淨心安住自身山中時,無需依止深山寂靜處;任何所現不離法性時,無需定期苦苦而閉關;外緣現為智慧游舞時,無需特意閉關而修習;
          斷得體相自淨本基時,無需積累有相之資糧;所現現為三身刹土時,無需依靠對治而觀修;境界顯現無偏逸然時,無需生起希望憂慮想。誰具此六現見智慧義。
宣說六種堪為之竅訣:不造罪者堪為勇敢士;滅五毒者堪為具力士;無執著者堪為行善士;具正知者堪為賢智士;忍損害者堪為具鎧士;聚護法者堪為具眷士。堪為此稱之人最殊勝。
斷除欺惑之事六種法:未知自證為他假識欺;非光明為寂止茫然欺;非頓悟為漫布等捨欺;非自淨為迷亂分別欺;非雙運為口頭無作欺;非境界為一緣持心欺。二相似欺莫置之不理。
宣說誤入歧途之六法:未證無緣十善成束縛;自未生厭無戲成取捨;未證法界雖修成作意;未悟本面雖修成執著;未知實相雖修成分別;未知無執本解修成相。斷絕此等歧途極重要。
宣說根除教言之六法:欲除魔者根除身命執;欲隨順者根除我慢心;欲滅苦者根除二取相;欲證悟者根除對治執;欲得本智根除修行相;即生欲成佛者除懈怠。具此等者勝伏四魔敵。
宣說此外別無之六法:取悅眾生別無供養佛;利他眾外別無解脫道;證無破立之外無等性;悟心境無二外無法性;知輪迴無實外無涅槃;捨棄修者別無歧途障。證悟此理自然成法身。
困難更為困難之六法:入佛門難不退更困難;通三藏難淨心更困難;得誓言難淨守更困難;遇深義難實修更困難;獲境界難護持更困難;利他眾難忍邪行更難。欲成佛者再難亦當行。
極為稀奇教言之六法:若具信勤則於法佈施,必有所需受用真稀奇!若有敬信於佛上師前,有所聽聞竅訣真稀奇!若以方便攝持五欲妙,不捨享受解脫真稀奇!
          若勤實修縱然是眾生,即生亦能成佛真稀奇!若於所證境界中專修,則現內明法性真稀奇!如若恒時修習三壇城,則現三身五智真稀奇!
諸修行者過失之六法:遠離不知辨別見解眼;遠離永久所需行善友;無有引導解脫善知識;折斷能依聞思之手杖;不願而著二取煩惱魔;無法解脫業牽墮惡趣。
          於具此六過患諸眾生,雖生悲心難忍淚不止,然其惡業未盡無法度。
不墮顛倒歧途之六法:雖未盡心承侍三寶尊,然思惡趣恐怖勿造罪;雖未敬信殊勝之上師,然思邪見過患勿誹謗;雖未真切慈愛諸道友,然思破誓過患勿嫉妒;
          雖未依教修成自宗法,然思惡業過患勿謗法;雖未摧毀迷現之實執,然思內外變化勿執常;雖未直接成辦利他事,然思因果緣起勿害眾。
修行要點總綱之六法:究竟見解趨至佛密意;實修當依竅訣方便要;覺性智慧以理而印持;心識值遇外境而解脫;一切攝於無變心性中;諸法歸於大圓滿總綱。實修此要即生成菩提。
奠定基礎教言之六法:奠定智慧基礎行聞思;奠定大乘基礎學發心;奠定加持基礎傳承妙;奠定證悟基礎悟心性;奠定功德基礎具勤信;奠定快樂基礎棄輪迴。隨行一切聖者之足跡。
積累財物過患之六法:五毒根源貪嗔煩惱增;吝嗇之因積累餓鬼業;趨向世法遠離菩提道;增財守財飽嘗人生苦;相違修法人天相譴責;著魔違緣為之而喪命。
          是故修正法者當棄離,積蓄增上一切諸財物。
善加尋找家人之六法:尋找無變法界好父親;尋找自然本智好母親;尋找自然童子好兒子;尋找無二雙運好朋友;尋找心性寶珠好財產;尋找三身刹土好住處。具足此等得覺性永地。
步入正軌實修之六法:實修輪迴護伴之皈依;實修永久大業之正法;實修飛馳駿馬方便道;實修財中之寶二資糧;實修增上利潤之德行;實修營養飲食之竅訣。如是行者獲得師傳承。
覺性入道教言之六法:有時觀察自現之順緣,了知自現覺受現助伴;有時觀察有害之逆緣,即是斷除迷執大要點;有時觀察道友他上師,了知賢劣促進自實修;有時觀察四大之幻變,
          了知心性之中無勤作;有時觀察自境建築才,了知如幻遣除迷現執;有時觀察他人眷屬財,生起悲心斷除輪迴貪。總之於諸種種顯現法,觀察自性摧毀迷實執。
觀而真實體會之六法:觀外顯現四季之遷變,生起無常厭離迫切心;觀饒益他反受彼加害,深深生起不共之厭煩;觀他無故貪戀與嗔恨,強烈厭離深感皆無義;觀育兒孫不孝父母親,
          深感指望他人無意義;觀諸富翁死時裸體去,深感當斷資具親友執;觀解脫道商主上師恩,深心生起敬信淚漣漣。如是於諸苦樂迷亂緣,善加思維生厭出離心。
時而詳細觀察之六法:時而觀察自他身行為,見似舞者顯現無實義;時而觀察口中所言語,聞似穀聲顯現無說義;時而觀察心現之苦樂,知覺性幻顯現實相義;
          時而觀察動念之本面,了知自逝顯現法身義;時而觀察無動之心性,見無散收顯現究竟義;時而觀察無尋之直定,見無所作顯現心安樂。誰知此理精通甚深義。
慎重思維自性之六法:謹慎生老病死之軍隊;昔積業債今日當還清;二取險隘今日當逃離;異熟罪業包袱當拋棄;修持解脫生死菩提道;慎重思維將越死亡山。如是而行趨至解脫地。
集中精力思維之六法:集中精力思維輪迴苦;集中精力精進而實修;集中精力敬信祈禱師;集中精力念誦修本尊;集中精力積資修空行;集中精力持最深見修。如是而行速疾得成就。
詳說需要平等之六法;知眾父母敵子需平等;知財迷現金糞需平等;本無業果善惡需平等;六識法性入出定平等;煩惱現智取捨需平等;實相本淨輪涅需平等。知此平等即大瑜伽士。
無有興趣教言之六法:知現無實迷現無興趣;知作無義世法無興趣;知自利迷小乘無興趣;知基無生不喜生滅法;證悟心性無緣無相執;證悟法性離作無勤修。若證實相則現此等相。
不成虛偽教言之六法:無偽道用摧毀諸妄念;無偽地道則能斷二障;無偽了知因果警善惡;無偽修習無執而自明;無偽行為如理如法行;無偽事業隨聖者足跡。誰具此等成就正法義。
斷除過患教誨之六法:證悟無有所作見解時,認識口頭實修之過患;住於禪定自明境界時,認識修習念頭之過患;明清不分昏沉而住時,認識執心歧途之過患;通過強力生起暖相時,
          認識片面束縛之過患;觀察本性生起二取時,認識妄念盜賊之過患;入定之時五毒雖壓制,若未斷根後得起粗念。仍未證悟心性當認識,認識對治解脫極重要。
以六決定脫離輪迴法:實相自性超離意識境,本基之時無有心念法;耽著感受乃輪迴法故,修道之時不修覺受法;清淨行境無有輪涅故,得果之時無有利眾生;
          自證未被心染實相基,遠離所知境故離戲論;諸法無想無執真實道,尋覓思憶所緣皆遠離;不緣體相究竟殊勝果,通徹無礙自明離偏墮。誰知此理乃大瑜伽士。
開示證悟自性之六法:了知他聲皆是師竅訣;了知現境即是無實幻;了知執心離根如虛空;了知覺性無障赤裸裸;了知真義超離意識邊;了知修理趣至基盡地。
          誰證此理密意虛空性,無有所作本來任運成。
開示斷除魔障之六法:捨棄上師依止諸惡友;捨棄菩提進入輪迴道;捨棄自利表面行利他;捨棄正法追求世八法;捨棄靜處步入憒鬧境;捨棄無二跟隨相詞句。
          如是之人已被魔加持,永入歧途今生來世苦。
專心致志巡視之六法:巡視放縱行為如狂象,是否已入可怖淤泥中?巡視現空無二之見解,是否已為我執魔帶走?巡視覺性光明之童子,是否已經跟隨迷亂徒?
          巡視加持根本敬信稼,是否已遭邪見霜打落?巡視菩提解脫道明燈,是否已被貪欲風吹動?巡視上師無死甘露法,是否已經摻雜懷疑毒?是故專心巡視極重要!
不證真實本義之六法:生執不證無生離心故;實執不證空性離境故;作執不證無作離作故;思執不證無二離思故;耽執不證離邊離方故;行執不證戲論離戲故。
          不執有實體相實相義,不思通徹本性離妄念。
觀察實相本面之六法:自證通徹無改之本性,非為庸俗亦非無記法;非為妄念亦非能所取;非為對治亦離諸斷治;非為他見各別自證境;非為自體亦離諸所緣;
          恒具本性然難證此密,超越悟與不悟周遍性。誰知此理精通實相義。
宣說現前自性之六法:分別之時自明清然住;無念之時不滅明然住;顯現之時自明燦然住;執著之時皆明昭然住;入定之時無邊清然住;散住等時無障凝然住。了知此要趨至瑜伽頂。
不顧一切修持之六法:應當不顧疲倦饑渴苦;應當斷絕人境等牽連;應當不顧怨親與名利;應當放下五根境貪執;應當不顧讚毀破立語;放下對治動念自消失。具足此等成就菩提道。
不離六度修持之六法:佈施莫受吝嗇敵干擾;持戒莫為破戒匪摧毀;安忍莫被嗔恨刃刺穿;精進莫為懈怠鐐束縛;禪定莫為散亂毒混入;智慧莫被愚癡暗障蔽。斷除六種違品而修法。
宣說六無機緣之自性:不見苦性之人無解脫;護情面者滅迷無機緣;聞思為名利者無實修;造罪業者善趣無機緣;懈怠之人證受無機緣;有邪見者修法無機緣。遠離此無機緣極關鍵。
修時觀心方便之六法:時而觀察安住穩固心,誰知遠離生住滅本性,心性獲得自在修習要;時而觀察覺受之本面,誰知不住無有外境執,喜心自現不生證悟要;
          時而觀察功德增情形,誰知不滅幻化自解脫,獲得無生功德行為要;時而觀察入定法性義,誰知自然大樂本清淨,諸法等性轉為道用要;
          時而觀察自住之覺性,誰知遠離輪回二取性,斷定勝義唯一性之要;時而觀察未修之覺性,誰知見修無作通徹性,直視證悟法身本面要。
          具足六要善緣瑜伽士,法盡境界滅心真喜悅!
斷除惡劣秉性之六法:受苦吝者不積後世糧;無信不依師者無法財;不勤修者不得菩提道;貪親友者中陰不見性;有我執者不能摧四魔;貪心重者一地坐不住。
          積六惡業果報自承受,是故行持善業極重要。
宣說六種應當之自性:初當生起厭離出離心,不喜外境一心修正法;其次當知休息自心法,知於佛身語意中放鬆;復次當令心得大安慰,且得證悟確信無憂慮;
          再次當得殊勝大樂果,現前本來清淨之果位;爾後當令他人得安樂,以四事業引導諸有情;再後即當安住不退地,現前任運自成之手印。以六應當修行極重要。
未得究竟道用之六法:若觀未修動念之本面,了知妄念自性本面時,所現定於無生刹解脫;若觀修習所生之意識,了知苦樂因緣平等時,定於取捨等性中解脫;
          若觀正行無漏無生性,了知心性諸現自性時,則定通達無生之心性;若觀出定意識之本面,了知心性外境無二時,則趨入定出定無二性;
          若觀後行動念之本面,了知所生煩惱自滅時,則定詣至心境本基中;前行正行後行相合觀,了知三者無跡如鳥跡,則定證悟三時自性要。若知此理心識現法性。
宣說功德圓滿之六法:畏懼輪迴痛苦尋依處;以信調伏自續隨佛學;見大福德佈施積二資;精進鞭策日夜勤行善;知慚有愧為法願捨命;具有妙慧境心現法性。具足此等趨至解脫岸。
盡心盡力修持之六法:盡力捨棄今生瑣事泥;盡力令現邊解脫智光;盡力清除無明愚癡暗;盡力生出證相之苗芽;盡力清醒二取迷現夢;盡力獲取三身果寶珠。此乃聖妙教言當牢記。
修學殊勝斷除之六法:斷除身體顛倒之行為;斷除口中無義之言語;斷除意識妄念之散收;斷除欲妙平庸之貪執;斷除散亂憒鬧之牽連;斷除顧及他心之情面。誰具此等修法定如理。
束縛欲求網中之六法:欲求遠離戲論之真義;欲求空樂無二雙運義;欲求無緣如空清淨義;欲求空性智慧精藏義;欲求覺性光明之密義;欲求本來解脫自然智。
          見片面義如盲人摸象,即是耽著我見相有實,故當擺脫執相我見網,無有是非自證離邊執,斷定廣大邊解脫之義。
實修自然滅盡之六法:外境所取之識自然滅;內在能取分別自然滅;秘密二取之識自然滅;憶念空性執著自然滅;究竟覺受本體自然滅;入定出定輪翻識自滅。圓滿此六詣至法界地。
以不超離實修之六法:自身不離佛陀之壇城;語言不離利眾之佛語;意識不離法身之密意;飲食不離甘露之供養;行住不離如幻之事業;實修不離法性之真義。
          誰以此六不離而修學,即是享用勝密之寶藏。
開示輪迴自性六比喻:一切無有實質如幻師;種種迷亂顯現如夢境;現時無有自性如水月;賢劣苦樂變化如浮雲;受與未受無常如露珠;自生自滅猶如水中泡。以此調心修習極重要。
開示涅槃自性六比喻:外境匯於心性如陽光;心性不為過染如泥蓮;功德自成如同摩尼寶;自明無障如離雲日月;無偏周遍明空如虛空;世俗無增無減如大海。誰知此理獲得本來地。
以極重要勸自之六法:自作決定入法極重要;自勸勉己行善極重要;自勸勉己對治極重要;自勸勉己苦行極重要;勸己修法究竟極重要;勸己度化眾生極重要。此乃共同教言當銘記。
心與行善相融之六法:反覆觀察所行善或惡;調伏庸俗平凡分別念;恆時恭敬專心而祈禱;依照經論所說而奉行;當以證悟定見轉自心;所行當以無相密意攝。如是而行成就菩提道。
諸修行者不墮之六法:無信田地不生安樂果;無智淨師不遣無明暗;未行妙法苦海常洶湧;不行十善失去法根本;不離瑣事縛於懈怠籠;不具慧眼墮入輪迴澗。不墮此中勤修極關鍵。
未作怎能希求之六法:造罪怎能不受惡趣苦?未行善法怎能得善趣?未斷煩惱怎能淨迷亂?未積二資怎能獲佛果?追求今生怎得後世樂?未行正法怎能不流轉?雖欲希求然卻不現實。
獲得善趣安樂之六法:具有往昔所積之善業;現今三門無偽正直住;於諸眾生無有損害心;誠信業果斷惡而行善;信解真實了義之正見;具有敬信精進而修法。善趣喜樂已握手掌中。
墮入惡趣眾人之六法:恣意生嗔性情極粗暴;詆毀善法讚頌罪惡業;各種手段欺他具諂誑;見他圓滿生起嫉妒心;貪圖財物吝嗇無施心;蔑視他人我慢傲心大。
          誰具此等前途為惡趣,受無量苦無有解脫時。
修解脫道妙法之六相:以大敬信依止智者師,廣聞博思圓滿至究竟;若無加持依怙於此世,為魔違緣欺故敬三寶;於諸親怨未生厭離前,不出惑泥當離貪嗔魔;
          未以正念哨兵所攝持,墜入惡趣澗故不放逸;不具修法軍隊不能勝,輪迴敵故勤行善淨罪;未以無緣攝持有為善,不能成佛故當具智慧。如是精進則速成菩提。
精勤積資行善之六法:恭敬聖者具大功德故,供師本尊空行極重要;饒益有情具大功德故,悲心救護苦眾極重要;無偏修法具大功德故,精進聞思修行極重要;利益他眾具大功德故,發心
          講法作眾依怙親;無相無緣具大功德故,斷除我執我慢與相執;修持實相具大功德故,修成究竟義之三寶尊。若如是行速成正等覺。
自己毀壞自己之六法:不聽慈心相告教言者,如龜出言墜落毀自己;造惡業後欲求快樂者,如服毒者求樂毀自己;捨棄上師依止惡友者,如棄送者入敵毀自己;
          放棄佛法而搞世法者,如棄王位放牧毀自己。不成此六種人極重要。
自我忠告不為之六法:莫入城市依止寂靜處;莫成剛強三門極調柔;心勿粗暴一心向正法;勿成無愧履行所立誓;勿破誓言恭敬師道友;莫為苦惱心境當放寬,住於舒適之處極重要。
慎重思維可惜之六法:深恩老父大恩之上師,忘記可惜故當敬祈禱;深恩老母六道有情眾,受苦可惜故當引樂道;自己暇滿難得此三門,空耗可惜故利他行善;
          殊勝道友賜悉地本尊,棄離可惜故恒敬相伴;勝子自然智慧美童子,迷失可惜故持法性地;祖傳家寶心性摩尼珠,遺失可惜故當慎珍愛;若持永久王位此重要。
法未修成受苦之六法:投生三有痛苦雖不欲,然如以土堵水必承受;年邁腐朽老苦雖不欲,然如花遭霜打必承受;劇烈難忍病苦雖不欲,如魚彈熱沙中必承受;
          自他愛別離苦雖不欲,然如駱駝失崽必承受;怨魔加害之苦雖不欲,然如雛為鷂捉必承受;強烈死亡之苦雖不欲,然如風中殘燭必承受。思維此等後當勤修法。
雖欲無法擺脫之六法:家人親友雖欲恆不離,相依相伴然卻定別離;美妙住宅雖欲恆不離,長久居住然卻定離去;幸福受用雖欲恆不離,長久享受然卻定捨棄;
          暇滿人身雖欲恆不離,長久留世然卻定死亡;賢善上師雖欲恆不離,聽受正法然卻定別離;善良道友雖欲恆不離,和睦相處然卻定分離。
          今起該披精進之鎧甲,詣至無離大樂之寶洲。於諸深生厭離道友前,無有正法乞人我勸勉。
不想自然而得之六法:拋棄無有必要輪迴法,涅槃安樂不求自然得;以無偏信精勤行善法,幸福安寧不求自然得;所為皆依上師言教行,甚深教授不求自然得;
          以四無量修煉自相續,利眾事業不求自然得;斷除貪心盡力積資糧,受用財富不求自然得;修持無離無合佛密意,迷現我執自然而然滅。依教修行自然得如是。
善加思維應當之六法:於此輪迴迷現法厭惡,當如見到屍糞般反感;警惕一切不善諸惡業,當如新媳入門般小心;於非法業生起後悔心,當如服毒之人憶痛苦;
          斷除煩惱具有懾服力,當如獅子神威具對治;所生妄念能夠自解脫,當如鹽入水中自溶解;了知法與非法之差別,當如天鵝之喙具智慧。具此六者相應諸正法。
大瑜伽士所需之六法:見解如王故需持本地;行為如臣故需知行時;戒如門衛故需能應付;智慧如僕故需具全能;妄念如雲故需自消失;德如倉庫故需恆充滿。若具此六任運成二利。
欲成國王善修之六法:欲成長官王勸自修法;欲成勇士王摧煩惱敵;欲成人王下達教法令;欲成威力王伏我執魔;欲成富王積二資糧財;欲成醫王除自過痼疾。知此理者則成人天師。
謹慎提防怨敵之六法:於法起信心生出離時,親友情感之敵易出現;斷除一切輪迴瑣事時,貪戀纏綿自敵易出現;行持正法佈施食財時,他人傳誦慢敵易出現;
          實際修行甚深教言時,三心二意疑敵易出現;顯現覺受增上暖相時,喜執有緣之敵易出現;開啟種種功德之門時,貢高我慢之敵易出現。提防易現之敵極關鍵。
諸修行者修持慈心時,披上安忍鎧甲六教言:終生修法圓滿是勇士;三門趨入善法是信士;無有諂誑虛偽是善士;了知斷絕邪道是智士;以法度過人生是明士;大慈大悲利他是菩薩。
          當學一切聖者之威儀。
脫離痛苦網罟之六法:已獲難得人身且遇法;幸逢具相上師生敬信;斷除輪迴瑣事無憒鬧;受持甚深教授無道障;行持善法度日無懈怠;大樂任運自成離執著。具此六者不會生苦惱。
開示表明教授之六法:誰厭靜處獨自呆不住,知其未曾實修住心法;誰與多人不能共相處,知其無巧方便性情劣;誰依上師然未斷非法,知其未得師德與加持;
          誰不調柔驕傲我慢高,知其未悟實相無體驗;誰若輕視教言極懶惰,知其未入解脫轉輪迴;誰重自利無有大悲心,知其無大乘道與發心。
          依此外相推知內在德。故望勿入非法之歧途。
宣說成為枉然之六法:不畏惡趣積累罪惡業,難得暇滿人身成枉然;入佛門後貪嗔執偏袒,真實義之信心成枉然;若以聞思詞句生我慢,證悟實相智慧成枉然;
          放棄甚深密宗實修法,無要精進苦行成枉然;捨棄無二雙運勝智慧,修習執邊現空成枉然;放棄住山靜處修正法,遊於城鄉悉地成枉然。是故不成枉然極關鍵。
追尋前輩足跡之六法:若想根除罪障與習氣,且觀無基離根之心性;若想尋覓所欲如意寶,持之以恆勤修甚深道;若想證悟實相義法性,且觀尋而不得自性住;
          若想實修教言入自心,則調自續爾後實修持;若想誠心如理修正法,則棄今生斬斷耽著藤;若想速得前輩之偉跡,觀彼行為真心修正法。此等乃是竅訣精華要。
不符共同規律之六法:自之種種惡行已具全,望悅他眾非行者作法;自之諂誑虛偽已具全,望悅三寶非行者作法;不於靜處精進而修持,埋怨正法非行者作法;
          口頭慈悲實際為私欲,望成利他非行者作法;心中執我口頭說空性,望得解脫非行者作法;心有我見口頭言離邊,望證實相非行者作法。是故勿毀佛教總法軌。
極其善妙吉祥之六法:佛法住世獲得人身時,應該迅速脫離輪迴壕;聞思精華實修之此時,正法應該融入自相續;出現種種痛苦違緣時,應該毅然精進修正法;
          六聚門中顯現六境時,二取顯現應該自解脫;修習見修行義之此時,應該無偏修煉覺性力;成辦永久大計之此時,應該勤修慈悲之教言。
          若未以修佛法獲把握,死時死主亦會恥笑汝。
矛盾可笑不成之六法:自己尚未獲得自在前,令他自在矛盾又可笑;尚未成辦自利能力時,想成他利矛盾又可笑;自尚不具弟子之法相,想作上師矛盾又可笑;
          自如乾燥皮革不調柔,想調他心矛盾又可笑;自忙今生無有證悟見,教他修法矛盾又可笑;自尚未斷庸俗之行為,令他如法矛盾又可笑。不染如是過患極重要。
慎重勉勵修法之六法:若想捨棄無義世間事,生信心時立即放下之,縱作無有完時如水紋;若想前往寂靜處修持,生此念時即去勿耽擱,爾時未去拖延違緣多;
          依上師時當依教奉行,自我表功無被攝受時;觀心性時當無改自住,未住改造無見本面時;尋功德時當持之以恆,性急輪番德無圓滿時;
          至盡地時當獲實相果,他處尋覓無有獲得時。
修持實相對治之六法:不居高位住於低微處;不作大官居於賢低位;不求名利摧毀我執山;不貪私欲勝利當知足;觀心善惡不看人喜怒;六識不散外境觀心性。具此六者修法切要點。
開示了義竅訣之六法:若具誠摯敬信心祈禱,定會證悟心性得加持;若知自然無作中放鬆,定會出現自明無二智;若觀二取體相分別念,定會無改無染自解脫;
          若知迷現妄念住本地,定現自明無念之智慧;若以方便認識覺性基,定現不動離戲任運性;若無懈怠持久恒精進,定現地道功德之暖相。
開示實是教言之六法:狡猾欺他實是欺自己;勝利獻他實是獻自己;殘暴害他實是害自己;如何利他實是利自己;嫉妒謗他實是謗自己;利他積資實是自積資。
          懂此者少實踐者更罕,是故自心當修此實義。
宣說無有用途之六法:無敬信者悲憫不能攝;無智慧者聞思亦無用;無誓言者不能得悉地;不聽從者教誨亦無用;秉性劣者正法亦無用;不報恩者饒益亦無用。
開示法有阻礙之六法:若未見內煩惱之怨敵,外之上師教授有阻礙;若未拋棄今生之瑣事,實修成就之時有阻礙;若未斷老後苦之顧慮,誠心精勤修法有阻礙;
          若自內心未生起定解,敬信正法上師有阻礙;若未斷除輪迴罪惡行,聖者大悲引導有阻礙;若未捨棄頑固之實執,無有偏袒教授有阻礙。
失望且誠可笑之六法:居不居住尚且不一定,籌畫住處失望誠可笑;享不享用尚且不一定,積蓄財物失望誠可笑;穿不穿著尚且不一定,勤制衣服失望誠可笑;
          食不食用尚且不一定,忙碌尋食失望誠可笑;相不相處尚且不一定,交友成婚失望誠可笑;孝不孝敬尚且不一定,珍愛子孫失望誠可笑。
          目睹世人迷亂行為時,失望可笑之處極其多。
開示必需教言之六法:世間瑣事必需盡力拋;無明黑暗必需盡力清;二取建築必需盡力拆;證相功德必需盡力增;雙運智慧必需盡力現;三身寶珠必需盡力獲。
開示遺憾教言之六法:雖然棄俗出家已多年,仍不知戒開遮真遺憾;雖然進入佛門已多年,仍需始學善業真遺憾;雖然趨入大乘已多年,仍不接近發心真遺憾;
          雖然聞思佛法已多年,仍未趨向實修真遺憾;雖然修持佛法已多年,仍未生起證相真遺憾;雖稱證悟見解已多年,仍未滅盡實執真遺憾。
          此等先造建築已竣工,爾後再奠地基真稀有!觀察可笑思維心失望,故依聖者聞思修佛法。
開示法性自具六要點:未觀未察本面自然見;未思未除輪迴本清淨;未斷未解執著自解脫;未尋未修五身任運成;未捨未取功過自離邊;未作未勤事業自然成。誰知此理通達精華要。
上師精通教言之六法:精通令無信者生信心;精通令學取捨之道理;精通修法切合諸要訣;精通遣除違緣障礙法;精通宣說雙運耳傳法;精通惡緣轉為道用法。
理當依止上師之六法:平常疾病尚需依醫生,除輪迴疾理當依上師;恐懼險地尚需依送者,救脫中陰理當依上師;商議大事尚需依長輩,永久計畫理當依上師;
          爭論訴訟尚需依長官,為滅惡緣理當依上師;船客赴岸尚需依船夫,渡過苦海理當依上師;商人赴海尚需依商主,成就菩提理當依上師。
宣說請看教言之六法:請看現今疾病之苦痛,思維能忍三惡趣苦否?請看囚犯勤逃出囹圄,思維輪迴各獄摧自否?請看今生奔波求衣食,思維今失永恆稼穡否?
          請看短暫相處惡友過,思維能忍難處眾生否?請看普通險地多謹慎,思維墜入惡趣深淵否?請看現世夫妻亡悲痛,思維離開永久之佛法。如是思維趨向三有岸。
宣說實修竅訣之六法:猶如空中升起璀燦日,實修明空自然之智慧;猶如須彌山巔見群山,現見心性詣至密意頂;猶如至金洲時不得糞,散亂外境直指為法性;
          猶如微風散於晴空中,妄念體相自然而消失;猶如所射兵器成花雨,一切顯現道用為法身;猶如獅子三力自圓滿,等性勝伏一切希憂相。誰知此理通達最深要。
轉為道用歸納之六法:器情迷現直指為淨相;輪迴直指痛苦生悲心;眾生直指父母生慈心;因果直指緣起守三戒;四灌直指三門修生圓;現相直指心性悟法性。若具此六則無歧途障。
不甘懈怠要點之六法:別等有朝一日至靜處,自心遠離二取極重要;別等將從教言中得到,尋深方便道法極重要;別等積蓄生活之用品,隨得知足維生極重要;
          切勿拖延耽擱修正法,立即捨棄瑣事極重要;別等積資淨障得證相,強力實修深法極重要;別等次第而尋得地道,穩修心性三身極重要。若實修此則成菩提果。
修學要點實義之六法:為利眾生堅持菩提心;為積二資安住波羅蜜;為修智慧精通諸法語;為修禪定居於寂靜處;為捨諸行行持頭陀行;為成勝果恒時敬上師。誰安住此趨入大乘道。
詳細宣說住道之六法:身心無動之故寂靜道;自他無惱之故合理道;自性無悔之故善妙道;修成功德之故真實道;行事圓滿之故成就道;往昔修煉之故任運道。住此六道之人得安樂。
諸大乘士所行之六法:欲求佛法趨至法性中;欲利眾生應機宣說法;欲證自心滅盡貪嗔癡;欲得智慧求大資糧道;欲利有情隨機而投生;欲解脫道依止上師尊。如是而行即學佛法者。
需要心靜教言之六法:積累善根需要心寂靜;勤行正法需要心寂靜;無上菩提需要心寂靜;發心利他需要心寂靜;恒修法性需要心寂靜;厭離出離需要心寂靜。誰如是行趨入佛子道。
詳說語言教授之六法:宣說眾生行為無盡語;細說浩如煙海法理語;讚說佛陀功德之語言;詳說無盡大乘之語言;十方虛空法音遍布語;宣說輪迴滅亡涅槃語。誰具此六即是佛長子。
細說身體幻化之六法:為度人類幻化為人身;為度惡趣幻化非人身;為度非天天人現天身;為度小士幻化聲緣身;為度大乘幻化菩薩身;為利自在菩薩現報身。圓滿功德諸士任運成。
宣說一切佛子之六首:為聚人天世間之眾生,頂禮具德上師佛子首;為令三寶傳承不間斷,攝持如來法理佛子首;為成三千世界之主尊,誠信清淨深法佛子首;
          為將眾生安置菩提道,度化一切有情佛子首;為能成就無上之正法,安住智慧度為佛子首;為能以諸三界作供養,迴向一切善根佛子首。具此六者成就勝壇城。
一切佛子所具之六耳:聽聞美言惡語不破立;不求美言不詆毀惡語;耳聞菩薩事蹟生歡喜;聽無暇處披上大悲鎧;聞讚佛陀發起精進心;知十方世諸音為穀聲。如是佛子當具此六耳。
宣說一切佛子之六眼:能見世間色法為肉眼;能見眾生種姓為天眼;能見有情根機為慧眼;如理見諸法故為法眼;無有障垢故為無礙眼;能見法界故為遍知眼。具此六眼成辦眾生利。
宣說一切佛子之六手:誠信佛陀故為信心手;能滿乞願故為佈施手;遣除懷疑故為聞法手;救度眾生故為獻樂手;為眾傳法故為無吝手;積資供佛故為承侍手。具此六手之人現法光。
一切佛子所具之六足:圓滿宏願故為持戒足;攝菩提法故為精進足;圓滿行事故為誓言足;遵師言教故為隨順足;聞法不厭故為智慧足;細緻而行故為慎重足。具六足士定證得佛果。
魔不能害盔甲之六法:救護眾生慈愛之盔甲;圓滿行事宏願之盔甲;救度有情大悲之盔甲;遣除無明智慧之盔甲;具大乘心安忍之盔甲;現行善法方便之盔甲。一切佛子行道之助伴。
宣說持執兵刃之六法:斬斷二取持執等性刃;斬斷煩惱持執智慧刃;斬斷邪命持執正命刃;斬斷破戒持執淨戒刃;斬斷吝網持執佈施忍;度化眾生持執無厭刃。具此六刃斬斷三有藤。
超勝一切教言之六法:雖知眾生本是正等覺,然為度眾而廣積二資;雖知一切佛刹如虛空,然為修煉刹土猛精進;雖知利眾當無厭煩心,然不捨棄無我義之相;
          雖知具神通者能幻變,然當於法界中不動搖;雖知不舍殊勝菩提心,然當生起如來之智慧;雖以說法滿足眾生願,然不離開法性之境界。具此眾人能得如來果。
了知魔業斷除之六法:利他怯懦心煩意又亂;小利喜悅一事亦不忍;懷疑正法捨棄微妙法;不利眾生求自得解脫;怕自流轉捨棄菩薩行;不發大願而想滅煩惱。此六乃是魔業當遠離。
得師加持驗相之六法:發起無上圓滿菩提心;了知一切魔業而遣除;聞大乘法勵力而行持;於輪迴中利他無厭倦;說聲聞法不執其勝妙;縱證密意亦當勤修持。此乃一切佛子所應行。
欲求說法之人六種魔:於無怙者不賜正法魔;輕視堪為法器弟子魔;為求財物說法又是魔;於非法器傳授深法魔;於求勝乘者說小乘魔;不隨根機隨意說法魔。不為此等魔欺極重要。
弟子當斷邪魔之六法:棄善知識依止罪惡友,是著遠離示道怙主魔;捨棄大乘聞受小乘法,是著步入歧途邪道魔;棄解脫道尋世間學問,是著所作所為顛倒魔;
          不樂投生希求自涅槃,是著退失發心鎧甲魔;自未曾聞詆毀微妙法,是著錯亂取捨之惡魔;不知善惡取捨法非法,是著無明黑暗籠罩魔。諸法器者斷此極關鍵。
不為魔業所害之六法:斷除我慢恭敬善知識;斷除嗔恨讚歎他人德;斷除懈怠勤修甚深義;斷除偏執尋覓諸佛法;斷除漸次趨入雙運道;斷除瑣事修持精華義。誰具此六能摧毀魔軍。
學大乘者破戒之六法:捨棄三寶欺騙應供處;捨棄淨心虛偽而行持;於諸佛子惡語而中傷;他人行善令生後悔心;嗔恨嫉妒趨入勝乘者;趨入方便智慧脫離道。恒當策勵捨棄此六法。
行利他時出現嫉妒謗,於彼不生厭煩之六法:思是自己毀他異熟果;思是淨惑惡業大方便;思是揭露諸過之教誨;不作評價思如犬吠聲;思成安忍對境增善業;認識本面無跡空性幻。
          思維此等斷除嗔恨心,不喜以及厭心行利他。
安忍眷屬惡行之六法:於其反以大悲心攝受;於諸其他眷屬無希望;思維事情前因及後果;思維自己業力及外緣;與誰交往皆以此類推;一切觀為如夢如虛幻。厭煩惡眷依此六對治。
恒常念誦願文之六法:願我乃至生生世世中,獲得具足七德之善趣;願我出生立即遇正法,具有如理修持之自由;願我能令上師生歡喜,日日夜夜之中行正法;
          願我悟法後修精華義,彼生越過三有之大海;願我能為眾生傳妙法,成辦他利無有厭倦心;願我能以無偏大事業,令諸有情一同成正覺。
          恒時持誦此六發願王,福德功德無量等虛空。
受持法藏教授之六法:無有虛偽尋求微妙法;誠摯恭敬正法而修持;為他傳法且贊法功德;於說法者生起本師想;恒以恭敬承侍依上師;無有厭倦受持正法藏。此乃一切佛子之妙行。
以六無量接引諸眾生:實踐欲他離苦之悲心;實踐欲他得樂之慈心;實踐不離得樂之喜心;實踐無有親疏之捨心;實踐令入有緣之法門;實踐三輪體空無緣法。修學增長發心義重要。
謹慎修持佛法之六種:慈目而視一切諸有情;如理了知應行不應行;如理證悟大菩提智慧;為利有情不捨輪迴眾;自性無念不為輪迴染;若想成佛精勤而修法。此乃一切佛子圓滿行。
斷除違緣障礙之六法:孤陋寡聞莫入城市中;不具戒律莫受他人敬;未護根門之人莫視女;未入定者切莫散外境;身心粗者莫住不合處;莫以邪命偽裝式維生。未斷此六將為魔所欺。
教誨斷除六種惡劣友:不依一切順世外道徒;不依追求今生之凡夫;不依無慈自利聲聞眾;不依無利他心之緣覺;不依求財積財散亂者;不依貪圖名聞利養者。若依此者將比其更劣。
宣說重要功德之六法:證無我時憫有情重要;信空性時警因果重要;住寂滅時離三有重要;發佈施時不求報重要;守戒律時無慢心重要;居靜處時減資具重要。若具此六如是成正法。
修行正法必要之六法:學習自己他眾之智慧;斷除所攝眷屬之懷疑;護持佛教受持微妙法;了知取捨不入顛倒途;了知高低差別入深道;了知宗派之義斷歧障。諸說法者當知此等理。
值遇一切佛陀之六法:守持三種清淨戒律者,修習一緣等持佛陀身;精進恭敬念佛供贊佛;散亂行事之時觀心性;雖無煩惱亦願投三有;毫不散漫精勤行善法;殊勝意樂清淨發善願。
          勤行此六蒙受佛攝受。
縱遇命難不捨之六法:不捨利他圓滿菩提心;不捨能仁所宣之妙法;不捨漂泊輪迴之眾生;不捨淨障積資之善根;不捨引道上師本尊眾;不捨修證聖果之深道。
成為強力對治之六法:如何貧窮亦不捨善行;如何賢善亦不輕劣者;雖無人勸亦為他引道;雖然利他亦不圖回報;雖受加害亦無報復心;以正知念行持對治法。
成就菩提之法六方便:慈悲觀待一切諸有情;如理了知諸法之本性;雖無煩惱亦轉世利眾;利眾之事永遠不放棄;精勤求得佛陀之智慧;了知一切無緣如虛空。此乃迴向菩提方便行。
宣說六大方便之次第:微善轉成大善之方法,少許迴向以及作隨喜;小事修成廣大福德法,令他發菩提心入正道;遣除他人心懷嗔恨法,以四事業隨順利眾生;
          引導普通眾生學佛法,言合意語施衣食受用;令已入道之士成熟法,傳其信解之法贊大乘;令已成熟之人解脫法,詳說甚深廣大切要法。具此六者利他無困難。
不隨順者入道之六法:令其隨順自行且調柔,贊他隨喜順從令入道;聲稱您若如理修正法,我將提供順緣令入法;有時亦以暴力現怒容,稍許加害令其入正法;
          揭露過失好心相呵責,進行試探如理令入道;利益他人至其報恩時,不求回報而令其入道;於諸有緣眾前現神變,以此清淨方式令入道。佛子當以方便利他眾。
修學廣大意義之六法:恒思饒益輪迴諸有情;以無嗔害慈心待諸眾;以無愚昧方便度眾生;以無嫉妒同等賜安樂;以無我慢唯一行他利;以無吝嗇廣施善資糧。具此利樂有情極重要。
徹底根除我執之六法:如諸佛陀作為我依怙,我當盡力成為彼等伴;如佛子眾作為我依怙,我當作彼助伴行他利;如諸護法作為我友伴,我當協助彼等履諾言;
          如諸佛法成為我依怙,我當成為法伴慎修持;如慈悲主成為我助伴,我當成彼助緣勤行善;如勝上師成為我怙主,我當利益眾生成怙主。當深思維恭敬而修持。
宣說清淨自性之六法:清淨聞思無偏證密意;清淨見解通達雙運義;清淨修習二取自然清;清淨行為自相續無垢;清淨證相圓滿諸妙力;清淨悉地趨至法性界。若具此六精通大乘義。
修持重他勝己之六法:取捨自他見聞如此行,不顧自己所受之痛苦,為除他人痛苦而精勤;不顧自己所享之安樂,為令他人安樂而精勤;不顧自己五毒分別念,為摧他人煩惱而精勤;
          不顧生起自己之智慧,為使他人生智而精勤;不顧淨除自己之二障,為淨他人二障而精勤;不顧積累自己之二資,為積他人二資而精勤。如是而行速疾成自利。
密意難以揣測之六法:心想我當歸納而行持,一切佛子無餘之行為;心想我獲菩提時成辦,一切善逝所有諸事業;心想縱為一一之眾生,我於無數劫中寧受苦;
          心想一切佛子不能行,極難利眾事業我行持;心想無量刹土一刹中,行持佛陀無數之事業;想我若未圓滿此等行,則已欺蒙諸佛及佛子。恒時披上六種大鎧甲。
諸魔不能勝伏六盔甲:漁夫屠夫農民及軍人;商人僕人僅為維生故;飽嘗寒熱饑渴捨生命;無有懈怠恒常奔波行。見此六例當為無量眾,勵力修持難行之菩提。
斷除六魔教授之六法:若捨發心利他解脫道,追求自利聲譽名利魔;自相續處平庸之狀態,辯論聖者斷證剛強魔;一緣等持拖延而修持,羡慕希望得果懈怠魔;
          棄離所依深山寂靜處,謀求利潤積財貪欲魔;捨棄聞思教理竅訣後,盲修瞎煉冒充愚昧魔;自之過失隱藏於內心,他人無過亦說嫉妒魔。自心不著惡魔極關鍵。
不為過患所動之六法:不為聲緣所動如山王;不為妄念所動如虛空;不為利養所動如聖者;不為病苦所動如大地;不為饑寒所動如大海;不為魔障所動如烈火。誰具此六住於勝乘義。
宣說極為重要之六法:成辦自利他利極重要;利益低下眾生極重要;了知眾生恩德極重要;利樂作害之人極重要;利眾較供養佛陀重要;棄自樂遣他苦極重要。此等乃為大乘大宗旨。
極大恩德教授之六法:遭受危害令己遇正法,得解脫道害者恩德大;厭離痛苦令己遇正法,獲得永樂痛苦恩德大;非人作害令己遇正法,獲得無畏鬼魔恩德大;
          人等嗔恨令己遇正法,獲得利樂嗔者恩德大;猛烈惡緣令己遇正法,獲無變道惡緣恩德大;他人勸告令己遇正法,獲精華義勸者恩德大。平等報恩善根迴向彼。
危害道用推理之六法:受害值遇上師害道用;怕苦趨入佛門害道用;令生菩提心故害道用;利眾積資淨障害道用;觀自本面證悟害道用;增上地道功德害道用。勸行善故危害轉道用。
成辦他利功德之六法:作為救脫諸畏護送者;作為防護魔障守護者;作為遣除疾病之醫生;作為遣除魔緣之勇士;徹底根除一切業煩惱;圓滿二資獲得菩提果。功德無量等同虛空界。
高度讚歎功德之六法:無餘摧毀一切大罪業;備受一切佛陀之讚賞;斷除輪回成就諸利樂;得菩薩地成為應供處;成為無量眾生之商主;圓滿暫時究竟之二利。
宣說抉擇實相之六法:實相無有遷變如虛空;實相不動無滅如大海;實相無念滿願如寶珠;實相以緣不同如冰片;實相明空無垢如明鏡;實相無偏周遍如芝麻。以此六相抉擇極重要。
第一猶如虛空之六法:無有偏墮之故如虛空;無有偏向之故如虛空;無有寬窄之故如虛空;如有高低之故如虛空;無有形色之故如虛空;出現諸輪涅故如虛空。
第二猶如大海之六法:實相廣大無邊如大海;無實通徹深奧如大海;難以測度無量如大海;二邊不動清澈如大海;廣界不滅自明如大海;妄念波濤自解如大海。
第三猶如寶珠之六法:無念滿足所欲如寶珠;滿願亦無偏墮如寶珠;實相自性清淨如寶珠;妙力中現莊嚴如寶珠;明清無有戲論如寶珠;一切法界一體如寶珠。
第四猶如冰片之六法:未證顯現輪迴如冰片;感受六道痛苦如冰片;證悟獲得佛果如冰片;成就寂樂三身如冰片;基中無有輪涅如冰片;依緣顯現異相如冰片。
第五猶如明鏡之六法:實相基中明故如明鏡;無有障蔽離垢如明鏡;遊舞不滅現故如明鏡;體相無二之故如明鏡;無念明性住故如明鏡;自明本來清淨如明鏡。
第六猶如芝麻之六法:佛性遍佈眾生如芝麻;顯現生死因果如芝麻;心性現於外境如芝麻;境念解脫心性如芝麻;若修則現法身如芝麻;果位不復成因如芝麻。若知此理精通實相義。
斬斷二現耽著之六法:以夢比喻顯現直指心,猶如夢醒自然無顯現,淨除無明自心亦無有,依此滅除外境之實執;
          以幻比喻境心證妙力,了知顯現皆空迷亂相;以影像喻直指心自性,了知顯現空性離二取;以煙霧喻直指心遊舞,依此證悟境現自消空;
          以彩虹喻直指心莊嚴,如融空中解脫自現智;以水晶喻直指心自相,心性自相解脫無二智。
六種直指所攝之六法:義阿賴耶無二離偏向;彼中迷現輪回之自性;迷現迷執自心之幻變;從中脫離無基修妙力;境心自滅解脫為智慧;智慧自淨本來執堅地。
          此六正法總綱極重要,僅僅了知自然得成就。
究竟深義三身六直指:第一任運自成之直指:水晶明鏡以及太陽光,明性自性本性三種性,法身自性清淨之本性,猶如無垢水晶本潔淨,報身本體光明之自性,猶如清潔明鏡中影像,
          化身現相無內外本性,猶如日月照射至十方,此等本來任運自成故,莫從他尋當知自本具。
第二寶珠不滅之直指:自性清淨為本體法身,光明不滅為自性報身,智慧不滅為大悲化身,自具彼性如力士寶珠。
第三太陽自現之直指:如同日輪通徹無分別,覺性智慧無念為法身,如同不為雲遮自明淨,五門頓然明清為報身,如同光線射向一切處,顯現六境不滅為化身,
          如同晨起日出自證中,本具三身當知其本面。
第四以日直指現法界:如空清淨法性法身中,如日自現光明之報身,自性無二覺空之化身,自己具有當知其本面。
第五喻義因三之直指:喻如虛空清淨之法身,乃為超離一切偏墮性,義即光明自淨之報身,乃為本來自成無為法,因即自光顯現之化身,乃為令生誠信自明燈。
第六法界覺性之直指:如空法界本淨即法身,如界本體光明即報身,如離方位覺空即化身,自證性中本來已成故,莫於他尋尋亦無得時,未知此理如煉石成金,
          天盲尋金日為雲遮蔽,無足登梯盲人去佛堂,猶如黑暗之中升明月,雖似明亮然卻具癡暗,是故慎重無誤抉擇後,穩獲心性之義極關鍵。
入定出定不離六密意,當以六種比喻而了知:第一空中微風比喻示:猶如虛空明淨智慧中,
          實修動念解脫自明性,體驗通徹無執之覺受,未知此理一緣之等持,如同風中殘燭不堪緣。
第二清晨日出比喻示:實修離明蔽邊之本性,體驗自淨明清之智慧,未知此理如同患瘟疫,昏沉掉舉遮障實相義。
第三無風油燈比喻示:實修毫不動搖境心義,體驗未經改造大等性,未知此理如同不孝子,座間修習需時無用途。
第四虛空廣界比喻示:實修普明無邊平等性,體驗離希憂執之密意,未知此理精進墮險地,如同斷翅小鳥飛空中。
第五大海波浪比喻示:實修自融自現法界性,體驗生住滅與法性融,未知此理基中執二取,無法脫離破立之對境。
第六小溪入海比喻示:實修識聚自融自心性,體驗多者一味一明點,未知此理無法滅妄念,如同芥子灑落於地面。
          若知如是竅訣切要修,則如大海深廣瑜伽士,未知此理如小溪乾涸,見修行皆不能勝外緣。
獲得見解本地之六要:
第一無有二取之見解,獲得自證無二之本地,六境空性遠離所取邊,智慧自明遠離能取邊,無能所取遠離二取邊,邊解唯名遠離非二邊,證此理者於何皆無執。
第二遠離有無常斷見,依之獲得自地之竅訣,是自然智慧故離無邊,無分別念垢故離有邊,無境離名之故離二邊,現而遊舞故離非二邊,當知大全解脫本解脫。
第三獲得遠離生滅地,          如空生其不成離生邊,遊舞不滅之故離滅邊,生時無生遠離二者邊,能見不成遠離非二邊,當證自性清淨一法界。
第四獲得遠離現空地,          自性光明之故離空邊,無有分別念故離現邊,無有破立之故離二邊,無有所緣故離非二邊,當知大平等性自解脫。
第五獲得遠離常斷地:          所現本體空性離常邊,空性顯現種種離斷邊,現空無離無合離二邊,見者本面淨離非二邊,一切本來未生持本淨。
第六獲得遠離賢劣地,未墮高見清除賢勝執,未墮劣見清除斷噁心,未墮二見二執自地空,未墮無二遠離一切邊,若未了知如是大見解,不能自離出現歧途障,
          低劣見解不能增境界,是故持地竅訣極重要。
妄念轉為助緣之六法:心識道用自消如微風,內心現出自然之智慧;動念道用自淨如閃電,顯現一切動念自明智;憶念道用自清如濁水,顯現憶念自然佛意趣;
          諸分別念道用為法性,內現無有取捨之密意;執著道用自盡無對境,自現無基所見消失智;自相道用明淨明界伴,內現明然無跡之智慧。
          如是實修之諸瑜伽士,即從分別念中顯現智,如同乾薪之中燃大火,一切現為助伴極關鍵。
安住法性境界之六要:調整風脈明點各自要,身即依照禪定之六法;解脫庸俗平凡迷現要,了知器情乃為佛壇城;自然生起大樂境界要,即閉下風而修寶瓶氣;
          安住無念法性境界要,舌尖上卷勿觸二上齶;自明智慧清淨虛空要,雙目直視一卡虛空處;本來智慧任運自成要,心性無改放鬆明清住。
          具此法者安住法性中,故具緣者應當精進修。
安住法性境界之六法:當以六種竅訣而了知,依靠三時無別之竅訣,斷除二執分別心念邊,不憶過去不妄想未來,現在無執之中坦然住;
                    依靠燕子入窩之竅訣,斷除希憂分別心念邊,現在之心無生亦無滅,不散等性之中放鬆住;
                    依靠士夫捨事之竅訣,斷除執著依處分別邊,心性實相無改平等中,遠離所緣平等一味住;
                    依靠大鵬翱翔之竅訣,斷除懷疑二執分別邊,斷心識邊自然本性中,廣大平等一味而安住;
                    依晨日出清淨之竅訣,斷除種種境現分別邊,不攝根門不破動念中,六聚悠然放鬆而安住;
                    依靠相執自淨之竅訣,斷除種種妄念分別邊,於所顯現諸境無取捨,無改本性之中如理住。如是住者無二性中住,定現邊解脫之廣意趣。
宣說修行共過之六法:明清不分無念茫茫然;特意修明偏墮智慧方;散射內收片面執著心;未證內明迷迷茫茫狀;未徹斷定跟隨懷疑轉;三門改造迷亂成妄念。
          如是六過所生諸障礙,求真義者當斷而修持。
宣說修道歧途之六法:四無色界作意之修行;執持世俗無因果斷見;執持二取不變大常見;境現視為怨敵或荊棘;一切歸心自證自明修;分別識聚視尊離真義。
          萬勿墮入此等六歧途,亦勿超離法界平等性。
出現六過糾正之六法:猶如雲消空中糾正法,所現一切種種心幻變,自性悉皆淨於法性空;猶如賊至空室糾正法,分別妄念本體無自性,生起之時未生無識別,僅僅放鬆則無所斷法;
          猶如冬林著火糾正法,觀察所生境念之本面,從而現為法性之助伴;猶如毒為咒攝糾正法,無生境界之中滅妄念;
          猶如民見國王糾正法,五毒生時認識自放鬆,從而徹見法性義本面;猶如船上烏鴉糾正法,所生掉舉除開法性外,別無去處境界中安住。
          以此六要所生諸憶念,自性自淨自清解重要。
真實證悟確信之六相:鎮懾一切功過無怯懦;自心法身住於肉身中;不貪輪迴利他無厭倦;通達唯一明點無歧障;諸魔法性無有違緣懼;苦樂皆空希憂取捨無。通達此理眾人悟實相。
真實獲得穩固之六量:現有諸法幻化自現故,恒時出現無自性道相;煩惱本體本來清淨故,五毒自滅顯現自明智;功過本來現為大智故,顯現取捨二念自清性;
          證悟精華之義無他現,是故妄念現於法性中;心性寶珠自己獲得故,遠離死遷恐怖無畏懼;現見自心法性正覺義,是故脫離精進希憂縛。如是瑜伽之士即正覺。
已得密意境界六確信:證悟諸法離邊中觀道;證悟現空雙運大光明;證悟一切等性之大樂;證悟無二唯一之明點;證悟任運自成離方義;證悟本淨本性究竟義。
          彼等無有欲證之意念,於證悟時無有自詡心,故為幻化離喻瑜伽士。
如是證悟解脫六方式:正當顯現一切外境時,現即解脫如冰化為水;明知內在覺性諸法後,知即解脫如水融入水;中間動念二意散射時,散即解脫如空中閃電;
          一切假立名聲傳出時,名即解脫如同空穀聲;所持宗派承認之正時,彼即解脫如虹消空中;
          所修之果成就即解脫,猶如如意寶珠滿需欲,自性自解對治自清淨,無名離境密意任運成。如是上根即生得解脫。
當知中根法性中陰時,獲得解脫二種之六法,第一捨棄肉身之六法:內外一切聚於自心時,即是遠離所取之外境;
          心性集於智慧之中時,即是遠離能取之心性,覺性智為習氣包藏時,地風融入水大身無力,出現糞便之時當超度;
          水風融入火大身肢顫,面容積塵口水鼻涕滴;火風融入風大口鼻幹,喪失體溫口鼻無光澤,此時溫度若集於腳掌,
          則墮地獄密處轉惡鬼,臍間傍生心間投生人,喉間非天集眼生天界,熱散頂上則得無上果;
          一切風風融入神識時,外氣急促不能向內吸,神識不清眼自光燈失,外氣中斷神識入光明,內氣中斷身心相分離,彼身留世智慧現法界。此等即是初現隱沒式。
第二六法根機解脫理:宣說六種根機之第一,
上等根機之中利根者,不現中陰心身分離時,自明顯現法性大勝觀,住于遠離戲邊境界中。
第二上根之中鈍根者,於三刹那之中得解脫,身心分離第一刹那中,顯現自明無念大法身,第二刹那顯現報身光,第三刹那解脫光明後,安住如空等性法身中。
第三中根之中利根者,一或三禪定日處昏厥,彼者醒後顯現智慧光,身之自光語言之自聲,意光線相顯現五日時,知身語意本面而解脫。
第四中根之中鈍根者,三或五禪定日處昏厥,彼醒顯現五智之光明,不生懼怕無畏自現解。
第五下根之中利根者,三禪定日之中處昏厥,彼醒顯現五智之光明,經過五日智慧顯現沒,光中現境聲中出光線,光線之中顯現妄念時,滅盡昔日外境財人念,同時應當憶念昔正法,
          覺醒對治自明無執著,智慧自現中陰現解脫,法界之中現前菩提果。
第六下根之中鈍根者,一禪定日神識昏厥中,清醒現智一日而隱沒,彼者認為以前身存在,諸根具足無礙遊各處,身心分離尋找境住處,隨業力入不同之胎門,獲得具有七德人身後,
          值遇深法彼生得解脫,若是罪業極其深重者,不現中陰身心分離時,自現迷惑顯現地獄處,造罪中等中陰住片刻,爾後感受其它二惡趣,善惡平等中陰時較長,
          七七四十九日中停留,爾後隨其業力而投生,即是法性中陰隱沒時,二種鈍根轉世中陰現,是故今當斷惡修善法,獲得心性本地極重要,此乃有利教言當銘記。
宣說現前究竟果位時,所現真實菩提之六法:離諸二取迷亂習氣後,迷現迷執入於法界中,如同晴天日輪清淨時,
第一具二清淨法身者,法界中現法性光明智,離戲光明廣大周遍性,任運自成本淨中解脫。
第二清淨圓滿受用身,彼中於諸十地菩薩前,顯現猶如彩虹五部佛,圓滿妙相隨好極耀眼。
第三猶如月影之化身,現於一切所化水器中,事業受生殊勝化身等,隨順不同根機而示現,乃至六道各趣存在間,利眾事業不可思議也,依此三身所具六智慧:法界性智法性無遷變,
          大圓鏡智自明普現基,平等性智一味無分辨,妙觀察智如所盡所見,成所作智事業不可思,任運成智無為法性者,離喻如來一切智慧主,如摩尼寶無念成諸事。
第四眾前生起大悲理,發心發願積累二資糧,任運自成智慧力所生;
第五如何生起大悲理,自然而然生起大悲心,逢遇外境生起大悲心,受他勸請祈禱生悲心。
第六以悲利眾之方式,乃為有依無依本體三,定具此等斷除偏袒者,法身無阻無依行利眾,以發心願之力淨障礙,於眾生前現色身饒益;報身智慧大悲自現故,有依利益淨除十地障;
          本性利益事業法界身,息滅有無增損之性中,於諸所化眾前隨意現,種種化身行持諸事業。
依宗派見有依利眾生,即於究竟圓滿之佛地,成就身智而行利眾事;無依如彼成就無毀滅,然如仙人所造之靈塔,
依靠願力如是而顯現,本性亦行自他之二利,如同彼二有無增損解,無二無別本性身之中,如理相應安住而利眾。
此等三者實則一體故,應當精通如前所說理,依此擺脫有無邊執網,如是獲得無上菩提果,
縱是具有信心凡夫人,亦依共同不共殊勝道,精勤依次向上可證得,任運自成如意之功德,故勤修解脫道極重要。
思維當今惡世增厭離,人壽無常渾噩而空耗,學問無窮學亦無盡頭,是故日夜當修密宗法。今生瑣事死亦無完時,此起彼伏如同水波紋,死時是否有用當慎思,今起當修解脫之菩提。
將成如何誰亦不可定,怎有安樂無畏之把握?是故現今自由自在時,應該前赴永樂解脫處。死時拋棄今生之身體,以及受用親友等一切,誰亦無用獨自而前往,此時於誰皈依當慎思。
如今此情此景不久住,天翻地覆死主降臨時,爾時自己何為指望誰?是故現今即當修妙法。是否智者有無修行等,死時方曉當盡力行善,修持精華心性本來義,善趣喜樂任運自成也。
解脫妙地珍寶宮殿中,如來前方相迎且享受,自證殊勝智慧圓菩提,無邊恒久無變大樂義。無有正法乞人我勸言,此乃有利心語記心間。
如是法理功德寶藏論,每一六法亦成精華義,著此如意寶珠教言藏,為利諸修解脫之信士。以此善根願我與眾生,無餘趨至如來藏本地,成為圓滿斷證之功德,任運自成二利之法王。
願我亦於今起生生世,不厭三有利益諸有情,於諸聖者前聞正法藏,如是修持令諸佛歡喜。縱得菩提亦不舍眾生,雖住輪迴亦不染過患,引見聞憶觸者趨菩提,以此願令佛佛子歡喜。
為諸具緣者宣甚深法,令諸無緣者播法種子,勤勉修持實修達究竟,以此願令怙主師歡喜。
竅訣寶藏論——具多聞如來經典財富、以聞思修智慧修煉深廣義之勝乘瑜伽士 龍欽繞降巴撰著圓滿。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藏傳佛教。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