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稱揚諸佛功德經    元魏 天竺三藏 吉迦夜 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祇靈鷲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耆年舍利弗便從座起,偏袒右肩,更整法服,在佛右面,右膝著地,長跪叉手,前白佛言:「唯,天中天!今日現在諸佛.世尊進止康常,今說法者,其數幾何?」
  時舍利弗發是問已,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所問甚快!多所饒益普利一切。諦聽,諦聽!善著心中!吾當為汝具分別說。」
  於是舍利弗聞佛許可,歡喜踊躍,叉手白言:「諾!當善聽,願樂欲聞!」
  佛告舍利弗:「東方去此千萬億諸佛剎土,有世界名曰天神,其國有佛,名曰寶海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聞寶海如來名號者,執持諷誦,歡喜信樂,其人當得七覺意寶,皆當得立不退轉地,疾成無上正真之道,卻六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有世界名曰寶集,其國有佛,號曰寶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寶英如來名號者,執持諷誦,歡喜信樂,五體投地而為作禮,若使三千大千佛剎滿中七寶,持用布施滿百歲中,所得功德寧多不乎?」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得聞寶英如來名號,持諷誦者作禮之德,十方億倍過出布施功德者上。」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寶集世界,度八百佛剎,有世界名曰寶最,其國有佛,號曰寶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寶成如來名號者,執持諷誦,以清淨心歡喜信樂,卻五百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寶最世界,度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光明,其國有佛,號寶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寶光明如來名號,執持諷誦,歡喜信樂,於三塗中悉得解脫。」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光明世界,度千五百佛剎,有世界名曰幢幡,其國有佛,號曰寶幢幡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寶幢幡如來名號者,持諷誦念,歡喜信樂,其人則為成法珍寶。」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幢幡世界,度二千佛剎,有世界名曰一切眾德光明,其國有佛,號寶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寶光明如來名者,持諷誦讀,歡喜信樂,五體投地而為作禮,卻二十萬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眾德世界,度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妙樂,其國有佛,號曰阿閦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阿閦如來名號者,捉持諷誦,歎說其德,復勸他人令學諷誦。」
  爾時波旬將四種兵來詣佛所,而作是語:「寧使捉持餘千佛名,亦勸他人令使學之,不使捉持阿閦佛名。其有捉持阿閦如來名號者,我終不能毀壞其人無上道心,我亦當能毀壞斯等無上道心。」
  佛告魔言:「汝能毀壞誰之道心?」
魔言:「其求大乘、捉持阿閦如來名者,我心則生愁憂、熱惱。如我今日復得熱惱,用聞阿閦如來名故!」
魔言:「亦復有眾生,其數甚多,捉持餘佛名號者,我或當能毀壞其人正覺道心。」
  佛告魔言:「汝莫愁憂、懷於惱結,汝終不能毀壞此等無上道心!」
  魔波旬言:「有何因緣?」
  佛告魔言:「汝為隱蔽歸命諸佛功德之行。所以者何?阿閦如來自當觀視擁護其人。」
  時舍利弗即白佛言:「波旬今日於如來前,云何欲作師子之吼,欲破眾生正覺道心?其有眾生捉持阿閦如來名者,及餘一切諸佛名號,魔審當能毀壞其人正覺心乎!」
  佛告舍利弗:「我今觀睹諸眾生,其有捉持諸佛名者,若有呵罵誹謗之者,斯人則為造大惡行,致無量罪,入阿鼻獄具受眾苦。」
  舍利弗言:「有誹謗經者,其數幾許?」
  佛言:「十方諸佛為諸眾生廣說法時,皆先讚歎阿閦如來名號功德,眾生聽聞其功德者,終無厭足。若有眾生得見如來,聞其功德,未曾有能謗此經者,諸佛.如來不於五濁弊惡之時興出於世,
如我今者於此忍界下劣叢殘諸眾生中而作佛也。阿閦佛國嚴淨最好,終不爾也!當知,舍利弗!斯尊法輪隨次分布丘聚國邑,若族姓子、若族姓女一心信行,當廣宣傳此諸經法。
當知,舍利弗!聞此經者,誹謗輕毀所受之報,汝今諦聽!」
  舍利弗言:「諾!當善聽。」
  佛言:「犍陀梨國謗此經者滿百千人,造斯惡行,當墮阿鼻大泥犁中;次復北方國名罽賓,其國經法興盛久住,而此國中五百千人謗此經法,此眾生輩死墮阿鼻大泥犁中。
舍利弗!於眾聚中當有共謗此經者,有八萬人墮阿鼻大泥犁中。東方少有信斯經者,多造阿鼻泥犁行,有百千人死入阿鼻大泥犁中;南方二百千人當謗此經,死入阿鼻大泥犁中;
西方有百萬人當謗斯經,死墮阿鼻大泥犁中。當知,舍利弗!緣覺智慧不能度量如來之智,況諸聲聞及諸眾生未成道果、為生死水所漂流者,欲度如來智慧功德,未之有也!
夫黠慧者當自思惟:『諸佛功德不可限量,諸佛智慧不可思議,諸佛已成一切種智三達無閡,而我癡冥無有是智,諸佛已成一切智者,自當知之我所不了。若我不了,不當謗毀四句一偈,何況謗毀斯大尊經,造斯大罪,眾惡行聚無央數劫,當在阿鼻大泥犁中於彼止宿。』是故,舍利弗!若族姓子、族姓女當作是意:『我今乃聞此大尊經而不誹謗,乃卻阿鼻一劫之罪,我等今當自慶歡喜,興大踊躍。』緣此之故,無央數劫常當與此大法共俱。」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妙樂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曰無量,其國有佛,號大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大光明如來名者,執持諷誦,歡喜信樂,其人所生未曾不值諸佛世尊,住不退轉,必得成就最上正覺。」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無量世界,度六萬佛剎,有世界名曰眾華,其國有佛,號無量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無量音如來名者,淨心信樂,三反稱言:『我今一心禮無量音如來!』其人當得無量音聲,及得如來淨光之音。」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眾華世界,度萬四千佛剎,有世界名無塵垢,其國有佛,號無量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無量音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卻十二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無塵垢世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莫能勝,其國有佛,號大名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大名稱如來名者,淨心信樂,諷誦不忘,長跪叉手而作是言:『我今禮大名稱如來!』作七寶阜如須彌山,持用布施滿百歲中,所得功德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持大名稱如來名號作禮之者,得其功德巨億萬倍,過出布施功德者上,不得為比!」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莫能勝世界,度三千佛剎,有世界名光明,其國有佛,號寶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寶光明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者,當卻十劫生死之罪,住不退轉,必成無上正真之道。其有誹謗、其不信者,當在阿鼻大泥犁中壽命一劫。」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光明世界,度萬五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多光,其國有佛,號得大安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大安隱如來名者,歡喜信樂,諷誦不忘,當作是念:『持此功德,普使一切無量眾生而得安隱。』其人則受無量功德,便能安隱一切眾生。」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多光世界,度七千佛剎,有世界名摩尼光,其國有佛,號大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大光明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讀,其人當得如來十力。」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珠光世界,度八千佛剎,有世界名曰正直,其國有佛,號正音聲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正音聲如來名號者,淨心信樂,持諷誦讀,其人當得如來四諦平等之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正直世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光明尊,其國有佛,號無限淨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無限淨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者,大千世界滿中七寶持用布施,所得功德寧多不乎?」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捉持無限淨如來名者,所得功德百千萬倍,過出布施功德者上,無以為比。少功德人不得聞此如來名號,於千佛所造立德本,爾乃得聞此尊佛名,卻生死罪四十八劫。」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光明尊世界,度九千佛剎,有世界名曰音響,其國有佛,號月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月音如來名號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其人所得清淨功德,成具畢滿如月盛明,立不退轉,當成無上正真之道。」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音響世界,度萬二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安隱,其國有佛,號無限名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無限名稱如來名者,一心信樂而諷誦者,長跪叉手自作是言:『今我禮無限名稱如來.至真.等正覺!』計於其人所得功德,若積七寶如須彌山,持用布施滿百歲中,所得功德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得聞無限名稱如來名者,持其名號歡喜作禮,其福甚多,比於布施過出百倍,無以為比。」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安隱世界,度千五百佛剎,有世界名曰為日,其國有佛,號日月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日月光如來名號者,歡喜敬心,兩膝著地,長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禮日月光如來.至真.等正覺!』其人疾得成就無上正真之道。」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日世界,度三十佛剎,有世界名曰清淨,其國有佛,號無垢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無垢光如來名者,若天、若人、龍及閱叉、若諸非人,歡喜信樂,一心敬禮,斯等皆得立不退轉,成無上最正覺道,終不畏墮三塗之中。」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清淨世界,度半大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琉璃光,其國有佛,號曰淨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淨光如來名號者,誦其名號,歡喜作禮,若天、若龍、閱叉及與非人,此等壽終當生天上及與人中,未曾失於天人之路,常當得值法之盈利,貪心、瞋恚、愚癡之意疾得清淨。若有謗毀而不信者,六萬歲中在於盧獵泥犁受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琉璃光世界,度三百佛剎,有世界名得大豐,其國有佛,號日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斯佛名者,歡喜信樂,念其如來。斯等之類,譬若日輪,皆悉具滿白淨之法,降伏眾魔及諸外道,卻四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大豐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曰得立正覺侍從,其國有佛,號無量寶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無量寶如來名號,歡心信樂,持諷誦者,斯輩皆當得七覺寶,能立眾生於最寶中,眾德之聚日日增長。」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立正覺世界,度五千佛剎,有世界名蓮花光,其國有佛,號蓮花最尊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蓮花最尊如來名號,歡喜信樂、持諷誦者,猶若妙花在尊法室,功德智慧日日增長,譬如蓮花從水湧出,卻五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蓮花光世界,度十萬億佛剎,有世界名普度眾難,其國有佛,號曰身尊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身尊如來名號者,盡心信樂、持諷誦者,其人疾度生死之海,能除眾生諸欲飢渴,當作快士,為於世間而作福田,能受三界一切供養。其有目見此如來者,歡喜信樂,當為世間作大法師,得金剛力,立不退轉,當成無上正真之道。其有女人聞此身尊如來名者,盡心淨意、歡喜信樂、無諛諂者,厭污女身,從是以後更止不受女人之身,卻六十劫生死之罪。
  「如是,舍利弗!其有得聞身尊如來名號者,斯等為獲無極之德,是故當求正覺之道,普救一切令離眾苦。」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度眾難世界,度二十佛剎,有世界名曰堅固,其國有佛,號曰金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金光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斯等皆當為佛光明之所護持。成佛之時,於諸如來光明廣遠而得自在,悉得如來一切眾德。是故至心普當信樂諸佛尊號,悉得無礙辯才之慧,終不諮受下劣之法,諸願之行當疾成滿。其有聞此諸如來名,當自勸發起於尊意,發金剛志,求無上道,此等皆當卻十二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堅固世界,度十佛剎,有世界名曰無際,其國有佛,號梵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梵自在王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叉手作禮,其人必當得見其佛,作轉輪王,立不退轉,當成無上正真之道。」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無際世界,度二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為月,其國有佛,號金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金光明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此等後生,常為眾生廣說經法,雖為分別一切如夢、如水中月、幻化之法,用寤眾生,從是以往終不復墮惡道之中。當與大德眾聚共會,而常歡喜,能使眾生而得快樂。後作佛時,以大乘法興顯於世,無有二道。」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月世界,度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火光,其國有佛,號曰金海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金海如來名號者,盡心信樂、持諷誦者,得不退轉,必成正覺。所以者何?其佛.如來本行菩薩道時,作是誓願:『若使有人生我國者,及在他方諸佛國土,聞我名號,斯等當住不退轉地,成最正覺,我當盡為滿具如來無上之願!』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火光世界,度十八佛剎,有世界名曰正覺,其國有佛,號龍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龍自在王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者,若使郡縣、村落之中雨、雹、霜時,以右膝著地,叉手作禮,而作是言:『龍自在王如來本行菩薩道時,無數諸龍於厄難中悉度脫之,由此功德自致成佛。作是誓言:「若我剎中及諸佛土,若我在世般泥洹後,若有諸龍雷、電、雹、霜恐怖眾生,以龍自在王如來威神功德智力,至誠誓願,口作是言,頭面作禮,疾得度脫。」』
當知,舍利弗!如是厄難疾得解脫,唯除宿罪不能得免。一切諸龍若在厄難聞此佛名,於眾厄中疾得解脫。其有執持斯佛名者,復勸他人令使誦持增益功德,必當得往生此佛國,求最正覺,立不退轉,疾成不久。」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正覺世界,度十億佛剎,有世界名曰喻月,其國有佛,號一切花香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一切花香自在王如來名者,淨心信樂、持諷誦者,斯其人等所生之處,當得恒沙戒香具足,一切妙香香氣遍熏,諸佛剎土眾戒具滿,常能奉持未曾缺犯。」
  舍利弗言:「本何因緣乃能如是?」
  佛言:「其佛本行菩薩道時,作是誓願:『我若在世般泥洹後,若有眾生持我名字一心信樂,皆悉當得如是戒香!』是故,舍利弗!常當興立大敬信心於諸如來,如是諸佛擁護其人,使得功德不可計量。若有持此諸佛名者,從其所願得之,皆悉當得諸佛智慧而令備滿,得不退轉。長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禮此一切花香自在王如來!』常念不忘,卻十四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喻月世界,度二千一億佛剎,有世界名曰星王,其國有佛,號曰樹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樹王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者,斯輩皆當得諸法樂,壞諸魔兵,裂破羅網。若聞此經,輕慢誹謗,用相調戲,滿六萬歲於僧迦泥犁受其罪報。若有言:『我不信此經!』於七萬歲常在餓鬼,不聞飲食、水、穀之名。」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星王世界,度五十五佛剎有世界,其國有佛,號曰勇猛執持牢杖棄捨鬥戰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勇猛執持牢杖棄捨鬥戰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者,乃至夢中,此等眾生,譬如金剛伏眾魔兵,以諸智慧消伏諸欲。其有得聞此佛名號一心信者,審諦自知:『我等前世以為曾見此佛.世尊遊於菩薩徑路之時,而不疑也!我等當發弘誓之願,莫從大乘而得退轉,但當自慶,歡喜踊踊,進大法路,得聞如來種姓名號。諸佛普利益於一切,不捨一人而取滅度;諸佛大慈,普愍眾生,雨於法雨。』其有得持此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所得功德,我當為汝取少譬喻。如恒邊沙諸佛國土,滿中七寶持用布施,所得功德寧多不乎?」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不可思議!」
  佛言:「分大海水一渧為一分,布施功德猶若一渧,持佛名者所得功德,如大海水,不可為喻,少功德人不能堪任聽斯經典。若使有人久殖德本,得聞斯法,信而不疑,若使地獄、畜生、餓鬼及長壽天聞此經者尚得大福,況復有人已種德本,聞斯經法所得功德寧可喻乎!」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佛土,度二十佛剎,有世界名曰豐饒,其國有佛,號內豐珠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內豐珠光如來名者,一心信樂,持諷誦念,斯等皆當獲大功德,終不畏墮三塗之難,所發弘誓如意、得滿大乘之願。若今現在般泥洹後,其有得聞內豐珠光如來名者,信樂誦念,斯等皆當得大乘法樂而以自娛,及受天上、人中快樂,常當得生清淨佛土,於諸佛國具滿眾願。從意所欲,於三乘法而得滅度,於其中間從此佛所,獲功德聚甚大弘廣,恒沙劫中所作眾罪,悉當棄捨不受,唯除逆罪、起瞋恚意向諸快士。此等之類於久長世,地獄之中受斯罪畢,因得聞此佛名功德所致,其後如願於三乘中而取滅度。當知,舍利弗!眾惡之行慎莫造作,如我於此經中上章所說,不可起恚向於焦柱,何況懷惡向於眾生;已立信心向成道者,況起瞋恚、懷於誹謗向諸如來無量慧等。如此之人於無數劫在地獄中,具受無量苦惱之罪,爾乃得出。我為斯等求於大乘信解者故,而說斯法。其有毀壞大乘法者,實當具受無量大苦,信樂之者,自果當立不退轉地,必成正覺。」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豐饒世界,度八十佛剎,有世界名最香熏,其國有佛,號無量香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無量香光明如來名者,持諷誦念,一心信樂,最後念之,斯等皆當得不退轉地,成最正覺。成正覺已,諸毛孔中出眾妙香,遍至十方猶若雲起,非是下劣少智之士、學淺法者,而解斯經。吾亦道眼觀睹斯等諸眾生類,其有信樂斯經法者,過去世間無數劫中,於諸佛所集諸慧法造眾德本,今乃得聞此尊妙法。最後末世聞斯典教,信而奉持,未曾生意而懷誹謗,初未曾有不解法時,卻四十劫生死之罪。其人功德如月欲滿,為於世間而作快士,應當得受一切恭敬,而為眾生作良福田。」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香熏世界,度五十佛剎,有世界名龍珠觀,其國有佛,號師子響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師子響如來名者,持諷誦讀,一心信樂,念於戒行,斯等皆當立不退轉,成最正覺,作眾德輪,入白淨法,於中旋轉過出於世,卻二十劫生死之罪。若族姓子、族姓女、若人、非人,其諸厄難疾得解脫,現在於世有得聞斯佛名者,於諸世間猶若尊塔。」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龍珠觀世界,度三十佛剎,有世界名曰修行,其國有佛,號大強精進勇力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大強精進勇力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右膝著地,叉手作禮,自作是言:『我今禮大強精進勇力如來.至真.等正覺!』斯其人等,遊生死中多所饒益,得大戰力,退卻眾魔,伏諸外道,卻二十五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修行世界,度四十佛剎,有世界名曰堅住,其國有佛,號過出堅住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過出堅住如來名者,淨心信樂,持諷誦念,此等皆當堅住大乘,於諸尊法得堅固財,加得大福,晝夜日日增益功德。」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堅住世界,度三十六佛剎,有世界名曰光明,其國有佛,號鼓音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鼓音王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長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禮鼓音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所得功德,三千大千一切世界滿中珍寶持用布施,得其功德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持此佛名功德甚多,過出施上百千萬倍。」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光明世界,度百五十佛剎,有世界名眾德室,其國有佛,號曰月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月英如來名者,盡心信樂,若天、若人、龍及非人,聞此佛名,持諷誦念,斯等皆當得入清淨,猶若蓮花不著塵水,於眾惡中悉無所犯。若有女人得聞月英如來名者,淨心信樂無有諛諂,從是以後更止不受女人之身。若有不信輕慢謗毀,當二十劫在於阿鼻大泥犁中具受眾苦。若使有人盡心信樂,懷大恭敬,卻二十一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眾德世界,度十萬億佛剎,有世界名住栴檀地,其國有佛,號超出眾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佛告舍利弗:「其佛本行菩薩道時,自作是言:『我成正覺興出世時,其剎土中無有八難!』用是誓願自淨佛國。若有得聞超出眾花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斯等大士於諸世間,多所利益,如大藥王。」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栴檀世界,度二十億佛剎,有世界名曰善住,其國有佛,號世燈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世燈明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斯等皆當脫三塗厄,唯除逆罪、起瞋恚向諸快士。其有持此如來名者,為得此尊妙法之寶,卻二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善住世界,度八十億佛剎,有世界名曰光明,其國有佛,號休多易寧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所以世界名光明者,其國佛土地平如掌,以眾蓮花布滿世界;其土如來光明晃晃,猶若大火晝夜常照;其佛國土光明巍巍最尊第一,常於大眾轉尊法輪。若使有人三千世界以金布地,復以妙衣莊飾其地,悉令彌滿三千世界持用布施,得其功德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聞休多易寧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其人得福過出布施功德者上數百千倍。斯等眾生自恣發願,如意得之,卻六十劫生死之罪。後成無上正真道時,其佛國土嚴淨快樂、尊貴無比。」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光明世界,復有剎土名圍遶月,其國有佛,號曰寶輪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圍遶世界,有剎土名度覺,其國有佛,號常滅度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而今現在轉不退轉無上法輪。」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度覺世界,有剎土名須彌脅,其國有佛,號淨覺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而今現在廣說經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過須彌脅世界,有剎土名名稱,其國有佛,號無量寶花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而今現在廣說妙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過此名稱世界有剎土,名妙軟,其國有佛,號須彌步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而今現在於大眾中廣說經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過此妙軟世界,有剎土名豐養,其國有佛,號寶蓮花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現在大眾廣說經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過此豐養世界,有剎土名蓮花踊出,其國有佛,號一切眾寶普集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現在說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去此蓮花踊出世界,有剎土名曰金光,其國有佛,號樹王豐長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現在說法。」
 「復次舍利弗!東方過此金光世界,有剎土名曰清淨,其國有佛,號轉不退轉法輪眾寶普集豐盈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與諸菩薩無央數眾前後圍遶,轉不退轉無上法輪。」
  「復次舍利弗!東方過此清淨世界,有世界名曰淨住,其國有佛,號圍遶特尊得淨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斯諸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東方,其有宣揚諸如來名,廣分別說,令人受持,復有餘者不可計數,今悉現在說無上法。其有得聞斯諸佛名,盡心信樂,以膝著地,長跪叉手,普為東方諸佛作禮,持諸佛名,三作是言:『我今普禮東方一切諸佛.世尊!』其人得福不可限量。」(上卷終)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度十萬億佛剎,有世界名曰真珠,其國有佛,號日月燈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日月燈明如來名者,持諷誦念,歡喜踊躍,至心信樂而無有疑,如來言教實為快善,無數千人淨心敬信,悲喜情踊為之雨淚。此眾生輩自當憶知:『吾等往昔為曾值見此諸佛已!』
若有女人,其有得聞日月燈明如來名者,歡喜信樂,從是已後所生之處,止更不受女人之身。十方世界其有得聞斯佛名者,皆當得立不退轉地,必成正覺,於諸欲中意常清淨,不為欲垢之所纏縛。
此佛剎人及與他方諸眾生類,聞此如來名號者,計其功德不可限量,不以言辭所可稱說、能盡其德,魔王官屬終不堪任毀壞其人無上道心。」
  佛語舍利弗:「魔王常欲索此經便欲斷絕之。所以者何?為諸欲聚之所纏縛。雖爾,舍利弗!斯之伴黨最為後世時,會當信樂斯尊經法而不謗毀其信樂者,斯之正士如優曇花,在於世間宜受一切三界供養!」
  舍利弗言:「惟,天中天!最後末世兇愚暴惡,幾所眾生有能信持日月燈明如來名者,及諸世尊.如來名號歡喜信者?」
  佛言:「我今現在諦觀察之,比丘僧中終不見有,被白衣者最後末世亦復如是,信樂斯經諷誦之者,亦復少有,百萬之中若一、若兩。」
  舍利弗言:「設有聽受信斯經者,所得功德為幾許?」
  佛言:「諸如來於無數劫遊於五道,拔濟眾生三塗之厄,滿具一切弘誓之願,興出於世,廣為眾生敷陳妙法,實為難值,用說正法故,多所利益。一切眾生其有聞者歡喜信樂,斯等皆當疾能解了我之智慧,卻生死罪百劫在後。其聞此法不信樂者,斯之等輩我悉見之。」
  舍利弗言:「惟,天中天!有幾所人謗毀斯經,所得罪報受幾時苦?」
  佛言:「斯眾生輩,六十億歲於地獄中具受眾罪,為以謗毀諸如來等正覺法故。舍利弗!斯法興盛幾時之間,在所之處,愚癡之人於中造立地獄之行,用謗諸佛.如來之故。是故,舍利弗!夫黠慧者,若族姓子、族姓女,最後末世聞此妙法,信不誹謗,宜當自慶,歡喜踊躍,作是思惟:『我等不謗如來之法,身之所受惡行苦報吾已得脫!』」
  佛告舍利弗:「最後世時,大千世界滿中七寶持用布施,猶尚易得;聞有讚歎斯眾功德,實難得值——值此法者皆為如來之所護持!」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真珠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裁光,其國有佛,號曰須彌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須彌如來名號者,持諷誦念,歡喜信樂,長跪叉手,當為作禮,當得無比功德之報,魔王不能毀壞其人無上道心,猶須彌山堅住不動,功德甚多,日日增益,不可限量。」 (裁光世界,丹本戒光)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裁光世界,度萬四千佛剎,有世界名曰音響,其國有佛,號大須彌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大須彌如來名,盡心信樂,持諷誦念,若至夢中,斯等之人終不更起恚亂之意向諸快士,得不退轉當成正覺。斯諸正士當解妙慧,了一切法猶若如夢,卻八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音響世界度五千佛剎,有世界名紫磨金,其國有佛,號阿提彌留(晉言超出)須彌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阿提彌留如來名者,盡心信樂,持諷誦念,所得功德,設使有人持閻浮檀金,布於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彌滿持用布施,其人得福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持諷誦念阿提彌留如來名者,淨心信樂,所得功德過出施上百倍有餘,無以為比。若有常念此如來名,卻生死罪十劫在後。」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紫磨金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色像光,其國有佛,號喻如須彌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喻如須彌如來名者,淨心信樂,持諷誦念,以膝著地,長跪叉手,而為作禮,如斯人等當得智慧猶若大海,悉能奉持諸佛之法,疾得成就正覺之道。」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色像光世界,度萬八千佛剎,有世界名過珠光,其國有佛,號曰香像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香像如來名號者,彈指之頃恭敬淨意,念斯如來所得功德,假令有人持閻浮檀金,布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彌滿持用布施,其人得福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口中諷誦香像如來名號者,如彈指頃功德殊特,過出施上百倍有餘。所以者何?一反唱聲稱斯佛名,獲大盈利,何況目睹如來色像,作禮恭敬,及泥曰後入於廟寺,瞻覲形像,禮拜虔恭,所得功德寧可稱乎!」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珠光世界,度無數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得勇力,其國有佛,號三曼陀揵提(晉言圍繞)香熏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舍利弗!其佛.如來本求大乘,為菩薩時作是誓願:『我設先世供養諸佛,及復供養彌嘉揵尼如來正覺!』燒名好香,丸如芥子,自誓願言:『願我今日持此功德成作佛時,身諸毛孔悉出妙香,熏遍十方恒沙世界,猶若雲起,皆令彌滿他方佛國無量世界,一切眾生得具戒香。聞我名者,斯等一切成作佛時,我諸毛孔亦出斯香遍無量國,三曼陀揵提如來,亦自滿具一切諸願。』若使有人讚歎、廣說如來名德,若族姓子、族姓女七日之中飢不獲食,故當往聽、歎說如來功德之法。所以者何?聞斯佛名所得功德不可限量。」
  舍利弗言:「如是,世尊!其有得聞三曼陀揵提如來名,所得功德不可稱量,甚多乃爾!最後世時,若族姓子、族姓女聞斯功德歡喜踊躍,及復得聞諸佛名號功德法者,魔王不能毀壞其人無上道心。所以者何?諸佛.世尊皆共擁護此等眾生,是故魔王不能得壞其人道心。」
  佛言:「設我讚歎斯佛功德,眾生聞者,或能惑亂。所以爾者,此等之類福德淺薄、無黠所致,不能信持。若有信者,舍利弗!皆當歡喜,踊躍自慶,此等必當成最正覺。而於此中所得功德,我當為汝引少譬喻。諸佛大慈皆欲使人入其法中,十方世界滿中七寶持用布施,所得功德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得聞三曼陀揵提如來名者,得福甚多,過出施上百倍有餘;加復作禮,五體投地,得其福德不可思議,卻生死罪百劫在後。」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得勇力界,度十億佛剎,有世界名曰雲厚無垢光,其國有佛,號曰淨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淨光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彈指之頃發大慈心,其人至心慕樂斯佛已,自作是言:『今我得聞斯佛名號,彈指之頃發大慈心,持此功德,願使十方一切眾生得解如來微妙之慧!』當知,舍利弗!斯等眾生發弘誓願,於中所得功德之福,如恒邊沙諸佛國土,滿中七寶持用布施,其所得福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世尊!不可稱量。」
  佛言:「不如有人誦持淨光如來名者,歡喜踊躍,彈指之頃發大慈心,興弘誓願,所得功德比於布施過上百倍。諸正士等欲布施時,當作法施,斯之功德疾得成就正覺之道,卻八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雲厚無垢光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曰法界,其國有佛,號曰法最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法最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長跪叉手,頭面作禮,斯等皆當而能護持諸佛之法,於佛法中所得大利,目見如是。以是之故,皆當信樂持斯佛名,加廣宣傳、闡揚佛德,發尊覺意,
不當起心作輕慢行。向於如來敬信之者,悉能滅除三塗之苦,皆由斯德。諸佛.世尊無數劫中,聚眾德本、具如來行實為謙苦,久遠難量,乃得成就如來法身,暢達正覺,一切之智實為甚難。以是之故,不當生慢,皆當興立敬信之心向於如來。一切世界設滿中水,水上有板而板有孔,有一盲龜,於百歲中乃一舉頭,欲值於孔,斯亦甚難,求索人身甚難、甚難!於此欲得除去八難之患,若有得聞斯經法者,眾難、惡道皆悉永絕。以是之故,當發大願求解最尊無比之法!若一發意於如來者,喜心信樂,斯等疾近正覺之道,卻二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法界,度五萬五千佛剎,有世界名曰星自在王,其國有佛,號香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香自在王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長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禮香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當發大慈,持功德聚,使諸如來及諸弟子長受天樂,亦受法樂,一切眾生皆亦如是。若使有人不慕泥洹,斯等皆當住不退轉,疾成正覺!』三千世界滿中七寶,持用布施滿千歲中,所得功德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
  佛言:「不如有人持斯佛名發大慈心得福甚多,比於施德過上百倍,卻三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星自在王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曰正真,其國有佛,號大集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大集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如此人等與諸佛法常共合偶,亦不起意樂入泥洹。」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正真世界,度八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廣博,其國有佛,號香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香光明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斯等皆當得不退轉,成最正覺。所以者何?香光明如來本遊菩薩徑路之時,作是誓願:『我作佛時,一切眾生聞我名者,得不退轉,疾成正覺;在於三塗恐怖之中,疾得解脫!』」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廣博世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曰廣遠,其國有佛,號曰火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火光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者,斯等皆得無限之福。其有謗毀而不信者,獲無量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廣遠世界,度萬五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無崖際,其國有佛,號無量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無量光如來名者,盡心淨意,歡喜信樂,斯等眾生,為此如來光明威神之所護持,卻生死罪十劫在後。其有謗毀而不信者,當二十劫在波多畔泥犁中。」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無崖際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曰堅固,其國有佛,號曰開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開光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者,魔王眾兵不能毀壞其人道心。」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堅固世界,度二千五百佛剎,有世界名曰馬瑙,其國有佛,號月燈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斯佛名者,持諷誦念,斯等皆當為世作導,應當得受世之供養,斯其人等為持天上之牢杖也。當知,舍利弗!此諸佛名在於郡縣、丘聚、村落、諸國邑則神塔也!所以者何?舍利弗!最後末世,斯諸快士、正覺之名甚難得值,其有聞者皆當歡喜,一心信樂。」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馬瑙世界,度八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妙香,其國有佛,號日月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月光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若於夢中若聞、若說展轉相語,此輩皆當歡喜踊躍,當得無量功德之報,道心堅固如須彌山,不可傾動,一切魔王不能毀壞。」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妙香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曰為日,其國有佛,號日月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佛國土無有四路。何等為四?無有地獄、餓鬼、畜生、貧窮下賤。其佛.世尊本求道時,作是誓願:『設我成佛、若泥洹後,其有眾生聞我名者,皆當得住不退轉地,疾成無上正真之道,亦使此等成立國土,無上道田所願具足,亦當如我眾願悉滿!』舍利弗!若有得聞月光明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此等眾生亦當具滿無上道願,如此世尊。」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日世界,度萬八千佛剎,有世界名曰金珠光明,其國有佛,號曰火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火光如來名號者,信樂歡喜,持諷誦念,斯等已持智慧之炬,越度一切生死之海。當各精進,一心信行;晝夜常念,莫得疑懈;當廣宣化,設於法施。一切魔王不能毀壞其人道心,況於外道能毀呰耶!」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金珠光明世界,度萬六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眾色像逆鏡,其國有佛,號曰集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眾生生彼佛剎,甫當生者、現已生者,此等正士過逾一切人、天像貌,眾相嚴容,端正姝妙,光明巍巍,非天、世人所受之體。其有得聞集音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後生之處常得端政,顏容妙好,心常歡喜,信樂諸佛。」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眾色像界,度萬三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眾聚,其國有佛,號最威儀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最威儀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其人為得世間最尊,天龍、鬼神之所敬仰,卻二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眾聚世界,度十萬佛剎,有世界名曰勝戰超度無極,其國有佛,號光明尊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光明尊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若天、若人、閱叉、鬼神斯眾生因此功德,會得成就正覺之道,卻三十劫生死之罪。若有輕謗而不信者,滿八萬歲在於大泥犁,具受眾苦。」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勝戰超度無極世界,度五千佛剎,有世界名一切音響,其國有佛,號蓮花軍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蓮花軍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若使有人大千剎土,滿中珍寶持用布施,其人得福寧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世尊!不可稱量。」
  佛言:「不如有人持諷誦念蓮花軍如來名者,所得功德過於布施功德者上,常與諸佛.世尊共會。卿舍利弗!汝曹不能都盡堪任聽此功德。斯佛.世尊從久已來,於諸禪中具諸德本,其有信持此佛名者,其人皆當超過三界,猶若蓮花從水踊出。」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音響世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曰月光,其國有佛,號蓮花響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舍利弗!此如來尊何故名曰號蓮花響?初昇道場,坐蓮花上成最正覺,無數諸天在虛空中,異口同音共唱聲言:『蓮花響佛今出於世,其音遍聞大千剎土!』以是之故號蓮花響。其有得聞斯佛名者,歡喜信樂,長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禮蓮花響如來.至真.等正覺!』斯等終不墮於惡道,遊諸恐難疾得解脫,惟除五逆惡罪行者。」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月光世界,度三萬佛剎,有世界名天自在,其國有佛,號曰多寶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舍利弗!其佛.世尊何故名曰為多寶乎?本遊菩薩徑路之時,有不可計聲聞之眾,悉來從其啟受經法,異口同音共作是言:『斯之正士乃能有此深妙法寶!』因號名曰為多寶也。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聞斯佛名者,歡喜信樂,長跪叉手,三反稱言:『我今禮多寶如來.至真.等正覺!』其人所生在諸佛剎,心常解了一切諸法。所以者何?斯佛.世尊為菩薩時發是誓願:『如此人者自成法寶,以寶為徒從!』」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天自在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曰蓮花,其國有佛,號師子吼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師子吼如來名者,歡喜信樂,長跪叉手,三舉聲言:『我今禮此師子吼如來.至真.等正覺!』斯其人等所生之處,皆當悉能作師子吼,聲揚法音遍于三千,化度無量眾生之類,卻五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蓮花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曰明星,其國有佛,號師子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師子音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斯其人等後生之處,得無量音,及得如來淨光之音。所以者何?若散花香於虛空中,稱南無佛,得福無量,況睹靈廟如來形像,至心禮敬,散花香者,斯等在世猶若好花,莫不鮮澤。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明星世界,度萬五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無憂,其國有佛,號精進軍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精進軍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一心奉信無憂剎土,以清淨心盡誠敬信於此如來,斯等皆當成等正覺,能為眾生廣轉法輪。所以者何?其如來尊本求道時興此誓願:
『吾成正覺,一切眾生聞我名者,其人皆當生我剎土,悉當具滿如來之慧!』舍利弗!若有謗毀、輕慢、不信、更相調戲、持用作笑,此輩億歲在地獄中具受罪報。」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無憂世界,度萬佛剎,有世界名金剛聚,其國有佛,號金剛踊躍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金剛踊躍如來名者,一心信樂,持諷誦念,若於夢中聞斯佛名,其人皆能破壞三毒,消散諸欲,得不退轉於諸佛法。」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金剛聚世界,度千億佛剎,有世界名曰恐明珠,其國有佛,號度一切禪絕眾疑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度一切禪絕眾疑如來名者,歡喜信樂,至心諷誦念其如來。若復有人說斯佛名,其有聽者當以質直、無諛諂意宣傳之者,真正說之,斯等皆能壞眾魔兵及諸外道倒見之徒,悉能決散一切疑結,必得成就正覺之道。」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恐明珠世界,度千八百佛剎,有世界名曰花香,其國有佛,號寶大侍從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舍利弗!若有得聞寶大侍從如來名者,歡喜踊躍,一心信樂,持諷誦念,斯其人等能為世間作大珍寶,當轉無上正法之輪。如是,舍利弗!聞斯佛名信樂之者,得大利益,功德乃爾!其有畏惡生死之難,傾其心意著在聲聞、緣覺之道,此等徒類小誓淺智,志存下劣,不能堪任尊妙之道,放捨如來廣大之慧,斯之等輩不能信解此深妙義。其有眾生求廣妙慧,傾於眾德著最特妙乘,於此法中,但當求索無盡之藏,除去慳心褊狹局意,發無蓋哀,但欲充滿眾生之願,作是施與,於如來田得無盡報,會當解了正覺之慧,能以財寶施與眾生,令使一切各得快樂,願此眾德著於無上正真道中。舍利弗!其有得聞斯佛名者,及諸如來功德名號,加廣宣傳稱揚說時,若有不信謗毀之者,四十億歲在加羅秀領泥犁之中具受眾苦。」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花香世界,度六千佛剎,有世界名曰喜起,其國有佛,號曰無憂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無憂如來名號者,發歡喜心,信樂諷誦,斯諸人等於眾欲中無所污染,不為諸欲之所拘礙,心如蓮花不著塵水,得不退轉,悉能安隱一切眾生。後成正覺,若有眾生聞其名號,至心諷誦,
歡喜信樂,若存在世、若泥曰後,斯等亦得最特妙乘,為世導師,皆當逮得無量功德;所生之處,其人未曾不值佛時。」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喜起世界,度二萬佛剎,有世界名曰哀色,其國有佛號地力持踊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地力持踊如來名者,淨心歡喜,持諷誦念,五體投地而為作禮,念其如來一日一夜,斯人當得立不退轉、難動如地,一切眾魔不能毀壞其人道心,得無量慧猶若大海,斷生死路,卻二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哀色世界,度十四佛剎,有世界名曰為天,其國有佛,號最踊躍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最踊躍如來名者,歡喜踊躍,持諷誦念,長跪叉手而為作禮,當作是言:『我今禮最踊躍如來.至真.等正覺!』此等眾生當為最特殊妙大乘之所捉持,亦能饒益一切眾生,三塗、八難悉為永除。」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天世界,度八千佛剎,有世界名栴檀光,其國有佛,號曰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自在王如來名者,益加信樂,若更相勸持此佛名,斯皆當得無量之福。舍利弗!若有說此如來名時,若天、若人、龍及閱叉、一切非人,其有聞此如來名者,此等皆當得不退轉於正真道。」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栴檀光世界,度二十億佛剎,有世界名一切伎樂震動,其國有佛,號無量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無量音如來名者,歡喜信樂如來功德,當發此願:『以此功德,使我解了如來智慧!』斯皆當住不退轉地,必成無上正真之道。所以者何?此如來尊為菩薩時,興大弘誓,立此願故。若有不信誹謗之者,於地獄中長受眾苦;罪畢得出,所生之處常不遇值諸佛之世。舍利弗!其佛世界何故名曰伎樂震動?無量音佛本從兜術降神之時,始發一切伎樂之音聲,普震動揚其樂音聲,
天上、世間乃至非人一切伎樂所不能及;其佛住壽在世之時,說法教化至于泥曰;其佛國土伎樂之音聲續美暢,震于十方二十佛剎。以是之故,號無量音。」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一切伎樂震動世界,度三百億佛剎,有世界名集光明,其國有佛,號曰錠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舍利弗!其如來尊停住光明,照他佛國,十萬億剎常以大明,以是之故名曰錠光。其有得聞斯佛名者,一心信樂,歡喜踊躍,無諛諂意,斯等當為如來光明之所護持。」
  「復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集光明世界,度八萬佛剎,有世界名一切香,其國有佛,號寶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寶光明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斯等皆當為於世間作大珍寶,住不退轉於正真道;所生之處常值佛世,初不曾生無佛之處;遊於菩薩徑路之時,卻五十劫生死之罪。
是故,舍利弗!不當起於瞋恚、忿亂向諸菩薩及諸弟子,惟當興立大慈之心而奉敬之;當求如來廣妙之慧,發弘誓願趣至大乘。舍利弗!如是其人疾近無上正真之道,廣演如來深妙之法。
若使有人未入泥洹,在菩薩之境界者,不信佛法,亦不信有行菩薩道,言佛道難得。如是之人,滿於千歲在地獄中具受眾罪。是故,舍利弗!不當起瞋恚之意向於虫蠡,況持惡意向諸快士。
癡蓋所覆、無慚愧者,於中謗毀益牢地獄諸罪之行。舍利弗!諸佛興世甚難、甚難,百億之數發意求道,至時得者若一、若兩。當知,舍利弗!如來興世如優曇花,時時乃有,不可見也。其求大乘,發弘誓願,已有發者、甫當發者、今現發者,起勇猛意、不沈疑者,當如所願疾成不久,廣施法食,具正覺道。如是南方諸佛之等不可稱計,今現康常,廣說經法。其有聞者,廣演、興顯、歎揚如來無量功德,當向南方五體投地,念諸如來,稱其名號而為作禮,其人得福不可計量。           (中卷終)
  「復次,舍利弗!西方去此度十萬億佛剎,有世界名曰安樂,其國有佛號阿彌陀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若有得聞無量壽如來名者,一心信樂,持諷誦念,當起廣遠無量歡喜安立其意,令使真諦十萬億信心念斯如來,其人當得無量之福,永當遠離三塗之厄,命終之後皆當往生彼佛剎土。
命欲終時一心信樂,念不忘捨阿彌陀佛,將諸眾僧住其人前,魔終不能毀壞斯等正覺之心。所以者何?其佛.世尊興立大悲,誓度一切無量眾生,亦復護持十方世界一切眾生。
其有得生安樂世界,當於其中具滿如來正覺之慧。舍利弗!其佛.世尊本求誓願,其有求於第一之乘,於其世界具滿如來諸佛之法,具正覺分;求聲聞乘,於彼佛剎得阿羅漢。其有往生彼佛剎者,從其所願大、小之乘,於彼畢滿。其有最後聞阿彌陀如來名號,讚說之者,信不狐疑,當起敬心至意念之,如念父母。作如是意:『斯等普當於彼佛國具滿眾願。』
其有不信讚歎、稱揚阿彌陀佛名號、功德而謗毀者,五劫之中當墮地獄,具受眾苦。
  「復次,舍利弗!西方去此十萬佛剎,有世界名破一切魔,其國有佛,號曰殊勝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殊勝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此等皆能降伏眾魔,裂壞羅網,卻六十劫生死之罪。
  「復次,舍利弗!西方去此十萬佛剎,有世界名曰伏一切魔,其國有佛,號曰集音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集音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其人當得一切如來諸佛音聲,於大眾中廣說法處,於中特尊,退卻眾魔,降之以德,卻八十劫生死之罪。」
  於是阿逸菩薩長跪叉手,前白佛言:
「寧有一事,菩薩摩訶薩於此事中具大乘願,住不退轉,疾成無上正真道不?」
  佛言:「有!阿逸!北方有世界名曰豐嚴,其國有佛,號德內豐嚴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斯佛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而為作禮,其人皆當得不退轉,疾成無上正真之道,卻一億劫生死之罪。其有供養五千佛者,此輩,阿逸!爾乃得聞德內豐嚴王如來名號。
其聞名者,從是以後所生之處,常得天眼,未曾不得天眼之時;常能徹聽,未曾不得天耳之時;常能飛行,無有不得神足之時;
乃至泥曰,常得端政,未曾受於醜惡之形;乃至泥曰;常當尊貴,未曾生於下劣之處;乃至泥曰,悉能除壞眾欲之縛,其人六情眼、耳、鼻、口及於身、意終無有疾;
乃至泥曰,初未曾生無佛之處,聽大尊法,未曾有礙不得聽時;未曾有礙不見僧時;亦復不生八難之處。戒常具足,無有缺時;識心清淨,無有忿亂時。
當知,阿逸!其有得聞此佛名者,淨心信樂於最正覺,如渴欲飲,發信敬心向如來者,此等,阿逸!悉能捉持諸佛世界最特之利,其人皆當獲於殊妙奇特功德。
是故,阿逸!並當專精持此佛名。若族姓子、族姓女欲得殊特妙淨剎者,當急聽此諸尊佛名,稱其名號,當為作禮,自作是言:『我今禮於德內豐嚴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阿逸白佛言:「惟,天中天!其佛剎土為在何所?去此遠近?成佛以來為幾時也?」
  佛告阿逸:「設使縱廣百由延中一大埠沙,取一沙著一佛剎,如是悉著諸佛剎中悉令沙盡,如是沙數諸佛剎土悉滿中沙。復取諸佛剎土中沙,復以一沙著一佛剎,如是諸國剎中沙悉使令盡,取此沙數,諸佛剎土悉破為塵。復取一塵著一佛剎悉令塵盡,是諸佛國塵數剎土猶尚未至。餘未到者,過此百倍,其佛剎土去此極遠,不可稱量。其佛.世尊在彼豐嚴剎土之中,而今現,在與無央數諸開士等、不可稱計諸比丘眾,前後圍遶而為說法。我於此坐,遙用肉眼,見其如來於大眾中廣說經法。彼佛.世尊於彼剎土在高座上,亦用肉眼觀此世界,亦復見我在於座上於大眾中而說經法。阿逸當知!若有眾生信諸如來肉眼所見,而歡喜者,此必成就正覺之道。斯等皆諸佛.如來之所護持,令使信樂而不狐疑,斯等皆當捉持如來深妙之慧,得不退轉於最正覺。是故,阿逸!其有欲求此大福者,若使三千大千世界滿其中火,故當入中聽斯佛名智慧之法。」
  阿逸菩薩復白佛言:「寧有一法得不退轉,疾成無上正真道不?」
  佛言:「有!阿逸!北方去此不可計數諸佛剎土,有世界名曰金剛堅固,其國有佛,號金剛堅強消伏壞散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其有得聞金剛堅強消伏壞散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盡心供養,斯等皆當住不退轉,疾成無上正真之道,卻於十萬億那術劫生死之罪,超然在後,其佛.如來功德無量弘誓乃爾!我自過去無數劫前,錠光如來興出於世,於彼佛所而得聞此金剛堅強消伏壞散如來名號,得超十萬億那術劫生死之罪。阿逸當知!若我不從錠光聞斯佛名者,我今故未得成正覺。其佛何故名曰金剛堅強消伏壞散?譬如金剛所在墮處,若山、若崖、瓦石、土壘、牆壁、樹木,若遙擬向所墮之處,莫不消滅破碎、壞散。如是,阿逸!其有得聞此佛名者,持諷誦念,一切諸欲皆疾消散,一切聲聞、辟支佛心褊狹之意皆悉消滅,疾得成就正覺之道,是故號曰金剛堅強消伏壞散如來。其佛.世尊,一切眾願具滿如是!」
  「復次,阿逸!北方去此度十萬億諸佛剎土,有世界名摩尼光,其國有佛,號曰寶火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寶火如來名號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其有未入泥洹界者,斯等一切皆當得立不退轉地,疾成無上正真之道。其佛剎土一切人民,供養寶火如來者,悉一大乘而得度脫,無有聲聞、緣覺之名。」
  佛告長老大迦葉:「當知諸佛.如來之德不可思議!北方去此五十萬佛剎,有世界名阿竭流香,其國有佛,號寶月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迦葉!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聞寶月光明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此等後世所生之處,得不中止三昧正定;若三昧時,自見諸佛轉尊法輪,悉能總持諸佛之法;在所生處,常為眾生闡揚大法;辯才清妙,於眾特尊;諸所欲求,從願悉得。所以者何?其佛.世尊本求道時,興此誓願:
『吾成正覺聞我名者,令使得此三昧定意,從初發意至于成道,於其中間常得此定,未曾中失!』」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度五十萬諸佛剎,有世界名阿竭流,其國有佛號寶月,光明晃昱甚巍巍。其有得聞此尊名,便為已得所依仰,後生之處則得禪,精進智慧無中止。
名聲普達光圍繞,其人見佛在剎土,為諸眾生廣興演,諸佛導師所說法。一切諸事無堅固,觀諸法中無所起,普當慈哀於一切,於諸禪中得自在。
已能發行如是意,都了三塗無恚忿,審諦解了無吾我,無所有者非無有。諦了諸事無所得,於此中間所興法,如是法者無所住,求了表識無表識,此二俱空亦無性,興顯如是無我法。
無表識者是空義,當審諦說此妙法,表識可了不可了,此二俱轉於癡慧。諦觀此二俱清淨,亦不復見諸法垢,所說法者無所猗,都了無依波羅蜜。
譬如月行於空中,其所說法無所猗,如此妙法興是間,於三界中無所著。菩薩法中無所依,解如是者一切智,解了此法為人說,若能解達無猗法。
審諦分別如是者,其人則為近大智,慧者得聞無依句,終無復有狐疑計。其人解了如是者,於世獨達無所諮,暢達如是大智慧,號曰特尊無上士。」
  「復次,迦葉!北方去此六萬佛剎,有世界名長歡樂,其國有佛,號曰賢最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賢最如來名號之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所生之處,當為一切之所敬愛,哀見信用;其所言教,莫不承奉,其人皆當獲斯功德,得無礙辯;所說經法,眾生聞者,歡喜信解,莫不履行。」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度於六萬諸佛剎,有界名曰長歡樂,慈哀度法賢最尊,其大導師在世界。最尊無比無與等,世世濟度諸眾生,其聞名者作法師,言奉信用莫不歡。
此一切智大法王,無量黎庶斯依仰,若有女人聞其名,疾得捨離女人形。穢惡甚深無崖際,非離世者不能入,其無所有所可入,是為審諦諦不諦。
了此二事俱無性,其已寂滅無有性,其有盡者以為滅,甫當興者亦無性。」
  「復次,迦葉!北方去此八千佛剎,有世界名曰現入,其國有佛,號寶蓮華步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聞寶蓮花步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後生之處,顏貌端政,殊妙無比,眾共敬愛;自識宿命無數劫中事,皆悉了知,生所從來,所作善惡悉皆識知;
其所生處,所說言教一切信奉,莫不承用。迦葉!若族姓子、族姓女得聞斯等諸如來尊.正覺名號、功德之行,若有愛樂女人身者,如是女人在於女中未得解脫。若厭女人身、不貪樂者,持諷誦念諸佛名者,盡可得斯等德。」
  迦葉白佛:「當復云何得此功德?」
  佛言:「絕諸名色,盡諸欲垢,斯等疾逮無量功德,當疾遠離女人之身,當得具受男子之形。求為女者,所生之處,續受女人之身,都悉污穢一切世界。
是故當棄女人之身,當得無比諸善知識,功德日生,亦自受福,復利他人多所饒益,一切男女於眾苦中疾得拔濟。譬若毒樹所在之處,蔓莚生長多所傷害,若能斷截諸毒樹者,爾使一切普得快樂。
女人之身譬若毒樹,增長諸欲,毒害精神,廣諸惡行,受無量苦,皆由女人。若能斷棄女人身者,則為斷絕眾生無量諸苦,壞眾惡行,閉絕三塗,開泥洹門,普使一切而得快樂,斯等疾入諸佛徑路。」
  迦葉白佛:「云何得除女人之身?」
  佛言:「當自觀身、觀他人身,解此二事俱不可得,不可得中無有徑路。若於男子及女人中觀其處所,男女相貌亦不可得;若了二事亦不可得,無處所者,當於其中願得清淨。
若以清淨則無取捨,以無取捨便無識心,諦推覓之,亦不可得無有處所,意自思惟:『無處所中,為求男子成女人乎?』諦求索之,意不可得。若解意性,了無男女不可見者,爾乃得近如來之道。
其欲發心疾欲除去女人之身,諦觀男子、女人之身,了無異同、增減之二,當受女人作女人形,如其所說以理推之,六性分中亦不可得有男有女,其如是者,則為求索如來之道。
其欲求解如此事者,復有諦了知此法者,是二輩人過去佛時,曾得聞此諸佛名號。當知其人過去世時,於諸佛所造大功德,今乃聞此諸佛名號。世所依仰為自在者,其奉持此諸尊號者獲無量福。
其有聞者、若有學者,我普見之。有欲急求,得此經者,斯等已為見我無異。若有輕慢其人,說言此非佛語。作是言者,此等便為謗佛、毀經。
謗斯經已為造大惡,緣此惡行當入地獄,受眾苦報無央數劫;地獄罪畢所生之處,常當聾啞不能言語,諸情閉塞常不完具,常當愚癡而有癲狂;其有嬈固諸菩薩者,薄德醜陋,言無威勢,常生下賤,常生惡道;所生之處常不聞法,如來正覺所說經法,終不能解說深妙義;愚癡之人與經共諍廣受罪報,增益其意毀斯經法,此眾生輩生常愚癡。諸佛正覺常為世間而作大明,我重慇懃誡囑汝等諸比丘及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其有謗毀罵經法者實受重罪!諸佛.世尊現在十方,無量世界為作法師,所說經法實難得聞。如來慈愍重誡汝等,若有信樂諸佛名號功德法者,於諸善法自然合偶;其有學持諷誦念者,其人疾得見諸如來,智慧轉增,得無礙慧;其有勸人讀諸佛名,所生之處,遊四方域,獨言隻步而無所畏;其有好樂盡心敬奉此諸佛名,當知其人去正覺道終不復遠;
其有好憙諸佛功德,加益勸人學斯佛名,其人所在於諸如來所遊行處,於諸欲中無所畏難。當知迦葉!若有比丘具四事法,乃能信此諸佛尊名。何等為四?過去世時於諸佛所得聞深法,憙樂靜寞清淨之處,世世值遇諸善知識,不於法中作危難行。當知迦葉!是為四事。若有比丘以能具此,於諸如來正覺法中而無疑難,其人得聞如來功德,爾乃一心能信樂之。」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過去供養諸佛尊,緣此功德其聞名,最後惡世其聞者,普用是號增眾德。其有過去見諸佛,得聞如來深妙義,往世淨德不諍法,斯輩乃能信奉行。
若使得聞深妙法,說諸若干微妙義,斯輩終不起狐疑,佛之深法無能毀。安住所說諸法義,以思集意信普智,堅固其意聽我說,念莫忘失此尊法,終不復更與法諍,聞諸佛名能奉行。
有念無念不相豫,於其法中無差特,不可思議極廣大,終無猶豫於大智。其求此法深慧者,解達深義無諮啟,無疑勤求諸深法,此等不喜下劣業,當知此人無所求,極大勇猛於法中,
佛所說法莫不信,其有眾生於先世,合偶眾善受福報,無所違諍乃得聞,顯諸如來大智德,皆為讚歎十方佛。
其有諷持諸名者,諸佛遙讚其人德,於大眾中歎其名,常當得聞諸佛聲,疾能解了大智法,極大清淨無生業。放大光明超日月,廣為眾生演妙法,後會當成最正覺,普悉照耀諸佛剎。」
  「復次,迦葉!上方有世界名曰寶月,其國有佛,號   金寶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世界名象步樓,其國有佛,號   無量尊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 天玉女,其國有佛,號 無量尊離垢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 須彌幡,其國有佛,號     德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尊聚尟意,其國有佛,號 無數精進興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無受,其國有佛,號    無言勝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淨觀莊嚴,其國有佛,號    無愚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日光,其國有佛,號    月英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說法,其國有佛,號   無量光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寶豐首盡,其國有佛,號   逆空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好集,其國有佛,號 最清淨無量幡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殊勝,其國有佛,號  好諦住唯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 生精進,其國有佛,號成就一切諸利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願力,其國有佛,號   淨慧德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 娛樂入,其國有佛,號    淨輪幡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 栴檀香,其國有佛,號  琉璃光最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 星宿,其國有佛,號    寶德步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無量德豐,其國有佛,號 最清淨德寶住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聲所不至,其國有佛,號  度寶光明塔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無際眼,其國有佛,號 無量慚愧金最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今現在說法。」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德如月滿其如來,諸天最上為尊雄,此諸大尊德中王,能為眾生除諸殃。持諸佛名功德成,能淨諸剎為肅清,其難得值此尊經,少有眾生聞其名。
若有信行而供養,得大智慧勇力強,解了諸法無有量,當成一切正覺王。正覺之法甚深微,不當於中起狐疑,當善信奉諸導師,歡喜敬禮慎莫疑。」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寶蓮花莊嚴,其國有佛,號蓮花尊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蓮花尊豐如來名者,三惡之道為已閉塞,為已得成如來之花,於諸正覺一切法中,便為得成無上道花,卻生死罪三十六劫。」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上方有剎寶莊嚴,眾花茂盛普大千,光色晃昱甚可觀,譬如天上難檀桓。蓮花尊佛在其剎,說法無比慧通達,光普照耀大千界,眾相端嚴聖中最。
若有女人聞其名,斷絕惡道遭諸聖,卻三十劫生死罪,必成正覺不退轉。不見身哃道清淨,世世智慧功德成,緣念諸佛得善友,怨家消滅除罪苦。
當普禮此是諸佛,今悉現在於異剎,其人快當受供養,用禮諸佛大法王。此等不當疑我言,必當成佛德無邊,常當共諸妙法會,後成正覺慧獨達。」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寶鐙,其國有佛,號淨寶興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淨寶興豐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其人得七覺意寶,卻三十劫生死之罪。」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上方有界號寶明,淨寶最尊在其剎,其有得聞名號者,斯等當得七覺禪。三十大劫生死苦,超越過去無因緣,得無比力住不動,常當遭值諸天尊。」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電光,其國有佛,號電鐙幡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電鐙幡王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斯其人等悉當遠離八難之處,終不復生下劣之家。」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上方有界名電光,大尊號曰電鐙王,其有聞此快士名,八難永斷不復生。智慧解了生死根,種種功德隨次成,興隆道化度眾生,智慧獨達無比聖。」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虛空緻,其國有佛,號法空鐙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法空鐙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卻六十劫生死之罪,得不退轉於最正覺,常得與諸佛共會,現世得見其佛.世尊,亦於夢中見此如來。當知,迦葉!其人今世五體投地,一心恭敬向於如來,其人則種無量功德,諸善根栽悉得具滿,常當得值諸善知識,常與諸人共相敬愛。如是,迦葉!是為現世獲諸善報,其佛.如來一切功德普集如是。」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有虛空緻大世界,其佛號曰法空鐙,名稱普達其世尊,光明極大踰虛空。其有得聞此尊名,超六十劫生死罪,必當遭值見諸佛,於如來前講妙法。
精進現世見諸佛,當五體禮其如來,夢中得見其世尊,其佛導師光圍遶。念其如來致斯德,常當得見諸大哀,生常得值諸法王,其人現世見諸佛。
其佛導師德無量,智慧普達為法王,其有勤求眾德者,盡心敬意禮其佛。」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審諦分,其國有佛,號一切眾德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何故此界名審諦分?當知,迦葉!其彼世界皆為八分:眾花分、栴檀樹分、金多羅樹寶緻分。其佛剎土出眾名香,遍其世界;於彼剎土在虛空中,成為香蓋普覆佛剎。其佛.如來趣於法座莊嚴大會,其有得聞一切眾德成如來名者,六情端政常得清淨,解了諸佛妙法之分,卻八十劫生死之罪。」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審諦世界有八種,多羅寶樹香莊嚴,出妙名香遍其剎,普覆虛空香雲蓋,大智正覺在其剎,名聲普達號眾德,色像端嚴妙甚姝,法王獨步無畏懼。
其有得聞此尊名,端正奇妙功德成,節解圓滿而方正,視之無厭莫不敬。功德極尊無與等,歡喜踊躍遊諸剎,精進勇猛甚超越,卻八十劫生死罪。
於正覺道終不轉,廣能演說佛尊法,逮得一切諸快樂,後生之處常尊貴。逮得清淨無差特,思念如來眾功德,思惟智慧諸法義,增進功德成諸智。」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日月英,其國有佛,號賢幡幢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有得聞賢幡幢王如來名者,歡喜信樂,持諷誦念,其人當得立不退轉,成最正覺,卻五十劫生死之罪。」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上方界名日月英,其佛號曰賢幢王,法王大仙在其剎,相好盛明如滿月。其有得聞此尊名,遊生死路諸根明,於諸法中常增長,審諦得住如來種,至心念佛而敬禮,卻五十劫生死罪。」
  「復次,迦葉!上方有剎名曰寶種,其國有佛,號一切寶緻色持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曰眾祐,度人無量。
其剎何故名曰寶種?當知,迦葉!其佛世界一切眾生悉求無上正真之道,其國菩薩神足勇猛,無數菩薩俱共同時如彈指頃,以神足力飛到十方,供養無量恒沙諸佛悉皆周遍,悉能成就一切眾生。
說是諸佛功德處時,若有聞者,則為到此諸佛國已。誰能發起大精進行?有菩薩摩訶薩其有捉持此名號者,其名曰師子戲菩薩、師子奮迅菩薩、師子幡菩薩、師子作菩薩、堅勇精進菩薩、擊金剛慧菩薩。其有得聞一切寶緻色持如來名號及諸菩薩大士名者,皆悉當得如來十力、十八不共特異之法,常能轉於不退法輪,卻六百劫生死之罪。」  於是世尊而歎頌曰:「
我今已說諸法王,今悉現在康常者,無師自覺大導師,得泥洹樂為最尊。如來名號性清淨,諸法威儀行清淨,其有最後聞諸名,興大歡喜懷恭敬。
不當狐疑於如來,至誠奉信莫言無,汝當知是舍利弗,斯等先世已供我。若有供養於諸佛,其人最後恐怖世,得聞此等諸尊經,一心信樂無疑生。
諸佛大智所遊路,無此最上慧通達,於是法中多所成,云何於中疑此經?若值妙珠無疑寶,愚者不識嫌不好,貧者猶豫意未了,既無重價致此寶。
是法出生等正覺,此皆大士之所聞,智慧淺者無慧眼,斯等何從而能信?其有富者積眾寶,聞如意珠大歡喜,歎譽甚多益眾寶,我當買取自莊嚴。
其有福慧合聚者,聞諸佛名大歡喜,鄭重讚歎欲得聞,得正覺珠自莊嚴。行惡之法求惡者,其有諛諂及反戾,福德智慧薄少者,終不堪任聞此法。
短促倒覆及愚癡,慳吝甚多成穢意,貪婬瞋恚惑亂者,此輩不任聞此法。學尟懈慢憍自輕,弊惡親友意未成,真卷自舉外如清,斯眾不任聞此經。
無數天人時唱言,巍巍正覺無上尊,快哉妙法甚難聞,當聽無比道之珍。聞諸如來名號中,所得盈利叵數陳,諸天在上虛空中,而散花香鼓樂音。
諸天妙香而遍熏,大千世界結香雲,光明普照諸十方,一切剎土六反震。」
  爾時世尊說諸如來名號之時,諸在會者悉於座上,遙見此等諸佛.世尊各在其國大眾之中而說經法,悉從坐起,禮諸世尊,莫不歡喜,踊躍無量。於時會中無數千人已,有得道、未得道者,悉發無上正真道意。十方世界諸菩薩等各如恒沙,皆來詣此禮釋迦文。於其會中一億比丘得阿羅漢,比丘比、丘尼復有十萬人得法眼淨。復有十萬人悉得法忍,五百優婆塞、四百優婆夷同時從坐起整衣服供養如來,盡發無上正真道意。
  於是舍利弗長跪叉手,前白佛言:「此名何經?云何奉持?」
  佛言:「此經名曰“稱揚諸佛功德法品”,亦復名曰“集諸佛花”。當奉行之!」
  爾時世尊說此經竟,舍利弗及諸比丘、諸天、人民、龍、阿須倫一切大會,皆大歡喜,前為佛作禮而去。
                                         (下卷終)
巍巍十方佛,國土甚清明,七寶為莊嚴,妙香栴檀馨,悉純諸菩薩,無有二乘名,惟說不退轉,般若道之英。
巍巍十方佛,三世道之珍,其聞信樂者,疾成無上真,遊於菩薩道,堅住不退還,所生常見佛,遭值諸天尊。
巍巍十方佛,三界之導師,至心懷恭敬,信樂無狐疑,所生常端正,顏容甚花暉,辯才慧獨達,願禮天人師。
  麟嘉六年六月二十日,於龜茲國金華祠演出此經,譯梵音為晉言。曇摩跋檀者,通阿毘曇,暢諸經義,又加究盡摩訶衍事,辯說深法,於龜茲國博解第一。林即請命出此經,檀手自執梵本,衍為龜茲語經。當如是時,道俗歡喜歎未曾有,競共諷誦美其功德。沙門慧海者,通龜茲語,善解晉音。林復命使譯龜茲語為晉音,林自筆受,章句鄙拙,為辭不雅,貴存本而已。其聞此經,歡喜信樂,一心恭敬,受持諷誦諸佛名字、興顯讚揚如來功德,廣加宜傳,得不退轉,疾成無上正真之道,無數天魔不能毀壞無上道心。所生之處,嚴淨佛剎,常得值遇諸佛世尊。端正殊妙,顏容光澤,常能解了無量智慧。得無礙辯,常為眾生闡揚大法,於大眾中最為上首。後成佛時。剎土清淨。於諸佛國。最尊第一。願使十方無量眾生普令諷持,解了如來無礙之慧功德巍巍,亦當如此諸佛世尊。
                                        (吉祥圓滿)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