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行王正論(西藏譯名為《寶鬘論》《中觀寶鬘論》全名是《向國王進言之寶鬘》)    龍樹菩薩 造  陳 天竺三藏 真諦 譯

寶行王正論(西藏譯名為《寶鬘論》《中觀寶鬘論》全名是《向國王進言之寶鬘》)    龍樹菩薩 造  陳 天竺三藏 真諦 譯
    安樂解脫品  第一
解脫一切障 圓德所莊嚴 禮一切智尊 眾生真善友 正法決定善 為愛法大王 我當說由法 流注法器人
先說樂因法 後辯解脫法 眾生前安樂 次後得解脫 善道具名樂 解脫謂惑盡 略說此二因 唯信智二根
因信能持法 由智如實了 二中智最勝 先藉信發行 由癡貪瞋怖 而能不壞法 當知是有信 吉祥樂名器
已能熟簡擇 身口意三業 恒利益自他 說為有智人 殺生盜邪婬 妄言及兩舌 惡罵不應語 貪瞋與邪見
此法名十惡 翻此即十善 離酒清淨命 無逼惱心施 供養所應敬 略說法當爾 若但行苦行 決不生善法
以離智悲故 若唯有苦行 不能除損他 與救濟利益 施戒修所明 正法大夷路 若棄行邪道 自苦受牛罰
是生死曠澤 無飲食樹陰 或狼所食噉 長遠於中行 因殺生短壽 逼惱招多病 由盜致乏財 侵他境多怨
妄語遭誹謗 兩舌親愛離 惡口聞不愛 綺語他憎嫉 由貪害所求 瞋恚受驚怖 邪見生僻執 飲酒心訥亂
不施故貧窮 邪命逢欺誑 不恭生卑賤 嫉妒無威德 恒恨形色醜 不問聰故癡 此報在人道 先已受惡趣
殺生等罪法 如所說果報 無貪等及業 說名善習因 惡修及諸苦 皆從邪法生 諸善道安樂 皆因善法起
常離一切惡 恒行一切善 由身口意業 應知此二法 由一法能脫 地獄等四趣 第二法能感 人天王富樂
由定梵住空 得受梵等樂 如是略說名 樂因及樂果 復次解脫法 微細深難見 無耳心凡夫 聞則生驚怖
我無當不生 現來我所無 凡人思此畏 智者怖永盡 世間我見生 他事執所繫 佛由至道證 依悲為他說
我有及我所 此二實皆虛 由見如實理 二執不更生 諸陰我執生 我執由義虛 若種子不實 芽等云何真
若見陰不實 我見則不生 由我見滅盡 諸陰不更起 如人依淨鏡 得見自面影 此影但可見 一向不真實
我見亦如是 依陰得顯現 如實撿非有 猶如鏡面影 如人不執鏡 不見自面影 如此若析陰 我見即不有
因聞如是義 大淨命阿難 即得淨法眼 恒為他說此 陰執乃至在 我見亦恒存 由有我見故 業及有恒有
生死輪三節 無初中後轉 譬如旋火輪 生起互相由 從自他及二 三世不有故 證此我見滅 次業報亦然
如此見因果 生起及滅盡 故不執實有 世間有及無 愚人聞此法 能盡一切苦 由無智生怖 於無怖畏處
涅槃處無此 汝云何生怖 如所說實空 云何令汝怖 解脫無我陰 汝若受此法 捨我及諸陰 汝云何不樂
無尚非涅槃 何況當是有 有無執淨盡 佛說名涅槃 若略說邪見 謂撥無因果 此今非福滿 惡道因最重
若略說正見 謂信有因果 能令福德滿 善道因最上 由智有無寂 超度福非福 故離善惡道 佛說名解脫
若見生有因 智人捨無執 由見滅共因 是故捨有執 先俱生二因 實義則非因 假名無依故 及生非實故
若此有彼有 譬如長及短 由此生彼生 譬如燈與光 先長後為短 不然非性故 光明不生故 燈亦非實有
如此因果生 若見不執無 已信世真實 由亂心所生 見滅非虛故 即證得真如 是故不執有 不依二解脫
色是遠所見 若近最分明 鹿渴若實已 云何近不見 若遠於實智 即見世間有 證實則不見 無相如鹿渴
如鹿渴似水 非水非實物 如此陰似人 非人非實法 計鹿渴為水 往彼若飲此 若無執為水 如此人愚癡
世間如鹿渴 若執實有無 此即是無明 癡故無解脫 執無墮惡趣 執有生善道 若能知如實 不二依解脫
不樂有無執 由擇真實義 若墮於無執 何不說墮有 若言由破有 義至故墮無 如此破無故 云何不墮有
無言行及心 由依菩提故 若說彼墮無 何因不墮有 僧佉鞞世師 尼揵說人陰 約世汝問彼 若說過有無
是不可言法 以過有無故 汝應知甚深 佛正教甘露 如曉無去來 亦無一念住 若體過三世 何世為實有
二世無去來 現在實不住 世生及住滅 此言云何實 若恒有變異 何法不念滅 若無念念滅 云何有變異
若言念念滅 分具分滅故 不等證見故 此二無道理 若念滅皆盡 云何有故物 若堅無念滅 故物云何成
如剎那後際 前中際亦有 由剎那三分 故世念無住 是一念三際 應擇際如念 前中後三際 不由自他成
非一念分故 若無分何有 離一多云何 離有何法無 由滅及對治 若言有成無 此無及對治 何法有無故
是故世涅槃 由義不成有 世間有後際 他問佛默然 是尊一切智 故智人識佛 由此甚深法 不說非器處
如此解脫法 甚深無繫攝 諸佛一切智 故說無依底 於無依著法 過有無二邊 世人受依著 由癡驚怖失
彼自失壞他 怖畏無依處 王願汝不動 莫由彼自壞 為汝成不壞 我當說真理 由依無倒合 離有無二執
此過福非福 甚深義明了 非身見怖空 二人境當說 四大及空識 一聚俱非人 若合離非人 云何執人有
如六界非人 聚故虛非實 一一界同然 由聚故非實 陰非我我所 離陰我不顯 不如薪火雜 何依陰成我
地界非三大 地中亦無三 三中亦無地 相離互不成 地水火風大 各自性不成 一離三不成 三離一亦爾
一三及三一 相離若不成 各各自不成 彼相離云何 若各離自成 離薪何無火 動礙及相聚 水風地亦然
若火不自成 三云何各立 三大緣生義 相違云何成 若彼各自成 云何更互有 若各自不成 云何互成有
若言不相離 諸大各自成 不雜則不共 若雜非獨成 諸大非各成 云何各性相 各成無偏多 故相假名說
色聲香味觸 簡擇義如大 眼色識無明 業生擇亦爾 作者業及事 數合因果世 短長及名想 非想擇亦然
地水風火等 長短及小大 善惡言識智 智中滅無餘 如識處無形 無邊遍一切 此中地等大 一切皆滅盡
於此無相智 短長善惡業 名色及諸陰 如此滅無餘 如此等於識 由無明先有 於識若起智 此等後皆盡
如是等世法 是然識火薪 由實量火光 世識薪燒盡 由癡別有無 後簡擇真如 尋有既不得 無云何可得
由無色所成 故空但名字 離大何為色 故色亦唯名 受想行及識 應思如四大 四大如我虛 六界非人法
    雜品 第二
如分分拆蕉 無餘盡不有 約六界拆人 盡空亦如是 是故佛正說 一切法無我 但六界名法 決判實無我
我無我二義 如實撿不得 是故如來遮 我無我二邊 見聞覺知言 佛說無實虛 二相待成故 此二如實無
如實撿世間 過實亦過虛 則世間依實 故墮於有無 若法遍不如 云何佛得說 有邊及無邊 有二與無二
過去佛無量 現來過算數 過數眾生邊 三世由佛顯 世間無長因 此際約世顯 世間過有無 云何佛記邊
由法如此深 於凡祕不說 說世如幻化 是佛甘露教 譬如幻化像 生滅尚可見 此像及生滅 實義撿非有
世間如幻化 生滅可見爾 世間及生滅 約實義皆虛 幻像無從來 去亦無有處 但迷眾生心 由實有不住
世體過三世 若爾世何實 誰言說有無 有無實無義 故佛約四句 不記說世間 由有無皆虛 此虛不虛故
是身不淨相 麤證智境界 恒數數所見 尚不入心住 況正法微細 甚深無依底 難證於散心 云何可易入
故佛初成道 捨說欲涅槃 由見此正法 甚深故難解 若法非正了 即害不聰人 由不如執此 墮邪見穢坑
人識法不明 由自高輕法 起謗壞自身 下首墮地獄 譬如勝飲食 偏用遭危害 若如理量食 得壽力強樂
若偏解正法 遭苦亦如此 若能如理解 感樂及菩提 智人於正法 捨謗及邪執 於正智起用 故成如意事
由不了此法 人起長我見 因此造三業 次生善惡道 乃至未證法 能除滅我見 恒敬起正勤 於戒施忍等
作事法為先 及法為中後 謂無虛真理 現來汝不沈 因法現好名 樂臨死無怖 來生受富樂 故應恒事法
唯法是正治 因法天下愛 若主感民愛 現來不被誑 若非法治化 主遭臣厭惡 由世間憎惡 現來不歡喜
王法欺誑他 是大難惡道 惡智邪命論 云何說為正 若人專誑他 云何說正事 因此於萬生 恒遭他欺誑
若欲使怨憂 捨失取其德 己利由此圓 即令怨憂惱 約施及愛語 利行與同利 願汝攝世間 因此弘正法
王若一實語 如生民堅信 此如尊妄語 不起他安信 實意起無違 流靡能利他 是說名實語 翻此為妄言
一捨財若明 如能隱王失 如此主吝賄 能害王眾德 若王靜諸惡 德深人愛重 因此教明王 故應事寂靜
由智王難動 自了不信他 永不遭欺誑 故決應修智 依諦捨靜智 王則具四善 如四德正法 人天所讚歎
能伏說清淨 由智悲無垢 恒共智人集 王法智生長 善說人難得 聽善言亦難 第三人最勝 能疾行善教
若善非所愛 已知應疾修 如藥味雖苦 樂差應強服 壽無病王位 恒應思無常 次生厭怖想 後專心行法
見決定應死 死從惡見苦 智人為現樂 故不應作罪 見一念無怖 若見後時畏 若一念心安 云何後不畏
由酒遭他輕 損事減身力 由癡行非事 故智人斷酒 圍碁等嬉戲 生貪瞋憂諂 誑妄惡口因 故應恒遠離
婬逸過失生 由想女身淨 尋思女身中 實無一毫淨 女口涎唾器 齒舌垢臭穢 鼻臭由洟流 目淚種類處
腹屎尿腸器 餘身骨肉聚 癡人迷可厭 故貪著此身 根門最臭穢 是厭惡身因 於中若生愛 何緣得離欲
譬如屎尿器 豬好在中戲 於身不淨門 多欲戲亦爾 此門所以生 為棄身土穢 癡人邪愛著 不顧己善利
汝自見一分 屎尿等不淨 此聚說名身 云何汝生愛 赤白為生種 廁汁所沷養 如知身不淨 何意苦生愛
穢聚可憎惡 臭濕皮纏裹 若能處中臥 則愛著女身 若可愛可憎 衰老及童女 女身皆不淨 汝何處生欲
設糞聚好色 軟滑相端正 起愛則不應 愛女身亦爾 內臭極不淨 外皮所覆藏 是死屍種性 云何見不知
皮不淨如衣 不可暫解浣 云何穢聚皮 可權時汰淨 畫瓶滿糞穢 外飾若汝憎 此身穢種滿 云何汝不厭
若汝憎不淨 云何不惡身 香華鬘飲食 本淨而能污 如汝併憎惡 於自他糞穢 云何汝不厭 自他不淨身
如女身不淨 自身穢亦爾 是故離欲人 於內外相稱 九門流不淨 自證自浣濯 若不知不淨 而造愛欲論
希有極無知 無慚及輕他 於最不淨身 何方利益汝 多眾生因此 無明覆其心 為塵欲結怨 如狗鬥爭糞
如搔癢謂樂 不癢最安樂 如此有欲樂 無欲人最樂 若汝思此義 離欲不得成 由思欲輕故 不遭婬逸過
從獵感短壽 怖苦重逼惱 未來決受此 故應堅行悲 何人若他見 生彼極驚怖 譬糞穢污身 流出毒惡蛇
是人若至彼 眾生得安樂 譬夏月大雲 田夫見欲雨 故汝捨惡法 決心修善行 為自他俱得 無上菩提果
是菩提根本 心堅如山王 因十方際悲 及無二依智 大王汝諦聽 此因我今說 感三十二相 能莊嚴汝身
支提聖尊人 供養恒親侍 手足寶相輪 當成轉輪王 手足滑柔軟 身大七處高 由施美飲食 於他等豐足
身圓滿端直 指足跟圓長 汝當感長壽 由悲濟死囚 大王堅持法 令清淨久住 由此足安平 當得成菩薩
行布施愛語 利行及同利 由此指網密 手足八十文 腳趺高可愛 旋毛端向上 由長不棄背 本所受持法
由恭敬施受 明處及工巧 故得鹿王膞 及聰明大智 他求自有物 我疾能惠施 由此臂傭大 得為世化主
親愛若別離 菩薩令和集 此感陰藏相 恒服慚羞衣 常施樓殿具 細軟可愛色 故感天色身 潤滑光微妙
由施無上護 如理順尊長 感一孔一毛 白毫端嚴面 常說善愛語 又能順正教 上身如師子 頸圓喻甘浮
看病給醫藥 或令他養護 故得腋下滿 千脈別百味 於自他法事 常能為端首 頂骨鬱尼沙 橫豎頰匿瞿
由長時巧說 實美滑善言 得八相梵音 及舌根脩廣 已知事實利 數數為他說 得好如師子 面門方可愛
由尊他不輕 隨順行正理 齒白齊必勝 譬若真珠行 由數習此言 謂實不兩舌 故具四十齒 平滑堅遒淨
由瞻視眾生 滑無貪瞋癡 眼珠青滑了 瞼睫如牛王 由如此略說 大人相及因 轉輪王菩薩 美飾汝應知
隨相有八十 從慈悲流生 大王我不說 為避多文辭 雖諸轉輪王 同有此相好 淨明及可愛 終不逮如來
從菩薩善心 一念中一分 輪王相好因 尚不能等此 一人萬億劫 修善根生長 於佛一毛相 此因亦不感
諸佛與輪王 相中一分等 譬如螢與日 於光微有似
    菩提資糧品 第三
諸佛大相好 從難思福生 我今為汝說 依大乘阿舍 一切緣覺福 有學無學福 及十方世福 福如世難量
此福更十倍 感佛一毛相 九萬九千毛 一一福皆爾 如此眾多福 生佛一切毛 復更百倍增 方感佛一好
如是如是多 一一好得成 乃至滿八十 隨飾一大相 如是福德聚 能感八十好 合更百倍增 感佛一大相
如是多福德 能感三十相 復更百倍增 感毫如滿月 能感白毫福 復更千倍增 此福感難見 頂上鬱尼沙
如此無量福 方便說有量 於一切十方 如說十倍世 諸佛色身因 尚如世無量 況佛法身因 而當有邊際
世間因雖小 若果大難量 佛因既無量 果量云何思 諸佛有色身 皆從福行起 大王佛法身 由智慧行成
故佛福慧行 是菩提正因 故願汝恒行 菩提福慧行 於成菩提福 汝莫墮沈憂 有理及阿舍 能令心安信
如十方無邊 空及地水火 有苦諸眾生 彼無邊亦爾 此無邊眾生 菩薩依大悲 從苦而拔濟 願彼般涅槃
從發此堅心 行住及臥覺 或時小放逸 無量福恒流 福量如眾生 恒流無間隙 因果既相稱 故菩提不難
時節及眾生 菩提與福德 由此四無量 菩薩堅心行 菩提雖無量 因前四無量 修福慧二行 云何難可得
福慧二種行 如此無邊際 菩薩身心苦 故疾得消除 惡道飢渴等 身苦惡業生 菩薩永離惡 行善苦不生
欲瞋怖畏等 心苦從癡生 由依無二智 菩薩離心苦 有苦時若促 難忍何況多 無苦時長遠 有樂云何難
身苦永不有 假說有心苦 悲世間二苦 故恒住生死 故菩提長時 智人心不沈 為滅惡生善 是時無間修
貪瞋及無明 願汝識捨離 無貪等眾善 知應恭敬修 由貪生鬼道 由瞋墮地獄 由癡入畜生 翻此感人天
捨惡及修善 此法是樂因 若是解脫法 由智捨二執 佛像及支提 殿堂并寺廟 最勝多供具 汝應敬成立
坐寶蓮花上 好色微妙畫 一切金寶種 汝應造佛像 正法及聖眾 以命色事護 金寶網繖蓋 奉獻覆支提
金銀眾寶花 珊瑚琉璃珠 帝釋青大青 金剛貢支提 能說正法人 以四事供養 六和敬等法 常應勤修行
於尊恭敬聽 勤事而侍護 菩薩必應行 亡後亦供養 於天外道眾 不應親事禮 因無知邪信 莫事惡知識
佛阿含及論 書寫讀誦施 亦惠紙筆墨 汝應修此福 於國起學堂 雇師供學士 興建永基業 汝行為長慧
解醫巧曆數 皆為立田疇 潤老小病苦 於國有濟益 起諸道伽藍 園塘湖亭屋 於中給生具 草蓐飲食薪
於小大國土 應起寺亭館 遠路乏水漿 造井池施飲 病苦無依貧 下姓怖畏等 依慈悲攝受 勤心安立彼
隨時新飲食 果菜及新穀 大眾及須者 未施莫先用 屣繖瓶鉤鑷 針綖及扇等 荃提寢息具 應施寺亭館
三果及三辛 蜜糖酥眼藥 恒應安息省 書咒及藥方 塗首身藥油 澡盤燈麨果 水器及刀斧 應給亭館中
米穀麻飲食 糖膏等相應 恒置陰涼處 及淨水滿器 於蟻鼠穴門 飲食穀糖等 願令可信人 日日分布散
如意前後食 恒施於餓鬼 狗鼠鳥蟻等 願汝恒施食 災疫飢餓時 水旱及賊難 國敗須濟度 願汝恒拯恤
田夫絕農業 願給糧種具 隨時蠲租稅 輕微受調斂 施物濟貧債 出息不長輕 直防許休偃 以時接賓客
境內外劫盜 方便斷令息 隨時遺商侶 平物價鈞調 八座等判事 自如理觀察 事能利萬姓 恒恭敬修行
應作何自利 如汝恒敬思 利他云何成 如此汝急思 地水風火等 草藥及野樹 如此或暫時 受他無礙策
七步頃起心 為捨內外財 菩薩福德成 難量如虛空 童女好色嚴 惠施求得者 故獲陀羅尼 能持一切法
愛色具莊嚴 并一切生具 施八萬童女 釋迦佛昔時 光明種種色 衣服莊嚴具 花香等應施 依悲惠求者
若人離此緣 於法無安行 則應施與之 過此後莫惠 毒亦許施彼 若此能利他 甘露不許施 若此損害他
若蛇嚙人指 佛亦聽則除 或佛教利他 逼惱亦可行 固謹持正法 及能說法人 恭敬聽受法 或以法施他
莫愛世讚歎 恒樂出俗法 如立自體德 於他亦如此 於聞莫知足 及思修實義 於師報恩施 應敬行莫吝
莫讀外邪論 但起諍慢故 不應讚自德 怨德亦可讚 莫顯他密事 及惡心兩舌 自於他有過 如理觀悔露
若由此過失 智者訶責他 自須離此失 有能拔濟他 他辱己莫瞋 即觀宿惡業 莫報對他惡 為後不受苦
於他應作恩 莫希彼報答 唯自應受苦 共求眾受樂 若得大富貴 自高不應作 遭枉如餓鬼 莫起下悲行
假設失王位 或死由實言 亦恒說此語 無實利默然 如言如此行 願汝堅行善 因此好名遍 自在成勝量
應作熟簡擇 後則依理行 莫由信他作 須自了實義 若依理行善 好名遍十方 王侯續不斷 王富樂轉大
死緣百一種 壽命因不多 此因或死緣 故恒應修善 若人恒行善 是所得安樂 於自他若等 此善樂圓足
依法為性人 臥覺常安樂 夢中見善事 由內無過惡 若人養父母 恭奉自家尊 恭善人用財 忍辱有大度
軟語不兩舌 實言同止樂 此九天帝因 盡壽應修行 由昔行九法 天主感帝位 時時處法堂 至今恒說此
一日三時施 美食三百器 福不及剎那 行慈百分一 天人等愛護 日夜受喜樂 免怨火毒杖 是行慈現果
無功用獲財 後生於色界 得慈十功德 若人未解脫 教一切眾生 堅發菩提心 菩薩德如山 菩提心牢固
由信離八難 因戒生善道 數修真如空 得善無放逸 無諂得念根 恒思得慧根 恭敬得義理 護法感宿命
布施聽聞法 或不障他聞 疾得如所愛 與佛相值遇 無貪作事成 不慳財物長 離慢招上品 法忍得總持
由行五實施 及惠無怖畏 非諸罵能辱 故感大勝力 支提列燈行 幽闇秉火燭 布施續明油 故得淨天眼
供養支提時 即設鼓聲樂 蠡角等妙音 故獲淨天耳 於他失默然 不談人德闕 隨順護彼意 故得他心智
由施徙舟乘 運致羸乏人 恭謹瞻尊長 故獲如意通 令他憶法事 及正法句義 或淨心施法 故感宿命智
由知真實義 謂諸法無性 故得第六通 最勝是流盡 平等悲相應 由修如實智 故自得成佛 恒解脫眾生
由種種淨願 故佛土清淨 眾寶獻支提 故放無邊光 如此業及果 已知義相應 故應修利他 即菩薩自利
    正教王品 第四
王若行非法 或作非道理 事王人亦讚 故好惡難知 亦有世間人 非愛善難教 何況大國王 能受善人語
我今愍念汝 及悲諸世間 故我善教汝 實益若非愛 真滑有義利 依時由慈悲 佛令教弟子 故我為汝說
若聽聞實語 應住於無瞋 可取必須受 如浴受淨水 我今說善言 現來有利益 汝知應受行 為自及於世
由昔施貧苦 故今感富財 因貪不知恩 廢施無更得 世間唯路糧 不雇無人負 由施供下品 未來荷百倍
願汝發大心 恒興建大事 若行大心事 是人得大果 小意陜劣王 心願未曾觸 好名吉祥事 三寶依應作
望王后等毛 若事非汝法 死亦起惡名 王不作最勝 廣大事能起 大人希有用 能障下人願 以命成此事
無自在棄物 隻身入未來 若於法安財 前至逆相待 先帝諸產業 棄本屬新王 能為前王生 法樂好名不
用財受現喜 若施感來樂 非此二唐失 唯生苦無歡 將終欲行施 臣礙失自在 祚絕故捨愛 隨新王樂欲
若捨一切物 汝今安弘法 亦常在死緣 譬如風中燈 先諸王所起 平等功德處 謂天神廟堂 願如本修理
離殺常行善 持戒愛容舊 巧增財無諍 勤力恒修善 清淨無積聚 不捨於他事 安立為導首 受彼功德藏
盲病根不具 可悲匃無依 於廟不得遮 平等與彼食 道德無求人 或住餘王界 供事亦相似 應作無此彼
於一切法事 應立勤力人 無貪聰智善 不侵法畏罪 了正論行善 親愛四觀淨 美語不怯弱 上姓能持戒
識恩知他苦 如理巧決斷 八人互相羞 為國立八座 柔和有大度 膽勇甚愛王 堅實能用財 無放逸恒善
熟思所作事 能別十二輪 常行四方便 應立為大臣 持法戒清淨 了事有幹用 能生長護財 解義巧書算
於他心事等 畏罪親愛王 富財多眷屬 宜立為職掌 月月應問彼 一切財出入 問己法事等 喜心善教誨
為法處王位 不求名欲塵 王位勝有利 異此則不如 大王即世間 多互相食噉 立法王位義 汝諦聽我說
長老於王處 上族解是非 畏惡多相順 願彼看王事 罰繫鞭杖等 若彼依理行 王恒潤大悲 於彼更施恩
為利一切人 應恒起慈心 若彼最重惡 亦應生大悲 重惡極害心 必於彼行悲 彼即是悲器 正行人悲境
貧人若被駐 五日須放散 餘人亦如理 隨一莫拘留 若於一人所 起長繫駐心 隨人生不護 因此惡恒流
乃至彼未散 雖繫亦安樂 莊飾浣飲食 藥扇等相應 王欲他成器 依悲立善教 善惡人皆同 不由瞋及欲
熟思實知已 人增起反逆 不殺不逼彼 願王擯他土 看自家如怨 由參人淨眼 恒念無放逸 願作如法事
賞重加供養 有恩人令得 如思德勝負 報償亦如是 將接為饒花 賞施為大果 王樹忍辱影 民鳥遍依事
王持戒能施 有威得物心 譬如沙糖丸 香剌味相雜 若王依道理 愚法則不行 無難無非法 恒有法歡樂
不從昔世引 不可將入來 王位從法得 為位莫壞法 王位如肆家 若傳如所價 為不更求得 此用汝應行
王位如肆家 王傳如所價 為欲更求得 此用應修行 轉輪王得地 或具四天下 但身心二樂 餘富貴皆虛
但對治眾苦 謂身喜樂受 心樂是想類 皆分別所作 對治苦為體 及分別為類 世間一切樂 虛故無真實
洲處土居止 坐處及衣等 飲食臥具乘 妻象馬用一 若心隨一緣 即由彼生樂 餘境非緣故 是時虛無用
五根緣五塵 若心不分別 雖復得成塵 不由此生樂 此塵根所緣 餘則非能所 故所餘根塵 真實無有義
此塵根所緣 心取過去相 分別起淨想 於彼生樂受 一塵心所緣 心塵不同世 既離心非塵 離塵亦非心
以父母為因 汝說有子生 如此緣眼色 說有識等生 去來世根塵 不成由無義 不出二世故 現塵根無義
如眼見火輪 由根到亂故 於現在塵中 根緣塵亦爾 五根及境界 是四大塵類 一一大虛故 塵根非不有
若大各離成 離薪火應然 若離無別體 塵亦同此判 四大二義虛 故不成和同 既實無和同 故色塵不成
識受想及行 一一體不成 不合乘緣生 非有故無合 如分別喜樂 緣苦對治成 如此所計苦 因樂壞故成
於樂和合愛 緣無相則滅 於苦遠離貪 由此觀不生 若依世言說 心為能見者 不然離所見 能見不成故
觀行睹世間 如幻實不有 無取無分別 般涅槃如火 菩薩見如此 於菩提不退 由大悲引故 後相續至佛
諸菩薩修道 佛說於大乘 無智憎嫉人 自害撥不受 不識功德失 於德起失想 或憎嫉勝利 故人謗大乘
若知罪損他 功德能利益 故說誹謗人 不識憎嫉善 由不觀自利 一味利益他 大乘眾德器 故謗人灰粉
信人由僻執 不信由嫉憎 信人謗尚燒 何況瞋妒者 合毒為治毒 如醫方所說 苦滅惡亦爾 此言何相違
諸法心先行 以心為上首 以苦滅他惡 善心人何過 苦來若能利 應取何況樂 或於自及他 此是本首法
由能棄小樂 後若見大樂 智人捨小樂 觀於後大樂 若不忍此言 醫師施苦樂 犯罪不可恕 故汝義不然
或見事不宜 智者由義行 或制或開許 此義處處有 諸菩薩威儀 悲為先智成 大乘說如此 何因可誹謗
無知故沈沒 上乘廣深義 故誹謗大乘 成自他怨家 施戒忍精進 定智悲為體 佛說大乘爾 有何邪說漏
由施戒利他 忍進為自利 定慧脫自他 略攝大乘義 略說佛正教 謂解脫自他 此六度為藏 何人能撥此
福慧為種類 佛說菩提道 立此名大乘 癡盲不能忍 如空難思量 福慧行成故 諸佛德難思 於大乘願忍
大德舍利弗 佛戒非其境 故佛德難思 云何不可忍 於大乘無生 小乘說空滅 無生滅一體 自義莫違反
真空及佛德 若如法簡擇 大小兩乘教 於智人何諍 佛不了義說 非下人易解 一三乘說中 護自體莫傷
若捨無非福 若憎惡無善 若欲愛自身 大乘不應謗 菩薩願及行 迴向等彼無 若依小乘修 云何成菩薩
菩薩道四依 於小乘不說 何法佛所修 而說能勝彼 約依諦助道 佛與彼若同 修因既不異 云何果殊越
菩提行總別 小乘中不說 於大乘具辯 故智應信受 如毘伽羅論 先教學字母 佛立教如此 約受化根性
有處或說法 令彼離眾惡 或為成福德 或具依前二 或為遣此二 甚深怖劣人 或深悲為上 為他成菩提
是故聰明人 應捨憎大乘 當起勝信受 為得無等覺 由信受大乘 及行大乘教 故成無上道 中間種種樂
施戒及忍辱 多為在家說 此法悲為上 願汝修成性 由世不平等 王位若乖法 為好名及法 事及出家勝
    出家正行品 第五
初學出家人 敬心修禁戒 於木叉毘尼 多學破立義 次起正勤心 捨離麤類惑 數有五十七 諦聽我當說
怪謂心相違 恨是結他失 覆惡罪名祕 及著惡顯善 張他名欺誑 諂謂曲心續 嫉於他德憂 吝心怖畏捨
無羞及無慚 於自他為恥 不下不敬他 動亂瞋方便 醉謂不計他 放逸不修善 慢類有七種 我今當略說
若人起分別 從下下等等 從下及等勝 說此惑為慢 下人計自身 不如於等人 說此名下慢 由自下等類
下人高自身 與勝人平等 此惑名高慢 由自高等勝 下人計自己 勝於勝類人 說此名過慢 如癰上起泡
於五種取陰 自性空無人 由癡故計我 說此名我慢 實未得聖道 計自身已得 由修偏道故 說名增上慢
若人由作惡 而計自身勝 兼復撥他德 說此名邪慢 我今無復用 或能下自體 此亦名下慢 但緣自體起
為求利養讚 故守攝六根 能隱貪欲意 此惑名貢高 為得利供養 於他起愛語 此惑緣世法 說此名謝言
為欲得彼物 若讚美此財 說名為現相 能示自心故 為欲得所求 現前非撥他 說名為訶責 能伏彼令順
由施欲求利 或讚彼先德 說名利求利 此五邪命攝 若人緣他失 心數種種誦 說名為愔隘 此或習恨心
驚怖不能安 由無知及病 於下麤自具 毀呰及懈著 欲瞋癡污想 說名種種相 不如現觀察 說名非思惟
於正事懈怠 說名不恭敬 於師無尊心 說名不尊重 上心欲所起 於外名堅著 上心堅欲生 最重名遍著
自財生長欲 無足心名貪 愛著於他物 是名不等欲 於非境女人 求得非法欲 自無德顯德 說名為惡欲
離知足恒求 說此名大欲 願他知我德 說名為識欲 不能安苦受 說名為不忍 於師尊正事 邪行名不貴
如法善言教 輕慢名難語 於親人愛著 思惟名親覺 由欲於方處 思得名土覺 不慮死怖畏 說名不死覺
由真實功德 願他尊重我 此思緣他識 說名順覺覺 由愛及憎心 思自益損他 緣自及餘人 說名害他覺
憂憶染污心 無依名不安 身沈說名極 遲緩名懈怠 由隨上心惑 曲發身名頻 身亂不節食 說名為食醉
身心極疲羸 說名為下劣 貪愛於五塵 說名為欲欲 於他損害意 從九因緣生 三時疑災橫 說名為瞋恚
由身心重故 事無能名弱 心晦說名睡 身心掉名動 由惡事生悔 憂後燋然名 於三寶四諦 猶豫說名疑
若出家菩薩 須離此麤類 若能免此惡 對治德易生 此中諸功德 菩薩應修治 謂施戒及忍 勤定慧悲等
捨自物名施 起利他名戒 解脫瞋名忍 攝善名精進 心寂靜名定 通真義名智 於一切眾生 一味利名悲
施生富戒樂 忍愛勤焰熾 定靜智解脫 悲生一切利 此七法若成 俱得至究竟 難思智境界 今到世尊位
如於小乘中 說諸聲聞地 於大乘亦爾 說菩薩十地 初地名歡喜 於中喜希有 由三結滅盡 及生在佛家
因此地果報 現前修施度 於百佛世界 不動得自在 於剡浮等洲 為大轉輪王 於世間恒轉 寶輪及法輪
第二名無垢 身口意等業 十種皆清淨 自性得自在 因此地果報 現前修戒度 於千佛世界 不動得自在
仙人天帝釋 能除天愛欲 天魔及外道 皆所不能動 第三名明焰 寂慧光明生 由定及神通 欲瞋惑滅故
因此地果報 現前修忍辱 於萬佛世界 不動得自在 作夜摩天帝 滅身見習氣 一切邪師執 能破能正教
第四名燒然 智火光焰生 因此地果報 精進度現前 多修習道品 為滅惑生道 兜率陀天主 除外道見戒
由得生自在 於十方佛土 往還無障礙 餘義如前地 第五名難勝 魔二乘不及 聖諦微細義 證見所生故
因此地果報 定度得現前 為化樂天主 迴二乘向大 第六名現前 正向佛法故 由數習定慧 證得滅圓滿
因此地果報 般若度現前 他化自在天 能教真俗諦 第七名遠行 遠行數相續 於中念念得 無生及無滅
因此地果報 方便智現前 得為大梵王 能通第一義 證方便勝智 六度生無間 於三乘世俗 為最第一師
童子地不動 由不出真觀 無分別難思 非身口意境 因此地果報 願度常現前 勝遍光梵主 淨土等自在
二乘等不及 於真俗一義 俱修動靜故 行二利無間 第九名善慧 法王太子位 此中智最勝 由通達四辯
因此地果報 力度常現前 為遍淨梵王 四答難無等 第十名法雲 能雨正法雨 佛光水灌身 受佛灌頂位
因此地果報 智度常現前 為淨居梵王 大自在天王 智慧境難思 諸佛祕密藏 得具足自在 後生補處位
如此菩薩地 十種我已說 佛地與彼異 具勝德難量 此地但略說 十力等相應 隨此一一力 難量如虛空
如此等可言 諸佛無量德 如十方虛空 及地水火風 諸佛無量德 於餘人難信 若不見此因 難量如此果
為此因及果 現前佛支提 日夜各三遍 願誦二十偈 諸佛法及僧 一切諸菩薩 我頂禮歸依 餘可尊亦敬
我離一切惡 攝持一切善 眾生諸善行 隨喜及順行 頭面禮諸佛 合掌勸請住 願為轉法輪 窮生死後際
從此行我德 已作及未作 因此願眾生 皆發菩提心 度一切障難 圓滿無垢根 具淨命相應 願彼自在事
一切具無邊 與寶手相應 窮後際無盡 願眾生如此 願一切女人 皆成勝丈夫 恒於一切時 明足得圓滿
勝形貌威德 好色他愛見 無病力辦具 長壽願彼然 解脫諸苦畏 一向歸三寶 於方便善巧 佛法為大財
慈悲喜淨捨 恒居四梵住 施戒忍精進 定智所莊嚴 圓滿福慧行 相好光明照 願彼難思量 行十地無礙
與此德相應 餘德所莊嚴 解脫一切過 願我愛眾生 圓滿一切善 及眾生所樂 能除他眾苦 願我恒如此
若他有怖畏 一切時及處 由唯憶我名 得脫一切苦 敬信我及瞋 若見及憶持 乃至聞我名 願彼定菩提
願我得五通 恒隨一切生 願我恒能生 眾生善及樂 若他欲作惡 於一切世界 願遍斷彼惡 如理令修善
如地水火風 野藥及林樹 如他欲受用 願我自忍受 願我他所愛 如念自壽命 願我念眾生 萬倍勝自愛
願彼所作惡 於我果報熟 是我所行善 於彼果報熟 一人未解脫 於有隨生道 願我為彼住 不先取菩提
能如此修行 福德若有體 於恒沙世界 其功不可量 佛世尊自說 如此因難量 眾生界無量 利益願亦爾
此法我略說 能生自他利 願汝愛此法 如愛念自身 若人愛此法 是實愛自身 是所愛應憎 此憎由法成
故事法如身 事行如事法 如行事慧然 如慧事智者 淨順有智慧 伏他說正理 由自惡疑他 此人損自事
是諸善知識 汝應知略相 知足慈悲戒 智慧能滅惡 善友應教汝 汝知敬順行 由內外勝德 汝必至勝處
實誓說愛言 樂性不可動 正事增諂曲 願汝自易教 已捨無有悔 有焰熾心寂 無懈緩掉動 不貢高和同
願清涼如月 有熾盛如日 甚深如大海 堅住如山王 一切果所離 眾德所莊嚴 眾生所受用 願汝一切智
我不但為王 說如此善法 如理為餘人 由欲利一切 大王此正論 汝日日諦聽 為令自及他 得無上菩提
勝戒敬尊長 忍辱無嫉妒 不吝財知足 救濟墮難事 能行善惡人 攝持及制伏 弘護佛正法 求菩提應行(終)
◎◎◎◎◎◎◎◎◎◎◎◎◎◎◎◎◎◎◎◎◎◎◎◎◎◎◎◎◎◎◎◎◎◎◎◎◎◎◎◎◎◎◎◎◎◎◎◎◎◎
中觀寶鬘論頌    龍樹菩薩 造  仁光法師 從藏譯漢

頂禮至尊諸上師
    明增上生決定善品  第一
解脫一切障,眾德莊嚴者;有情唯一友,敬禮一切智。為王修法故,說唯一善法。誰是正法器,則能成辦法。
先增上生法,後生決定善;由得增上生,次生決定善。增上生即樂,定善謂解脫,成辦此二因,略說即信慧。
具信故依法,具慧故正知,二中慧為主,信是彼前導。諸不由欲瞋,怖痴而越法,說彼是具信,決定善勝器。
誰能善觀察,身口意諸業,恆饒益自他,說彼為智者。不殺不盜取,不邪淫妄言,離間粗惡語,綺語正防止。
遠離貪欲心,慎恚及邪見,此十白業道,翻此為黑業。不飲酒淨命,無害意敬施,供應供修慈。略說法如是。
若唯苦逼身,決不生善法,未除損惱他,益他亦非有。施戒忍光明,正法大坦途,若棄習苦行,如牛行險道。
趣生死曠野,劇苦眾生樹,煩惱蛇纏身,長遠於中行。殺生壽短促,害他損惱多,愉盜乏資財,邪淫多怨敵。
妄言招誹謗,兩舌親乖離,粗語聞惡聲,綺語言失信。貪欲摧所求,瞋恙多恐怖,邪見生惡執,飲酒心狂亂。
不施感貧窮,邪命逢欺誑,驕生卑種族,嫉故少威德。由忿形貌丑,不問智者愚。此果在人道,先當往惡趣。
諸不善異熟,如前所宣說;一切善業報,翻彼而生起。貪瞋痴及彼,所生業不善;無貪瞋痴等,所生業是善。
不善感諸苦,惡趣亦如是;由善感樂趣,諸生中安樂。當從身語意,遮諸不善法,應常修善行,故說此三法。
由此法解脫,地獄鬼傍生,且能得人天,王位圓滿樂,定無量無色,感梵天等樂。略說增上生,因果法如是。
諸決定善法,細深智者見,離聞諸異生,生怖是佛說。我無當非有,我所現未無,凡夫聞此畏,智者怖永盡。
一切諸眾生,皆是從我執,我所執而有,佛唯利彼說。說有我我所,勝義中顛倒,由於如實智,不見此二故。
我執生諸蘊,我執義中妄,若種子本妄,所生云何真。由見蘊不實,我執則斷除,我執既斷已,後不起苦蘊。
譬如依淨鏡,雖現自貌影,此影真實性,少分亦非有。如是依諸蘊,雖能起我執,亦如自貌影,全無真實性。
如不依淨鏡,不現自貌影,若不依諸蘊,我執亦如是。聖者阿難陀,證得如是義,得淨法眼已,為諸比丘說。
何時有蘊執,爾時有我執,由我執有業,由業而有生。三道生死輪,無初中後轉,猶如旋火輪,彼此互為因。
彼自他及俱,三世不見故,即能盡我執,業及生亦爾。如是見因果,生盡真實性,即不思世間,實有及斷無。
愚人若聞此,能盡諸苦法,於無畏處瞋,不知故生怖。涅槃中無彼,汝若不怖畏,此處說無彼,汝何故生怖。
解脫無我蘊,設許如是者,此處除我蘊,汝云何不喜。涅槃尚非無,何當是有法。有無執俱盡,當知名涅槃。
略則無見者,謂撥無業果,非福惡趣因,經說名邪見。略則正見者,謂信有業果,福是樂趣因,經說名正見。
由知有無寂,超越福非福,彼離善惡趣,佛說名解脫。由見生苦因,遠離於無見,由見滅苦因,亦不許有見。
前生及俱生,非因實因無,假立與真實,生皆不許故。此有故彼有,如由長有短,此生故彼生,如由燈有光。
有長故有短,非從自性有,如無有燈故,光亦不能生。見從因生果,此世間如是,許從戲論生,不成無見者。
滅非戲論生,即成真如性,不許非有見,離二得解脫。遠處所見色,近見更明瞭,陽燄設是水,云何近不見。
猶如諸遠者,見世間實有,近者則不見,無相如陽燄。陽燄現似水,其實並非水,如是蘊似我,非我非實有。
計陽燄為水,是故往彼處,執水後變無,此是愚痴者。如是如陽燄,謂世間有無,此執即痴闇,有痴不解脫。
無見墮惡趣,有見生善道,如實知正義,不依二解脫。如實正知故,不許有成無,無見者若成,何非有見者。
若言由破有,義即屬於無,如是由破無,何故不屬有。諸不許全無,不行心亦無,依菩提道故,何說彼墮無。
說我蘊實有,世間數論師,勝論裸形前,試問離有無。故應知佛法,不死真甘露,離有無甚深,是不共正法。
滅生無去來,剎那亦不住,超越三世體,世間豈實有。由世間涅槃,無實去來住,故彼二真理,何當有差別。
由無有住故,生滅非實有,則生住滅三,云何有自性。法若常變異,豈是非剎那,設是無變異,云何轉成餘。
一分或一切,盡故成剎那,未見不同故,此二俱非理。剎那無不變,云何有故物,恆故非剎那,故物云何成。
剎那有後際,亦應觀初中,三剎那體故,世剎那非住。初中後三際,如剎那應思,初中後三者,非由自他成。
異分故非一,無分全非有,一無多亦無,有無無也無。由壞或對治,有亦可變無,有本非有故,壞對治何成。
因此由涅槃,滅世間不成。世間有邊耶?問時佛默然,如是甚深法,非器前不說。故智者了知,佛是一切智。
如是定善法,甚深無執著,諸圓滿佛陀,一切智所說。怖畏無住法,眾生深喜住,未越有無邊,諸無智受損。
怖畏非怖處,自損亦損他。王莫為彼損,應當如是行。為王不受損,故依出世軌,不落二正教,如實而宣說。
超越福非福,甚深解釋義,自他怖無住,因此未領納。士夫非地水,非火風及空,非識非一切,何者是士夫。
士夫六界合,故非是實有,如是一一界,合故亦非實。蘊非我及無,亦非互相依,蘊非薪火雜,是故我何有。
三大種非地,非互依非離,餘各亦如是,故大如我妄。地水火及風,一一無自性,三無一亦無,一無三亦無。
若三無一無,一無三亦無,各各非自有,合豈自性生。若各各自有,無薪何無火,動礙及攝持,水風地亦然。
餘無火亦無,三大何自有,三大與緣生,亦不應相違。一一有自性,如何相待有,一一無自性,彼豈相待有。
若一一無性,一有餘亦有,不雜非共住,雜則非各有。諸大非各有,豈各有自相,無各無遍多,自相唯世俗。
色香及味觸,亦是同此理。眼識與色等,無明業及生,能作所作作,數相應因果,時和長短等,名有名如是。
地水火及風,長短粗細性,善等智前滅,是能仁所說。識不可指出,無邊遍主前,地水火及風,住處不可得。
此中長與短,粗細善不善,名及色等法,一切皆寂滅。由不知彼故,識未見本有,知彼故識前,後見是寂滅。
此一切行法,是識火之薪,由具分別光,燃燒即寂滅。無知故先計,後了知真如,有既不可得,無云何可得。
色體唯名故,虛空亦唯名,無大何有色,故唯名亦無。亦應當思惟,受想行及識,如大種及我,故六界無我。
    雜說品  第二
如剝芭蕉樹,支分盡無實,士夫析六界,無實亦同彼。一切法無我,是諸佛所說,故為王抉擇,六界等無我。
如是我無我,實有不可得,是故佛盡遮,我無我二見。佛說見聞等,非實亦非虛,違品亦非有,故彼二非實。
如是勝義中,世間離實妄,因此佛不許,有無是實有。如是一切法,全非自性有,佛不記有邊,無邊及二俱。
無量佛過去,未來及現住,度生俱胝數,密意住三世。盡故住三世,非是增長因,佛如何不記,彼前際有邊。
於異生秘密,即彼甚深法,世間如幻化,是佛教甘露。猶如幻化像,雖現似生滅,然在事實上,無生亦無滅。
此為幻世間,雖現似生滅,然於勝義中,生滅皆非有。譬如幻化像,無來亦無去,唯心愚痴爾,實則無所住。
世間如幻化,無來亦無去,唯心愚痴爾,實則無所住。超越三世體,唯名言安立,諸法有或無,世間非實有。
佛即由此因,於有邊無邊,二俱四句中,不授記非餘。此身不淨相,粗及現量境,恆常顯現者,心中尚不住。
況正法無住,極細難通達,甚深非現量,心豈能易入。此法甚深故,眾生難悟解,故佛成道時,默然不說法。
若倒知此法,能損諸無智,由如是無見,沉沒不淨坑。若邪執此義,愚起智者慢,誹謗具粗獷,倒首墮無間。
若不善飲食,致招諸衰損,善食獲長壽,無病力安樂。如是倒執者,亦當獲衰損,善知得安樂,及無上菩提。
是故應棄捨,毀謗和無見,為成諸義利,殷重求正知。若不知此法,即隨我執轉,而集善惡業,致感苦樂趣。
何時若未知,遣除我執法;爾時應殷重,修施戒忍法。業前思善法,中後亦具法,如此行國王,現後世無損。
由法獲稱樂,現及死無怖,後世樂增長,故應常依法。法是正規律,由法世間喜;世間喜樂故,現後無欺誑。
若非法定律,世間即憎惡;由世憎惡故,現後不安樂。無義惡趣道,欺他生劇苦,此等錯亂慧,豈是義利明。
若唯欺誑他,如何具正義?由此百千生,唯成自欺爾。欲令怨懊惱,捨過依功德,由王得自利,怨敵亦不喜。
布施及愛語,利行與同事,以此攝世間,亦攝持正法。若王說實語,令生堅固信。如是說妄語,極能令不信。
無欺是實語,違心非真實,利他是實語,不利則為妄。王有諸過失,施明能映蔽,如是由慳吝,能壞彼眾德。
寂靜甚深故,能生殊勝敬,由敬具威信,故應修寂靜。具慧心難奪,堅不隨他轉,亦不被欺誑,故王應修慧。
諦施寂靜慧,王具此四法,如四種妙法,為人天讚嘆。直言意清淨,慧悲無垢染,與此人作伴,慧法常增長。
說益語者難,聽者亦復難,逆耳知有益,速行者更難。因此雖逆耳,有益宜速行,醫病慈愛我,苦藥亦應服。
命無病王位,恆念是無常,須應具精進,專一修正法。若見定當死,死後罪招苦,暫時雖安樂,亦不應作罪。
有時見無怖,有時見有怖,若於一心安,汝何不畏餘。由酒世間譏,誤事亦耗財,癡迷行非事,故應常斷酒。
賭博生貪憂,瞋諂誑掉舉,妄綺惡語因,故應常斷除。貪愛女人者,多計女身淨,實則思女身,全無一毫淨。
口是唾齒垢,諸不淨器具,鼻流濃涕痍,眼出淚眵處。腹中糞尿聚,及是肺肝器,愚未見不淨,貪著女人身。
有類由不知,貪不淨美瓶,世人痴無智,愛女人如是。身境極臭穢,本是離貪因,世人若愛彼,以何引離欲。
猶如豬極貪,屎尿嘔吐器,一類愛糞尿,嘔吐處亦爾。身城是不淨,出生之穴孔,愚人於彼處,計為生樂因。
汝見屎尿等,一一為不淨,於彼合集身,如何生悅意。由精血混合,不淨種子生,知是不淨身,於此何生貪。
由彼不淨聚,濕皮所纏裹,若與彼同臥,如同不淨眠。身色好及丑,年老或青春,女身皆不淨,汝從何生貪。
糞團雖色美,極新及形好,於彼不應貪,女色亦如是。內腐外皮裏,此腐臭尸體,所現極丑惡,如何未曾見。
皮非如糞穢,是如衣云者,猶如糞堆皮,如何能令淨。糞穢所滿瓶,外飾亦應厭,身是不淨體,糞滿何不厭。
若汝厭糞穢,香鬘及飲食,本淨希成穢,此身何不厭。如於自或他,糞穢起厭惡,自他不淨身,云何不厭惡?
如女身不淨,汝自身亦然。故於內外體,非應離貪耶?九孔流不淨,自雖常烷濯。不知身不淨,對汝說何益。
諸於不淨身,裝飾作讚頌,奇哉謬且愚,奇哉士所恥。無知闇所蔽,眾生多如此,為欲事興諍,如眾犬爭糞。
搔癢生樂受,無癢更安樂,如是世欲樂,無欲更安樂。汝若如是觀,雖未成離欲,然由欲漸薄,於女不起貪。
短壽怖及苦,地獄之主因,由暴惡畋獵,故應常斷殺。如不淨涂身,惡蛇流毒涎,依誰令有情,生怖者暴惡。
大雨雲起時,諸農民生喜,如是依誰人,有情喜者善。故應捨非法,不懈依正法。
欲自及世間,得無上菩提,菩提心為本,堅固如山王。大悲遍十方,不依二邊智。
大王若欲用,大士卅二相,莊嚴汝身者,諸事應諦聽。善事塔供處,聖者及尊宿,吉祥手足輪,莊嚴成轉輪。
王於所受法,常堅固受持,由此當得成,安足之菩薩。由布施愛語,利行及同事,感吉祥手指,密網連接紋。
由施妙飲食,及極豐盛故,感手足柔軟,身高手及足,雙肩與後頸,滿故七處高。
不害救死犯,感身嚴修直,長壽手纖長,足跟寬廣等。闡揚正受法,感吉祥妙色,足踝骨不現,毫毛向上嚴。
於明及工業,敬受並授人,感阿勒耶惴,及聰利大慧。若他求己財,不捨誓速施,感臂圓體健,為世間導師。
親友若乖違,正直作和解,感吉祥陰藏,向內而隱沒。施舍宅臥具,舒適且美妙,感純淨無垢,極光滑金色。
施無上權位,如理順師長,感一孔一毛,白毫莊嚴面。說和雅愛語,隨順他善說,汝感臂膊圓,上身如獅子。
承事諸病人,痊感臂頭圓,自己安穩住,得最上妙味。引導順法事,汝頂髻善住,如諾瞿陀樹,縱廣量相等。
由長時宣說,諦實和軟語,王當得舌相,廣長具梵音。由恆常相續,說諸諦實語,兩頰如獅子,吉祥他難勝。
由恭敬承事,隨順正理行,感齒極潔白,整齊平正相。由長時串習,實語無離間,感齒具四十,整齊且細密。
由無貪瞋痴,慈心視有情,得眼青且光,睫順如牛王。如是略說因,及三十二相,應知彼即是,大士獅子相。
隨形好八十,由慈等流生,餘恐文辭繁,故未為王說。一切轉輪王,雖有此諸相,淨嚴及明顯,不逮佛一分。
轉輪王所有,相及隨形好,說由於能王,一分淨心生。經百俱胝劫,專積諸善根,亦不能出生,佛一毛孔相。
日光與熒等,唯少許相同,佛相與輪王,相同亦如是。
    攝菩提資糧品  第三
從不思議福,出生佛妙相,大乘教中說,王應如是聽。諸獨覺所生,學無學所生,世間所生福,如世間無量。
以此福十倍,感一毛孔相,佛一一毛孔,與彼福相等。生一切毛孔,所有諸福德,以彼之百倍,感一隨形好。
所有福國王,成一隨形好,如是至八十,所生福亦爾。感八十隨好,所有福德聚,此等之百倍,成一大士相。
三十二相因,是大福德聚,以此等干倍,感毫如滿月。白毫相福聚,億倍共合集。能感無見頂,救怙之頂相。
如無見頂福,百億俱胝倍。當知能感得,具十力法螺。彼福雖無量,如說與十方,世界等無餘,略說為有量。
由於色身因,如世界無量,所以法身因,云何成有量。一切因雖小,能感廣大果,佛具無量因,果有量難思。
一切佛色身,從福資糧生,大王佛法身,由智資糧生。因此二資糧,即是成佛因,如是應常依,此福德智慧。
由說正理教,令得安慰因,於成菩提福,不應生懈怠。如十方空地,水火風無邊,如是許具苦,有情亦無邊。
彼無邊有情,菩薩由大悲,從諸苦拔濟,令安住佛位。彼心堅住者,未眠或眠時,從正誓受起,雖有時放逸。
有情無邊故,常積無邊福,由彼無邊因,證佛果不難。諸住無量時,為無量有情,求無量菩提,作無量善法。
菩提雖無量,由四無量聚,無須經長時,如何不能得。由無邊福德,及無邊智慧,身心所有苦,迅速得消除。
罪感惡趣身,生饑渴等苦,彼止惡修福,他生則無苦。由痴生心苦,貪瞋怖欲等,彼因無依慧,速離諸心苦。
所有身心苦,不能損惱故,直至世間盡,度生如何厭。有苦時雖短,難忍何況長,無苦而安樂,時無邊何妨。
彼既無身苦,心苦云何有,悲愍世間苦,由此長住世。成佛時雖長,具慧不怯弱,為盡過德圓,此應常勵力。
貪瞋痴等過,如已應全斷,無貪瞋痴德,知已殷重依。由貪墮餓鬼,慎恚感地獄,痴多趣傍生,翻此生人天。
捨過取功德,是增上生法,由智盡諸執,是決定善法。佛像及佛塔,殿堂應廣造,廣設諸臥具,殊勝應具備。
眾寶之所造,佛像極莊嚴,又應善繪畫,坐寶蓮花上。正法比丘僧,應殷重護持。
金及寶瓔珞,供佛塔等上,金銀花金剛,珊瑚及珍珠,帝青吠琉璃,藍寶等供塔。
供養說法師,利養承事等,作諸喜悅事,六法敬依止。事師及敬聽,服事和問訊,及諸菩薩前,常恭敬供養。
汝莫於外道,恭敬供養禮,無知由彼緣,於有過生愛。能仁經及論,書寫施經紙,諸筆及墨等,亦應先惠施。
於國起學校,聘諸教授事,給田固基業,願增長智因。為除老幼病,有情之苦惱,醫生剃髮師,給田令安居。
造旅舍花園,橋池聚會廳,渠衣食草薪,令諸巧慧作。於村城伽藍,修建雅亭館。諸缺水道中,應為置水渠。
病無依苦逼,下姓或貧窮,常悲愍攝受,撫育敬彼等。應時新飲良,啖食榖果等,乞求諸物人,未給不先用。
靴傘濾水囊,及拔刺器具,針線與扇等,安置涼亭中。三果和三辛,酥蜂蜜眼藥,消毒置涼亭,書咒及藥方。
涂身足首油,嬰兒床及粥,妙瓶刀斧等,請置涼亭中。芝麻米及谷,飲良糖油汁,淨水灌滿缸,陰涼處布施。
螞蟻窩穴門,置食物水糖,及諸谷米堆,常令堪信施。食前與食後,亦常施餓鬼,犬螞蟻鳥等,隨宜施飲食。
侵害饑饉年,損害和瘟疫,被敵戰敗域,隨世廣攝受。農夫受苦惱,應給種飲食。殷重蠲賦稅。田糧亦減少。
救濟債累者。免稅及減稅。住諸門苦惱,而應善解除。自境或他境,群賊須平息。貨潤須平衡,價值令合理。
群臣所稟白,自當全了知,有益世人者,一切應常作。如有利己者,汝常殷重為,如是利他事,汝應殷重作。
如地水火風,藥草林木等,於一須臾間,可令他享受。若行七步頃,起心捨諸物,菩薩所生福,如虛空無量。
童女身端嚴,賜與諸求者,由此得正法,總持陀羅尼。釋迦佛往昔,施八萬童女,具一切莊嚴,及諸資生具。
種種色光華,衣服莊嚴具,香鬘受用物,愍施諸乞者。諸缺乏法義,生極苦惱者,若立即惠與,無施能勝此。
若於何有益,毒亦可布施,於他若有損,妙食不應施。如人被蛇蛟,說斷指有益,佛說若利他,不樂亦應為。
於正法法師,汝應勝承事。恭敬聽聞法。亦恆行法施。莫愛世間語。應樂出世言。如自生功德,亦應令他生。
聞法無厭足。攝義應分析。於師修供養,常恭敬陳白。莫讀順世論。遠離諍執慢。自德不讚嘆。仇德應宣揚。
莫攻他要害。及不以惡心,舉發他過非。恆應觀己過。他由何種過,常為智者責,自應斷彼盡,加應遮止他。
他害莫瞋恚,應念宿業感,為後不受苦,自應離諸過。不希望報酬,於他作饒益。有苦唯自受,樂與求者共。
雖具天圓滿,亦不應驕傲,窮困如餓鬼,亦不應怯弱。由說真實語,自死失王位,亦應常說彼,不說其他語。
如所說而行,誓願應堅持,由此具吉祥,地上成勝量。汝恆於一切,應善觀察行,由見真實義,故不隨他轉。
法生王位樂。遍諸十方界,大名蓋當生。群臣盡敬服。死緣極眾多,活緣唯少許,此等亦死緣,故當常修法。
如此恆修法,自與諸世間,心得喜悅者,即以此為佳。由法睡時樂,醒時亦安穩。由內無過咎,夢中亦見樂。
虔誠孝父母,敬事族姓尊,善受用忍施,軟語無離間。實願盡壽行,感得天王已,後仍為天王,故應修彼法。
每目三時施,三百罐飲良,不及須臾頃,修慈福一分。人天等慈愛,彼等亦守護,意喜身多樂,無毒刀損害。
無勞事得成,當生梵世間,設未能解脫,得慈法八德。若令諸有情,發堅菩提心,常得如山王,堅固菩提心。
由信離無暇。由戒生善趣。由修習空性,即得不放逸。無諂具正念。思惟增聰睿。恭敬證法義。護法具智慧。
由不障聞法,及行法施者,當與佛值遇,所求亦速得。無貪成法事。無慳增受用。無慢感尊主。忍法獲總持。
由施五精華,乃施無怖畏,諸魔不能侵,具殊勝大力。佛塔供燈鬘,暗處置火炬,燈中施油類,能獲淨天眼。
供養佛塔時,敬獻妙音樂,鍾及螺鼓等,能得淨天耳。不舉他遇失,不說缺支等,常護惜他心,當感他心智。
施履及車騎,攙扶羸弱人,乘騎奉師長,智者得神變。為法建伽藍,憶念法文義,由淨心施法,故得宿命通。
諸法無自性,如實正了知,得第六神通,諸漏永斷盡。為解脫有情,真如智等具,修悲以潤澤,成最勝勝者。
由種種淨願,成佛淨剎土。以寶獻能王,得放無量光。由此知業果,相應義如是,常利益有情,即是汝自利。
    國王規則品  第四
忍不忍難知,故王行非法,或作非理行,給養者於王,多加讚美故,益無益難覺,若對任何人,逆耳益難說。
況於大地王,我比丘何言,為令汝喜悅,及愍眾生故,逆耳若有益,我一定啟白。
佛說對弟子,實柔具義合,悲愍應時言,故今說此語。堅定若宣說,無瞋諦實語,如滌垢妙水,可聽聞受持。
我為汝宣說,現後有益者,如已應修行,自他有益事。由昔施來求,事成若不施,忘恩起貪著,後難獲義利。
如世間路糧,無資不能負,施乞雖不念,後世獲百倍。願常發大心,歡悅作大事,由作廣大業,定感廣大果。
大王應當作,劣者難思事,法事三寶依,得名稱吉祥。若作何法事,他身毛不豎,死後無善譽,王不作為上。
作諸廣大事,全離驕生喜,諸劣者息慢,至一切財盡。汝棄一切物,無主尋去處,唯有如法行,來至汝面前。
先王諸財富,雖屬新王有,然能得先王,法樂名稱否。有財此世樂,施感他生樂,不用施損失,唯苦何有樂。
臨終諸惡臣,輕汝重新王,諸欲慈愛者,無權不行施。故在有權時,速捨為法事,常住死緣中,猶如風中燈。
諸先王所建,法事天廟等,一切善制度,應如昔保護。彼不害善行,住戒慈新來,實語忍無諍,常處精進行。
盲病劣無依,窮苦缺支節,切勿遮彼等,平等獲飲食。具法無希求,或住他王境,亦盡力攝受,隨宜善處理。
一切法事主,應委精進人,不侵蝕聰智,如法不損傷。明規具法親,淨貼心不瞋,上姓稟性賢,如恩委大臣。
能捨無貪勇,柔和適當用,堅常不放逸,具法委將軍。法軌清淨作,識事了經義,如法平柔和,委老宿為首。
王每月於彼,聽一切收支,聽已即應於,法事作權衡。汝王位為法,不求名五欲,因此有勝果,反之果無義。
人王現世間,多互相損害,如是汝應聽,政法不相違。智耆宿上姓,知理能畏罪,善良見重要,汝應常招納。
罰系打罵等,雖屬應執行,汝以悲心潤,恆常賜攝受。於造極重罪,一切諸有情,王亦應常起,悲愍饒益心。
於造極惡者,尤應起悲心,彼等自受損,大士悲愍處。一日或五日,放諸弱小囚,餘亦隨所應,勿全不釋放。
汝思不放誰,即生非律儀,從彼非律儀,相續積罪惡。何時囚未放,爾時剃髮師,沐浴及飲食,醫藥令安樂。
如欲不肖子,成為可造材,悲心行治罰,非瞋非為財。極瞋行惡人,觀察善知已,不殺不損害,驅擯出境等。
所轄諸境內,派專使視察,恆念不放逸,願作順法事。自於功德處,善施敬承事,廣大隨順行,餘亦如理施。
王樹忍陰涼,恭敬花繁盛,善施果廣大,民眾鳥來栖。若王性好施,有威眾亦喜,如豆蔻胡椒,所包沙糖丸。
若依理觀察,汝王位不失,亦不成非理,離非法成法。王位從正法,非前世帶來,攜至後世故,不應行非法。
王位如貨物,若苦價相傳,則將無成就,願王努力行。王位如貨物,若王價相傳,則應當更換,願王努力行。
雖得四洲地,轉輪王安樂,許身及與心,唯此二樂爾。身所生樂受,僅苦逼變壞,心樂想自性,唯分別而已。
世間一切樂,唯苦逼變壞,及唯分別故,彼樂非真樂。洲境處及家,乘椅衣臥具,飲食及象馬,女人等受用。
同時生樂心,爾時稱彼樂,餘由心不緣,爾時境非境。眼等五種根,緣五種境時,若無分別執,不知何者樂。
何時色等境,為一根緣知,爾時不緣餘,爾時無境故。諸根只能緣,過去境行相,意緣起分別,便執為樂想。
此由某一根,而緣某一境,境無根亦無,根無境亦無。如說依父母,後乃有子生。如是依眼色,後乃說識生。
境唯過及未,不越此二故,彼有根無境,則現亦無境。如由眼錯亂,妄見旋火輪,如是由諸根,緣現境亦爾。
諸根及諸境,許是大種性,大種別無境,此等無實境。若大種各異,無薪應有火,和合當無相,其餘如是知。
大種二相中,無境合無境,和合境無故,色亦無實境。識受想及行,一切亦如是,別體無境故,勝義中境無。
於苦變壞位,起真樂我慢,如是樂變壞,起真苦我慢。由於無自性,斷除樂受愛,以及離苦愛,是故見解脫。
由何心能見,依名言中說,無心所無心,無境不許俱。如彼真實性,知眾生無實,如無因之火,無住得涅槃。
菩薩亦如此,求圓滿菩提,彼唯由大悲,受生至菩提。如來從大乘,示菩薩資糧,於彼愚痴者,極瞋興毀謗。
不知德與失,或想德為失,或於德起瞋,而誹謗大乘。知損他是過,利他為功德,仍誹謗大乘,說於德起瞋。
不顧自利故,一味喜利他:大乘德根源,瞋彼遭焚燒。具信由惡取,另方由瞋恚,具信尚說焚,況餘瞋背者。
醫方中所說,以毒能攻毒,如是以小苦,除大苦何妨。諸法意前導,說意為上首,饒益心利他,雖苦豈無益。
作現苦後利,何況為自他,引廣人利樂,此法是常規。若捨小安樂,能見大安樂,願王見大樂,而捨小安樂。
設若不捨彼,醫師為病愈,而給諸苦藥,病減不應瞋。見為損害者,智者見有益,了知總別者,諸論極稱讚。
大乘經中說,先具大悲行,及無垢淨慧,有心誰謗彼。於廣大甚深,懶惰己未修,由痴謗大乘,實為自他怨。
施戒忍進禪,智慧悲為體,此即是大乘,有何錯誤語。由戒施利他,進忍行自利,定慧解脫因,總攝大乘義。
自他利解脫,總則佛聖教,六度中全有,因此是佛語。佛說菩提道,福智資糧體,此即是大乘,諸痴盲不忍。
德如虛空量,說佛德無量,因此於佛陀,大乘說當忍。聖者舍利弗,猶不知戒蘊,故佛大功德,無量何不忍。
大乘說無生,餘說盡空性,盡無生義同,是故應忍許。空性法身體,若如理觀察,二乘於智者,如何不相等。
如來密意說,非易了知故,說一乘三乘,存置護自身。由置不造惡,瞋毀集非善,故欲愛自者,不應瞋大乘。
彼小乘經中,未說菩薩願,諸行及回向,豈能成菩薩。加持成菩提,故佛未曾說,此義較佛勝,定量更有誰。
加持四聖諦,及順菩提道,共諸聲聞行,佛果由何勝。安住菩提行,彼經未曾說,大乘中說故,智者應受持。
如諸聲明師,先教學字母,如是佛為他,先說堪忍法。或者為遮止,眾罪而說法,或為成福德,或者依二法。
或二俱不依,分別怖深法,為修菩提者,說空悲心要。是故諸智者,應捨憎大乘,為成辦菩提,尤應起淨信。
由信解大乘,及依彼說行,成無上菩提,兼得一切樂。施戒忍辱法,特為在家說,大悲心要法,願依教修習。
由世不馴服,王位若乖法,為法及名稱,汝即應出家。
    菩薩共學品  第五
復次出家者,初應敬學處,於別解律儀,多聞善抉擇。次知微細罪,諸事應斷除:所說五十七,應精進了知。
忿令心擾亂,隨彼行名恨,覆謂覆諸惡,惱於惡堅執。誑謂極虛妄,諂心曲為性,嫉憂苦他德,慳於捨怖畏。
無慚及無愧,於自他不羞,傲謂不恭敬,怒為瞋所損。憍高舉放逸,不能修諸善。慢相有七種,當分辨解說。
此中慢相者,劣己劣等等,劣計勝或等,是故名為慢。於劣計己勝,是名為過慢。
於勝而計勝,名為慢過慢,猶如瘡上疤,有極大過患。五取蘊本空,於彼等愚昧,計我起執著,故名為我慢。
未得果計得,故名增上慢。稱讚造惡業,智者知邪慢。謂我無作為,輕毀自己者,名為卑劣慢,是略說彼等。
矯為利敬故,偽現根防護,媚為利敬故,先說柔軟語。側面求所得,稱讚他財物,方便求利故,當面譏謗他。
卻以利求利,讚嘆先所得。說過即一一,說他人過失。無勤不觀察,由病緣意昧。遍貪自資具,由貪生懈怠。
自與他異想,由三毒遮障。若不起作意,於心不觀察。於隨順法者,懈怠不恭敬。於師非佛想,許是惡異生。
耽著小纏縛,從欲貪而生。遍著謂從欲,生起大纏縛。貪謂於己物,具貪欲之意。耽著他財物,名為非理貪。
貪所斷女色,讚頌非法貪。惡欲無功德,現德相嬌詐。大欲謂極貪,違少欲知足。得欲謂欲他,知己具功德。
不忍於損害,及苦等不忍。無規於奢黎,師長事不敬。教誨心不樂,不敬順法語。親眷尋思者,於親起慈貪。
如是於方處,生愛讚其德。不死尋思者,於死怖不慮。順了別尋思,欲令他了知,自有何德相,為他作師長。
貪愛他尋思,於他起貪愛。由彼損害心,思利己損他。不喜無堅固。卻合渾濁意。懶惰無精進,身遲緩懈怠。
變由煩惱緣,令身語變化。不思食過量,令身不安樂。心最下劣性,是說心怯弱。欲貪於五欲,起貪欲希望。
害心我伴仇,三時非理疑,損害他人心,皆從九因起。身心沉重故,離作業昏沉。睡眠掉舉者,身心不寂靜。
悔於惡作悔,後生諸憂苦。於諦三寶等,懷二心曰疑。菩薩應斷除,勤戒尤應斷。
已離彼等過,功德等易依,略說菩薩德,謂布施持戒,忍辱與精進,靜慮智悲等。
施謂捨自財,尸羅為益他,忍辱遠離瞋,精進總持善。禪一境無惑,慧抉擇諦理,悲於諸有情,悲愍一味慧。
施受用戒樂,忍光澤進威。禪寂慧解脫,悲成一切義。此七等無餘,由波羅蜜多,得不思議境,為世間依怙。
如聲聞乘中,說聲聞八地,如是大乘中,說菩薩十地。
彼等初歡喜,菩薩歡喜故,三結永斷除,生如來種姓。彼所感異熱,施度極殊勝,能動百世界,作閻浮提王。
第二名離垢,身語意十業,清淨無垢故,任運住彼等。此所感異熟,戒度極殊勝,作吉祥七寶,利生轉輪王。
三地名發光,智放寂靜燄,起靜慮神通,永盡貪瞋故。此所感異熱,忍辱行殊勝,作帝釋天王,能遣諸欲貪。
第四名燄慧,發正智燄故,一切菩提分,增上修習故。此所感異熟,作夜摩天王,善能破一切,薩迦耶見等。
第五極難勝,諸魔難勝故,善知聖諦等,微細深義故。此所感異熱,作睹史天王,能破諸外道,煩惱惡見處。
第六名現前,佛法現前故,由修止觀力,得滅及增廣。此所感異熟,作化樂天王,留聞不能奪,能滅諸我慢。
第七名遠行,由數遠行故,剎那剎那中,能趣入滅定。此所感異熟,作自在天王,現證聖諦故,為勝阿闍黎。
第八童真地,不動無分別,不動身語意,行境不思議。此所感異熟,千主大梵王,抉擇諸法義,聲緣不能奪。
九地名善慧,如王太子位,得無礙智解,故此名善慧。此所感異熟,二千主梵王,有情心所問,羅漢等無奪。
第十名法雲,降正法雨故,菩薩得諸佛,光明灌頂故。此所感異熟,為淨居天王,無量智境主,殊勝大自在。
如是彼等十,菩薩十地說。佛地與彼異,廣大不可量,此處但略說,與十力相應。
彼力又一一,如眾生無量,諸佛德無量,如方隅虛空,及地水火風,僅略說彼相。
若佛因僅此,則不見無量,於佛德無量,難生決定信。在佛像塔前,或餘處亦可,於此二十頌,一日三時誦。
於諸佛正法,僧眾及菩薩,恭敬皈依已,頂禮堪供者。消滅諸罪業,廣修眾福德,諸有情福善,一切皆隨喜。
我頂禮合掌,請轉妙法輪,直至有眾生,諸佛久住世。我以所作福,已作及未作,願一切有倩,皆發菩提心。
願有情無垢,根圓離無暇,正行得自在,正命悉具足。願諸有情等,手中具財寶,諸資具無量,盡生死無竭。
願一切女人,恆為勝丈夫,一切有情明,戒足願成就。願有情妙顏,端形大威光,見者悅無病,得大力長壽。
成方便善巧,願諸苦解脫,安住三寶中,佛法財具足。修慈悲歡喜,離惑住等捨,施戒忍精進,靜慮慧莊嚴。
諸資糧圓滿,相好極顯明,不思議十地,願不斷進行。我亦以彼德,及餘而莊嚴,遠離一切過,於有情勝慈。
有情意所求,諸善修圓滿,願恆常斷除,諸眾生苦惱。諸世間異生,為怖所懊惱,願但聞我名,遠離大恐懼。
見念聞我名,諸異生淨信,離錯住真實,定圓滿菩提。願一切生中,五神通隨行,願於諸有情,恆常作利樂。
諸世間異生,欲作眾罪業,願彼等無損,恆時頓遮止。如地水火風,藥及曠野樹,願眾生恆常,隨意而受用。
於生如愛命,隨彼極愛我,眾罪咸歸我,我善施眾生。何時有有倩,未得解脫者,我雖得菩提,誓願住三有。
上所說福德,設彼有形體,恆河沙世界,亦不能容受。彼是世尊說,此中亦有因,饒益眾生界,無量者同彼。
如是我為汝,總攝說是法,汝如愛護身,恆常作愛護。為愛彼法義,即是愛己身,若欲益所愛,彼由法能成。
如我依止法,依如法修行,如修行依慧,如慧依智者。清淨慈具慧,由辯說饒益,誰懷疑衰損,彼必失自利。
善知識德相,略攝應了知,知足具悲戒,有斷煩惱慧。彼若教誨汝,汝應知恭敬。法規圓滿修,當得殊勝果。
眾生諦軟語,安祥嚴可畏,有理不輕毀,自在應善說。調伏離隨眠,威嚴心寂靜,無掉亦無怠,無諂決定作。
決定如滿月,光輝如秋日,淵深如大海,堅固如山行。解脫諸過患,以眾德莊嚴,諸有情受用,一切智願修。
此法不唯獨,專為國王說,亦為餘眾生,隨應饒益說。令自及他等,成正等菩提,國王對此論,應日日思惟。
具戒敬上師,忍辱無嫉妒,離慳不希求,利他財具足。饒益貧乏者,勝非勝持捨,正法常住持,求無上菩提。(終)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