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行經    聖 龍樹菩薩 集頌    西天中印度 惹爛馱囉國 密林寺三藏 明教大師賜紫沙門 天息災 譯

      卷 第一    讚菩提心品  第一
 如佛妙法體無邊 佛子正心歸命禮 佛甘露戒垂覆護 我今讚說悉依法
 此說無有未曾有 亦非自我而獨專 我無自他如是時 乃自思惟觀察作
 如是發心觀察時 能令我此善增長 時見如是娑婆界 此乃是彼佛世尊
 此界剎那難得生 得生為人宜自慶 思惟若離菩提心 復次此來何以得
 如雲覆蔽夜黑暗 閃電光明剎那現 佛威德利亦復然 剎那發意人獲福
 是故善少力雖劣 能破大惡之業力 如是若發菩提心 此善勇進能超彼
 思惟無量無邊劫 見佛咸說此真實 若不快樂得快樂 增長救度無邊眾
 為諸有情處眾苦 令離百千諸苦怖 受多快樂百千種 為恒不離菩提心
 彼善逝子處纏蓋 行在輪迴無所愛 若剎那說菩提心 人天歡喜悉歸命
 若有受持不淨像 喻佛寶像而無價 如藥變化遍堅牢 等修持妙菩提心
 菩提心寶驗無邊 價直世間無可喻 調御行人伴侶等 悉使受持而堅牢
 芭蕉不實而生實 生實芭蕉而身謝 菩提心樹而清淨 恒生勝果而不盡
 已作暴惡眾罪業 依菩提心剎那脫 勇猛依託無大怖 彼癡有情何不依
 譬如劫盡時大火 剎那焚燒罪業薪 若讚慈尊無量言 是曰善哉之智者
 彼種種覺心 正智而平等 菩提誓願心 而行菩提行 喻去者欲行 彼之分別說 智分別說已 所行如智用
 菩提之願心 大果如輪迴 福故不間斷 亦如彼行意 若彼等無邊 有情界解脫 與彼心平等 菩提願不退
 彼等好睡眠 亦復多迷醉 間斷於福流 喻空無所有 妙臂而問此 劣意之有情 於解脫得生 為自為如來
 乃思惟療除 苦惱之有情 使苦惱盡已 獲得無邊福 有情無邊苦 云何而療治 使一一安樂 獲無邊功德
 何以利父母 如是及眷屬 得天及仙人 淨行婆羅門 如是彼有情 乃過去睡夢 不願於自利 唯願生利他
 有情最勝寶 希有何得生 種種意利他 不獨於自利 歡喜世間種 精進世間藥 心寶與有福 而彼云何說
 云何諸有情 得一切快樂 為發菩提心 供養於如來 迷愛樂快樂 乃喻於冤嫌 遠離與隨行 悉從於自意
 若彼求快樂 苦惱種無邊 積諸善快樂 諸苦惱消除 破壞迷惑因 善哉云何得 親彼善知識 彼福如是得
 作利若迴向 彼必返讚歎 作善不求利 說彼是菩薩
 若有布施於少食 修善供養於世間 所施大小如蚊蚋 亦獲快樂得半日
 云何獲得於能仁 要度無邊有情盡 有情無盡若虛空 一切智求自圓滿
 佛子靜念而思惟 若煩惱生自心作 數生煩惱復生疑 佛說此人墮地獄
 佛子若發菩提心 滅大罪力得勝果 我今歸命摩尼心 救度有情得快樂
      菩提心施供養品  第二
 端彼摩尼恭敬心 用奉供養於如來 及彼清淨妙法寶 佛功德海量無邊
 世間所有諸妙花 乃至妙果及湯藥 所有珍寶澄清水 悉皆奉供而適意
 山中之寶及眾寶 適悅樹林寂靜處 蔓花莊嚴樹光明 結果低垂枝[橠-多+可]橠
 人間天上香塗香 乃至劫樹及寶樹 池水清淨復莊嚴 鵝鴻好聲極適意
 穀自然生非所種 別別莊嚴而供養 等虛空界量廣大 此一切有悉受用
 我今所獻并子等 供養最上佛牟尼 為我不捨於大悲 受彼最上之供養
 我以無福大貧窮 更無纖毫別供養 我今思惟為自他 願佛受斯隨力施
 我自身施一切佛 以自身等遍一切 加被我作上有情 有情恒常佛教化
 我得如來加被已 化利有情無怖畏 過去罪業悉遠離 未來眾罪不復作
 寶光明處甚適悅 天蓋莊嚴奉真如 水精清淨復光明 種種妙堂香浴作
 大寶瓶滿盛香水 復著適意諸妙花 洗浴如來無垢身 我當讚詠獻歌樂
 清淨香熏上妙衣 用蓋覆彼最上色 我今獻此上衣服 願佛慈悲哀納受
 種種柔軟妙天衣 彼莊嚴中而最上 供養如來并普賢 及彼文殊觀自在
      護戒品  第三
 持戒為護心 護之使堅牢 此心不能護 云何能護戒 喻醉象不降 不患於疼痛 放心如醉象 當招阿鼻等
 念索常執持 繫縛於心象 得離放逸怖 獲一切安樂 若能繫一心 一切皆能繫 若自降一心 一切自降伏
 師子熊虎狼 夜叉羅剎等 一切地獄卒 皆悉是其冤 若怖一切冤 無邊苦惱集 皆因心所得 佛世尊正說
 地獄眾苦器 及熱鐵丸等 誰作復何生 貪瞋癡所有 由彼諸罪心 佛生諸世間 三界心滅故 是故無怖畏
 若昔行檀施 今世而不貧 今貧勿煩惱 過去云何悔 若人心少分 行檀波羅蜜 是故說果報 同一切布施
 若人心持戒 嫌誰而牽殺 嗔心之冤家 殺盡等虛空 大地量無邊 何皮而能蓋 履用皮少分 隨行處處覆
 外我性亦然 所有誰能勸 但勸於自心 外我而自伏 身貧而無福 彼果同所行 若心施一衣 感果而增福
 諸行若修持 心念恒不捨 一切無利心 虛假宜遠離 一切心法財 宜祕密觀察 離苦獲安樂 彼得超世間
 我云何修行 修行唯護心 是故我觀心 恒時而作護 喻獼猴身瘡 一心而將護 人中惡如是 恒常而護心
 怖苦惱之瘡 我一心常護 破壞於眾合 心瘡乃無怖 常作如是行 不行人中惡 人中罪不犯 自然而不怖
 我欲盡身命 利行而供養 別別身命盡 善心而不退 我欲守護心 合掌今專作 心念念之中 一切方便護
 喻於重病人 諸事不寧忍 散亂心亦然 不堪諸事業 心散亂不定 聞思惟觀察 如器之滲漏 於水不能盛
 由多聞之人 於信方便等 過失心不定 獲不寂靜罪 心不決定故 迷惑賊所得 所有之福善 偷墮於惡處
 煩惱眾盜賊 魔著故得便 由魔羅發起 破壞善生命 守彼意根門 惡不能牽去 念彼罪苦惱 次復獲安住
 善哉隨師教 獲得善念生 奉於教誨師 當一心供給 於諸佛菩薩 剎那心決定 當怖畏憶念 慈哀現面前
 塵心而不定 去去不復還 若能守意門 護之住不散 我今護此心 恒常如是住 喻木之無根 不生惡枝葉
 眼觀於色相 知虛假不實 物物恒諦觀 是故而不著 因見而觀察 觀之令不惑 所來觀見已 安畏以善來
 欲行不知道 望四方生怖 決定知方已 觀心行亦然 智者之所行 思惟於前後 是善是惡等 如是事不失
 不住於此身 離此復何作 云何住此身 當復觀中間 觀內心亦然 而用諸方便 以法為大柱 縛之令不脫
 當以如是意 觀我之所在 諸識皆如是 攝令剎那住 若怖因業力 能趣求快樂 修彼檀戒度 乃至大捨等
 若修菩提因 彼別不思惟 一向修自心 當起如是見 如是修諸善 不起於怖畏 而令諸煩惱 決定不增長
 種種正言說 見在而甚多 觀覽悉決了 破疑網得果 如草被割截 念佛戒能忍 剎那行此行 獲得殊勝果
 欲於諸正說 皆悉得通達 當觀照自心 常修於精進 喻木之無情 無言無所作 見自心亦然 決定令如是
 心起於輕慢 如彼迷醉人 惟求自讚譽 非彼修行者 若他人於我 而生於毀謗 謂是嗔癡等 住心恒似木
 如木不分別 利養尊卑稱 亦不為眷屬 乃至承事等 利他不自利 但欲為一切 是故說我心 堅住恒如木
 一心住如木 於尊親朋友 乃至於三業 不生憎愛怖 觀察於煩惱 如空而不著 當勇猛堅牢 受持為恒常
 無善慚可怖 當一心求他 清淨住三昧 為他所尊重 雖居童稚位 不使他瞋惱 自亦不瞋他 慈悲恒若此
 我受持禪那 使意恒寂靜 為一切有情 恒居無罪處 念念須臾間 多時為最勝 如是受持心 不動如須彌
 鷲貪肉不厭 人貪善亦然 身心不修行 云何能出離 云何護身意 一切時自勤 汝等何所行 各各專一心
 迷愚不自制 妄貪如木身 此身不淨作 云何返愛戀 骨鎖肉連持 外皮而莊飾 自覺令不貪 解脫於慧刃
 割截諸身分 令見中精髓 審觀察思惟 云何見有人 一心如是觀 審諦不見人 云何不淨身 貪愛而守護
 處胎食不淨 出胎飲血乳 不如是食飲 云何作此身 豺鷲等貪食 不分善與惡 要同人愛身 受用成業累
 但如是護身 至死無慈忍 與豺鷲無別 汝何恒此作 身死識不住 衣食寧可留 身謝識必往 受用云何貪
 是故今作意 不貪如是事 如是不遠離 得彼諸不善 如似人生身 肢體求成就 受身智不增 輪還徒自困
 於世親非親 悅顏先慰喻 如是常自制 心念恒不捨 笑不得高聲 不戲擲坐具 輕手擊他門 諦信恒自執
 如盜如貓鷺 求事行無聲 修心亦如此 當離於麤獷 他人之所嫌 無義利不說 恒得諸弟子 言上而尊愛
 一切所言說 聞之使稱善 觀彼作福事 稱讚令歡喜 衷私說彼德 彼聞心必喜 欲讚說彼時 先觀彼德行
 修諸歡喜事 難得彼誠心 勤修利他德 當受快樂報 憎愛苦宜捨 來生大苦故 此苦我不住 來生大快樂
 善言聲柔軟 悲根聞生喜 顯彼適意事 當信真實語 恒悲念有情 愛護如愛眼 為彼住真實 必當得成佛
 彼真實得成 各此利朋友 剎那修功德 離苦大安樂 功德殷勤修 恒作而自得 不衒不覆藏 誰云諸事等
 檀波羅蜜等 殊妙而最上 別行非最上 利下無遠離 佛如是利他 恒常之所切 如來之教中 見彼慈悲事
 三界師入滅 分別出家人 食有可不可 不離三衣等 將求妙法身 不苦惱眾生 於眾生如是 隨意獲圓滿
 捨非須盡命 彼捨要平等 悲心當清淨 果報自圓滿 淨心而重法 不執器杖等 不持傘蓋頭 無諸輕慢事
 為男子女人 說法深廣大 不分人勝劣 令彼重平等 法之不廣大 乃及非法行 遠離不敬禮 樂說於大乘
 齒木及洟唾 不棄於淨地 淨水及淨舍 勿得棄便痢 喫食勿滿口 食勿令有聲 食時不語言 亦勿大開口
 坐不得垂足 行亦不挑臂 不與女同乘 亦不同坐臥 諸所不律事 人見心不喜 一切人既睹 遠離而不敬
 人問於道路 不得一手指 雙手而指之 示其道所至 凡所諸行步 不弄臂作聲 亦勿妄彈指 威儀如是守
 師雖已化滅 四儀應當學 奉戒行不輕 決定獲聖果 菩薩行無量 所說無有邊 當以清淨心 決定而奉行
 於一晝一夜 分之各三時 行道普懺悔 住佛菩提心 菩提心自住 亦令他獲得 佛子住學戒 一心如是持
 佛戒體清淨 不見有纖毫 恒作如是行 彼福無有量 無始為有情 行行而不別 如是為有情 化令一切覺
 當知善知識 如命不可捨 菩薩戒最上 大乘法亦爾 解脫依師學 而能生吉祥 佛佛說智經 讀之見戒法
 若人心護戒 所行悉已見 若身若心位 當微細觀察 口誦身不行 當得何所喻 譬如重病人 空談於藥力
 虛空藏經中 說謨羅波底 如見集戒定 廣如經所說 聖龍樹菩薩 一心之所集 隨所住之處 勸恒伸供養
                                            (第一卷終)
      卷 第二  菩提心忍辱波羅蜜多品  第四
 奉行諸善業 施戒而先導 供養於如來 百千劫無盡 修行於羼提 嗔罪而不立 觀種種體空 是故一心忍
 不得貪快樂 守意令平等 心有嗔惱病 無睡恒不足 彼此有施主 供給於利養 隨彼愛重心 無得生瞋惱
 凡諸親近事 不起於憎嫌 於彼無所瞋 乃得其安樂 忍如是等事 若對於冤家 於瞋若能除 世世獲安樂
 冤若生於心 於愛亦無喜 若飧瞋惱食 無忍善不壞 彼食我大冤 於我無善利 知彼冤不食 是故忍堅牢
 凡見冤來去 歡喜而不瞋 於冤若起瞋 善利終滅盡 忍心常若此 令瞋不得起 住忍無時節 瞋冤自不生
 若人自保愛 不作惡口業 口業若不離 後感冤家苦 畏苦不出離 不行眾苦因 是故堅忍心 獲得諸快樂
 彼訥陵誐子 邪見求解脫 刀割火燒身 無利由能忍 愚癡無正見 虛受大苦惱 我以菩提心 云何苦不忍
 蚊蚤壁虱等 常飢渴苦惱 大痒煩苦人 住忍而不見 寒熱并雨風 病枷鎖捶打 被諸苦惱事 忍不求快樂
 殺他血流迸 堅牢心勇猛 割身自見血 怕怖而驚倒 智者心清淨 常懼瞋惱侵 與煩惱相持 忍心恒勇猛
 蛇腹行在地 喻瞋伏於心 殺之謂無勇 殺彼得最勝 如來大悲者 愍苦說輪迴 使識罪根本 住忍而不作
 父母何計心 懼子遭淪溺 持心離瞋怒 自遠大苦報 譬如無智人 令罪而得生 修行而無智 瞋生亦復爾
 欲住不思議 當須持自心 於此生愛重 令瞋不生起 若貪彼塵境 而生種種罪 因彼諸業力 而不得自由
 於境若不貪 彼集無因立 和合心無故 是故無有生 不貪而不生 無得而自說 我得如是故 是生不思議
 彼無生不生 是得云何有 瞻察於彼此 滅盡得無餘 此心恒清淨 喻隨色摩尼 所變悉從因 無因相何有
 過去行行時 彼行何所作 隨彼所行因 等因而感果 一切雖由因 因善惡由心 說求性寂靜 如是有何過
 若取和合因 是樂於苦惱 此心不可住 智人應自勸 是故見冤家 想作善知識 因行如是行 當獲得快樂
 如是諸有情 由業不自在 自在若成就 誰肯趣於苦 散亂心緣塵 心被刺不覺 食斷食增瞋 於苦而返愛
 自若無福行 返愛纏縛業 如飧毒藥食 墮於生死崖 自住是煩惱 誠由不自護 欲解脫他人 此事何由得
 煩惱迷昏濁 而致於自殺 毒盛無有悲 云何瞋不護 自性既愚迷 於他行嬈亂 生彼瞋無疑 如火而能燒
 有情性愚時 所行諸過失 愚迷故若此 如煙熏虛空 若人瞋不護 愚迷無智故 喻持杖勸人 而增彼瞋惱
 我於過去生 苦惱諸有情 是故於今身 被苦惱能忍 我身喻於鐵 受彼燒鎚鍛 如彼鐵持身 何得有其苦
 我今看此身 如無情形像 雖被諸苦惱 而瞋無所起 愚迷起愛業 不知其苦本 得苦緣自過 云何生瞋惱
 喻受地獄苦 飛禽劍林等 知自業所生 何處有瞋惱 我得如是業 此過知所起 設令入地獄 不由他所作
 欲盡我之業 無量無有邊 我業既如是 長時受地獄 我此過如是 彼實我冤家 云何分別知 愚迷瞋造作
 若人自護持 對冤忍不恚 是心功德生 地獄云何入 盡我之所行 得因如彼時 不忍瞋不護 破壞於修行
 意無相無形 散亂即破壞 由身護持故 身苦當忍受 我於口惡業 眾過而不作 身不被眾苦 云何心有瞋
 我於今生中 淨心行利行 於利益既無 何事於食飲 凡所作為事 要在於利他 彼無利非愛 定獲罪無疑
 不如今殞沒 無貪邪壽命 邪命住雖久 死當墮苦趣 譬如在夢中 百年受快樂 如真實得樂 覺已知暫非
 喻彼時無常 壽命之延促 覺此二事已 彼何得快樂 久處於歡娛 自謂得多益 如行人被劫 裸形復空手
 福利隨過減 罪根還復生 福盡罪不生 為獲不瞋利 彼何為活命 一向作不善 如是不思惟 無善不破壞
 無得讚於瞋 破壞有情故 如是心利他 彼瞋無由生 為彼修心人 於忍不住故 見彼煩惱生 是讚忍功德
 塔像妙法等 有謗及破壞 佛等無苦惱 我於彼不瞋 於師并眷屬 不作於愛業 今因過去生 見之而自勉
 覺心觀有情 恒在眾苦惱 見彼如是已 於苦惱能忍 瞋恚與愚癡 分別過一等 於此毒過咎 何得說無過
 云何於過去 而作害他業 如是諸業因 間斷此何作 如佛福亦然 我今一心作 與一切有情 慈心互相睹
 喻火燒其舍 舍中而火入 舍中若有草 彼火自延蔓 如是還喻心 和合於瞋火 燒彼福功德 剎那無所有
 若人殺在手 放之善可稱 地獄苦能免 此善誰不讚 若人在世間 少苦不能忍 地獄苦無量 瞋因何不斷
 我以如是苦 歷百千地獄 一一為利他 所作不自為 我無如是等 諸大苦惱事 以離世間故 為利如是行
 離苦獲快樂 彼皆讚功德 得彼如是讚 云何而不喜 彼既得如此 無礙之快樂 利他行最上 智者何不勉
 如是最上行 得快樂不修 此見若不捨 破壞於正見 若敬愛於他 以德而稱讚 他德既稱讚 乃是自敬愛
 當發菩提心 為一切有情 令得諸快樂 云何瞋有情 佛為三界供 欲有情成佛 世利得不實 彼煩惱何作
 若人之骨肉 乃及諸眷屬 養育與命等 不喜瞋何生 如彼求菩提 當用菩提心 而不愛有情 福自捨何瞋
 若人有所求 出財大捨施 所求既不獲 不如財在舍 清淨功德福 何障而不獲 得已自不受 如住瞋修行
 作罪與作福 不同不隨喜 亦復不依作 當自一無得 若愛於冤家 欲求其歡喜 復求諸讚說 此事無因得
 雖欲利圓滿 返苦而無樂 菩提心不忍 於利不成就 煩惱之惡鉤 牽人不自在 由如地獄卒 擲人入湯火
 我本求利他 何要虛稱讚 無福無壽命 無力無安樂 自利行不圓 智者應須覺 後後而自行 當愛樂圓滿
 修行要稱讚 若持刃自殺 如世不實事 無益無利樂 譬如破壞舍 日照內外見 亦由稱讚非 須用心明了
 汝思惟於聲 起滅而平等 心如此利他 當行如是行 於他何所受 而行於利益 彼既獲快樂 我利益非虛
 彼彼獲利樂 以一切讚我 云何而於我 無別威德樂 彼如是讚我 以愛彼自得 彼無緣若此 如愚如迷者
 此讚我雖獲 速破而勿著 憎惡正德者 由此而瞋作 是讚成障礙 我令不發起 護不墮惡趣 為彼行無我
 若解諸有情 利養尊卑縛 令有情解脫 彼意云何瞋 若人欲捨苦 來入解脫門 此是佛威德 云何我瞋彼
 此瞋我不作 於福障礙故 修行平等忍 彼無不獲得 自身諸過失 忍辱故不作 過失不作故 彼福而獲得
 若人福無有 安忍而自生 常令安住忍 云何說障礙 世求利益人 不於施作障 障礙出家故 是不得出家
 世間諸難得 求者而能與 我唯說善利 於過無所得 以彼菩提行 遠離於所冤 如出舍中藏 是故云不難
 懺悔於業因 彼初為先導 是故於忍果 如是而得生 彼無我所心 此心乃住忍 成就不思議 供養於妙法
 此心為利他 乃至以壽命 或以冤不供 云何別說忍 於彼彼惡心 各各與忍辱 於如是得忍 因供養妙法
 佛土眾生土 大牟尼說此 於彼奉事多 能感於富貴 如來及於法 與有情平等 尊重於佛故 尊有情亦然
 立意乃如是 於自無所作 以彼大平等 平等於有情 大意於有情 慈心而供養 發心如佛福 如佛福可得
 是故佛法行 佛有情平等 佛無所平等 功德海無邊 佛功德精純 無功德能比 雖三界供養 見之而不能
 佛法等之師 是最上有情 供養諸有情 當如此作意 於自之眷屬 不能起利行 於他之奉事 不作得何過
 破壞身入無間獄 若彼作已我復作 廣大心為彼一切 如是常行於善事
 喻世人為自在主 由於己事不稱情 云何而為彼作子 我作非彼奴僕性
 喻佛入苦而無苦 如得快樂復歡喜 要歡喜彼一切佛 佛喜為彼能此作
 如身煩惱而普有 欲一切乏悉充足 於有情苦亦復然 我無方便空悲慜
 是故此苦我遠離 救一切苦興大悲 先嬈惱於忍辱人 彼罪我今而懺悔
 我今奉事於如來 同於世間諸僕從 眾人足蹈我頂上 受之歡喜而同佛
 世間一切賤能作 以悲慜故無有礙 見此一切無比色 彼如是尊誰不敬
 如是為奉於如來 如是為自利成就 如是為除世苦惱 如是我今乃出家
 譬如一王人 能調伏大眾 眾非一能調 以長親王故 彼一而非獨 蓋有王之力 制斷不怯劣 亦無有過失
 悲慜心住忍 力若地獄卒 將護於有情 如事以惡王 瞋非王所令 如彼地獄苦 煩惱於有情 彼苦而自受
 喜非王所與 如得於佛等 善心於有情 此心何不受 將護於有情 後當得成佛 見感尊重稱 此善何不見
 無病復端嚴 快樂而長命 富貴作輪王 斯皆從忍得
    菩提心精進波羅蜜多品  第五
 智者行忍辱 菩提住精進 懈怠遠離福 如離於風行 精進力何解 彼要分別說 懈怠不精進 如毒宜自觀
 貪味於睡眠 謂快樂無事 輪迴苦可嫌 而從懈怠生 煩惱之舍宅 懈怠力牽入 已到無常門 云何今不知
 精進為自他 此行汝不見 懈怠復睡眠 此如屠肆牛 若此而不見 一切道皆斷 彼既無所得 云何樂睡眠
 若得於威儀 無常而忽至 施為不可及 何以住懈怠 精進而不修 安然若精進 忽然趣無常 思惟而苦苦
 見彼焰魔門 苦惱復情急 剎那而淚下 眷屬不能救 聽聞地獄聲 自念業熱惱 身住不淨處 驚怖不能極
 地獄苦極惡 惡業何復作 如魚鼎中活 彼得如是怖 地獄業作已 乃受湯火苦 身糜爛苦惱 如何得清淨
 魔王多苦人 捉人送無常 無常苦可畏 此見懈怠果 愚迷著睡眠 此過而不劣 入於大苦河 復不得人身
 除樂最上法 無邊樂種子 懈怠并戲笑 苦因汝何樂 見負嗔力多 知彼自精進 自他各所行 如自他平等
 我何得菩提 而無分別作 以如來真實 實言正解脫 彼蚊蚋虻蠅 及蟲蝦蜆等 若獲精進力 亦當得菩提
 彼我何生人 能知利不利 恒知諸精進 何不得菩提 或捨於手足 於此而生怖 愚迷違師教 此利彼不知
 斷壞及燒煮 無邊皆拔出 無數俱胝劫 而未得菩提 歷此無數苦 久久證菩提 喻若毒苦傷 毒盡苦皆出
 作一切醫人 救療諸病苦 是故苦消除 一切病皆少 是故說救療 甜藥不利病 上醫療大病 甜藥皆不與
 前後皆如是 智者咸所行 後後而進修 身肉而捨用 智者觀身肉 喻菜而生有 枯謝棄糞土 是捨不名難
 若身所作苦 心謂其虛作 智者心非惡 彼無惡業苦 知法意快樂 具福身快樂 無此虛輪迴 得苦云何悲
 求盡過去罪 深利他福海 此力菩提心 二乘等要急 如是利不樂 行行何得苦 菩提心輦輿 智者乘得樂
 為成就有情 樂施方便力 身力苦怖作 觀之唯稱讚 斷如是分別 增長於精進 我身而能捨 超過身方便
 我消除自他 無數之過失 一一之過失 若劫盡無餘 彼過一一盡 我無有纖毫 無邊苦已脫 我心云何損
 我求多功德 為利於自他 學一一功德 劫盡學無盡 纖毫之功德 我生不曾作 或當得生處 虛度無所有
 我樂興大供 供養佛世尊 為貧不能作 而願不圓滿 不施怖者安 不修母快樂 如入母胎藏 母唯病苦惱
 過去為離法 我今得果報 所生既如是 當行何法行 一切善心根 世間之牟尼 彼根恒不退 常得好果報
 煩惱苦纏綿 而得種種怖 於他愛障難 生罪而自感 若人於處處 能起於善願 而感彼彼福 獲得供養果
 若人於處處 作罪取快樂 而感彼彼報 獲得苦器侵 月藏中清涼 廣博妙香潔 佛音味第一 非修而不得
 而彼善逝子 得解善逝法 如蓮出最上 亦如仁覺月 焰魔之獄卒 牽引於罪魂 火坑及洋銅 燒煮悉皆入
 焰熾殺器杖 斷肉百千斤 墮落熱鐵地 斯由多不善 是故心作善 極微細觀察 依彼金剛幡 修學而作觀
 初學觀和合 不觀汝非學 而無最上名 汝要迴心作 生中之所作 增長於罪苦 上事業不修 彼下不求勝
 三種事應知 由業煩惱力 將來之惡因 於此云何作 世間之煩惱 拘人不自由 我如人不能 是故我無作
 下業之所修 云何令安住 當觀我無我 而此我所作 一滴之甘露 鳥食變金翅 我意謂微劣 能脫少苦難
 嗔作無心難 以不善罪故 無心見發起 廣大勝難及 是故清淨心 頌作此文句 使知彼三界 我遠離戲論
 我得勝一切 無人能勝我 我今而自知 是佛師子子 有情離我人 而彼得最上 不降懈怠冤 懈怠冤自降
 以惡趣所牽 身善速破壞 由僕從愚惡 寄食而受瘦 彼受於一切 修行住我慢 而此得名聲 下劣云何說
 如是若勇猛 自勝彼冤家 勇猛行此修 慢冤而不勝 彼慢心若起 此實我冤家 勝果雖欲生 是果悉皆捨
 喻精進師子 煩惱獸中見 煩惱獸千萬 雖眾不能敵 世有大苦惱 人自悉具見 煩惱不降伏 乃得如是苦
 我寧使頭落 及刳剔心腸 煩惱諸冤家 一切我不降 因修此精進 得彼慢業盡 獲得勝果報 自感嬉戲樂
 為快樂修因 彼卻不獲得 所修不決定 亦得不殊勝 輪迴欲不足 喻貪刀刃蜜 福甘露若貪 食之後轉美
 是故業寂靜 感妙果隨行 如日溫月寒 晝夜而相逐 精進之有力 能破於懈怠 獲得遠離故 深心而愛樂
 煩惱棒堅牢 鬥彼念慧劍 喻棒劍相持 同彼女人學 執劍手無力 失之而怖急 念劍失亦然 地獄而在心
 世間知善人 不肯飲毒血 心過亦復然 心過而不作 出家精進心 喻執持油缽 缽墜必當死 墜之故驚怖
 著睡眠懈怠 喻毒蛇在懷 不去當被傷 去之宜須急 一一之深過 要迴心思惟 此過不可守 云何我復作
 和合之業因 斷以正念劍 云何名自位 此念而獲得 正念心不發 纖毫不能滅 來業如往行 一切報皆得
 如彼睹羅綿 隨風而來往 精進人亦然 增上如是得                    (第二卷終)
      卷 第三  菩提心靜慮般若波羅蜜多品  第六
 佛喜精進增 安住禪定意 慜彼散心人 煩惱芽間住 我今知身心 不生於散亂 是故遠世間 亦遠離疑惑
 利益行可愛 愛不離世間 智者乃思惟 是故此皆捨 依於奢摩他 尾缽奢曩等 如是而起行 破壞於煩惱
 先求奢摩他 不藉世間行 無常而恒有 於愛何得要 若見於千生 不復起愛著 不樂尾缽捨 亦不住等持
 見已不止足 是患過去渴 如實而不見 安得盡煩惱 意緣於愛集 被煩惱燒然 思惟彼下墮 短命須臾住
 善友不長久 堅固法不成 行與愚迷同 決定墮惡趣 何得同愚迷 以毒分牽故 而於自眷屬 剎那獲怨恨
 凡夫性異生 喜怒而無定 多瞋承事難 遠離於善利 下劣心自讚 縛著憎愛罪 彼不捨於瞋 當墮於惡趣
 迷愚不攝心 為此無功德 自讚毀謗他 輪迴樂自得 愚迷之所持 住是等不善 不善不和合 彼事皆獲得
 一身我所樂 而意無所貪 遠離於愚迷 當得愛承事 不為於讚歎 住於何善事 略如蜂造蜜 寂靜得成就
 我行一切處 如未曾有者 恒得於多人 讚歎而敬愛 若迷於處處 得意樂快樂 以此於世間 得生死怖畏
 是故彼智者 怖畏於生死 知千種苦惱 住之決定受 若於剎那頃 自修於精進 獲得好名稱 亦復多利養
 以彼同利人 毀我非功德 若此加毀謗 我謂讚歡喜 雖毀謗不瞋 稱讚亦不喜 謂佛及有情 種種皆如是
 稱讚得功德 毀謗招苦報 世間不思惟 是謂愚癡故 自性苦同住 彼生何所樂 愚迷非朋友 此乃如來說
 若在於愚迷 自利無不愛 若入利他門 如是為自愛 不毀於有情 不一心承奉 損於利物行 如煩惱壞善
 如彼天宮殿 及於樹根舍 隨彼愛樂心 從意得為上 自性之廣大 斯為無礙處 彼所未曾見 亦不能觀察
 富貴喻坯器 雖成不堅牢 受用然自由 苦惱而速至 如盜他人衣 分之著身上 行住不自在 苦惱當求離
 稱量於自身 彼實苦惱法 我此如是身 是身必當壞 觀察於此身 性與身相離 性然無所壞 身當為豺食
 一生定一死 有情界如是 彼復見何事 諸大各分去 如人遠路行 欲及於住舍 憂苦彼別無 唯求無障礙
 喻輪迴亦然 咸受於生住 直至於四人 彼方獲遠離 如是之一身 冤家所不讚 直至如是成 不厭患世間
 過去世間時 生死無悔恨 所行行不近 能離世間苦 念佛心口同 無有人嫌毀 是故身意調 寂靜無煩擾
 如是我恒行 滅盡諸煩惱 解脫於自心 復解脫一切 得此心平等 於今世後世 斷彼苦惱縛 乃至地獄等
 若有男女等 合掌多恭敬 善利非算數 無罪可稱說 有善用自金 遠離棄擲怖 此行若能行 得最上寂靜
 彼人有此獲 我自得無異 明了如是行 何不趣寂靜 一心住貪愛 此為下趣牽 業感焰魔門 前見見可怖
 彼門是汝冤 煩惱今不同 分明住貪愛 今見何能脫 過咎自藏護 一一他眼見 彼今所食噉 妒忌何不護
 飛鷲常所貪 唯愛此肥肉 復以血莊嚴 此食偏所重 喻見鬼形容 枯瘦及行動 相貌既如是 睹之堪可怖
 口吻及牙涎 皆從不淨生 不淨非所堪 食飲彼何愛 睹羅綿藏觸 細滑樂嬉戲 臭穢豈不漏 慾者心自迷
 此貪謂若蓋 迷者堅樂著 無著即無事 云何而不離 衰老相隨生 肉泥加飾染 不識彼空幻 而復樂歍吻
 如袋不淨滿 迷人不思惟 不淨如是多 彼汝何喜行 身肉非淨成 愚智而皆見 自性元無心 云何妄愛肉
 若彼無愛心 是得分明見 若能無彼此 自不見歍吻 別有非不淨 而自不希有 如是不自淨 彼汝非希有
 愚迷不淨心 體喻於蓮花 慧日照開敷 非淨身何愛 不淨今無常 染愛今不正 欲出正淨身 云何由染愛
 云何歍吻他 由貪彼不淨 於彼不淨地 種子生增長 汝受不淨身 此身唯蟲聚 是身既非淨 非淨不可愛
 不淨而不一 而汝自不嫌 無別不淨器 此器孰多愛 龍腦香米等 食飲而適悅 入口味最上 是地合清淨
 若此甚分明 彼不淨不離 穢惡棄尸林 是身同若此 皮剝肉潰爛 見之得大怖 既能知彼已 復何生愛樂
 白檀香復潔 身無如是妙 云何殊勝香 用心而別愛 自性臭若貪 不樂於寂靜 亦於法諸香 一切皆染污
 若復髮甲長 牙齒兼垢黑 垢膩之所持 惡性身裸露 狂亂自癡迷 欲用行大地 復持諸器仗 一心待自殺
 寒林枯骨形 見乃發惡聲 聚落枯骨動 迷人返愛樂 不淨乃如是 此苦為彼愛 如彼那落中 無苦痛不受
 少年貪受樂 不求勝善力 少年如不求 老至欲何作 如彼日將落 為作困不就 復如鹿獸群 至夜空還去
 錫杖缽隨行 在路而困苦 如犢隨母行 無所畏亦爾 若自為欲迷 自賣為僕從 彼不得自在 亦復隨業牽
 如女產林野 如戰命難保 迷者為欲誑 恃我感奴僕 斷欲者心淨 於苦能審察 見彼欲火燒 復若毒槍刺
 迷人求欲境 喜獲妄守護 無利事無邊 清淨皆破壞 世間虛幻財 愚人忙忙貪 輪迴往來苦 解脫於何時
 如是貪欲味 欲者受不少 喻牛牽重車 至彼口無草 欲味與無草 見者人難得 見已破知非 剎那覺希有
 而身為作此 一切時疲倦 勝定業不修 必當墮地獄 彼百俱胝劫 分受困不覺 彼行大苦苦 不為求菩提
 無器仗毒火 無山崖冤等 離欲者若此 說離地獄苦 遠離如是欲 生愛樂分別 愛樂非空處 而諍善林地
 善財月光明 白檀涼香潔 廣寶樓閣間 行住甚適悅 善林聲不鬧 清淨風長扇 彼處而寂靜 思惟心爽利
 若處何可親 空舍巖樹下 捨愛離煩惱 自在護根識 是處主宰無 自在隨行住 歡喜愛快樂 何推帝釋天
 觀功德智慧 如是等諸法 復正菩提心 消除於疑惑 先當如是觀 重自他不二 我自一切行 苦樂亦平等
 手作多種事 守護如一身 世壞不壞法 苦樂等亦爾 如己之別苦 一一皆消盡 如是我受持 為於有情等
 我若愛於他 令得平等樂 彼得快樂已 於自勝何奪 我若不愛他 彼得諸苦怖 彼苦怖不脫 於自當何勝
 苦害令若得 而由不愛護 未來苦害身 云何而可護 我若住邪見 復起於我慢 如是別得生 如是別得死
 作罪不作罪 如彼手與足 手足苦不同 云何同說護 以此知不合 心住於我慢 是合當盡斷 彼自宜隨力
 種子集次第 排行若軍伍 若此而無苦 彼不知何得 苦本非主宰 世一切不勝 若住於尸羅 是苦不能立
 若住戒清淨 能障一切苦 一切苦無因 諸苦而無有 悲苦云何多 何力而能生 思惟於世間 是故悲苦多
 一苦而非多 見有情獲得 悲苦如是生 於自他平等 自苦不消除 欲消除他苦 是故妙人月 說彼有情句
 善者如是觀 他苦平等護 設在無間中 如鵝遊蓮池 為解脫有情 彼若歡喜海 如是恒不足 如彼解脫味
 作是利他日 無我無有疑 利他無所求 果報誰云愛 是故我如此 無德而自謂 悲心與護心 為他如是起
 智者細微知 輸羯羅血等 智者得了此 觀察物不實 是身非別作 何以自不知 以自知他身 如是故不難
 自知己有過 不知他功德 自性不樂捨 徒觀察他施 此身之和合 因緣如拍手 此是世間緣 有情何不知
 云何學無生 如學而自知 自身而非身 以自如他身 如是而利他 作已不疑慮 果熟而自受 當獲彼無生
 是故世間學 悲心與護心 此愛心自蔽 深重如煩惱 知有情怖畏 為師而示學 若能如是學 雖難而不退
 沙門見怖畏 彼無得護者 若自及與他 急速而當救 瞋如冤怖多 無愛怖獲少 以最上祕密 自他轉行利
 水陸與飛空 勿令人住殺 由若於今時 救度於飢渴 若人為財利 殺父毀三寶 見世惡莊嚴 死得阿鼻財
 何有於智者 見愛而供養 見冤不欲睹 供養云何說 斯鬼而自利 捨之而何受 利他而不生 云何捨受用
 以自利害他 地獄而別生 自害而利他 諸功德具足 作意善逝見 如是行別處 下劣不自愛 愚癡投惡趣
 自利知微細 今當墮奴僕 利他微細知 當為自在主 世有諸苦者 昔自迷貪愛 世諸快樂者 於他昔利樂
 何要多種說 此中間已見 愚迷樂自為 牟尼利他作 不求佛菩提 輪迴何得樂 自苦欲與他 迴轉無由得
 觀察於後世 善利不成就 於奴僕起業 主者而返受 互相之利樂 迷者見而離 而返互相苦 當受惡苦報
 若得世間災 乃至驚怖苦 彼一切自作 云何而此作 不能捨自身 於苦不能離 如不離於火 不能遠燒害
 自苦若能除 能消除他苦 以彼自他受 是故而取喻 汝今無別思 利益諸有情 汝決定作意 因業有分別
 眼以見為能 所觀不為眼 手以執為用 所持寧為手 但為諸有情 亦不住身見 離見乃善逝 常行如是利
 見彼下品人 而起自他見 雖觀彼憎愛 我心不疑惑 作此善無我 獲得無我我 大毀及讚歎 無苦亦無樂
 我所作業因 獲彼善安住 謙下世最上 無德乃有德 以彼德不稱 一切德自有 謙下而若此 勝我由斯得
 離戒見煩惱 由得無我力 如醫諸病人 隨藥力痊差 我如是救療 自見而云何 然自有功德 彼德我無住
 地獄之惡門 於彼愁不生 以有功德故 斯乃為智者 若自平等觀 利益自增長 自利分尊卑 鬥諍而成就
 此一切世間 誰得見功德 若此功德名 不聞此人得 罪蓋覆心寶 是不自供養 於自利益分 而總不獲得
 有見而暫喜 久久必不喜 如是一切人 哂笑而毀訾 下劣心我慢 自勝嫌人同 誇智慧顏容 種族財富等
 以此為自德 常欲聞稱讚 聞讚生勝心 歡喜而得樂 以此為得利 自謂功德力 宿造纖毫因 得此不正業
 盡此少報已 永在於輪迴 如是輪迴中 受彼百千苦 過於無邊劫 不知其出離 被苦常大困 罪心而不覺
 如是不知覺 久久發善種 後見如來言 真實得功德 汝若見過去 不受彼惡業 菩提正快樂 此樂不得離
 是故而取喻 彼輸揭羅等 汝云何更作 我慢及不善 諸行及己身 觀之而不見 獲得如是離 利他汝常行
 自樂而苦他 此行乃下劣 汝自之一心 於他作憎愛 中間忽思惟 何時何此作 乃自捨快樂 他苦亦不行
 寧自落其頭 更不造別過 乃至於小過 此大牟尼說 以別勝善等 於他暗稱讚 喻僕人事主 當事於有情
 彼住於過失 無定無功德 自如不知人 作此功德意 汝若緊迅作 自為及為他 彼緊迅若此 必苦惱自退
 此修乃第一 而未得其力 喻新住威儀 以財而驚怖 如此受持身 降心不散亂 汝當如是住 汝此何不作
 以是常觀察 妄心令不起 如此調伏我 息一切過失 見我去何處 無明一切壞 同彼過去時 如汝之壞我
 自利我今有 此遠離不遠 如人賣於他 苦多不自在 汝有情不與 雖名不散亂 是故如以人 付獄卒不殊
 獄中種種事 被害亦長久 此得為自利 怨念彼不生 不作於自愛 而自愛得有 若見自護持 護持不實故
 此身乃如如 而作於守護 得上品柔軟 到此亦復然 若此而得到 如地一切受 若不能圓滿 何人求用意
 愛心之煩惱 而不能破得 如彼久富貴 不能求一切 若貪於他物 不受於賢名 是故求增勝 身心不放逸
 彼愛終滅盡 此動此不覺 諸惡不淨身 此我云何執 我此身云何 雖活而必死 與土而無異 我見何不破
 為此不實身 虛受於苦惱 何更於無情 復起於瞋怒 我今徒育養 終為豺鷲食 至此無愛瞋 彼愛何能立
 若彼住瞋怒 當歡喜供養 彼如是不知 何為作辛苦 我今愛此身 乃為我所親 一切愛自身 云何我不愛
 是故我捨身 為捨於世間 觀此多過咎 喻如持業器 彼業世間行 我去而隨身 靜念不散亂 當斷於無明
 是故破煩惱 我處於禪定 邪道不牽心 自名最上住                    (第三卷終)
      卷 第四  菩提心般若波羅蜜多品  第七
 如來智慧仁 為一切世間 令求遠離苦 是故智慧生 真如及世間 今說此二法 知佛真如故 說法而智慧
 彼世間凡夫 見二種相應 害及勝害等 乃世相應事 彼二事見已 見之乃為智 智見世間性 是喻於真如
 此說無去來 智者無不見 色等甚分明 乃世相應事 不淨而為淨 智者喻有利 為知世間故 是說世間性
 為見於真如 見以剎那住 世間行相應 此行無過失 知女人不淨 異世諸害事 謂佛福虛幻 使我云何信
 有情若幻境 云何復生滅 彼因集和合 乃得於幻緣 有情種子生 云何有真實 殺彼虛幻人 無心性等罪
 平等心虛幻 罪福得生起 真言力等持 幻境心無著 以彼種種幻 種種因業生 何有於一人 得於一切力
 若住於真如 或住於淨戒 如是即佛行 誰云菩提行 因緣當斷盡 幻化不可得 因緣若斷盡 無生而自得
 若不住疑妄 幻境而不立 幻境若彼無 一切不可得 如是即真如 得現於心體 心如是若分 虛幻何由見
 心不自見心 世尊之所說 如劍刃雖利 雖利不自斷 自性由若斯 復喻如燈光 破闇然得名 而不云自照
 又若水精珠 體本唯清澈 因青而有青 影現隨眾色 非青而現青 如心而自作 又如彼燈光 智者知此說
 智慧此開通 知者何所說 雖開而不開 如人無所睹 石女義不生 與此義不二 亦同無心識 緣念無所得
 非念而別生 虛妄念如毒 謂若因若果 為法而自說 有談眼藥方 見瓶而無藥 若見聞覺知 此有而非有
 念斷於苦因 此實念當念 念念而無別 此心當平等 前塵常惑人 了之無所有 如幻而不實 妄心而自見
 住塵處輪迴 喻空無所依 住塵性亦然 亦無有所得 若與不善俱 不善汝所得 若心有取捨 施一切如來
 如是用心意 而有何功德 幻境一切知 煩惱云何斷 於彼幻三毒 遠離而不作 知於煩惱心 彼作而未盡
 於彼得見時 空有意無力 煩惱性非盡 與空而相雜 至彼無所學 彼後乃得盡 彼性而無得 亦復不能見
 彼性若無住 云何住此身 若性而無有 身住於無性 是性如去來 隨現而無著 劫樹與摩尼 能如意圓滿
 佛變化亦然 當為斯行願 喻法咒林樹 咒成而枯壞 毒等雖久害 彼彼皆消除 菩薩之修行 所作諸事業
 菩提行最勝 佛樹能成就 以彼平等行 而住於寂靜 及作不思議 供養得何果 隨彼所行因 而得於彼果
 供養等真實 得果而稱實 云何得法空 實得解脫法 不離牟尼道 當得於菩提 汝不求大乘 何法求圓滿
 二乘得成就 成就非圓滿 若彼所作因 怖畏於大乘 別怖怖非實 此怖實名怖 此法要當知 大乘之所論
 離此為他法 知彼外道論 法乃僧根本 僧知法出離 心若有著處 涅槃不可得 解脫心無著 煩惱得消滅
 煩惱業消除 斯由解脫力 愛取不相緣 以此無執持 愛業而羸劣 是無有癡愛 受愛得相緣 此受而有得
 安住有著心 是得名處處 若心之不空 復得名為著 心性若云空 如識而無得 如應正等覺 所說之妙法
 是義乃大乘 大乘行平等 說法之一時 了一切過患 一味之平等 諸佛無不說 迦葉大尊者 如言之不知
 彼汝云不覺 不受當何作 解脫力若怖 輪迴得成就 迷彼苦空事 而得於此果 迷空彼若此 不得謗於法
 此空審觀察 是故得不疑 離闇知煩惱 因法知於空 欲速一切知 彼言審觀察 若物生於苦 是苦怖得生
 彼苦因空作 彼何得生怖 若於彼物怖 斯即名我所 如是我無所 苦怖云何得 牙齒髮爪甲 骨肉并血髓
 鼻洟唾膿涎 脂肪及腸胃 便痢汗熱風 九漏并六識 如是諸法等 一切皆無我 說彼智與聲 聲恒受一切
 若說聲智離 彼離云何知 若智之不知 彼智難知故 彼智既決定 乃近於智智 此智非聲受 彼聲何以聞
 彼聲近於心 彼知色如是 若受於色聲 而色復何受 如彼一父子 思惟無真實 有情塵所翳 無父亦無子
 知聲色如是 亦無於自性 彼色如是知 喻樂暫和合 彼自性如是 彼一而言有 餘色咸不實 此說色下品
 彼一切智心 煩惱悉清淨 思惟一覺心 彼等彼若無 愛若虛不實 云何住於見 無我而無心 此心喻畫像
 是心智相應 清淨愚癡破 如是之自心 彼作云何作 彼愚癡無行 此我而虛作 有行自出離 而無惡業果
 破壞業若為 善果云何得 此二之行果 互相破成就 彼說知不虛 彼自而無事 因果定相應 惡見要不生
 此行而實住 作受今當說 過去未來心 彼我無有生 此心生我破 我無復生起 如芭蕉作柱 無所能勝任
 我心生亦然 是得善觀察 有情若不有 此行云何為 彼行今若為 而為有癡事 有情何實無 癡喻其愛事
 若滅於苦惱 當斷於癡事 我慢為苦因 癡是得增長 彼事心不迴 觀空為最上 無足無脛膝 無腰復無腿
 無臂亦無肩 無臍無胸背 無肋兼無脅 無手亦無鼻 無項復無頭 骨鎖等皆爾 觀此一切身 不行於一處
 彼行於處處 何處自安住 以彼身手等 一切處皆住 彼一身如是 乃至於手等 無內無外身 何獨身手等
 手等無分別 云何彼復有 彼既無癡身 寧云意手等 住已近殊勝 觀者知人喻 若彼因和合 木人此可同
 若了如是相 彼身同此見 如是捨足指 手指亦皆捨 彼初觀節合 後見節自離 此身破已竟 彼住分別見
 分別見此身 得喻如虛空 如是之夢色 智者何所樂 設施若無身 何有男女等 若喜真得苦 此者何不解
 觀察此云何 愛樂深煩惱 樂者之不實 如彼無執受 汝苦復云何 如彼自無得 彼有苦微細 既微而不說
 以彼微細故 不說令他喜 因瞋而苦生 既生而有滅 若於定有見 於生自不受 如是而既知 如是觀因果
 禪愛或相應 得生彼疑地 善根之所利 皆為於何人 彼此何和合 和合而何得 人喻於虛空 雖合而無入
 無入而非合 是無分別行 不求和合名 若見而無見 和合彼不求 云何名得生 有物非和合 如導而先知
 而彼識無相 不住於和合 彼觸法如是 何受而得生 我今何所為 而得於苦害 若不得所受 苦害而不覺
 此位彼得見 何愛不遠離 今見此夢觸 自心之幻化 既見彼觸性 彼受汝亦得 先世與後世 念念而無受
 若此觀自身 受亦無所得 所受既不實 彼即知無有 若此無自身 云何如是害 色性之自住 無根無中間
 無內無外色 別處亦不得 身若無異處 無合無分別 有情之自性 寂靜彼無所 智者若先知 云何而有著
 智者同智故 彼生何得著 是智是後得 是智云何得 如是一切法 雖生而無得 如是法若無 是法云何二
 彼餘法若是 有情皆寂靜 彼他心有疑 於自即無有 彼定彼後有 此法無彼此 思惟於自心 是二互相住
 如得於正住 一切智者說 若有諸智者 獲得於智智 智者得是智 彼即是無位 智者得是智 有得而無住
 無住即無生 彼說於涅槃 若彼之二法 如是極難住 若法由於智 智者何因有 是智由於知 知者無所得
 二法互相由 是有情無性 無父定無子 欲子生何得 有父而有子 彼二法亦爾 芽從種子生 種子得何求
 知從智所生 彼實何不行 芽從智種生 知從智芽有 若彼知不知 何得有智智 一切人因緣 彼前皆已說
 因果所生起 等喻如蓮花 因果何由作 皆從於過去 此果云何得 由過去業力 世間因自在 自在彼何說
 如是得後有 彼彼名何雜 是事唯不定 非心非賢聖 過惡無善報 彼何得自在 不見如虛空 不見自過去
 自在不思議 此理不應說 彼主何最上 彼亦自無定 善惡各自性 智者知無邊 因業有苦樂 彼說何等作
 先因若不有 果報誰云得 云何不作恒 彼無於別見 彼作既無別 何得見彼彼 若見和合因 無復云自在
 此和合無主 彼法乃無主 彼愛不自愛 此愛而無作 所得而由他 何云自在作 彼不作過去 謂若恒不滅
 愛此最上數 謂世間恒常 有情塵闇蔽 住此惡功德 謂此說最上 此說世間惡 一三之自性 不合而無有
 是德無所有 彼各各三種 功德雖無聲 此聲有還遠 如衣等無心 由此生快樂 色性之亦然 觀之性無有
 彼等快樂因 有無若衣等 此衣等快樂 此乃性快樂 彼等之快樂 不能得久遠 彼得是微細 云何彼麤細
 快樂如是實 思惟何不受 離麤得微細 微細不久遠 一切物亦然 久遠何不得 快樂得不麤 快樂不常定
 彼無有所生 此說不真實 彼真實德生 彼得無欲住 為食不淨食 而有於因果 愛無價之衣 買睹羅種子
 不愛世間癡 彼住真如智 彼智世間有 云何而不見 同彼世間量 若此分明見 世量而非量 彼無妄言說
 是故觀真如 彼空而不生 知性之不觸 是性而無執 彼性實非實 是故非實性 是故彼夢覺 此疑彼無有
 彼性若見有 乃不實生者 是故知彼性 無因即無所 一切皆無主 因緣中安住 由彼無別異 不住復不去
 於實彼若迷 返為世間勝 為從因所生 為從幻化作 何來彼何去 了知而若此 若此而了知 乃見彼無性
 云何知假實 同於影像等 性若云自有 是因何所立 彼若是不有 彼因故不用 有無之性相 因俱胝百千
 彼位云何性 何得於別性 彼性無性時 是性何時得 無性即無生 當依彼性行 性無過去性 而由性不生
 無有性無性 喻幻化和合 一切有無性 有如是不滅 此一切世間 是故不生滅 知行空不實 喻夢喻芭蕉
 分別滅不滅 一切不可得 性空乃如是 何得而何受 不實恒若斯 彼彼云何得 何苦何快樂 何愛何不愛
 彼愛何所愛 要當知自性 世間亦可知 何名為無上 何人何所親 何生而何得 一切喻虛空 彼此受皆失
 歡喜瞋相對 因喜或鬥諍 瞋惱諸邪行 一切令破壞 罪惡自愛樂 是得惡趣名 死即墮惡趣 得苦而無悔
 或往來天中 生生而得樂 捨於多罪崖 謂真實如是 如是真無性 復互相憎愛 說彼將來惡 溺無邊苦海
 色力并壽命 彼得而唯少 雖獲於快樂 而由飢困者 眠睡災昏迷 如虛幻和合 當盡彼虛幻 若此而難得
 彼學何所作 何行何斷除 彼彼諸魔事 斯為大罪崖 於彼多正道 難勝而不行 復於剎那中 難得生覺悟
 過去未來苦 難竭煩惱海 而於此苦海 我恨苦求離 如是此安住 若自不樂住 如須臾須臾 入火而澡浴
 見如是自利 而受於此苦 無老死自在 彼行因如是 從彼惡法來 感惡而前死 苦火熱如是 我何時得息
 自作於快樂 福雲生繚繞 以我何見知 而說知慧空 稽首具足知 稽首福德重
      菩提心迴向品  第八
 菩提行若此 思惟於行福 菩提行莊嚴 一切人皆得 乃至一切處 身心苦惱者 彼得此妙福 歡喜快樂海
 若有不自在 而處輪迴者 使得世間樂 及得菩提樂 若有世界中 乃至於地獄 而令彼等人 悉受極快樂
 寒苦得溫暖 熱苦得清涼 菩薩大雲覆 復浴法水海 鐵樹鐵山峰 劍林光閃爍 一切成劫樹 罪人喜安樂
 喻迦那摩迦囉拏 鴛鴦鵝鴈聲適悅 池沼清淨無濁穢 微妙諸香生喜樂
 地獄爐炭聚 而得摩尼聚 熱地水精嚴 復寶山和合 以如是供養 善逝宮皆滿 炭火熱劍雨 今後灑花雨
 彼劍互相殺 今後花互散 爛搗諸身肉 喻君那花色 肉骨與火同 棄墮奈河水 以我善力故 令得天宮殿
 彼光如千日 彼滿那枳你 焰魔之獄卒 見者不驚怖 烏鷲等飛類 悉離惡食苦 愛彼普快樂 此得何善生
 福喻於虛空 觀此上下等 如見金剛手 速滅除災患 降彼花香雨 破滅地獄火 云何名快樂 云何名歡喜
 處彼地獄者 得見觀自在 同一切威德 俱胝髻童子 大悲菩提心 救度於一切 以彼天供養 天冠及天花
 乃至悲心花 適悅寶樓閣 天女之言說 百千種歌詠 讚大聖文殊 及普賢菩薩 以此善功德 同於地獄者
 大聖觀自在 觀察地獄苦 無量苦可怖 手出甘露乳 濟彼諸餓鬼 與食與洗浴 令飽滿清涼 離苦得快樂
 如彼北洲人 色力并壽命 聾者得聞聲 盲者得見色 妊娠及產生 喻摩耶無苦 雖衣雖飲食 莊嚴而清淨
 一切隨求意 得利復得益 怖者不受怖 不樂而得樂 煩惱得無惱 見者皆歡喜 病者獲安樂 解脫一切縛
 無力而得力 愛心互相施 安樂於十方 行道一切至 惡事皆滅盡 當成就好事 乘船商賈人 得滿所求意
 安樂到彼岸 親等同嬉戲 飢饉時路行 得伴無所畏 不怖賊與虎 復不怖迷醉 曠野無病難 耄幼無主宰
 賢聖悉加護 諸煩惱解脫 悲愍信智慧 具足相修行 恒得宿命通 而得無盡藏 乃至虛空藏 無緣無方便
 無少才不喜 有情乏名聞 當得大名稱 出家若醜陋 當得具色相 若彼有三界 使彼得丈夫 亦離高下品
 當破我慢意 今我一切福 利諸有情等 常離一切罪 恒作善利事 菩提心所行 菩提行不退 遠離我慢業
 當得佛受記 一切有情等 得無量壽命 壽命得恒長 破壞無常聲 劫樹苑適悅 一切方皆得 妙法而適意
 同佛佛圓滿 彼諸高下石 如掌而平坦 柔軟琉璃色 一切地皆得 諸大菩薩眾 普遍諸國土 以自住光明
 莊嚴於大地 諸樹及飛禽 光明於虛空 說法聲不住 諸有情常聞 佛及佛子等 彼彼恒得見 無邊供養雲
 供養於世尊 天雨依時節 穀麥咸豐實 世間得具足 王法得依行 藥力倍增盛 明力皆成就 羅剎拏吉你
 斯等皆悲愍 無有苦有情 無罪復無病 不輕慢下劣 煩惱無所得 讀誦而自在 隨意而行住 眾集乃恒常
 成就於僧事 苾芻住淨戒 復得一切解 觀察於心業 捨離諸煩惱 苾芻所得利 當遠離鬥諍 諸出家亦然
 不得破禁戒 得戒而守護 恒樂盡諸罪 若彼不破戒 得益往天趣 若彼持缽者 為得於善利 得清淨種子
 名聞滿諸方 永不受罪苦 恒行無苦處 無邊諸有情 供養一切佛 當受一天身 彼成佛世間 不思議有情
 樂佛而得樂 願為於世間 菩薩得成就 彼尊若思惟 彼有情令得 辟支佛安樂 及得聲聞樂 天人阿修羅
 意重而恒護 若彼宿命通 出家此恒得 若彼歡喜地 文殊師利住 我若以彼位 隨力而能與 若知和合住
 得生於一切 若有欲見者 及有欲聞者 如是彼得見 文殊師利尊 如日照十方 為一切有情 彼文殊修行
 我得如是行 彼或住虛空 或住於世間 今我住亦然 得壞世間苦 世間若有苦 彼一切我得 世間一切善
 菩薩之樂得 一藥救世間 一切皆富樂 一切同利養 佛教而久住 以善意清淨 歸命於文殊 我說善知識
 清淨此增長                                      (第四卷終)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