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開覺自性般若波羅蜜多經、佛說觀想佛母般若波羅蜜多菩薩經、佛說聖佛母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經

佛說聖佛母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經    西天中印度 惹爛馱羅國 密林寺三藏 賜紫沙門臣 天息災 譯
  如是我聞:  一時,世尊在王舍城鷲峰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并諸百千俱胝那庾多菩薩,
復有百千俱胝那庾多梵王帝釋護世,諸大眾等,恭敬圍遶。
  爾時,世尊於吉祥寶藏師子座上結跏趺坐。
  是時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瞻仰尊頭目不暫捨,合掌恭敬,歡喜踊躍,
頭面禮足而白佛言:「世尊!唯願世尊為我說是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經。令諸眾生得聞是法,獲大福德,
一切業障決定消除,當來速獲無上菩提。若有眾生發至誠心,受持讀誦此真言者,隨所求願決定成就,無諸魔難。」
  爾時,世尊告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善哉,善說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如是至心為諸眾生,
令得安樂長壽。善男子!汝應諦聽,至心聽我說是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經。若諸眾生聞說是法,獲大福德,
一切業障皆悉消除,決定速證無上正等菩提。若有眾生發心受持此真言者,無諸魔事,皆得成就。」
  是時,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善逝今說,為諸眾生令得安樂。」
  爾時,世尊而於一時入三摩地,名解脫一切眾生。從定起已,眉間毫相放百千俱胝那庾多光明。
此大光明普照一切諸佛剎土,所有無量眾生蒙光照曜,皆得決定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所有地獄一切眾生皆獲安樂;諸佛剎土六種震動,於諸佛上又雨上妙栴檀、沈水、細粖之香,以用供養。
  爾時,世尊說此般若波羅蜜多經。是時,所有一切菩薩摩訶薩,各各發起平等之心,發起慈愍心,
發起憶念利他心,發起遠離一切罪障心,發起種種利益之心,發起般若波羅蜜多心。
是時,世尊告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汝等諦聽,我今為汝說是聖佛母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真言曰:
  「曩莫(入)(一) 舍(引)吉也(二合、反)(二) 母曩曳(引)(三) 怛他(去、引)誐哆(引)野(引)(四)
[口*栗]喝(二合)帝(引)(五) 三麼藥(二合、反)訖三(二合)沒馱(引)野(六) 怛你也(二合、反)他(引)(八)
母[寧*頁](引)母[寧*頁](引)(九) 摩賀(引)母曩曳(引)(十) 娑嚩(二合、引)賀(引)(十一)」
  佛告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此聖佛母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真言,一切諸佛由是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我亦由是小字般若波羅蜜多真言故得成無上正等菩提。往昔有佛亦名釋迦牟尼如來,於彼佛所聞說是法,
彼佛說言:『如是三世一切諸佛,由斯法故方得成佛。』」
佛復告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我今為汝授其記別。汝於人間未來世中得成佛道,號
普放光明吉祥寶峰王如來應正等覺。汝得聽聞如是妙法,應當受持讀誦,若自書寫,若教人書,思惟解了,
復能為他一切眾生廣說其義,令彼書寫是經,於己舍宅受持讀誦,於未來世速成無上正等菩提。
是時一切如來同證汝等。我今為汝復說般若波羅蜜多陀羅尼曰:
「怛你也(二合、反)他(引)(一) 唵(引)(二) 惹(仁左反,下同)野惹野(二) 缽訥麼(二合、引)避(引)(三)
 遏嚩(無可反)銘(引)(四) 薩囉(來假反,下同)薩哩抳(尼貞反,下同)(五) 尾哩尾哩(六) 尾囉(引)尾哩(七)
 企哩企哩(八) 你嚩哆(去)弩(鼻音)(九) 播(引)攞[寧*吉](寧吉反)(十) 沒度(引)哆(引)囉抳(十一)
 布囉抳(十二) 布囉野(十三) 婆(去)誐嚩(武末反)帝(十四) 薩[口*栗]嚩(二合、引)[口*商](引)(十五)
 麼麼(此處稱名)(十六) 布囉野(十七) 薩[口*栗]嚩(二合)薩怛嚩(二合、引)難(上)左(十八)
 薩[口*栗]嚩(二合)揭[口*栗]麼(二合、引)(十九) 嚩囉拏(引)[寧*吉](二十) 尾戍(引)馱野(二十一)
 尾戍(引)馱野(二十二) 沒馱(引)地瑟奼(二合、引)[寧*頁](引)曩(二十三) 娑嚩(二合、引)賀(引)(二十四)」
  佛告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此勝妙法般若波羅蜜多陀羅尼,是能出生一切諸佛菩薩之母。
若有眾生暫聞是法,所作罪障悉皆消滅。此法,一切諸佛及眾菩薩,經百俱胝劫說其功德不能得盡。
若能受持讀誦此陀羅尼者,便同入一切曼拏攞中,得受灌頂。又如受持一切真言,皆獲成就。」
   是時,聖觀自在菩薩而白佛言:「世尊!何故復說此般若波羅蜜多陀羅尼?」
  世尊告言:「我為愍念一切少善方便懈怠眾生,是故說此般若波羅蜜多陀羅尼。令彼受持讀誦,若自書寫,
若教他書。此等一切眾生,速疾證得無上菩提。」
  「如是,如是!世尊善說是般若波羅蜜多陀羅尼。」
  是時,聖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此法實未曾有。世尊!此法實未曾有。善逝世尊大慈,
為欲救度一切少善方便懈怠眾生,令得利益安樂,說斯妙法。」
  是時,世尊說此經已,諸大聲聞并諸菩薩摩訶薩,一切世間天、人、阿蘇囉、彥達嚩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
信受奉行,作禮而退。
◎◎◎◎◎◎◎◎◎◎◎◎◎◎◎◎◎◎◎◎◎◎◎◎◎◎◎◎◎◎◎◎◎◎◎◎◎◎◎◎◎◎◎◎◎◎◎◎◎◎◎◎◎◎◎◎
佛說觀想佛母般若波羅蜜多菩薩經    西天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 試鴻臚少卿 明教大師臣 天息災 譯
  灌頂真言:
唵(引) 曩莫舍吉野(二合)母曩曳(引) 怛他誐哆野(引) 囉賀(二合)帝 三藐三沒馱野
誦此真言七遍,以手於頭上灌頂及摩觸遍身,然後息念,志心作佛母般若波羅蜜多菩薩觀行。
想此菩薩三面三眼,身真金色,坐吉祥藏師子座,座有千葉金蓮。身有六臂,
右邊三臂,第一臂執數珠,第二臂執箭,第三臂作施願相。
左邊三臂,第一臂執經, 第二臂執弓,第三臂執如意寶。如是六臂種種莊嚴。
於其身上,復放無數百千那由他俱胝光明,遍滿一切世界。
復想一切如來及多羅菩薩等一切菩薩,具足相好,莊嚴其身,以諸香花而親供養。如是觀想已,復念心真言:
唵(引) 曩莫舍吉野(二合)母曩曳 怛他(引)誐哆野(引) 囉賀(二合)諦(引) 三藐三沒馱(引)野
怛你野(二合)他(引) 唵(引) 母你(引)母你 摩賀(引)母你(引)曳(引) 娑嚩(二合、引)賀
次誦根本真言:
怛你野(二合)他(引) 唵 惹曳(引)惹曳(引)缽納摩(二合、引)鼻 阿嚩弭(引)阿嚩弭(引) 娑囉娑羅尼
 地里地里囉(引) 地里地囉(引) 地里你嚩哆(引)努波(引)羅你 沒度(引)哆(引)囉尼 布囉野布囉野 婆誐嚩底
 薩里嚩(二合、引)舍(引) 摩摩 波里布囉野 娑波里嚩囉寫
 薩里嚩(二合、引)薩怛鍐(二合)左 薩里嚩(二合)迦里摩(二合、引) 嚩囉拏你 尾輸馱野 尾輸馱野
 沒馱(引)地瑟奼(二合、引)你曩 娑嚩(二合、引)賀(引)
誦此真言已,復作觀行。想彼佛母般若波羅蜜多菩薩右邊,
有釋迦世尊、燃燈世尊、無量壽世尊、智決定世尊、光明王世尊、雷聲吼音世尊、金花世尊、散花世尊。
於菩薩左邊,毘婆尸世尊、羯俱忖那世尊、迦諾迦牟尼世尊、迦葉世尊、寶手世尊。
於菩薩前面,大遍照世尊、寶生世尊、阿彌陀世尊、不空成就世尊、阿閦世尊。
於菩薩後面,最上蓮華世尊、最上寶世尊、喜吉祥世尊、琉璃光世尊、不思議吉祥世尊。
於菩薩前,復有聖觀自在菩薩、慈氏菩薩、普賢菩薩、妙吉祥菩薩、歸命菩薩、不思議吉祥聲菩薩、金剛手菩薩、
無盡意菩薩、辯積菩薩、無邊辯菩薩、虛空藏菩薩、無垢稱菩薩、自在行菩薩、法生菩薩、常啼菩薩、月光菩薩、
法雲菩薩、地藏菩薩、寶藏菩薩、寶幢菩薩、尸棄菩薩、香象菩薩、金毘羅菩薩,如是等一切菩薩摩訶薩遍滿佛剎。
復有顰眉明王等,亦在菩薩前。如是聖眾一一觀想已,復想人間天上殊妙香花珍寶供具,
以用供養佛母般若波羅蜜多菩薩,并諸眷屬一切菩薩。作此觀已,是人不久當成正覺。
佛說觀想佛母般若波羅蜜多菩薩經
◎◎◎◎◎◎◎◎◎◎◎◎◎◎◎◎◎◎◎◎◎◎◎◎◎◎◎◎◎◎◎◎◎◎◎◎◎◎◎◎◎◎◎◎◎◎◎◎◎◎◎◎◎◎◎◎
佛說開覺自性般若波羅蜜多經    譯經三藏 朝散大夫 試鴻臚卿 光梵大師賜紫沙門臣 惟淨等 譯
  如是我聞:  一時,世尊在王舍城鷲峰山中,與大苾芻眾并菩薩摩訶薩眾俱。是時,佛告尊者須菩提言:
  「須菩提!色,無性、假性、實性;受、想、行、識,無性、假性、實性。須菩提!如是,乃至眼、色、眼識,
耳、聲、耳識,鼻、香、鼻識,舌、味、舌識,身、觸、身識,意、法、意識,無性、假性、實性。
「復次,須菩提!色於如是三性中轉,愚是所行,當知是為菩薩正行。
如是行者,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解無相法,苦自止息,諸相寂靜。
如是所行,當知是為菩薩正行。如是行者,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若解無相法,諸苦自止息,眾相皆寂靜,是菩薩所行。
  「復次,須菩提!於諸色中,闇之與明平等依止。菩薩若能如實了知,解入此者,諸法亦然。
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於諸識中,闇之與明平等依止。菩薩若能如實了知,
解入此者,諸法亦然。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若法闇與明,平等性如是,依止及解入,知已得菩提。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色須菩提,受、想、行、識於三性轉,若有智者如實了知,即於識中,
不生取著亦不現轉,其心開明。由彼於識不生取著、心開明已,即於大乘法中而能出離,何況聲聞、緣覺乘中!
又由如是不生取著、心開明故,不於長時在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諸趣受生死苦。
  「復次,須菩提!色,為生邪?為滅邪?若謂色有生,彼色即無生;若謂色無生,彼色即是無生自性。
若復菩薩如實了知彼色即是無生自性,是故於色無生可有。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識,為生邪?為滅邪?若謂識有生,彼識即無生;
若謂識無生,彼識即是無生自性。若復菩薩如實了知彼識即是無生自性,是故於識無生可有。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色,是我、是我所。』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是我、是我所。』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色是先世因所成作;或大自在天所化因作;或無因緣。』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是先世因所成作;或大自在天所化因作;或無因緣。』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色以色像為相,受以領納為相,想以遍知為相,行以造作為相,識以了別為相。』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苦不寂靜;若彼色滅,此樂寂靜。』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苦不寂靜;若彼識滅,此樂寂靜。』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彼色是無,受、想、行、識亦悉是無。』
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佛所說:「色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
作是說者——彼於一切法,即無和合亦無樂欲,隨其言說作是知解——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如佛所說,皆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
作是說者——彼於一切法即無和合亦無樂欲,隨其言說作是知解——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復有人計色為有,取著於色有所生起,隨言說轉;
          又復  計色為有,即於彼色雜染依止,有相隨轉;
          又復  計色為有,即於彼色修習淨法,成立隨轉。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復有人計識為有,取著於識有所生起,隨言說轉;
                   又復  計識為有,即於彼識雜染依止,有相隨轉。
                   又復  計識為有,即於彼識修習淨法,成立隨轉。
  「復次,須菩提!若諸菩薩計色為有,於彼色中有斷有知,於大樂行言說成辦,隨有所轉;
          又諸菩薩計色為有,於彼色中有斷有知,    表示成辦,隨有所轉;
          又諸菩薩計色為有,於彼色中以能了知白法具足,謂於諸法得自在已,於大樂行而能隨轉。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諸菩薩計受、想、行、識為有,於彼識中有斷有知,於大樂行言說成辦,隨有所轉;
又諸菩薩計識為有,      於彼識中有斷有知,    表示成辦,隨有所轉;
又諸菩薩計識為有,      於彼識中以能了知白法具足,謂於諸法得自在已,於大樂行而能隨轉。
  「復次,須菩提!若復有人於色中色所有分量,於苦中苦所有分量,不能如實平等觀者,即於色中我有所得;
若於色中我  有所得,即於色中  我見有所得; 若於色中  我見有所得, 即於色中眾生見有所得;
若於色中眾生見有所得,即於色中彼眾生見而無所得;若於色中彼眾生見無所得時,即彼眾生亦無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復有人於識中識所有分量,於苦中苦所有分量,不能如實平等觀者,即於識中我有所得;
若於識中  我有所得,即於識中  我見有所得; 若於識中  我見有所得,即於識中眾生見有所得;
若於識中眾生見有所得,即於識中彼眾生見而無所得;若於識中彼眾生見無所得時, 即彼眾生亦無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復次,須菩提!若復有人於色中色所有分量,於苦中苦所有分量,而能如實平等觀者,即於色中我無所得;
若於色中  我無所得,即於色中  我見 無所得;若於色中  我見無所得,即於色中眾生見無所得;
若於色中眾生見無所得,即於色中彼眾生見而有所得;若於色中彼眾生見有所得時, 即彼眾生亦有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復有人於識中識所有分量,於苦中苦所有分量,而能如實平等觀者,即於識中我無所得;
若於識中  我無所得,即於識中  我見 無所得;若於識中  我見無所得,即於識中眾生見無所得;
若於識中眾生見無所得,即於識中彼眾生見而有所得;若於識中彼眾生見有所得時, 即彼眾生亦有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復次,須菩提!若人於色中不能如實平等觀察,不實分別分量及疑動分量故,即於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於色中 色有所得時,即於色中色見有所得;若於色中色見有所得,即於色中眾生有所得;
若於色中眾生有所得, 即於色中一切有所得;   若一切有所得時,  即一切無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須菩提!若人於受、想、行、識中,不能如實平等觀察,不實分別分量及疑動分量故,即於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即識中識見有所得;若識中識見有所得,即識中眾生有所得;
若識中眾生有所得,即識中一切有所得;若識中一切有所得時,即一切無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第一卷終)
  「復次,須菩提!若人於色中所有不實分別分量及疑動分量,而能如實平等觀者,即於色中色而無所得;
若於色中 色無所得時,即於色中色見無所得;若於色中色見無所得,即於色中眾生無所得;
若於色中眾生無所得, 即於色中一切無所得;若於色中一切無所得時,  即一切有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大乘法中不能出離,何況聲聞、緣覺乘中。
  「須菩提!若人於受、想、行、識中所有不實分別分量及疑動分量,而能如實平等觀者,即識中識而無所得;
若識中 識無所得時,即識中識見無所得;若識中識見無所得,即識中眾生無所得;
若識中眾生無所得, 即識中一切無所得;若識中一切無所得時, 即一切有所得。
若或於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於彼大乘法中不能出離,何況聲聞、緣覺乘中。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於諸色中,隨其言說即生取著、作用而行,如是行者,是行有身見,亦復行於有愛。
若或離有尋求而有所行,是於色中不了知相。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菩薩於諸識中,隨其言說即生取著、作用而行,如是行者,是行有身見,亦復行於有愛。
若或離有尋求而有所行,是於識中不了知相。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於諸色中,隨其言說不生取著、不作用而行。是不行有身見,亦復不行有愛。
離有尋求亦無所行,是於色中善了知相。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菩薩於諸識中,隨其言說不生取著、不作用而行,是不行有身見,亦復不行有愛。
離有尋求亦無所行,是於識中善了知相。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能具三種心種子緣而攝受者,是為淨法。何等為三?
一、信解心種子,二、厭離心種子,三、不壞心種子。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能具三種心種子緣而攝受者,是為淨法。何等為三?
一、信解心種子,二、厭離心種子,三、不壞心種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應當發起三種之心。何等為三?
一、無取著心,二、無和合心,三、清淨心。
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彼色中,若心有生、若心無生,大生、平等生,悉應如實平等觀察。
由能如是平等觀故,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應當發起三種之心。何等為三?
一、無取著心,二、無和合心,三、清淨心。
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彼識中,若心有生、若心無生,大生、平等生,悉應如實平等觀察。
由能如是平等觀故,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見有見無者,當知是菩薩不實知解。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見有見無者,當知是菩薩不實知解。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起心欲住平等界中,彼心於色求解脫時,即於色中其心動轉,有動遍動。
由如是故,當知此菩薩難得解脫。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菩薩摩訶薩起心欲住平等界中,彼心於識求解脫時,即於識中其心動轉,有動遍動。
由如是故,當知此菩薩難得解脫。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起心欲住平等界中,彼心於色求解脫時,若於色中心無繫著、無不繫著,
由如是故,當知此菩薩善得解脫。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菩薩摩訶薩起心欲住平等界中,彼心於識求解脫時,若於識中心無繫著、無不繫著,
由如是故,當知此菩薩善得解脫。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解無相法,苦自止息、諸相寂靜。
愚夫異生不能如實了知色故,即於色中而生取著,現轉覆蔽。
由彼於色生取著心、現覆蔽已,即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又由如是取著、覆蔽因故,長時在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諸趣,受生死苦,輪轉無盡。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乃至眼、色、眼識,耳、聲、耳識,鼻、香、鼻識,舌、味、舌識,
身、觸、身識,意、法、意識,亦悉無性、假性、實性。
  「須菩提!如是意識於三性轉,愚夫異生不能如實了知識故,於識等中而生取著,現轉覆蔽。
由彼於識生取著心、現覆蔽已,即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又由如是取著、覆蔽因故,長時在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諸趣,受生死苦,輪轉無盡。
  「復次,須菩提!如是色於三性中轉,若有智者如實了知,即於色中不生取著,亦不現轉,其心開明。
由彼於色不生取著、心開明已,即於大乘法中而能出離,何況聲聞、緣覺乘中。
又由如是不生取著、心開明故,不於長時在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諸趣,受生死苦中推求。於色無所得時,
色即一切,都無照發;色無照已,即於色法平等性中如實了知,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推求,於識無所得時,識即一切,都無照發;
識無照已,即於識法平等性中如實了知,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推求無異法,物境無照心,智了於法性,此即得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於色中善解無性法者,即於色中色修作具足,
而於色界亦無所動,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若於識中善解無性法者,即於識中識修作具足,
而於法界亦無所動,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智善解無性,修作悉具足,亦不動法界,即得一切智。
  「復次,須菩提!色中無義、無句義、大義,菩薩摩訶薩若能如實正了知者,
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識中無義、無句義、大義,菩薩摩訶薩若能如實正了知者,
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無義無句義,大義亦復然,菩薩善了知,速得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應當了知五種貪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尋求貪,二、遍尋求貪,三、分別貪,四、貪,五、大貪。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應當了知五種貪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尋求貪,二、遍尋求貪,三、分別貪,四、貪,五、大貪。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若能捨離此五貪已,
即於諸色自性無所得;
  若色自性無所得時, 即色中色亦無所得;
  若色中色無所得時, 即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色中色有所得者,即彼色中色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色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色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若能捨離此五貪已,
即於諸識自性無所得;
  若識自性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亦無所得;
  若識中識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者,即彼識中識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識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識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應當了知五種瞋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尋伺瞋,二、遍尋伺瞋,三、分別伺瞋,四、瞋,五、大瞋。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應當了知五種瞋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尋伺瞋,二、遍尋伺瞋,三、分別伺瞋,四、瞋,五、大瞋。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若能捨離此五瞋已!
即於諸色自性無所得;
  若色自性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亦無所得;
  若色中色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色中色有所得者,即彼色中色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色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色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若能捨離此五瞋已,
即於諸識自性無所得;
  若識自性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亦無所得;
  若識中識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者,即彼識中識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識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識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應當了知五種癡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動亂癡,二、動亂相癡,三、無動亂相癡,四、癡,五、大癡。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應當了知五種癡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動亂癡,二、動亂相癡,三、無動亂相癡,四、癡,五、大癡。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若能捨離此五癡已,
即於諸色自性無所得;
  若色自性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亦無所得;
  若色中色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色中色有所得者,即彼色中色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色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色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若能捨離此五癡已,
即於諸識自性無所得;
  若識自性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亦無所得;
  若識中識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者,即彼識中識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識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識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應當了知五種慢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多聞慢,二、高勝慢,三、增上慢,四、慢,五、大慢。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應當了知五種慢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多聞慢,二、高勝慢,三、增上慢,四、慢,五、大慢。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若能捨離此五慢已,
即於諸色自性無所得;
  若色自性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亦無所得;
  若色中色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色中色有所得者,即彼色中色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色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色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若能捨離此五慢已,
即於諸識自性無所得;
  若識自性無所得時,即識中識亦無所得;
  若識中識無所得時,即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者,即彼識中識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識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識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第二卷終)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五種見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自性顛倒見,二、有見,三、誣謗見,四、見,五、大見。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五種見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自性顛倒見,二、有見,三、誣謗見,四、見,五、大見。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若能捨離此五見已,
即於諸色自性無所得;
  若色自性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亦無所得;
  若色中色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色中色有所得者,即彼色中色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色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色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若能捨離此五見已,
即於諸識自性無所得;
  若識自性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亦無所得;
  若識中識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者,即彼識中識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識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識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五種疑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法疑,二、諸趣苦疑,三、佛菩薩法寂靜疑,四、疑,五、大疑。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五種疑法,知已捨離。何等為五?
一、法疑,二、諸趣苦疑,三、佛菩薩法寂靜疑,四、疑,五、大疑。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若能捨離此五疑已,
即於諸色自性無所得;
  若色自性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亦無所得;
  若色中色無所得時,即 色中色而有所得;
  若色中色有所得者,即彼色中色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色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色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若能捨離此五疑已,
即於諸識自性無所得;
  若識自性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亦無所得;
  若識中識無所得時,即 識中識而有所得;
  若識中識有所得者,即彼識中識而無所得。
由如是故,於諸識中若有所得、若無所得,諸種類識而悉超越,即能出離,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若有所求,或於色中有所說法,或於色中清淨身語意業,
乃於彼色如言如說、如所稱讚;以如是求故,如是說法故,如是清淨身、語、意業故,
而是菩薩摩訶薩於彼色中返求於苦,當知是菩薩摩訶薩不正說法,不能清淨身、語、意業。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雖求於色,色中說法,色中清淨身、語、意業,而於色中不如言如說,不如所稱讚;
以不如是求故,不如是說法故,不如是清淨身語意業故,菩薩摩訶薩能於色中如是求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能正說法,能於色中清淨身、語、意業。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若有所求,或於識中有所說法,
或於識中清淨身、語、意業,乃於彼識如言如說、如所稱讚;以如是求故,如是說法故,如是清淨身語意業故,
而是菩薩摩訶薩於彼識中返求於苦,當知是菩薩摩訶薩不正說法,不能清淨身、語、意業。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雖求於識,識中說法,識中清淨身、語、意業;而於識中不如言如說,不如所稱讚;
以不如是求故,不如是說法故,不如是清淨身、語、意業故,菩薩摩訶薩若於識中如是求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能正說法,能於識中清淨身、語、意業。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起心欲住平等界中,於彼色法起信解時,即二中二而有所得,
謂所信解色及能信解色。是菩薩摩訶薩乃於色中隨所信解說能信解,隨能信解說所信解,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不正說法。何以故?須菩提!以所信解色與能信解色無有異相。須菩提!
若於色中能所信解有異相者,即一切眾生種種信解,平等法中有差別相可見可得,即非夢等無所緣信解可得。
由是愚夫異生於諸色中而起實見,不與無分別信解如理相應。
  「須菩提!若於色中無所信解轉者,是故一切眾生種種信解而悉平等,於所信解中無差別相可見可得,
即如夢等無所緣信解而有所得。
由是愚夫異生於諸色中不起實見,即與無分別信解如理相應,是故應知能信解色與所信解色無有異相。
諸菩薩摩訶薩當如是見,如是見者即無異相可見,乃於色中隨能信解所起即是所信解,此中所說是義明顯。
若菩薩摩訶薩如是觀者,諸有所說是為正說。由如是故,當知色中能所信解二法和合,離能無所,非不有故。
諸菩薩摩訶薩先於能信解色想如實而觀,次復於二色想亦如實觀,如是觀已,即於一切色悉無所得。
若 一切色無所得時,即色中動亂而有所得;
若色中動亂有所得時,即色動亂相而有所得;
若色動亂相有所得時,即色動亂法有所合集;色動亂法有所集故,即彼色中無動亂平等法而有所集。
諸菩薩摩訶薩若於如是如前所說色中,所有動亂及無動亂法不合集者,即於色中,
無彼動亂法及無動亂平等法而為依止,即當修集一切佛法,成熟有情嚴淨佛土,速疾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諸菩薩摩訶薩於諸色中若能如是善開覺時,諸有所說是為正說。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菩薩摩訶薩起心欲住平等界中,於彼識法起信解時,即二中二而有所得,謂所信解識及能信解識。
是菩薩摩訶薩乃於識中隨所信解說能信解,隨能信解說所信解,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不正說法。何以故?
須菩提!以所信解識與能信解識無有異相。須菩提!
若於識中能所信解有異相者,即一切眾生種種信解,平等法中有差別相可見可得,即非夢等無所緣信解可得。
由是愚夫異生於諸識中而起實見,不與無分別信解如理相應。
須菩提!若於識中無所信解轉者,是故一切眾生種種信解而悉平等,於所信解中無差別相可見可得,
即如夢中無所緣信解而有所得。
由是愚夫異生於諸識中不起實見,即與無分別信解如理相應,是故應知能信解識與所信解識無有異相。
諸菩薩摩訶薩當如是見,如是見者即無異相可見,
乃於識中隨能信解所起即是所信解,此中所說是義明顯。若菩薩摩訶薩如是觀者,諸有所說是為正說。
由如是故,當知識中能所信解二法和合,離能無所,非不有故。
諸菩薩摩訶薩先於能信解識想如實而觀,次復於二識想亦如實觀,如是觀已,即於一切識悉無所得;
若 一切識無所得時,即識中動亂而有所得;
若識中動亂有所得時,即識動亂相而有所得;
若識動亂相有所得時,即識動亂法有所合集;識動亂法有所集故,即彼識中無動亂平等法而有所集。
諸菩薩摩訶薩若於如是如前所說識中,所有動亂及無動亂法不合集者,
即於識中無彼動亂法及無動亂平等法而為依止,即當修集一切佛法,
成熟有情嚴淨佛土,速疾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諸菩薩摩訶薩於諸識中若能如是善開覺時,諸有所說是為正說。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慈法。何等為五?
一、攝受正法慈,二、攝受世間諸樂慈,三、攝受出世勝妙樂慈,四、慈,五、大慈。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慈法。何等為五?
一、攝受正法慈,二、攝受世間諸樂慈,三、攝受出世勝妙樂慈,四、慈,五、大慈。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悲法。何等為五?
一、無取著悲,二、和合悲,三、離散悲,四、悲,五、大悲。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悲法。何等為五?
一、無取著悲,二、和合悲,三、離散悲,四、悲,五、大悲。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喜法。何等為五?
一、正法清淨不壞隨喜攝受喜,二、世間諸樂不壞隨喜攝受喜,三、出世妙樂不壞隨喜攝受喜,四、喜,五、大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喜法。何等為五?
一、正法清淨不壞隨喜攝受喜,二、世間諸樂不壞隨喜攝受喜,三、出世妙樂不壞隨喜攝受喜,四、喜,五、大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捨法。何等為五?
一蠲除諸不正見及諸雜染捨,二遠離一切過失蠲除諸雜染捨,三攝聚一切功德蠲除諸雜染捨,四捨,五大捨。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捨法。何等為五?
一蠲除諸不正見及諸雜染捨,二遠離一切過失蠲除諸雜染捨,三攝聚一切功德蠲除諸雜染捨,四捨,五大捨。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布施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誓願施,二、財及無畏施,三、法施,四、施,五、大施。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布施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誓願施,二、財及無畏施,三、法施,四、施,五、大施。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持戒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饒益有情戒,二、定法戒,三、無漏法戒,四、戒,五、大戒。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持戒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饒益有情戒,二、定法戒,三、無漏法戒,四、戒,五、大戒。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忍辱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耐怨害忍,二、安受苦忍,三、諦察法忍,四、忍,五、大忍。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忍辱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耐怨害忍,二、安受苦忍,三、諦察法忍,四、忍,五、大忍。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精進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解說讀誦思惟精進,二、遠離一切過失精進,三、攝聚一切功德精進,四、精進,五、大精進。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精進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解說讀誦思惟精進,二、遠離一切過失精進,三、攝聚一切功德精進,四、精進,五、大精進。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禪定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善解不離文字定,二、善離文字最初清淨世間定,三、出世間定,四、定,五、大定。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禪定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善解不離文字定,二、善離文字最初清淨世間定,三、出世間定,四、定,五、大定。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般若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善解不離文字定所依止慧,二、善離文字最初清淨世間定所依止慧,三出世間定所依止慧,四、慧,五、大慧。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修行般若波羅蜜多。何等為五?
一、善解不離文字定所依止慧,二、善離文字最初清淨世間定所依止慧,三出世間定所依止慧,四、慧,五、大慧。
                                            (第三卷終)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親近善知識。何等為五?
一、聽受親近,二、承事作用學法親近,三、修行進向親近,四、親近,五、大親近。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親近善知識。何等為五?
一、聽受親近,二、承事作用學法親近,三、修行進向親近,四、親近,五、大親近。
如是親近善知識時,菩薩摩訶薩以解脫方便而為攝受,即能生多福,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供養如來。何等為五?
一、種種讚歎恭信供養,二、以清淨利養恭信供養,三、修行進向供養,四、供養,五、大供養。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應當了知有五種相,供養如來。何等為五?
一、種種讚歎恭信供養,二、以清淨利養恭信供養,三、修行進向供養,四、供養,五、大供養。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能如是供養如來,如理相應者,即得無邊世界諸佛菩薩共所稱讚,
亦得世間天、人、阿修羅等利養供給,成熟無量無邊眾生,嚴淨佛土,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能與布施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施,亦速圓滿布施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施,亦速圓滿布施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施或無相施?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布施求解脫時,有所解脫布施可得,有能解脫布施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施。
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布施求解脫時,無所解脫布施可得,無能解脫布施可得。
何以故?謂色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無相施。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能與布施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施,亦速圓滿布施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施,亦速圓滿布施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施或無相施?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布施求解脫時,有所解脫布施可得,有能解脫布施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施。
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布施求解脫時,無所解脫布施可得,無能解脫布施可得。
何以故?謂識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無相施。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能與持戒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持戒,亦速圓滿持戒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持戒,亦速圓滿持戒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持戒或無相持戒?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持戒求解脫時,有所解脫持戒可得,有能解脫持戒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持戒。
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持戒求解脫時,無所解脫持戒可得,無能解脫持戒可得。
何以故?謂色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無相持戒。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能與持戒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持戒,亦速圓滿持戒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持戒,亦速圓滿持戒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持戒或無相持戒?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持戒求解脫時,有所解脫持戒可得,有能解脫持戒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持戒。
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持戒求解脫時,無所解脫持戒可得,無能解脫持戒可得。
何以故?謂識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無相持戒。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能與忍辱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忍辱,亦速圓滿忍辱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忍辱,亦速圓滿忍辱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忍辱或無相忍辱?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忍辱求解脫時,有所解脫忍辱可得,有能解脫忍辱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忍辱。
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忍辱求解脫時,無所解脫忍辱可得,無能解脫忍辱可得。
何以故?謂色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無相忍辱。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能與忍辱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忍辱,亦速圓滿忍辱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忍辱,亦速圓滿忍辱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忍辱或無相忍辱?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忍辱求解脫時,有所解脫忍辱可得,有能解脫忍辱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忍辱。
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忍辱求解脫時,無所解脫忍辱可得,無能解脫忍辱可得。
何以故?謂識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無相忍辱。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能與精進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精進,亦速圓滿精進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精進,亦速圓滿精進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精進或無相精進?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精進求解脫時,有所解脫精進可得,有能解脫精進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精進。
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精進求解脫時,無所解脫精進可得,無能解脫精進可得。
何以故,謂色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無相精進。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能與精進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精進,亦速圓滿精進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精進,亦速圓滿精進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精進或無相精進?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精進求解脫時,有所解脫精進可得,有能解脫精進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精進。
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精進求解脫時,無所解脫精進可得,無能解脫精進可得。
何以故?謂識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無相精進。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能與禪定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禪定,亦速圓滿禪定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禪定,亦速圓滿禪定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禪定或無相禪定?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禪定求解脫時,有所解脫禪定可得,有能解脫禪定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禪定。
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禪定求解脫時,無所解脫禪定可得,無能解脫禪定可得。
何以故?謂色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無相禪定。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能與禪定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禪定,亦速圓滿禪定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禪定,亦速圓滿禪定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禪定或無相禪定?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禪定求解脫時,有所解脫禪定可得,有能解脫禪定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禪定。
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禪定求解脫時,無所解脫禪定可得,無能解脫禪定可得。
何以故?謂識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無相禪定。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能與般若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般若,亦速圓滿般若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般若,亦速圓滿般若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般若或無相般若?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般若求解脫時,有所解脫般若可得,有能解脫般若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有相般若。
若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行般若求解脫時,無所解脫般若可得,無能解脫般若可得。
何以故?謂色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修無相般若。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能與般若波羅蜜多如理相應者,
若修有相般若,亦速圓滿般若波羅蜜多;
若修無相般若,亦速圓滿般若波羅蜜多。
須菩提!云何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般若或無相般若?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般若求解脫時,有所解脫般若可得,有能解脫般若可得,如是修者,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有相般若。
若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行般若求解脫時,無所解脫般若可得,無能解脫般若可得。
何以故?謂識自性無所得故,本性無所得故;觀諸如來亦無所得,本性無所得故。
如是修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於識法中修無相般若。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空三摩地。須菩提!云何是色中空三摩地?
菩薩摩訶薩謂於色中觀無性空,性空亦然,本性空亦然。諸所緣事,皆當安住心一境性,此即是為色中空三摩地。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於色中,如是如實了知空三摩地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無相三摩地。須菩提!云何是色中無相三摩地?
菩薩摩訶薩謂於色中觀無性空,性空亦然,本性空亦然。
若能如是,諸作意滅,即於色中觀無性相,有性相亦然,有性無性相亦然。
如是乃得無性相離識隨逐,有性相亦然,離識隨逐,有性無性相亦然,離識隨逐。
故能安住心一境性,此即是為色中無相三摩地。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於色中,如是如實了知無相三摩地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無願三摩地。須菩提!云何是色中無願三摩地?
菩薩摩訶薩謂於色中得空、無相三摩地已,即於色中觀無性相,而不隨逐所緣行相,有性相亦然,
而不隨逐所緣行相,有性無性相亦然,而不隨逐所緣行相,故能安住心一境性,此即是為色中無願三摩地。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於色中,如是如實了知無願三摩地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三種義諸行無常。何等為三?
一、不實義,二、破壞義,三、有垢無垢義。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應當了知有三種義諸行無常。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三種義諸行是苦。何等為三?
一、無取著義,二、三種相義,三、相續義。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應當了知有三種義諸行是苦。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三種義諸法無我。何等為三?
一、無性無我義,二、有性無性無我義,三、本性清淨無我義。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應當了知有三種義諸法無我。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色法中,應當了知有三種義涅槃寂靜。何等為三?
一、色中無性畢竟寂靜義,二、有性無性寂靜義,三、本性清淨寂靜義。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摩訶薩應當了知有三種義涅槃寂靜。」
  佛說此經已,諸菩薩摩訶薩,尊者須菩提,及諸苾芻、苾芻尼、優婆塞、優婆夷,
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吉祥圓滿) (第四卷終)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禪體密用--寂而常照 照而常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